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包皮蛋的手艺人(散文)

精品 【流年】包皮蛋的手艺人(散文)


作者:干亚群 布衣,185.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29发表时间:2018-07-12 10:23:53

【流年】包皮蛋的手艺人(散文)
   原谅我的记忆,对吃的总特别深刻。
   皮蛋当然不是零食,是下饭的。如果有一只皮蛋让你独自享用,这是一顿丰盛的午饭,或晚饭。早饭吃皮蛋?!送你一个词——奢侈。
   用来包皮蛋的不外乎鸡蛋或鸭蛋,但用鸡蛋的比较少,故而,皮蛋是鸭蛋的专用词。
   在我还不懂人与人贵贱之分的时候,我已经知道蛋与蛋是有区别的。同样是蛋,鸡生的蛋就贵,鸭下的蛋便宜。蛋贵,自然下蛋禽的地位跟着水涨船高,所谓蛋贵禽荣。当然,这禽非母鸡莫属。当母鸡头上的肉肉发红时,女主人知道鸡要开始下蛋了。那些个日子,女主人的眼睛滴溜滴溜围着母鸡转。母鸡呢,许是感应,一会儿钻钻柴棚,一会儿蹲蹲鸡舍,还边走边叫。那些似乎挑三拣四的举动着实令女主人眉开眼笑,知道母鸡准备下蛋了。
   母鸡的选择,女主人是非常尊重的。一开始下蛋的地方将作为母鸡终身下蛋的归宿。而且每天得给母鸡留下一只蛋,强化母鸡的记忆。只是,母鸡不会算数,以为自己一辈子只下了一只蛋。如果哪天下蛋窝里的蛋不见了,它便会挪窝,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因为鸡蛋要应付许多场面上的事,如看产妇、探病人、还人情,等等,诸如此类的大事。
   鸭下蛋,就没有那么多考究。鸭们似乎也知道自己的地位,晚上进门,过一个晚上,给你下一只蛋,第二天,把鸭舍的门打开,里面留下数只鸭蛋,青青地躺在滑溜溜的泥地上,似乎有些讨好地闯入你的视线。
   清明过后天气还有些冷,包皮蛋的人戴一顶毡帽,毡帽的样子像一座小山丘,只是上面没有花木扶疏。他挑一副担,前面是一个竹筐,后面是一个编织袋。一只手习惯性地搭在扁担上,另一只手有节奏地甩着。他一边走,一边吆喝,希望有更多的人能识别他的身份,然后一笔笔生意跟过来。
   跟其他师傅称呼不同的是,包皮蛋后面跟的不是“师傅”,而是“的”,所以他们是包皮蛋的。的确,这个称呼有些难,叫“蛋师傅”?有些怪,而且容易在歧义的基础上产生遐想。称“皮蛋匠”?还没有这样的称呼。“包师傅”?他不姓包。干脆直接一些,包皮蛋的。因为这个“的”,包皮蛋这门手艺显得有些卑贱。
   包皮蛋的取出一个黑糊糊的桶,里面装着半湿半干白糊糊的东西。他让母亲从火缸里铲出灰,又拎来半桶水。然后他把水、灰,还有半湿半干白糊糊的东西搅拌在一起,很快白糊糊的东西不见了,全变成了黑黝黝。
   他从编织袋里捞出一大把灰,掺到刚搅拌好的灰烬里,还是黑黢黢。他戴上一双超大版的手套,一手捧住鸭蛋,一手拿木板往箕畚里一挑,然后涂到鸭蛋上,用手一搓,小心翼翼放到母亲替他准备的另一只箕畚里。
   因为他的手套实在是太大了,一只鸡蛋到了他手里,感觉是一颗弹珠。尤其他努力撮着手指,想把鸭蛋放进箕畚时,我总怀疑鸡蛋随时会跳下来。我甚至还担心鸭蛋承受不住他粗笨的手套而粉身碎骨。
   母亲早把一只洗干净的瓮放在他的脚边。待所有的鸡蛋搓过后,他从编织袋里掏出小编织袋,从里面倒出谷皮子。那些鸭蛋再次被一只只放进谷皮子堆里,一滚,二滚,撮在大手套里放入脚边的瓮中。
   包皮蛋的过程一点都不令人兴奋,与其他手艺人相比,他那点活的分量有些轻。也许是他看出我们对他的不屑,说是如果拷不出松花蛋,他的工钱不仅不要,还赔钱给我们。话说到这分上,母亲还能说什么话。
   这时,他的生意陆陆续续来了。隔壁婶婶,前屋婶婶,她们都来叫他包皮蛋。村里来了其他手艺人,婶婶们会把需要做的活带过来,如修修补补之类的,但包皮蛋这事还得亲自上门。或许因为他仅仅是包皮蛋的。
   曾经有一位杏婶婶,认为包皮蛋无非是那些料,她殷勤地给包皮蛋的端茶,甚至还很大方地从她丈夫那儿讨来一支烟给他点好,希望能得到配料的方子。别看“毡帽”人憨厚,脸上总挂着笑容,但心里比谁都清楚你递茶点烟的背后是啥文章。不过,别人不问,他也乐意享受一时半刻的嘉宾待遇,而且极其配合着东拉西扯,笃定地喝茶抽烟。
