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柳岸】敞开的心扉(小说)

编辑推荐 【柳岸】敞开的心扉(小说)


作者:隐飞 布衣,234.9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00发表时间:2018-07-13 00:34:50

细雨,织成灰色的纱幕,在窗外无声无息徐徐滑动。人走进去,会感到处于密匝匝的经纬中,剪不断,理不清。
   要说的话全说完了,女儿又去提行李。那是只洗白了的帆布提包。镇供销社有辆去省城的三轮摩托,说好了搭车,大概这会儿也等得很不耐烦了。
   但他还不尽意,心欠心欠的模样。今天是女儿的生日,同时又要去大学报到,一生中难得有这样的大喜日子。他凌晨起来,重新检查了一遍女儿应该携带的日用品,确信不曾拉下什么后,于是做好饭,坐等女儿起床;也望着门等那人,神情是复杂的。有时未闩的门突然开了,他会从沙发上弹起,扶着门框,看到的却是在风中摇摆的雨幕。他老了,眼睛仍闪着光亮,只是瘦削的双肩木棍似的撑着衣袖。
   此刻,他看出女儿有些烦躁,便近乎哀求地对女儿说:“再,再等会儿,她说过,你的生日就来看你,也许还在路上走……咳,咳!”
   “你今天才提起她,要是继续沉默下去该多好?”
   那段往事没有告诉女儿,他知道是有错误,不过他还是坚持了下来。他接过女儿递来的杯子,手不停地颤抖:“我担心你会向我要她,我解释不清楚,也不能责怪她。唉,出于人之常情,她该来看你了,我一生只盼这一天。”
   “她不会来的,我想了十七年。一场梦,向往的梦……我不认识她,不认识她!”女儿背过身子,伸手去袋里掏手绢。
   “她是你的母亲,不会忘记你的生日。”
   “爸爸——”
   女儿扑向他,抱着他的双肩,柔滑的发丝在他脸上拂着。
   永远难忘的往事,重又叩响他的心扉。
   那一年春天,他二十一岁,她十九岁,从县农校进修毕业回来,天已经黑了。
   “芳芳,看天上的星星,像我们行礼嘞。”
   她没有开腔,枕在他的臂弯里,柔发拂着他的脸。周围的胡豆苗和身下的野草,散发着浓郁的清香。大小青蛙攒足劲儿,千万遍吼着同一个音节。
   他用空着的左手,柔情的拂开搭在她脸上的几缕青丝。芳芳不动了,看那挂在苍穹的月,喃喃道:“钟朴,你可得记住我。”
   “嗯”他的目光也停留在美丽的月宫。
   “啊呀!”她呼地站起来,在身上摸索着。她捉住了什么小动物,不怯不手软,直捏得“呱”地响了一声。
   一只指头大的小青蛙从她手上掉下来,恰好落在他的脸上,他伸手提住,小青蛙已经不能蹦跳了,就刨了个土坑,轻轻放进了小青蛙。
   “你干什么?”她问。
   他竟不知怎样回答。她使劲推他一掌,身子一扭。对于她这样表示生气的方法,他突然感到腻味,说:“都讲女人心最软,我知道天知道!”
