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杂文随笔 >> 【看点】屋前,一朵云(散文)

编辑推荐 【看点】屋前,一朵云(散文)


作者:小邱明月 白丁,46.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00发表时间:2018-07-12 06:24:49

朦胧天空,缠绵着细雨。
   清闲的我倚着门,看着、听着,屋檐雨水直落地面溅四下。这是七月雨季,人体适宜;这是劳动后,人们难得的轻松;这是难有在水里的乐趣,水涨了,稻田化零为整相连着道路。人呐,有几个在那捉鱼。这里是苏北地区,是乡村田园,是恬静淡雅午后……
   这时耳畔“嘎嘎嘎嘎”的声音,邻家圈养的鸭子被准时放出,一群从我的西手边的方向走来,走去东大河,走过我的眼跟前。我可以说它们是群可爱、团结的鸭子嘛?你看它们不会单独落下哪一个!可以说这群鸭子下水,真让我想到饺子下锅情景。它们走起路左摆右晃,但在水里个个是“游泳健将”。它们,一边戏水一边洗去身体污渍。突然,心里冒出一问:会变成白天鹅?其实不然,它们还是一群鸭子,干净整洁,沐浴后更显精神头,欢叫声加倍透亮。
   天空似乎是被它们叫亮的!轻扬曼妙的雨停歇了,云也逐渐散去阴霾,只有软风“呼呼”吹,带动树木植被摇曳,聚神。感觉这个夏季更像秋天:风清气爽。这个时节我们这增添很多生命,不管天上、地下,叫出名字和叫不出的。常见不为奇的有:蚊子、蜻蜓、蟾蜍、青蛙、蚂蟥等。其实这些没多少人会用心留意,萤火虫的消失就是铁的证据!
   说起它,从脑海搜索到一段记忆:稻田地头,路的一边,杂草上有些许萤火虫,安静在那。我不知它们在干什么,便问:“爸,看这!它们在干嘛?”蹲在地上,指着眼前。
   “那是……”不知什么原因爸爸停顿一会对我说:“它们这是在替我们看庄稼!”也许那时我一脑门都是疑问号,小的缘故,父亲才会那样说,那样解释:“这是萤火虫,在夜里会发光,黑天它们替我们农民守望田地呢!”听到这,我还记得自己带走一只和剩余的招呼着:“好好的。好好看着田地里庄稼苗!不许让人偷了。”想到那时幼稚认为有人会拔苗,却不知道父亲是去看庄稼苗长势如何,是否需要补施肥料和地里有没有生草。至于那被带走的萤火虫我却没了更多记忆,依稀记得那只在手心里抓挠,很是不舒服……想想,我可能是把它放在一株草叶上,不带它回家看亮亮发光,让它继续守望田地!
   多年后今天,父亲不记得曾跟我说过萤火虫的事情,可还记得雨停,出去溜溜弯、透透气,田间地头自然会去瞧上一瞧,看看庄稼地他心里才会踏实。而我不会再去跟着当小尾巴!也不是那样小,遇水、遇坑洼、泥土,再让爸爸抱的年纪。也不再好奇百亩良田,也不会心想蜿蜒曲折小道有诗人。如今的我,一人独望当下。
   怡人时间,做什么都“美”——当你打着赤脚,在踩出水、泥土路上一步一步,回头望脚丫子印;当你漫不经心走着,见坠枝毛桃露着诱人通红光泽,想摘,手伸向它时迫使洗了个脸;当你处在那放空自我、发呆时,会不会察觉有蠕动的东西(蚯蚓),在向你靠近?当时间分秒过去,我也被热情围攻,一群嗜血的蚊子。当我拍打抓挠,不小心“嘶——好疼”,碰到了伤处。此刻,不由我再怡然自得,惬意恒生。
   于是,同往常(一把椅子、一蒲扇)坐在大门前空旷地方,依然慵懒,依然有响动(听歌),依然会对一条巷子深思。“生活好了,人情味淡了”,这句我听到过,也感受着。手,轻触着伤,虽然已结痂,但还是很疼。虽处处小心但不免存着大意。不深、不太大伤口子,都要必经个阶段愈合。在疼痛中,在得当小心中。那么人际关系,一旦产生缝隙裂痕,又该如何发展?
   这不是庸人自寻苦恼,这是成长、成人,路上真切所遇。
   手机音乐,从顺序播放到单曲循环,我的心都紧贴着音符。《六尺巷》的歌词:“我家两堵墙,前后百米长/德义中间走,礼让站两旁……”对比现实,这美德,真在传承着?“生活好了”,那是因为农民粮食有了产量,有好的价格。“粮食贵了”,农民有心把一寸寸荒地拾起,视若宝,用双手制造财富。虽然生活上比起过去很富有,但是人与人之间这份情……好生活似乎也带走些东西!生活中,我怀念所谓过往的日子,留恋那时童真。我相信和我说过往昔的人,不单单怀念过去饭菜香味。
   清楚记得,生活插曲——邻里两家巷,西户人家用铁锹除杂草后打扫了一下。然而,第二天事情就出来了。东户家女主居然上门:“三爷,巷子草你们家谁割的?”
