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杂文随笔 >> 【流年·岸】回首有岸(征文·随笔)

精品 【流年·岸】回首有岸(征文·随笔) ——红楼中人的“小骚达子”


作者:芦汀宿雁 举人,5762.7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288发表时间:2018-07-16 15:52:20

【流年·岸】回首有岸(征文·随笔) 黛玉有“质本洁来还洁去”的仙气,宝钗有“好风凭借力”的机巧,惜春有金闺花柳质的柔懦,探春有“才自精明志自高”的凉薄,王熙凤有机关算尽太聪明的权诈……
   或摄心,或讨喜,或悲怜,或怨嫉,盘点红楼“水作的骨肉”,雪涕纷飞处,万艳同悲时。
   曹公写生诸钗,剖解人性,适如其分,却能知其“恶”而深爱,有千红一哭的弦外之音。
   然,单以人格做宝鉴,乐天安命如我,更倾心于“拥湘派”周汝昌的真意中人,曹公深情浅写的“这一个”——史湘云。
   一个长做粗使活计的侯门千金,无父疼母慈,历经世情炎凉,却持守一颗浑金璞玉心,本真待人,擎举“寒塘渡鹤影”的生命之重,率性而活,活成一个霁月光风的脂粉英雄。
  
   一、流美洒落的名士本色
   红楼女儿,大多能喝几杯老酒,连弱症的黛玉也会烫壶黄酒,热热地喝上一两口。
   但,整部红楼,独有“惟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的英豪之概者,非湘云莫属。
   “有新鲜鹿肉,不如咱们要一块,自己拿了园里弄着,又顽又吃”。(五十回)
   芦雪庵里,割腥啖膻的新奇之举,始于湘云的唆使。
   “今日芦雪庵遭劫,生生被云丫头作践了,我为芦雪庵一大哭!”黛玉一打趣,湘云就回敬:“你知道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你们都是假清高,最可厌的!”
   尝鲜。喝酒。逗趣。赏新雪。即景联诗。
   凤姐以“一夜北风紧,开门雪尚飘”开场,联句渐次升格,湘云、黛玉和宝琴,你一句我一句地抢作起来。
   “我也不是作诗,竟是抢命呢”。
   锦心绣口正当时?一句“清冷香中抱膝吟”,一扫靡靡之气,雅意有之,旷达有之,高风流韵。
   湘云喝酒啖肉,一人对战众钗,诗思独步,是这一场友谊联诗赛中最炫目的活泼元素。
   六十二回“射覆”游戏中,湘云趁着酒兴,也作了两首酒令。
   奔腾澎湃,江间波浪兼天涌,须要铁锁揽孤舟。既遇着一江风——不宜出行。(酒面)
   人在航程,遭际一江大风,又能如之何?铁索揽孤舟,是唯一可行的逃生之术。以苍凉收稍的酒面,发一缕势孤力薄的悲音。
   这鸭头不是那丫头,头上哪讨桂花油?(酒底)
   自谑上扬,幽出一默,悲音顿收,荣国府一片喧笑。
   贪杯的湘云,一着青石磴,就睡着了。芍药花飞了一身,落花半埋的扇子,弃于地上。
   一群蜂蝶环围着醉卧的她,粘粉寻香似落星。
   春丛认取双栖蝶,谁也?不羁的湘云,也有静态妩媚之美,红香散乱,妖娆似画。
   “泉香而酒冽,玉碗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宜会亲友。”半醉半醒中,她又叽里呱啦地梦吟一串酒令。
