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作品赏析 >> 【流年】美丽的背后是生命的隐痛(赏析)

精品 【流年】美丽的背后是生命的隐痛(赏析) ——读翟妍小说《西口五韵》


作者:山地731828829 探花,13788.3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914发表时间:2018-07-16 21:50:18

【流年】美丽的背后是生命的隐痛(赏析) 读翟妍小说《西口五韵》时,仿佛在山梁上聆听从山村飘过来的山风,百感交集又不乏温润。也由衷感到,翟妍是一个好好讲故事的女作家,富有智慧,充满想象力,她朴实,真,读她的小说有身临其境的真实感。她像一个善于穿针引线的农家巧女,缝制一件碎布花衣,针线过后,天衣无缝,不知不觉间,恍如梦幻,又可触可摸。
   读一篇小说,首先就看语言,语言本身就是内容。小说语言(或者说得更白就是句子)不吸引人,抓不住读者,基本上就失败了。小说是一门叙事的艺术。汪曾祺老先生说过,好的语言都是平平常常的,人人能懂,并且也可能说得出来的语言——只是他没有说出来。人人心中所有,笔下所无。我认为翟妍创作的小说把这话发挥得淋漓尽致。
   翟妍的小说叙事风格,融合了浓郁的生活味,家乡味,最适合阅读,用我们乌蒙山老百姓的话说,就是好读得很。她就那么讲述,平平常常的平常人故事,却透着人生大智慧,生命哲理,不加修饰的优美和厚重。我在阅读时留意过,翟妍的文字,没有丝毫赶潮流的姿势和腔调。读着她的小说,像她就在对面样的,真真切切,有立体感,像在电影院带着立体眼镜看电影立体鲜活,令人震撼。在《西口五韵》里,她的语言叙述,带着大草原上那种无法排遣与无法诉说的忧郁与孤独。当细细读来会发现,她的小说并非一般单纯性故事叙述,有着自己鲜明的色彩,有着草原地域文化的影响,有她独特的精神气质。不仅如此,她素朴的语言还有诗的味道。
   小说开篇,扑面而来的是一阵飘着乡土气息的山风,“小村还在。那条河也在。”其实,翟妍是说,故事一直在。生长了二三百岁的胡家村,霍林河边上水美鱼肥,风雨雪霜,随便伸手一抓,就是满满的故事。翟妍很调皮,说:“多少人和事都憋了满满一肚子,随便扯下一根胡子,都能带出一沓故事来。”看看,逗死人才算。
   《西口五韵》的句子,朴实,流动,富有暗示性。六子是村里的能工巧匠,是手艺人,“是村子里的香饽饽儿。”谁家不会有个木质家具啊电线啊水管啊房间瓦屋的毛病呢?六子干完活计,女人说,六子,饭前洗洗。“六子就把一脸盆子水洗黑了。”一句话,六子这个人物就活生生立在了阅读者面前。后来,六子喜欢上一个寡妇,从春天守到冬天,“那晚,大雪像女人白花花的身子,掩了门,遮了窗。”六子真的被那个寡妇留在她家里,给他做饭,还帮他把衣服洗了,因为,六子的衣服真的露出了“最初的颜色,还飘着一股洗衣粉的味道。”最初的原色,洗衣粉的味道,暗示六子有人关心了。
   宝香宝兰是两姐妹,丧母。一个到读书年龄不愿读书,一个还未到读书年龄。父亲狠心跑到外地,另娶成家。被抛弃的姐妹俩相依为命,勉强活着。妹妹一做错,姐姐就打,妹妹就哭。哭的时候,不喊爹,也不喊妈,“专喊我的天啊!我的天啊!她那样一喊,能把一村人的心都喊碎了。”这样的叙事,灵动鲜活,每一个字,都是那么有质感,有力度,像飞针,人心都扎疼了。诸如此类的语言,就如翟妍家乡草地的草一样,遍地都是。
   《西口五韵》五个故事可独立为篇,又有内在的逻辑,埋藏着一条看不见的暗线,那就是底层弱势人物的命运,或者说是小人物的生存。翟妍用家乡二人转的唱词做引子起篇,五个人物故事均如此。开篇的唱词隐意着故事背后的深意。如:
   女:我好比高山那个灵芝草啊!
   男:哟!把我比作啥呀?
   女:你好比臭蒲洼里的癞蛤蟆呀!