   杏婶婶是位有心眼的人,并不直接讨要他的配方,否则显得太猴急了。她先夸奖包皮蛋也是门手艺,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继而同情学手艺的人辛苦,尤其像他这样挑担走南闯北的。杏婶婶打出两张感情牌后,“毡帽”的情绪被酝酿起来,嗯嗯啊啊地感谢阿嫂心眼好。杏婶婶问:“为什么会拷出松花来?”“毡帽”说:“那是因为在料里掺进了松叶。”杏婶婶像得到启蒙的孩子一样,嘴里“噢”的一声,还不由自主抻了一下脖子,似乎想把刚得到的知识咽了下去。
   杏婶婶当然不满足仅仅得到掺松叶的信息,她还问了几个问题。“毡帽”也并不吝啬,都一一回答了杏婶婶的提问,告诉她料里有生石灰,有白碱、盐,还有一种硝。杏婶婶“步步起久进(得寸进尺)”,问他怎么配。“毡帽”这时戛然而止,笑而不答了。这是他的吃饭家什,只能到此为止。他猛抽一口烟后,一扔,烟蒂远远地抛了出去。
   杏婶婶心里自然不痛快,请了他一支烟,还泡了一杯茶,除了这两样物质上的讨好,还有情感上的讨好微笑理解同情。可杏婶婶拿他没办法,总不至于向他讨还香烟或茶水吧,但脸上的情绪却像蚊帐一样,马上放了下来。杏婶婶素有三哭三笑的本事,可以突然给你笑脸,也可以忽然给你哭脸。任何人都说她不好,但任何人都怵她,知道那是她的本事,任何人都学不来。
   包皮蛋的就是包皮蛋的,到了要紧关头踩刹车。
   一个月后鸭蛋变成了皮蛋。剥开的皮蛋分成三层,外层呈半透明的琥珀色,中层黛青色,最里边是鲜艳的朱红。蛋像琥珀一样,里面松花朵朵。视之,已经食欲大增,下饭,果然美味。当然,皮蛋吃得很节俭,一瓮皮蛋得吃几个月。吃完了,只能等待明年的清明时节。天热的时候,一般是见不到包皮蛋的,估计怕包的蛋质量不过关。
   我脸上长了几颗痣,母亲认为好相不长痣,让包皮蛋的给我点痣。包皮蛋的犹豫了一下,嘱我取个玻璃瓶来。他把黑糊糊的料装进玻璃瓶子,叮嘱我用铣帚丝蘸一点点,绝不可多。母亲依他的话挑了一点,点在几颗痣上。结果,马上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似乎还有液体渗出来。几天后,痣果然不见了,却留下了一个浅浅的疤痕。我记得我周围好几个同伴都曾用过这种方法。
   包皮蛋的走了,边走边吆喝着“拷皮蛋”,那样子似乎他第一次进村来。我问母亲,明明是包,为什么是拷?她说,老人就是这样称呼下来的,没有人更改过,反正大家都懂“拷皮蛋”就是“包皮蛋”。所以,至今都没有人帮我解释这个“拷”字。但有一个事实摆在眼前,现在市场上的皮蛋不是“拷”的,而是浸泡,数天即可食。
   自然,口味远不如以前。

共 252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包皮蛋的手艺人》在作者的描写下,栩栩如生地呈现在我们面前。随着时光的流逝,很多手艺人都消失了,很多手艺也变成了机械化。故而,记录手艺人的文字,也会自然而然地浸润着老时光的味道。作者首先从舍不得吃开始写,继之写皮蛋的原料之由来。再之后,手艺人上场,从名称、做法到成果,直接写,侧面书,可谓手法巧妙,表达流畅,让人如临其境,垂涎不已。最后一句“口味远不如以前”,道出遗憾的同时,写出对老手艺人的不舍,老味道的珍惜!佳作,流年推荐赏阅!【编辑:平淡是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713001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8-07-12 10:24:14
  这种手艺人,我真的没有见过。感谢老师的分享,祝福。
2 楼        文友:孙巨才        2018-07-14 15:15:48
  我放下手中的写作,利用一天的时间通读了您在江山网的文集,特别对《包皮蛋的手艺人》、《再见,说书人》、《爆胖,童年的味道》、《吹鼓的手艺人》反复研读,认为老师写得真好,情节美、语言美、人物美、意境美、韵味美,阅读这些文章,真是一种艺术的享受,拜读学习,获益匪浅。我为干亚群老师热烈点赞!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