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八一】余情未了(小说·家园)

精品 【八一】余情未了(小说·家园)


作者:木一爻 秀才,1678.9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824发表时间:2018-07-12 21:15:25
摘要:日转星移,这世上的事,谁能看得透?又有什么必要知道得那么明彻?

【八一】余情未了(小说·家园)
   妇联主任汪春和她的丈夫汪明真协议离婚的消息立刻在北城掀起了轩然大波。
   汪春的“准情人”——前任县委副书记,一位名叫刘之达的翩翩男士走上不归路还不足十天。丁酉年,阴历正月十三,天空灰蒙蒙湿阴阴的,似雨又似浓浓的雾,老干局宿舍楼前,用藏青蓝蓬布搭起来的灵棚庄严、肃穆,不绝如缕的哀乐声烘托出很深的悲情……身子粗笨,中年发福的刘之达夫人黎春子,哭得悲惨,一直保持窈窕身段的汪春低头敛眉显得比她还悲惨。遗体告别时,因为不是家人,汪春不能近前曾一度休克过去,近旁的人七手八脚切了人中才缓过来,扶她回去休息,她不肯,伏在阳台那边的栏杆上痛哭失声。瞧她黑衣黑裙,双目红肿的模样,在场的好多人心下嘀咕:这也算个真性情的女人。
   两个女人哭一男人,应该算是“今日奇观”了。刘之达的葬礼上,汪春和她丈夫汪明真送直径三米多,洁白花,淡淡绿叶的花圈;汪春的女儿汪豆豆送直径两米,粉白花,淡淡绿叶的花圈。一家子人送两只花圈,摆放在北城大大小小一百四十七个企、事业单位和领导干部们送的那些花圈中间,格外地醒目。葬礼都过去好长时间了,汪春“悲”不自禁。汪春和故去男人刘之达的关系,依然是街谈巷议着的话题之一。这会儿,又闻听汪春离婚,正应了俗语说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某些和他们俩都熟稔的圈内圈外,有些“炸”了。
   刘之达是北城土生土长起来的干部,在他担任不同职务的数二十几年时间里,兢兢业业,恪尽职守,善于开拓,为北城办了许多顺民意、得民心的好事。特别是他任县委副书记期间,主持盖起了二十八层的综合办公大楼,修复了北城顺治年间的标志性古建筑“望月阁”。政绩赫然,深得北城民众拥戴。就在刚刚过去了的2017年春节期间,刘之达还发表题为“打假与拯救”的电视讲话;他和四套班子领导一起深入基层,访贫问苦,一老农见他穿的羊驼绒大衣稀罕,眼珠盯着不停地看,他当场脱下来披在老农的身上。他比老农高出许多,老农穿他的大衣有些滑稽。诸如之类的镜头还历历在目,谁都没想到,他会突然不辞而别,乘鹤升天!据说,“乘鹤升天”是那个老农做的梦,在刘之达故去的那晚,不知是真是假。
   多少人表示痛惜。
   多少人感叹人生无常。
   前些年,刘之达和汪春的交情颇遭非议,后来慢慢便被认同了。可已经四十五岁的女人汪春离婚,把一幢二层的小楼留给丈夫汪明真,她自己住进了单位的宿舍这消息还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刘之达在世时,没听说过他们要离要合。难道就是因为他去了另外的世界,永不再见?她心中的伤痛排解不开,才要放弃二十多年的婚姻,追随他而去?现时代还有如此痴情的女人?是不是哪根神经出了问题?她丈夫女儿会同意?这些谜一般的问题,除了当事人汪春恐怕谁都不得而知。
  