   记里说,西口韵又名五字锦,是二人转里带有抒情性的叙事板腔。有些稀奇,极富地域特色,带给人的是新鲜感,或者说是陌生感,有一种神奇的作用,挺抓人的。加上作者用的是第一人称,用“我”来讲述,充当全文的讲述者,这就拉近了作品与读者之间的距离,有了亲近感,就好像围坐在磨盘上听老爷爷摆白,娓娓道来,越听越入迷。“我一个一个数,他们唱的是单出头。”独特的文学语言,十足的地域味道,仿佛讲述者正摊开红扑扑的手掌,五个指头,长短不一,各为一个故事,在那儿跳跃,在那儿存在着,演绎着,为生存而挣扎着,期待着。
   “不扯远的,就说说我从小见到大的这五个人吧。五个人,足可以凑一台拉场戏了。”作者鼓着说了把着听,“我”其实就是贯穿全文的引线,用“我”来把五个人的故事串起来,一一说来,却不孤立,不牵强,不零散,有一种内在的逻辑如链条一样紧紧扣着。这种写法,有难度,但却抓人。
   “我”自始自终在闲笔的位置,起承转合,因势利导,顺势而为,不经意之间,却是大作用。在讲述的节奏上,通篇保持一种松驰结合的节奏感,像看不见的空气,却总能与读者的呼吸频率相通,与读者气息同步。流连在小说里,缓缓道来的故事,仿佛在语言的河流中,忽而平静,忽而漩涡,忽而飞流直下三千尺,高潮横空袭来,又戛然而止,留足读者想象的空间。自如的技巧不留痕迹,看不出却有一种引力在紧紧吸引,看似没有技巧,却是最大的技巧。
   作者很能把控描写,深知过度描写是对作品的毁灭,深知任何生硬牵强的描写都是作品里的“碉堡”,阻碍节奏的流畅婉转,使得作品不好读。讲述一开始,作者始终以一种流畅通透的叙事方式渐行渐进。几乎读不到成段或者数句以上的描写,有描写也是一两句到位的精华,在风过无痕的叙述中,在动态的叙述中,完成了为人物服务的人物描写、场景刻画,达到了叙述与描写的有机融合,像水乳交融,形成了作品的自觉悦读。
   比如形容六子家邋遢,“路过他家门口,会有一股酸臭味随风袭来。有的女人爱干净,就会一手捏住鼻子,一手在眼前扇来扇去。”还有什么成段的描写家庭的脏能到这个效果呢?动态的叙述远远胜过无用的描写。
   比如描写那个寡妇的美貌,却是在叙述六子的动感中完成的,令人叫绝!“六子去了,干着活,时不时瞄女东家几眼,大高个儿,头发烫着卷,一脸富态相,连个褶子都没有。六子心里喜欢得不得了,越干越来劲,把领队的都落在了后面。”
   还有在“田禾”故事里,父亲喜欢上哑巴,哑巴爱上父亲,作品没过多描写这些情爱,而是轻描淡写,在动作中完成的。哑巴“皮肤很白,看人的时候大眼睛忽闪忽闪会说话。”哑巴“笑的样子很撩人,她和田禾的父亲之间有很多默契,都是靠着这笑传递的。”
   《西口五韵》构筑的独立阅读气场,与作者超强的叙事转场能力分不开。有时读小说,发现有的作者写一个人或场景转不回来,只得硬转,结果生硬,呆滞。不会转场,一个人物写到底,或一个场景写到底,会让作品无趣,会让读者视觉疲劳。古时候的作品常说,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很生硬,一听就是说书人在讲,而非小说里人物的运动,一读就知道,作者跳出来说话了。在翟妍的小说里,转场却是来去自由,像山风,从这个山头吹到那个山头,能回旋,能上,能下,还能窝起来。作者一句话就轻易从一个场景挪换到另一个画面,轻松、自然,合情合理,像蜻蜓点水,不留痕迹。转场转得妙,给人一种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感觉,读了很过瘾。
   “香兰”中,作者叙述到两姐妹的宝兰,同龄人都嫌弃,脏,连给的爆米花都不接,“我们谁都不要,她的爆米花和她一样,有一股汗泥味。我们厌恶得要命。”接着,来了一句,“我妈不嫌弃。”大家嫌宝兰脏,我妈不嫌弃。一句话就转了过来,不动声色,不知不觉间,读者已经在作者的引领下,来到了另一个场景,或另一个人物。通过这句话的精巧转场,我们来到“我小时候”时,我妈如何关照两姐妹的,甚至“我妈得空就会把她们叫到屋子里,给宝香梳头发,用箅子给宝兰勒虮子。”这样的转场,小说里很多。由于转场精致,就没了废话,于是,小说精致起来,读了过目不忘。