   “这个我不知道,怎么了?”状况外的男人,一脸蒙圈,后又想想:“可能是你三娘弄的吧?”这些农家活,他哪有时间沾手。所以才会这么讲,这么回答自然也是没听见身边女儿的话,专注装粮食。“我们家房屋地基边本身就没啥土比你家的洼,就不要再去铲我们家屋跟底边上的土。”女人一脸败坏,用了她狭隘的心想着事情想着别人是去挖她家地基搞破坏。由于是邻里,又不好撕破脸面,她的继续又像喃喃自语:“本身就比你家的洼,下雨的雨水都灌进地基长久会冲坏的。”忙活的父女俩,没多加言语和理会,只有女儿白了一眼,自问:“我有这么坏,铲草还没除根,能带走多少土?”后沉闷着干活,对那离去身影不屑。
   原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不曾想屋内正休息的人,房门打开匆忙出去。很快,就听到女人们争执声。父女俩同时放下手里活,出去看看,一向软弱隐忍女人,今儿怎么了?!女儿看着妈妈,丈夫看着妻子。对妈妈委屈背着黑锅,听着那和她平辈的唱腔。她的心里燃烧一团火焰焚烧平静、理智,看向那狰狞面容嘶吼道:“那草是我割的!能有多少土!”然后,怒吼一旁那个:“推什么推,一铁锹土有吗!”看到这些人,想到生活上一些事,想到一词语“两面三刀”。她讨厌这些所以无所顾忌。怒气不减,欲要撕下那面具,见那鬼脸。“比大声是不是?”“有多少?有多深?啊?”问着那些人(包括那些像是劝和,其实就是偏一方倒。“推一车土还给她!”这是她为什么吼向旁人。一直以来爸妈教诲能忍则忍,其实她心里很清楚邻里平日是怎么看待她。一家人,这刻不是忍的时候。这刻她要这些人知道她和家人不是那么好欺负,任你说啥是啥。直至愤怒,去指责:“说来道去,房子是你们家的盖时留出多少?洼不洼,低不低,你不知道呀!”“多宽多厚!你说个数!别再讹人!”她此刻也知道暴露自己缺点:性格上冲动,为人莽撞,做事欠考虑。未曾立世的她当然知道在这些人面前还很稚嫩,但她不怕,抱着狭路相逢勇者胜精神。
   可身边妈妈却不是这样想,她的女儿何时变得这么泼辣,即便是对自我保护。她的女儿怎么可以蛮横,即便出于对自我维护。这平时看去很安静的女儿,现在身上喷发出如此强悍气势,对那目光流露出来的憎恶。缓和下语气对女儿说:“不要插话,你回屋去。”做母亲当然了解自己的孩子,女儿已长大可以保护她,分担生活上劳作,分解情绪起伏差和抵御些在外不必要的伤害(受气)。她本该欣慰,可她不想孩子受不良风气熏染,即使避不开也望“出淤泥而不染”。“干什么!多大问题?铲草不带泥反而带出房子!”她这时怎么能回避,耳朵听进去,那一打的话她感觉到可笑可气,讥讽问道:“你家这房是老虎屁股,摸不得,碰不得;还是说你这是城里房,一点土金贵得很!”“即便如此,你说那高了洼了是什么意思?!房子盖起来,你这西边留出多少?下雨天怎么了,是我要老天下雨往你家屋身底边淌的吗?你家留出淌水沟在哪?在的话,你让你家院子里的水都从沟里往外,不要再经过我们家这边……”平复情绪,理性说着咄咄逼人的话。她有理可闹,也知道这个巷子东家仅仅留一只脚宽度!虽不是很确切,但也不会多到哪去。其余的自然是她家地界(东户人家那时候盖房子,西户家人也在场围看,对于留出多少在打地基也不好说啥,心想做人最“难”也无非看到最后“你看着我,我照着你的样子呗”。西家房子盖起来也三四年,留有一步多宽。东户的当家人硬是地基砌墙到了边界,就连那时工人支架)。所以,这草还不知长在谁家?所以,生活潜移默化改变一个人!所以,红脖子瞪眼争执、吵闹到最后,不还是出于低头不见抬头见?人情留一份日后好相见?