   二
   人死难道就没有一点儿先知先觉?那些想说的话,想做的事不能有一点儿安排,便在某个自己浑然不觉的时间里撒手归西。细想起来,这生命还有什么意义?自刘之达离去以后,汪春心底里时不时都会冒出这样的念头。是夜,万物沉睡,万物都在那轮还算姣洁的下弦月下抱着不尽相同的目的找不尽相同的归宿的时候,数不清的冥钱、冥纸,加上无数悲戚的眼泪,伴随着刘之达的亡灵上了天堂抑或是地狱吧!
   女人汪春感觉到她的魂儿多半是随他去了,不然不会走路发飘,完全不知道前行的目的,她躺在卧室那张冰凉凉的床上,因为身子冷,被窝里一直没有捂热。腿冷,手冷,心里冷,眼眶困得生疼,脑袋里装得满满地全是:不甘!不甘!不甘!
   刘之达甚至连句临行前的话都没给她留下就匆匆去了另外的世界,他平时不爱照像,更是因为忙,没有照相的闲情,结果,人去了,连张像样的照片都没留下。遗像是前几年参加省人代会,代表证上的相片放大的,看上去端详严谨还有些随和有些傲,唇边一丝不易察觉地冥想忧思,汪春最喜欢的就是他这种表情了。在过去了的好多次大会小会上,刘之达在台上发言,汪春在台下凝视着他的忧思冥想,常暗自揣度:这个平日里随和,不搭架子的男人心里有着怎么样得沉重和压抑?上访的告状的,要求解决各种问题的,整天有人缠着刘之达,有多少会务杂务要他处理?他妻子常年养病在家,有多少林林种种的家务等他打理,男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比女人更难,缘故是男人不能哭。无处倾诉。坐着走着站着都要有男子汉的风度和气慨,不然就会被世界瞧不起,更会被女人瞧不起。要有多大的定力,刘之达才能做到宠辱皆忘波澜不惊?
   他喜欢她。她能敏感地察觉到,从他看她的眼神,从他不怕遭非议,大事小情帮她那么多的举动。特别是某次去外地考察的路上,他趁机拿着她的茶杯,一口气喝了她剩的半杯残茶……那作态让汪春心里“咯噔”一下,心跳了很久,当时问他,喝了?有纯净水的。他说,不用。不渴。不渴却喝她杯子里的茶,他不嫌她?他没把她当外人?
   关于刘之达有着刻骨的记忆,他活着的时候一直是那样的通情达理,如何就不懂游戏规则?就算今生有缘没份,何以连句相约来世的话都没留下,便去了呢?一段时间以来,汪春一直不能接受刘之达已经离开人世的这个事实。
   咚,咚咚……敲门声响了好久,执意要敲醒汪春某根痛得麻木了的神经。直到汪春终于意识到了是有人在敲她卧室的门。
   谁?她极不情愿从她的回忆幻觉暇想中回过神来。
   开门!我进去和你说话。丈夫汪明真沉郁的声音像关在笼里的困兽。
   我头疼。有事明天再说吧。汪春少气无力但却坚决拒绝。自从汪明真开始常常酗酒,自从他口里、鼻中、骨缝里溢出来的全是酒精味,汪春和他说话时,便不正眼瞧他了,汪春最讨厌男人酗酒,劝他少喝点,他不听。常常深更半夜踉踉跄跄回来,她从心底里瞧不上他如此堕落,还有他洗了脚,把臭袜子随手扔的动作;还有他的口头禅……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都让汪春瞧不上了。但他是女儿的父亲,是组成家的一员。奈何不得,便另外帮他收拾了一间屋,分开睡了。眼不见,心不烦。这么多年了,汪明真在汪春心里好似可有可无的一个人。他何以要来打扰她?汪春几乎忘了他们是夫妻,他有权利要求在一起。所以,在汪明真执意要夺回他权利的这个晚上,汪春执意不肯。汪明真急了,拿脚踹门!他该不是喝多了酒,没有理智了?
   汪春厌恶之情上涌,猛地拉开了门,双手抱胸,问,你要怎样?
   我要进去睡!汪明真语气里满是火药味。
   你进来。那行,我出去。汪春强压住心头的火。
   除非你不是我的老婆,跟了别人。汪明真阴狠狠的。汪春多时没有面对他的这副嘴脸,越发看不惯了。听丈夫如此粗暴,不想进一步激怒他,汪春尽量放缓了语气,说,我实在是累了,明天再说。要强求什么,不如你杀了我。
   明天便明天!我都忍耐你这么些年了,还怕再等不上一个晚上。汪明真边说边重重地摔上了门。
   莫名其妙。什么忍耐了我这么多年,我还不知忍耐谁了?汪春重新躺下来,头痛欲裂,哪还有半点儿的睡意?胡乱思想了一整夜,万没想到汪明真——这个和她生活了近三十年的男人,会在她最脆弱的时候,给了她意想不到的一击。
  