   《西口五韵》的细节,支撑了五个山头的耸立,形成了龙脉,有了龙脉,五个山头活了。都说小说是虚构的真实,说的就是小说是虚构的,细节是真实的。这个细节就是把假的写得比真的还真。从生活里来的细节,就是真实的。小说情节只能组建故事骨架,而细节才是血肉。在“香兰”里,两姐妹的父亲另娶他人生活在远处,两姐妹苦熬着。但她们并不恨自己的父亲,很认命,甚至为给父亲做一双鞋子,宝香满村找碎布,总凑不齐。宝兰见状顺手就把邻居挂在晾衣绳上的外衣拿走剪成一块一块的,送给宝香,说是别人给的。事发后邻居叫村长去两姐妹家,讨个说法。借村长的眼睛,真真切切的“细节”出来了,两姐妹的贫寒戳疼了读者的心:“炕上连片席子也没有,铺的是装过化肥的袋子,宝香针线活不错,袋子一个一个缝在一起,看上去挺板整的。”这样的细节,人心都读碎了!
   当然,细节不是凭空来的,没有体验过贫困村子生活,是无法写出如此直抵人心的句子。
   当偶尔来的父亲再走时,妹妹就不依了,见父亲一骑上车子,她就在后面撵,光着脚丫子,张着两只手,喊,爸啊爸啊的,撵上了,手就逮住后座,死活不松开。姐姐宝香来拉她,宝兰“哭得鼻子里直往外冒泡,那泡碎了,就成了一汪鼻涕,和眼泪混在一起,顺着嘴角往下滴。”情节有了这些细节的滋润,就如骨架有了血肉,一个活生生的人物就立起来了。
   田禾的母亲很爱美,可如何爱美呀?不是说爱美就爱美了,而是通过细节的刻画来展现的。田禾的母亲有一头“绸缎样的长发”,轻飘飘,落满肩膀。田禾的母亲经常捏着一把棕褐色的木梳子,对着镜子来来回回梳。黑夜里,田禾的父亲睡了,偶尔从被窝里探出头,看她“还站在镜子前梳发”,就会说,“夜里梳头发,给鬼看去?”一段细节,一个活生生爱美爱干净的女人跃然纸上。细节是小说的活力,是灵魂,是生命线。有血肉的骨架才活得起来。作家编故事,什么故事都可以编,但再著名的大咖也无法编造真实存在的行为细节。细节只能到生活中去感受,从生活中提炼。细节不合乎人物的个性,不会有生命力,不会让读者心动,直至丧失阅读兴趣。
   田禾的父亲喜欢去那草甸子上捡牛粪,并非如田禾母亲说牛粪烧起来比木头都好的原因,在草甸子上抓跳鼠的那些细节,多年以后田禾才明白,去捡牛粪,不过是个幌子,那是为了哑巴。“田禾和她父亲抓跳鼠的时候,哑巴会守在他旁边,她父亲杵到一个洞口,哑巴会脱下她的外挂子,笑着捂上去。田禾的父亲会在她的配合下,越杵越起劲。”无不装满了爱的细节,生动有味有情趣。《西口五韵》的细节是独特的、鲜活的、真实的、新颖的,是只能属于《西口五韵》的人物的。
   “我”看到的五个人故事,经讲述者幕后那看不见的手,一层一层抽丝剥离,让读者看到了美丽的背后是生命的隐痛,小人物的卑微而坚持。乡村是美丽的,生命在乡村世界负重前行,充满了期待。前行的路上,生命的两只脚,艰难而勇敢,每一步,幸福与灾难、温暖与寒霜并存,但生命依然延续。
   六子的结局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女人揣上六子的钱跑了,无影无踪。村子里的人很少再听到六子唱二人转小调了,没有人再开六子的玩笑,胡家村一下子冷清了。”每一个字,都有沧桑感,像千斤坠,沉重,让人心疼。
   宝兰是卖冰棍时被几个无赖打死的,凶手当时没有抓到,是“严打”时抓获的。宝兰的父亲与姐姐香兰的表现,更是虐心,香兰失去妹妹的痛与父亲失女的漠然形成鲜明对比。
   秀珍的丈夫冷酷无情,家暴寒心,与寡妇鬼混,长期不在家,意外死亡。秀珍不喜反而悲痛难忍,疯了,见人就问:“看到我们家董永了吗?”作品的生活厚度,让人深思。
   田禾的父亲被她一砖头砸死,母亲进了监狱,因为母亲对警察说人是她自己砸死的。这一刻,那种多维的人性被作者解剖的体无完肤,母亲身上那种复杂的人性,做到了最好的诠释。田禾父母之间情感的背叛、失信、冷漠、失望、怨恨、暧昧以及绝望后闪现出的善跃然纸上。田禾母亲蹲监,救了还是孩子的田禾,不让她从小就背上杀父的罪,当然,她这一决定,也救了自己,救了自己的灵魂,实现了有罪的灵魂救赎。
   “喇叭赵”是《西口五韵》的最后一个故事,堪为沉重,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你是她爹吗?”这一句话像一根毒刺,使得喇叭赵中了毒。他的心冷了,甚至不再出去吹喇叭了,原来媳妇从未把她当做自己人。多年后,媳妇在城里找到他,说:“都不年轻了,心都透亮崩儿似的。有时候一句话就把一个人的心给魇住了,这一魇就把好日子魇没了。”这就是真实的日子,本不该说的话说了,再也收不回了,当有一天心冷死了,想再温活起来,像登天一样难。反过来的意思就是,且行且珍惜。为一句话为一件事耿耿于怀,只能毁了自己,也会毁了他人。