   众人又是爱,又是笑,忙上来推唤搀扶。
   联诗,金句纷披,锦口;醉情,眠石卧花,绣心。
   “咏白海棠”夺了魁,《如梦令》清新脱俗,芦雪庵联诗,以一敌三,才情超逸。
   那醉眠的娇憨之态,那一眠成憩的浪漫之境,足可与黛玉葬花、宝钗扑蝶相媲美,温柔了大观园女儿的自由时光。男装剑袖,形容意态也另有一番俏丽的豪气。
   穿上宝兄弟的袍子,穿上靴子,也勒上额子。咋一瞅,酷似宝玉,连老祖宗也难辨真假。(三十一回)
   大观园赏雪,众钗和宝玉,或着斗篷,或披鹤氅,唯有湘云扮相另类,但见她——身穿里外烧的大褂子,头戴大红猩猩昭君套,又围着大韶鼠风领。
   “你们瞧瞧,孙行者来了。他一般的也拿着雪褂子,故意妆出一个小骚鞑子来。”黛玉见机调侃,语近戏谑,爆笑全场。
   “你快画罢,我连题跋都想好了,就叫携蝗大嚼图……”
   黛玉一句玩笑,湘云笑得连椅子一起倒了。
   这个“假小子”,有偷穿贾母大红猩猩毡斗篷玩泥水的精致淘气,也有佻达洒脱的侠女风,栩栩如活。
   初遇宝琴,不避讳忌,警语相示:若太太不在屋里,你可别进去,那屋里人多心坏,那里人都是要害咱们的。(四十九回)
   一席话说得宝钗、宝琴、香菱、莺儿等都笑了。
   湘云平素说话“秃噜”,时有拎不清主客的身份,也有一些经济的“混帐话”。不是叨烦宝钗,就是置气黛玉,还激惹宝玉。
   湘云一巴掌打落胭脂,“开骂”的同时,又以仕途经济的陈辞苦劝宝玉。宝玉斥之为“混帐话”,直接下了逐客令。(二十一回)
   虽有饶舌之微疵,但,吾口说吾心。湘云遵从心声,语至情真,骇俗之豪气,一派自然之子的性情。
   做东,大开海口,仗义;划拳,三五乱叫,随性;罚酒,一仰脖子,爽利;分送戒指,巴巴自带,不分主仆,亲近者人手一个;私传谜底,为香菱救场,不惧被拿获;给“诗迷”香菱改诗讲习,苦口婆心;和翠缕谈宇宙、论阴阳,不厌其烦;一颗水晶心,记得岫烟的生日,且为她打抱不平。
   一视同仁的阔大,古道热肠的善良,见闻广博的学识,连须眉也自叹弗如。湘云所到之处,英气风发,笑声迭起。钟情于魏晋风度及酒情结的曹公,正是借了湘云的诗酒生活来发挥和隐射的。
  
   二、金兰之爱
   湘云,贾母的侄孙女,幼年失孤,靠着叔婶过活。
   因为史家的颓败,千金贵体如湘云,熬更守夜地做活计,仰人鼻息地过日子。
   贾府,是湘云儿时的乐园。只有以诗客身份,回到贾府,她才有机会享受姑奶奶和贾府上下的呵护与暖。
   “忽见人说:‘史大姑娘来了。’宝玉听了,抬身就走”。宝钗宝玉两人一齐来至贾母这边。(二十回)
   只见湘云大笑大说的。见了他两个,忙站起来问好。
   湘云回府,一如回家,就大笑大说,无拘而开心。
   黛玉负气而走,宝玉撇下湘云和众姐妹,追黛玉去了。
   宝黛论心之际,湘云又一路追了来,笑道:“爱哥哥,林姐姐,你们天天一处玩,我好容易来了,也不理我一理儿。”
   黛玉笑道:“偏是咬舌子爱说话,连个‘二’哥哥也叫不出来,只是‘爱’哥哥‘爱’哥哥的。回来赶围棋儿,又该你闹‘么爱三四五’了。”
   于幽微处,湘云觉察到宝玉的偏心,一逮着机会,勤发难。黛玉也不示弱,巧回敬。
   湘云笑道:“我只保佑着明儿得一个咬舌的林姐夫,时时刻刻你可听‘爱’‘厄’去!阿弥陀佛,那才现在我眼里!”