   得到和失去,老爱折腾他的心灵。
   芳芳是大队支部书记的女儿。那时候,支部书记对农民来说是个不小的官儿。而他只有一个穿土布扎腰中式裤的父亲,自觉比她低了一级。她性格外向,他则内向,有了差异,反生出了无限魅力。所以,当她向他发起进攻的时候,他多少还有点自鸣得意,很快卷进了感情的漩涡。他明知有些卑微,偏偏又摆脱不了。“我们地位悬殊,今后能幸福吗?”他这样说,也为了调节刚才的气氛。
   她奇怪地盯了他一眼:“傻瓜。我们有文化,生活对你我都是公平的。”
   他点了点头,把这句话刻进了脑子。
   不可忘记的夜晚……
   不久,芳芳沾支书爸爸的光,被调去邻县搞社教。那时他们新婚才一月,她的户口还在娘家,因为秋收后队上才决算,工分和口粮受牵扯。平时她三五天过来一次。
   她外出搞社教,走得过于仓促。他在大队耕读中学教书,一时难以请假去送她。他准备接受着挨她一顿骂,谁知她写信回来反而安慰他,说为了革命,牺牲儿女私情是值得的。他为此激动了好一阵子,后来她生孩子时,才给他带来了真正的激动和痛苦。
   她是那天下午用汽车送回来的,一声一声的呻呤,揪人心肠。据护送的一位工作队员讲,芳芳上午举行入党宣誓。为了这一天,她忍住了强烈的阵痛,否则,她是会提前回来的。
   “好哪,总算还有命。”他嘟哝了一句,立即奔出了校门。
   秋风呼呼,梅雨绵绵,田埂溜滑。他逢田过田,遇沟跳沟,敞开的胸膛冒着股股热气。
   他和接生员刚拢屋门,就听到“哇”一声啼哭。接生员愣了愣,他发疯似的推了接生员一掌:“你还愣个啥?”一头就钻进了“月房”。
   一晃,过了烦躁和幸福的两个月,芳芳要走了,是“四清”工作队来信催的。她管的那个大队,被分了类的一些“份子”,还在“楼”上等着,能否下“楼”,得她回去定夺。她征求他的意见,他能说什么呢?他知道,她在工作上有这么大的进步,全凭工作队队长(某煤矿的副矿长)的栽培。
   而她每每谈起工作队长时,总是眉飞色舞,赞不绝口,近乎忘我。钟朴的表情则是呆板的,他见她口中常挂着这个男人,感觉很不舒服。从此他领会到了“裂痕”这个字眼的滋味。
   但她临走时,他还是送她到了院子外的三岔路口。婴儿在他怀里睡得甜甜的,细眉细眼。她说像她,取个名钟小芳,夫妻各占一半。她背着挎包,弯下腰吻了吻女儿。
   “你,不当工作队行吗?”他盯着怀里的女儿问。
   “唔,你也婆婆妈妈的,眼睛看远点。这是一场政治运动!”她瞥他一眼,一副怨爱交加的表情。
   想想也是这个理,他只好叮咛她一句:“要常回来看小芳。”
   她半开玩笑地说:“有你这个老头儿带她,再不放心也放心了。”
   她走了,再也没有回来。五个月后,邮递员交给他一封信:
   “……这段时间,工作催得紧,大概要提前结束‘四清’了,工作队人心惶惶,有些像溃兵败退前的情景。当地有人与上海联系,准备组织什么红卫兵,他们看见我们,目光是凶狠的。四类份子也敢顶嘴了,真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
   “要是工作队被赶走,我实在无脸回家见你们。革命革到这种地步,着实叫人寒心。工作队长很体谅我,他问我社教结束后愿不愿意到他矿上去,可以分到科室里。我有些动心,我想我是适合这种工作的。”
   他几把撕碎她的信,扔在地上。有一次,他父亲从外地来看他,他刚喊了一声“爸爸”,话音未落,怀里的小芳也“爸,爸”的叫着,并在他怀里起劲地狂着。他起初惊奇,继而仿佛醒悟了,女儿当然只会叫“爸爸”!他把女儿举到头顶,连抛了几下,接着又是亲又是吻。当他和小芳安静的时候,他心里升起一种早已逝去了的感情。
   这感觉叫温暖。他需要女人的温暖,女儿需要母亲的温暖。他决计去找她。
   这天是九月十五日,小芳的生日。
   他进入那陌生的乡镇,发觉全街的人都在瞧他,眼神是好奇的。顺着目光,他才知道人们在盯他的背,他明白了,脸上阵阵发烧。在这里,男人是不兴背娃娃的,那是妇女家的事。
   他勾着头走,碰见一个背挎包的人,询问工作队住哪?那人说自己就是工作队的队员,刚外调回来。他干脆跟着那人去了。可是,那人刚兴冲冲地走到公社大门,立即被一群戴袖章的人抓住了,说这里是刘少奇的黑窝,勒令那人交代上至中央,下至普通队员的问题。那人先是一愣的,之后就临危不惧,始终不吭一声,到头换的几记耳光。“啪,啪”的声音,一直留在他的耳际。阵阵颤栗后,他暗暗庆幸芳芳走了。他希望她走得远远的,免得被这些戴袖章的人捉住打骂。