   喇叭赵的媳妇最后跟着女儿走了,他的心空了。母女当然不知道,喇叭赵一直跟在她们后面,躲在车常停的路口,就这么望着,望着她们上了车,望着车没了,望着,望着,仿佛世界只有他一人了,他的心灰了起来。回家的路上,一步一步,“发现自己的脚步是沉的。越走越沉,眼看着就要到家门口了,腿却抬也抬不起来。”喇叭赵只好就在路旁坐下,无力地朝家的方向望着。“两间房子,明晃晃的窗,从里面映出个人影,出出进进的,正是他自己。”
   喇叭赵心是疼的,读者心也是疼的。
   《西口五韵》五个人的故事很精致,描写了人性,很有力量,也很沉重的,发人深省,犹如黑暗里的一丝光亮,闪着温暖,抵达了生活不能抵达的地方。
  
   附:翟妍小说《西口五韵》
   http://www.vsread.com/article-851469.html

共 515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读作者对翟妍小说《西口五韵》的赏析时,仿佛有一阵风,带着绵密的气息,从远处的某道山梁飘来。赏析就像是一把精巧的钥匙,开启一扇心门,通过深入细致的阅读,打通原作者、读者和作者之间的心脉,从而达到一种互通共融的极致。翟妍的小说《西口五韵》刊发于《十月》2018年第2期,小说刊出后,被众人交口称赞。云南作家窦红宇先生说,这是来自大地的魔幻与神奇;本文的作者山地(朱华胜)则把《西口五韵》中所呈现的众生相视作是美丽背后的生命隐痛。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最深最痛的神经末梢,所有的美丽背后必然是深埋的痛。作者将此文的标题定为《美丽的背后是生命的隐痛》,可见已深刻地了然原作的精髓所在。正如作者所言,翟妍是一个真诚的写作者,她富有智慧,充满想象力,对文本具有探索精神。此文从赞赏翟妍的小说语言——素朴的还有诗的味道;叙事风格——灵动鲜活,流畅通透,有质感有力度且融合了浓郁的生活味、家乡味开始,进而分析了小说的结构方式、情节铺设,人物描写、场景转换、细节描摹等几个方面,得出了《西口五韵》这篇小说所讲述的故事是精致的,描写是有力度的,独特的视角,人性的呈现,给予读者以深层次的思考。 读过翟妍的《西口五韵》,从文本中扑面而来的是无法抵挡的痛,那种向往与厌弃,希望与失望,渴望与背离,矛盾着纠结着,在人性的深处,在霍林河畔的小村一一上演。霍林河许是她的精神节点,胡家村的六子、香兰、秀珍、田禾、 喇叭赵是西口韵中五种不同的叙事板腔,更是生命生生不息的存在。在小说的叙述中,翟妍是理性的,笔触有着难得的冷静,她从容地分析着人物及人性,同时又恰到好处地用诗意的语言呈现她想呈现的景致,因此,这篇《西口五韵》有着令人怦然心动的光芒。 读过作者的这篇赏析,再去品读翟妍的原作,更能感受到一篇优秀的短篇小说的魅力所在。我一直觉得,敢于写赏析的人定然有一颗敢于探索的心,一定是个良善的真诚的人。愿此文,通透你我的内心,以一束微光照亮文学之路,以一座桥,连接缩短彼此之间的距离,以一片温润且荡漾的湖水,明净你我的世界。向真诚的写作者翟妍,山地致敬!佳作,倾情推荐!【编辑:纷飞的雪】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718000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8-07-16 22:04:11
  为这篇赏析书写编者按前,又去认认真真地读了翟妍的《西口五韵》,真是好啊!那才叫小说。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1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7-16 23:40:39
  雪社编辑作品,撰写的编者按语,在江山可谓范本,这是不容置疑的。都知道雪社作品鉴赏力很高的。
   一是准确,既然要准确,一定是做足了功课的,对原文读深读透了的;二是语言凝练,无一句多余,无一句正确的废话,也不虚夸,更不会打压。以鼓励为主;三是语言柔软让人如沐春风。
   我这篇赏析,能得到雪社如此肯定,我有了信心,雪社说好那就是好了。
   翟妍小说《西口五韵》我很喜欢,记得初读时读得眼睛湿湿的,有一种震撼,来自心灵深处。那种抽丝剥离般的人性的撕扯,扯疼了我。
   写作品赏析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2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8-07-16 22:08:42