   生活中还有诸多类似的篇幅。如“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树已然茂盛,人已然坐进棺材。但就是这“将”死之人生事端,古稀还是这副德行(里扒,外是一盘散沙,捏不成团。窝里斗还行)。地距离屋舍大门有十几米,两家地界处,并列种了一行树。早些年都是当菜园子种些当季青货赶赶小集市和蔬菜瓜果,自家有些也方便,多年生长树木遮蔽阳光,于是他家卖掉了树。两行树木,剩有一行。在那开枝散叶,长势旺盛。人家,早些年改成了养殖户:两排齐整整猪圈,共有一、二十头,大小一起。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养猪上,没在意这行树木,会带来很多让人气愤点。
   古稀之年,还有很多活不出明白?他家居然会有的没得说酸溜溜醋人的话,阴阳怪气。要不就是清理砍掉那些伸长过来的枝条,边弄边说。要不就是三天两天铇地铲铲锄锄,拾出那些东西往那边一堆,很成心?诚心让人不痛快,不舒服,蓄意挑事。要不是因为一场火,这两家矛头还不知道怎样?——那一个个去提水灭火的人,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眼睁睁看着那火势凶猛焚烧,只能袖手旁观。一场火烧尽邻家木柴垛,烟火散去,他家小孙子没受伤是万幸。平日算是信口雌黄,眼下也成哑巴有口无言,看向邻家紧锁大门,若有所思。
   生活中有退一步海阔天空,有进一步悬崖绝壁。就像那场孩子玩擦炮无心造出火势,邻家人用通情达理去包容孩子犯下的过失,而不是借此事故矛头转向他人。生活中不尽人意有很多,自私、狭隘,无非立中间,只是德义、礼让,真是靠在人的两旁,成了虚假伪装。
   然而生活中,我是不可能在像小时那样:麦子熟了,玉米未挂棒,豌豆角,不分是谁家田地随手摘来果腹。想到这,我不由看向那河滩地……玉米棒上粮食了,看它们那“龙须”——鲜嫩可以泡茶水,色泽深些那玉米棒便可以水煮,颜色变黑说明玉米成熟老干,可以收了。而此刻玉米成了阻隔河岸屏障,一道很常见风景,那散开鸭子把那当成活动区,河水的清澈倒映着一动一静,正在美美。“嘎嘎嘎”鸭子被惊到扑通下水,原来是住户家狗儿出现,和玉米地主人驱赶。小狗就是小狗,“哈哈”吐着舌头,狗毛一身黑居然蹲坐在那岸滩上,两只眼睛盯着那河里游动的,那到嘴鸭子飞了……
   乡村在一场雨后,仿佛都是画意:清新鲜明,附带幽静。——忽然想到,邻家麦子熟了的清香(闻到白酒)。那是战战兢兢心情,偷弄邻家几把麦穗放在火上燎、烤,然后就用双手或用簸箕搓,其实留恋着麦子熟了的清香;其实想念过去土灶台大铁锅蒸出饭香味,扑鼻,四溢……
   其实生活藏深意!
   安宁和谐午后:一首歌,一词一句,给平凡,给平淡,给出不一样生活,日子恬静而淡雅。

共 410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篇散文写了几件事,总体感觉是一篇习作。看了开头,下雨了,写作者与爸爸一起去看自家的稻田。在田野里,谈论着鸭子,谈论着萤火虫,“——天空似乎是被它们叫亮的!轻扬曼妙的雨停歇,云也逐渐散去阴霾,只有软风“呼呼”吹,带动树木植被摇曳,聚神。感觉这个夏季更像秋天:风清气爽。这个时节我们这增添很多生命,不管天上、地下,叫出名字和叫不出的。常见不为奇的有:蚊子、蜻蜓、蟾蜍、青蛙、蚂蟥等。其实这些没多少人会用心留意,萤火虫的消失就是铁的证据!”看了这段,觉得还好,但看到最后,又出了与邻居因铲草带土而发生了争吵,这就有些偏离了最初的轨道。初学写作,应写一件事,把这件事写深写透。另一件事,再写一篇也可。两件事放在一起,不太协调。发表出来,希望作者多读好的散文,相信以后会有进步。【编辑:寻找姚黄】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7-12 06:26:54
  希望作者一边练笔,一边阅读,不要操之过急,写作是漫长的路,阅读很重要。
寻找姚黄
回复1 楼        文友:小邱明月        2018-07-12 06:39:50
  ????好的,老师
回复1 楼        文友:小邱明月        2018-07-12 08:26:31
  老师您这是拿来做反面教材!
   ????我在修正
2 楼        文友:金叶曼舞        2018-07-12 10:27:22
  其实从老师的文章中能看得出您很有艺术想象力。比如这篇的题目,既有生活气息又具有浪漫的色彩,给人以丰富的美丽乡村想象空间,这就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艺术创作。编辑老师写的编按,也是从给您的提示和帮助的目的出发,比较真诚地跟您探讨写文章的手法。我们初学写作的,多听多看对自己最有益处!相信老师您一定能够理解!也盼望您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回复2 楼        文友:小邱明月        2018-07-12 11:43:54
  失败是成功之母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