   一个尖牙利嘴,学咬舌。一个燕语呢喃,念佛而跑。湘云一亮相,一个轻俏、率真、阳光的女儿,就颖脱而出。
   贾母打赏龄官时,凤姐说:这个孩子扮上,活像一个人。众人心知肚明,只不吱声。宝玉急使眼色,湘云的话却已脱口而出——“倒像林妹妹的模样儿”。(二十二回)
   一个小插曲,热闹闹的生日宴,也就冷了场。
   一个眼色,两头不落好。此回斗气,首罪乃在宝玉。黛玉迁怒于他,拂袖而去。
   关注和爱的主体,易主黛玉。灵慧如湘云,她的醋意与失落可想而知。
   宝玉急得说道:“我倒是为你,反为出不是来了。我要有外心,立刻就化成灰,叫万人践踹!”
   湘云道:“大正月里,少信嘴胡说。这些没要紧的恶誓,散话,歪话,说给那些小性儿,行动爱恼的人,会辖治你的人听去!别叫我啐你。”
   情急之下,宝玉唯一一次大发毒誓,湘云对宝玉嗔怒交加,发了一大串狠话。
   对黛玉以牙还牙,极尽编排,又口角相对,不遗余力。
   一时之间,湘黛成了一对不即不离的“刺猬”,半是挑衅,半是争锋。
   然,在宗法关系森严的贾府中,宝钗,则以合时与待时,双关人心。
   当湘黛交锋时,宝钗装憨作傻,笼起手作“璧上观”。
   湘云做东时,宝钗请吃螃蟹酒,帮拟菊花诗题,撑起了诗会之局,妙服湘云,又博取雪中送炭的好名儿。(三十七回)
   “我但凡有这样一个亲姐姐,就是没了父母,也是没妨碍的。”
   湘云敞口地夸赞,无城府地倾诉家常话烦难事,应邀入了“秋爽斋”诗社,搬去蘅芜苑安歇,秒变为知心姐姐的忠粉。
   那时的宝钗,就是一团知疼着热的“炭”,湘云自然巴心巴肝地煨了上去。
   零距离的厮近中,湘云察言观色,心性渐趋成熟。在社会价值的认知上,虽近于宝钗的仕途经济之论,但,心性高洁、行事率真,更趋同于黛玉,对凤姐、宝钗等“时动心机,盘算过清”的精明世故并不“感冒”。
   宝玉生日之后,湘云看出宝玉一往情深于黛玉,自己便也滤掉妒羡,改了性情。而黛玉也消除多心,二人前嫌尽释。
   当宝钗不露声色地搬出大观园后,落落寡合的湘云移居稻香村,中秋联诗,她重回潇湘馆,再度与黛玉同塌共眠。
   史侯居京时,湘云一直在史贾两家漂游、寄住。
   尽管生活诸多不如意,但,不似黛玉以泪洗面,只要一有机会,她会自融于大观园中,自纾烦愁,以明媚的笑容面对悲苦人生。
   徙居地的一再迁变,不但逗露了湘云一颗心向暖阳的眷眷之情,也显影了红楼女儿之间的亲疏关系、冷暖自知的人情网络,速写成像的是湘云“初近宝钗,终亲黛玉”的人格成长和精神取暖。
   积雪盈尺,天气奇寒。众人委派宝玉去跟妙玉讨梅花。
   湘云、黛玉一起说道:外面很冷,先吃一杯热酒再去。(五十回)
   一个“一起”,异口同声地嘘暖中,侧漏出值得玩味的信息。
   渐晓人事的湘云,心中的天平已由宝钗悄向宝黛倾转。
   七十六回,大观园中秋家宴。凤姐和李纨因病缺席,尽管贾母和大家击鼓传花,饮酒赋诗。但,在萧然肃杀的笛声催逼下,众人懒心寡肠,早早就散了场。
   更定夜阑,渐闻语笑寂。
   黛玉和湘云,并坐湘妃柱墩,遍数栏杆,款吐心曲,对月联诗。
   你是个明白人,何必作此形象?我也和你一样,我就不似你心窄。况你又多病,还不自己保养。可恨宝姐姐和他妹妹,天天知情着热,早说今年中秋要大家一处赏月,必要起诗社大家联句。到今日便弃了咱们自己赏月去了。社了散了,诗也不作了……
   怜黛玉之情,责宝钗之意,叹己身浮漂与命运多舛……冷月无声,一腔心曲,憾中藏慰语,悲调隐衰音。
   境遇相似、气性相亲的黛湘,人逢佳节,最怜芳心踪。