  山地的这篇赏析写得好!加油,再来一篇!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7-16 23:42:52
  辛苦了,编辑这赏析,更希望得到雪社的批评!
   一定努力学习,写出满意的作品。
回复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7-18 19:35:30
  每个作者心里都有一条河。翟妍心中的河,是霍林河。
   霍林河岸边上,有许多村子。翟妍撷取其中一朵或几朵,耕种在土地上,长成了大树,接上了果实。每一个果实,里面就是一个故事。
   翟妍写的故事,仿佛在她心灵深处,蓄势待发。久远的故乡,久远的生活,久远的人和事……
   西口五韵,朵朵浪花中的五朵,他们的悲与喜,离与合,翟妍以一种素朴的方式,一种朝拜的方式,娓娓道来。
   让我们一起聆听翟妍讲故事……
3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8-07-16 22:22:52
  山哥给流年赏析开了一个好头哈!真好,我也要去看看原作。再来细细评价。
回复3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7-16 23:43:23
  平淡,谢谢,共勉啊!
4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8-07-16 22:47:38
  美丽的背后,都有生命的隐痛。原著取材于社会底层的小人物,贴近生活,画面感极强,挖掘了人性。这篇赏析从小说的构思,立意,语言等方面进行了仔细剖析,特别赞美了语言贴近生活,有诗意,描写灵动,塑造的人物鲜活。欣赏学习了!
五十玫瑰
回复4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7-16 23:44:50
  老姐,你总是温暖地鼓励我,谢谢你!
   从空间一路走来,不曾远离。万分感谢。
5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8-07-17 00:04:04
  我们相识十年,从空间走到流年,一路走来,都是你在引领,你一直是我的榜样、我的老师,谢谢你——山地老师!
五十玫瑰
回复5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7-17 09:11:08
  老姐,再这样说,罚酒三杯啊!互相学习的,一起进步,快乐就行。
6 楼        文友:昆仑明月        2018-07-17 13:04:48
  看了山哥的这篇赏析,特地去读了瞿研的《西口五韵》。两者皆美,小说里的人物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回复6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7-17 21:26:35
  谢谢月儿!这是好小说,你读了不会后悔。
7 楼        文友:云飞        2018-07-18 10:05:38
   刀哥哥推荐这篇小说《西口五韵》,俺当时一气读完了,读得俺心痛。俺认为是好小说。俺倒不赞成这小说像散文,这原本就是一篇好小说,语言也是小说语言啊,描写、叙述、构架、虚构想象,无不表现了小说的特质。俺特别欣赏赏析的观点。读时,霍林河一幕幕画面,一各个人物就在眼前,给俺身临其境的感觉。霍林河故事多,河里流着喜怒哀乐。这篇《美丽的背后是隐痛》十分深刻,从语言,细节,人物进行了剖析。特别是刀哥哥说的翟妍女作家故事的转场,像电影里的镜头,自然流转。小说语言的节制,不像有的小说,就描写而描写,很讨厌的,不想读。俺觉得这篇赏析语言也有趣。读过《西口五韵》,再来读《美丽的背后是隐痛》,是那么贴切原作。俺想,刀哥哥一定认识翟妍,不然怎么那么了解呐。读过赏析,等俺有空,还想再读一遍小说。翟妍有好小说,刀哥哥再推荐给俺,提前谢谢喽。
回复7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7-18 10:14:19
  谢谢云飞,读了你的评论,我很感动。
   你一如既往支持我鼓励我,谢谢!