   他只好回家,一路上夕阳拖着他长长的身影。
   晚上,他躺在床上做了一个梦:芳芳披头散发,跑得气踹吁吁。一群人追着赶着,喊声连天。他不顾一切冲上去,伸出无限长的双臂,想拦住那群人。但拦不住,她终于被那群人捉住。他疯狂地叫着,又伸出长长的双臂,用力分拨开围住她的人,让她逃出了包围……
   他醒了,却在铺上狠狠捶了一拳:“不该放她,不该放她。”
   那一夜,他睁着眼睛到了天明,同时悟出了“责任”这两个字,就是应当摒去一切依赖的念头。
   小芳已经会走路了,摇摇摆摆,像只觅群的小鸭,在不平的路面上磕磕绊绊,终于一头栽在他的小腿间,有些惶惶地呼唤着:“爸爸,爸爸。”这呼唤使他的心尖尖都在抖动。他紧紧地搂住了女儿,拿长着胡髭的嘴唇轻轻吻着那张红嫩嫩的小脸。小芳竟一动不动,只用小手推他的嘴皮,捏他的鼻子,他于是就学着小猫叫。
   女儿不准他有忧愁和烦恼。
   他早已辞退民师工作。可曾经他是那样渴望这样一个职业啊!他看过很多次《乡村女教师》,那些在卫国战争中立功的学生,一个个佩戴着勋章来看望女教师的场面,每每激动得他噙泪哽咽。他教耕读中学的第一天,就幻想过要培养一批农艺师,让更多人共同创造美好的世界,事不由己他未能走完这段旅程。自芳芳走后,他不知不觉学会了打毛线,缝制衣物,承担起另一种义务。他的父亲于三年困难时期饿着肚子离开了人世。好在他母亲还算硬朗,时常寄点钱给他。他一边带小芳,一边做家务,抽空侍弄了三分自留地菜园。
   春夏秋冬,日复一日。
   一天早晨,他照例给小芳剥鸡蛋,门却“吱呀”一声开了。他从桌上掉过头去,突然见芳芳从门缝里挤了进来。她穿着一身兰色工装。
   他一时呆了,连小芳从他手中抓走未剥完的鸡蛋也毫无察觉。
   她直立门边,表情木然,看见剥蛋的女儿,她便飞快地从挎包里取出一件红喷喷的毛线衣,往小芳身上比着:
   “今天是九月十五,没什么给小芳的,赶了几个夜,织成这件毛衣。”
   女儿却跑开去了。
   她又望着他,他脸色黑得吓人,猛然把一条小凳甩向墙壁。
   她一抖,缓缓地走出家门,不一会又踅转来,在门前异常镇静地说:
   “钟朴,我不想回来了,搞了这几年工作,做了很多错事,连自己也弄不明白。回来,会影响你们,还有,矿长已经把我……我们离了吧,小芳过生日,我会回来看她。”
   这一刻,他的心完全停止了跳动。身前的桌子碗筷,侧边的小芳,破旧的茅屋,全然不存在了。他铁铸般立着。
   屋外的秋风,又紧吼了起来,他才感觉嘴上火辣辣的疼痛,口腔里有咸涩涩的东西流动,吐出来,竟是一滩鲜红鲜红的血
   她的脸白得和蛋壳一样,张大的瞳孔,凝着暗淡的光,再不像过去湖波样地闪动,只是套在工装里那两个凸起的地方在不停地起伏,证明她还活着。
   他的拳头攫紧了,慢慢扬起来,只须一瞬,那张曾经被他认为是世界上最妩媚的面庞就会彻底变个样。这是一张有了两个男人唇印的脸,除了他,也许那另外的一张嘴像猴,像猪。想到这些,他就像含了满口蛆虫,恶心发呕;愤怒依附着嫉妒,爬上了他每根头发的末梢。
   他要毁灭这尊心底深处的女神。
   他闭上眼睛,连脚底的力气也运到了拳头,然而,拳头落下时,却重重地捶在桌上。毁灭一件摆饰,能算男子汉吗?
   她是平静的,不惊不诧:
   “离吧,钟朴,我心里已经没有你,没有你了。我是一个庸人,没勇气在刀尖上行走。我会革命,会保卫革命路线,但我不会做人,不会做你的妻子——”
   声音来自遥远的空中,嗡嗡作响,犹如一群蚊子围住他。他挥了挥手。
   小芳被他们忘记后,自顾大口地啃着鸡蛋,哽住了,鼓着涌泪的眼睛,发出“唔,唔”的声音。他们同时发觉,他拍着小芳的背,她去端了水来。……
   暮色苍茫的时候,她走了。许久,他才走到竹林边,看着她远去的身影,觉得很小,那路也越来越窄。
   他真正的既做父亲又做母亲了。他每天给女儿煮一个鸡蛋,女儿则喊着:“爸爸,给。”掰下一牙蛋,往他嘴里塞。
   事后,有好心人要给他介绍一个,他说:“要对得起孩子,谁愿意,先写张保证。”条件有些古怪,农村人谁信这一套?好像人家嫁不脱,来求他似的。他才不管哩,硬是不松口。他有他的想法,她不是说过吗,女儿每年过生日她要来看看,让她来看吧!也让她知道,女儿有了他,就有了父亲,也有了母亲!