   “几处狂飞盏,谁家不启轩”、“匝地管弦繁”、“良夜景暄暄”等,联句之初,偶发一些升平之语。
   酒尽、更残之际,湘云说“是时候了”,黛玉说“这时侯可知一步难似一步了”。
   拟景或依门。酒尽情犹在(黛玉),更残乐已谖。渐闻语笑寂(湘云),空剩雪霜痕(黛玉)。
   枕霞旧友与潇湘妃子,单以诗才论,即平分秋色。
   寒塘渡鹤影(湘云),冷月葬花魂(黛玉)。
   云龙附雨,句句递进,自伤气数,托举出一种“千红一哭”的极致之境;一语双关,层层晕染,猝悟“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家族命途。
   中秋家宴,虽有妙玉续貂,但却难止天下宴席的离散和气数之丧。
   傲世也因同气味。由逞妍斗色,到香菱学诗时的一统战线,再到中秋联诗时的情孚意合,钗黛金兰情深的心理迁变,精神取暖,也有迹可循。
   两位篱下孤女,长住贾府,一个失眠,一个择席,身世悲,心理苦,现实尴尬,未来迷惘,各种愁滋味漫浸。
   中秋联诗,是黛湘金兰之爱的完成时,惺惺惜惺惺。
   明月静水下,心念相应,金兰之爱,擎举起“寒塘渡鹤影”的生命之重。
  
   三、回首有岸
   幻情无了处,银灯挑尽泪漫漫。
   湘云是《红楼梦》第一女主,是宝玉心意相通的“那一个”。“木石前盟”,指的就是宝玉和湘云。其艺术原型,即是脂砚斋。
   汝昌先生一席高论,且不考究真伪,重心乃在于爱湘云之心,机括尽显。
   曹公亦然。审阅女子,运化美学,新意迭出。不尽之情,托借脂批,秘响旁通。
   湘云,自在欢脱的亮相,博得众彩的宴会,顾盼神扬,不羁自由,须眉也相形见拙。
   然,湘云之形容,曹公却天女撒花,落墨成金——“一湾雪白的膀子掠于被外”,“蜂腰猿背,鹤势螂型”,“慢起秋波”......如此俭省的速写,意合出一个“白皙、长腿、细高个、秋波横的健美娇娃。
   幼时寄居贾府,得贾母宠爱,有袭人伺候,有宝玉作伴,过着香梦酣沉的日子。幸福的童年,也成就了湘云英豪阔大宽宏量的秉性。
   贾府之于湘云,是童年的乐园,宝玉和表姐妹,是最佳的玩伴。
   哥们义,兄妹情,是湘宝情感的真实定位。
   久别重逢,一出场,湘云就追着,嚷着,“理她一理”,一起玩玩。(二十回)
   一枚懵懂的憨女,童心不眠,玩心不变。梳头,做鞋,有求必应。
   宝玉挨打,黛玉去,宝钗去,贾母、王熙凤、薛姨妈她们也都去了。
   当探亲纵队出来,忽见史湘云、平儿、香菱在仙石边掐凤仙花呢。(三十五回)
   万花丛中一点绿的公子,宝玉有才,大众情人,撩起红楼女子的情思。棒槌之下,宝黛定情,宝钗萌情,私情萦心。唯有湘云,掐花,游玩,无涉儿女私情。
   紫鹃慧试玉,宝玉魔病一好,包括贾母、有很多人来看宝玉,湘云更是天天过来瞧看!(五十七回)

共 589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想来雁子姑娘是爱煞了《红楼梦》的,才会一遍又一遍,常读常新,细读、深读,才会有一篇又一篇把玩红楼人物的文字。那些传递出独特个性感悟的文字,闪烁着悟读者思想的光芒,给每一个阅读者带来淋漓的审美感受。想来,湘云是令雁子最为倾心的那一个,她是周妆昌的真意中人,更是曹公深情浅写的"这一个"。雁子倾心于湘云的名士本色,有一种豪侠之气。她擎举生命之重若轻,活得率真洒脱,俏丽中不乏妩媚。她敢言真言,言为心声。她有一颗琉璃晶透心。雁子悟得她是曹公钟情魏晋名士风流而心有所寄的红楼女子。令雁子倾心的还有她与黛玉结成的金兰之好。