   三
   二十年前,甚至更早一些时候,刘之达省林业学院毕业,在乡镇任几年分管林业的副镇长。他办事干练,有谋略,讲话逻辑分明,不像那些胸无点墨地说起什么来没个章法。当地百姓都说他要升大官的。不久,刘之达果然升任北城宣传部副部长,那时他还不到三十岁,走路微扬着头,一付从容镇定、胸有成竹的作派,她的夫人黎春子和他是同校同学,大他两岁。两人琴瑟和谐,男人穿小城很少有人穿的漆皮凉鞋,洁白袜子;女的裙裾飘飘,端雅大气双双出现在街头,是很令人羡慕的一对,在他们的眼里,汪春之流,不过是供人开心的戏子吧?
   汪春那时已经红了,在戏剧《李慧娘》《苏三起解》《无底洞》等传统剧目中扮妩媚妖娆或是悲悲戚戚的戏中女子,出现在北城的剧院舞台上,她的嗓音不是那么甜美娇嫩,带点点的“暗”,眉眼笑容却很风情,特别是笑的时候,眼梢上翘,嘴角上翘,细碎莹白的牙齿,还有两颗虎牙半隐半露,勾魂夺魄,很有迷倒一大片的味道……汪春随身带只三棱形的小镜子,有事没事放在掌心中对着镜子瞧,对着镜子做各式各样的表情姿态,人笑臭美!她却常常自我陶醉……
   那时,还不兴情人这一说,况且,那时,她汪春才是个不到二十岁没有婚姻的女子,喊这个“哥”那个“五哥”的,偶尔嗲声嗲气撒撒娇,和谁谁处得亲密了,或是为显个与众不同穿起男式的长衬衫招摇,也不过是担个风流戏子的名声。
   汪春自己长得明媚,偏爱那些长相俊逸的。曾经她“爱上一个不回家的男人”,没有演出的时候,俩人便腻一起,说说笑笑,一付儿女娇态,日久生情,俩人都有了些心心念念的意思。过了多少年之后,汪春依然记得:那是个阴雨霏霏的午后,剧团的人都在等天晴了出去演戏。汪春正对着掌心里的小镜子修眉毛,同室喊,春,有人找。
   汪春抬眼,见一位梳着扫把头,衣衫灰暗,脸色灰黄,浑身上下没点秀气的陌生女人,站在她面前不说话直掉泪。
   是找我的?什么事?汪春指指自己的鼻尖儿。
   他有一个多月不待见我了。我们的孩子都会叫爸爸了。求你放过他。大姐你长这样的眉眼,什么样的男人找不上?汪春听明白是那个不回家的男人他的妻子。接口道,你放心,他不回家绝对和我无关。汪春这样说决不是出于怜悯,是觉得和这么个女人抢男人实在是掉价!说断,眨眼便断了。
   那时,汪明真是剧团的鼓手,人长得精干,脑袋灵活。当时北城有个不错的鞋厂,用当地棉织厂生产的土布格子料做鞋面,做的鞋结实耐穿,价位又低。汪明真和鞋厂的厂长是同学,混吃混喝不分彼此,他借各地巡回演出的机会把北城的布鞋一箱箱销往外地,某段时间,赚的钱居然比薪水还高。汪明真暗恋汪春,出手何其大方,他给汪春买当时流行的牛仔裙,编结棒针衫,还有广告中赞誉的“精美耐用,全球推崇”的女式“西铁城表”。银白的表盘,银白的表琏,戴在汪春细润洁白的手腕上,一看便有档次。汪春一改戏子的衣装成为街头的时髦女郎。那时,她年少,何曾见过这样强烈的攻势?又何曾懂得所谓心灵的共鸣?两人先是在别人都熟睡了,大雨滂沱的晚上偷尝了禁果。不久又结为夫妇。
   在北城这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城,用当时的流行说法,刘之达可归为“一类人是公朴,高高在上享清福”;汪春是“七类人当演员,扭扭屁股就赚钱”,他们的生活轨迹是两条平行的线,擦肩而过,谁都不把谁放眼里。
  