   小方能到处去耍了,他松了口气,翻出教过的高中课本。白天劳动,晚上抱着小芳看书写字。小芳是调皮的,往往伸出小手,“哗啦啦”将书本掀到地上。他拍拍她的手,说:“安静点,爸爸是为了你。我学好了你也才有希望。”
   这期间,他病倒过一次,赤脚医生来给他量体温,差点四十一度。他说梦话,小芳还以为喊她,来到床边拉着被盖角,奶声奶气地喊着:“爸爸,起来嘛,吃饭了。”
   他清醒了,撑着爬起来,头很沉很沉,已不知脚手在什么地方。就又倒了下去,这一次,他去天堂逛了一次。醒来时,小芳端着一碗饭,怔怔地看着他。
   “小——芳”。
   声音只在他喉咙上转。他流泪了,小芳吓得哭起来。
   文革后的第一年高考,他考上了师专,将女儿寄在父亲那里,三年学满,回到了这个镇上的一所中学。
   雨还在淅淅沥沥下着,似乎要慢慢洗去一个盛夏的尘积。
   “爸爸,司机要骂人的,该走了……”女儿小芳再次提起行李,依旧是那种淡漠的口气。说是等她,不能说是为了安慰父亲那颗心。
   女儿站起来,已和他一般高了,也很苗条,和她长得一模一样。她要是能回来看一眼该多好!他不清楚,怎么这时很想她。她会看见,也许为了向她证实自己已经把女儿抚养成一个出色的人了。
   女儿又一次催促,他才打开门,和女儿走进了雨幕,门却没有关,他想:“万一她来了,见门开着,就会知道屋里有人。”
   供销社的三轮摩托停在场口等候。开车的是个年轻小伙子,没有丝毫久等的怨气,还向小芳笑了一下呢!
   “爸爸,你回去吧。”
   女儿在车窗口向他扬了扬手,却只字不提她的妈,这使他心寒。时间的推移,他感到自己已不再恨她了,甚至原谅和理解她了。可是女儿不可能像自己啊!
   车子开动了,在黑色沥青路上疾驰,掀起两道纷扬的白色水帘。
   突然,他看见路上走来一个精瘦精瘦的妇女,他不知为什么向车里的女儿喊了起来:“小芳,你妈回来了。”
   三轮摩托擦着那妇女的身子开了过去。也许是避让车子,妇女一闪滑倒路上,他这才看清原来那是一个老太婆。但他还是情不自禁地奔了过去,他要去扶她……

共 516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个凄婉的爱情故事。钟朴是穿土布扎腰中式裤的农民的儿子,从县农校进修毕业回来,在大队耕读中学教书。芳芳是村支部书记的女儿,对钟朴情有独钟。钟朴在和芳芳相爱伊始,就有了浅浅的卑微心理,他大度地支持新婚的妻子去外村搞社教运动,芳芳三五天回来一次。后来临盆时刻才被匆忙送回来,两个月后芳芳把嗷嗷待哺的女儿小芳丢给钟朴,又风风火火地革命去了。忙于工作的芳芳回家少了,政治运动的风诡云谲,芳芳靠上了能给她庇护的工作队长,芳芳被安排到矿上工作,和钟朴离了婚。钟朴一心抚育女儿,没再成家。十七年后,女儿考上了学,女儿在生日当天要离家去大学报道。钟朴总想挽留女儿晚点走,想着芳芳万一履行十七年前的诺言,要来给女儿过生日。小说把钟朴善良,重情,期望母女相见,期望让芳芳知道自己把女儿教育得很优秀的心理和女儿小芳对母亲十七年撒手不管的怨恨心理,对比鲜明。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力荐赏读!【编辑:极冰】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极冰        2018-07-13 00:38:04
  感谢隐飞老师分享精彩的故事!欢迎继续在柳岸展示您的才华!
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2 楼        文友:极冰        2018-07-13 00:44:48
  钟朴是个善良,达观的人,忍耐力,毅力,让人佩服!
  
   祝您佳作丰硕!在柳岸玩文字愉悦!o(* ̄︶ ̄*)o
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3 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18-07-13 22:54:25
  欣赏作者精彩小说
4 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18-07-13 22:59:17
  小说里的男主人公真是个好爸爸,太不容易了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