   期待你的作品。
8 楼        文友:一海明月        2018-07-18 10:38:45
  缓缓地咀嚼出浓浓的味汁来
   ——我读《美丽的背后是生命的隐痛》随感
   (1)
   当你很认真地读完小说《西口五韵》以后,再来读山地老师的赏析文章《美丽的背后是生命的隐痛》,你会是一种什么感觉呢?换一种语言来说,那就是赏析的魅力是什么?
   当然有久别重逢的喜悦,有心灵共鸣的欢愉,最主要的是赏析作家从原作中,经过自己的独立思考领悟到原作中“独特的秘密”,一旦独占了这部作品的写作“奥秘”,那种开心与沙里淘金的喜悦,我想是一样的。
   (2)
   一般读者读小说可能只关心故事情节,而很少探求作者的写作方法和语言。一般读者只是感受到文字的美,而赏析作者,却要道出文字之所以美,美在何处!鉴赏不仅仅是给读者一把解读原作的钥匙,实际也是美的创造。
   在这篇赏析文章中,山地老师从小说的语言生活味、家乡味开始讲起,再讲故事的起承转合,无缝对接;接着讲人物的动态刻画,细节描写等都有自己独特的发现,并指出:细节是小说的活力,是灵魂,是生命线。
   (3)
   赏析文章的魅力最重要的是找出作品的社会意义或者说,我们通常说的小说的中心思想。也就是赏析文章的主题。山地老师把小说《西口五韵》概括为:美丽的背后是生命的隐痛,小人物的卑微而坚持。乡村是美丽的,生命在乡村负重前行而充满期待。我认为非常到位。这种思想,也许并非原作者的思想,但赏析作者找到了,这是审美阅读的贡献。
   (4)
   赏析,不仅仅是产生艺术性的共鸣,赏析也是创造新的美,同样有着无穷的魅力。
   (5)
   问好山地老师!写得真好!诸多共鸣!向你学习!
回复8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7-18 10:54:55
  明月老师的点评,江山亮丽的一道风景线!
   精准、深刻、凝练、直击核心。
   同时富有自己独到的特色,是一篇独立的文学评论。
   从原来在空间起,就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谢谢明月老师。
   翟妍的小说真的不错。赏析,就是通过文字与她心灵对话,开启一扇生命光明之门。
9 楼        文友:雪之兰        2018-07-18 12:03:26
  翟妍老师的作品无疑是很棒的,读了感动而痛。但更令人感动的是山地老师为人的无私和欣赏。他多次的推荐,他对此篇的赏析,都让他的不舍释卷的喜爱和欣赏之情跃然纸上。他对作品精要而热诚的分析,会给文学爱好者无上的帮助,例如,他评析的作品中对描写的把控,情节衔接转换的简洁而自然等,都会引领着初进文学者在文学道路上正确前行。山哥的文,无论鞭笞抑或颂扬,总给读者开启一扇光明之们,暖到人心窝窝里去。因而每次碰到他的文,都当作宝贝,舍不得走马观花式浏览,而是口口咀嚼,真的是文字留香。感谢山哥,祝福山哥,再祝夏安文祺!
回复9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7-18 19:31:57
  《西口五韵》写出了一个时代的痛!
   从小说层面来说,语言、叙事、画面、转承等,无疑是精致的。
   谢谢兰凤,你的点评说出了我要表达的思想,温暖、精致。
10 楼        文友:石语        2018-07-18 16:13:53
  流年赏析两绝:山哥和雁子。还没读,先报个到。读完赏析,再读原著。
回复10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7-18 19:32:32
  石头家族的过奖了,谢谢啊!
   期待你的批评!
共 20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