   四
   汪春初次敲开刘之达办公室的门,请他帮忙,是因为女儿汪豆豆。豆豆十六岁时,已有了漂亮女孩儿的模子。她长相随她父亲汪明真,身材匀称,长眉细眼配在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肤色细腻,额头显阔,虽不妩媚却很大气,加之常用汪春的时髦衣衫装扮,在同龄女孩儿中间显得很出挑。豆豆十六岁那年,和几个年龄相差无几的孩子在网吧庆贺生日,众孩起哄,不知天高地厚,喝了不少的烈性酒,稀里糊涂便干了越轨的事,汪豆豆有了身孕,影响可以说是恶劣的。所在的艺术学校要开除她。豆豆怕了,离校出走,学校电话要到家,家人一窝蜂携了亲朋好友,汽车站火车站四处找寻都不见踪影。汪春急得快要疯了,后来在一个废弃的工地上,一群流浪儿当中找回了失魂落魄的女儿。汪春恨着女儿不争气,又看她可怜也不敢责骂狠了,领去医院作了处理,经多方打听,得知校长和刘之达是省林业学院同学,处得很铁。她要丈夫和他去说情。汪明真不去,汪明真冷着脸,我还怕丢人现眼!
   我不怕?谁让咱生了这样的女儿。她有多少不好,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们不管谁管?汪春又急又气又恨。
   要管你去。我管不了。汪明真这些年干啥都不顺,自己没有资本,最不愿抛头露面去求人。
   汪春冷下来,想想,能体谅他的苦衷,便硬着头皮自己去找了刘之达。见面没开口泪却“扑簌簌”地淌,纸巾湿了一块,又一块。
   有什么为难尽管说,刘之达问了情由,安慰说,别急,小孩子家,谁没个错。知错能改就好。他当即给校长去了电话,请他给汪豆豆留个悔过的机会,校长没有不答应的。汪春收了眼泪,一向伶牙俐齿的她此时不知该如何表达感激之情。女人们都感激那些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帮助过她的人,并引为知己,铭心地不忘。汪春正是这样的女人。那以后,她有意无意和刘之达近了一层。先是常给他发美好祝愿的短信息,他偶尔回应;接着又互发一些表示关心的问候语,慢慢发展到几天不通音信便惦念。
   这之前,表面上一层不变,日复一日的时光里,发生了许多不曾被人当回事却布移景迁的变故。先是,中国进入市场经济时代,一切工作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文化市场一度疲软,布遍大街小巷的歌厅舞厅和伴随着袒胸露背的港台明星们风靡起来的通俗音乐,充斥着年轻人的视线。一些中年人抱怨着“迟来的爱”,不顾早生的华发,有失体面地去追逐流行的鼓点。

共 15644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一篇耐人回味的情感小说。小说开头采用倒叙的手法,描写了县委副书记刘之达葬礼上的“奇观”——两个女人哭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是刘之达的爱人黎春子,另一个女人是妇联主任汪春。后来汪春与丈夫汪明真离婚的事也在北城引起轩然大波。那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件呢?小说运用朴实平淡的语言,逐渐抽丝剥茧,将汪春与刘之达的关系层层递进描述,原来他们的结识是因为汪春的女儿豆豆在学校未婚先孕,为了豆豆不被开除,汪春不得不找刘之达帮忙,一来二去他们很快熟稔并成为知己,因此汪春一度被认为是刘之达的情妇。黎春子长年卧病,刘之达不厌其烦地照顾妻子,并在工作上兢兢业业,很令人钦佩。汪春和她的丈夫汪明真感情不睦,汪明真酗酒、骂粗话,越来越让汪春厌恶。刘之达的去世对汪春打击很大,她不能接受他已经离去。汪春在葬礼上送了花圈给刘之达,汪明真因此和她吵闹,终于有一天他们以离婚收场。汪春与丈夫离婚后独居,而汪明真再婚了。汪春后来开办了一所养老院,黎春子、汪明真都来养老院帮忙,他们都放下了过去的往事……小说文字自然顺畅,脉络清晰,开头倒叙吸引读者眼球,围绕汪春这个主线人物将故事情节娓娓道来,另外小说描述的时代背景也是一大亮点。欣赏佳作,感谢赐稿八一!【编辑:紫凝雪芙】【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714001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紫凝雪芙        2018-07-12 21:16:53
  感谢赐稿八一,遥祝夏安!
回复1 楼        文友:木一爻        2018-07-15 10:24:55
  多谢老师,辛苦了。
2 楼        文友:紫凝雪芙        2018-07-12 21:18:42
  小说开头倒叙吸引读者眼球,而后运用顺叙、插叙的方法将故事情节娓娓道来,另外时代背景也是一大亮点!
3 楼        文友:雨荷清妍        2018-07-14 16:40:19
  情到深处人孤独,余情未了对于活着的人是生不如死折磨,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幸与不幸患得患失间,演绎一场柏拉图式的爱恋,令人唏嘘。
雨荷清妍
回复3 楼        文友:木一爻        2018-07-15 10:26:24
  柏拉图在现代人眼里是“心理变态”,谢谢老师酷评支持!
4 楼        文友:草原飞鸽        2018-07-16 20:52:06
  欣赏老师美文,祝福老师写文快乐。
草原飞鸽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