她们有过隔阂罅隙,对宝黛情感,湘云最终悟得他们二人都是对方的心有所属,对宝钗的心机,湘云靠着自己明察,最终由亲到离,与黛玉结成统一战线。姐妹二人吐心曲,诉衷肠,得益于湘云的乐观大度,有一颗向暖之心,究其实,二人有着相同的境遇,惺惺相惜,终成金兰之爱。这爱,是暖,是黛湘二人的人间四月天,也是雁子的人间四月天。倾心于湘云,雁子自然希望她能回首有岸,因为湘云希望宝玉是她的“诗和远方”,而宝黛是彼此的“诗和远方”,而不论是曹公还是宝玉,湘云只是哥儿们,只是妹妹,二人是两条切近的平行线,永远无法相交。回首有岸,但湘云能否回首,雁子悬而未决,给人无尽的猜想,愿猜想中多是暖意。此篇延续了雁子一以贯之的语言风格,典雅精致,在作品细微处掘深意,尊于原著又有幽微个见,总有匠心独运,这才是阅读之真谛。期待着下一篇的问世。【编辑:伊蘭】【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719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伊蘭        2018-07-16 15:53:28
  编辑雁子姑娘的红楼篇章,总是心虚,恐拿捏不当。又不愿错过,小心地按着,只是很喜欢这样的字。和雁子姐姐,愿意如湘黛般惺惺惜惺惺。
万人如海一身藏。
回复1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8-07-16 17:52:32
  愿湘黛金兰之义,在伊蘭与雁子间,诠释全新的内涵。
2 楼        文友:上官风        2018-07-16 22:20:26
  说起史湘云,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她那句,“真名士者自风流”。
   是的,她够“风流”的,她和黛玉有着相似的命运,却依然乐观、豁达,积极向上;她与宝钗有相似的才华,却没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束缚,更有“寒塘渡鹤影”的潇洒;她有红楼众女儿的美丽,却没有她们的扭捏和羞涩,大口喝酒大块吃肉……
   这篇文章,无论从论据、论点,甚至艺术上都很好诠释了作者笔下的人物。尤其是作者的文笔,如诗如画,精炼细腻。欣赏学习了。
   看了雁子姐中的红楼赏析,小风不觉汗颜和自愧不如。想来,小风之前几篇的“品红楼”作品只不过是——鲁班面前,班门弄斧罢了,哈。
回复2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8-07-17 11:22:12
  向小风弟弟学习。
3 楼        文友:石语        2018-07-18 16:11:20
  登录流年主页,发现久未露面的牛牛雁发新作了。才看了个开头便服了,大家手笔!
回复3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8-10-07 21:41:27
  我是修整的太久了。跟不上花儿的脚步了。
4 楼        文友:梦化蝶        2018-08-18 15:59:41
  好很好很好好很好很好很好很好很好
回复4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8-10-27 17:27:17
  谢谢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