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情障(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情障(小说)

精品 【流年】情障(小说)


作者:翟妍 童生,532.8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46发表时间:2018-07-19 12:01:44
摘要:故事开始的时候总不是那么乱。由一个人到两个人线路清晰的很,可是感情这码子事就怕遇见三个人,三个人搅在一个槽子里,想不乱也不成了。

【流年】情障(小说)
   庆生本来是想好好睡一夜的,不知怎么的,半夜里突然醒来了。醒来了,对着窗,正好看见天上挂着半个月亮,洒了一地微黄的光,惨惨淡淡的有说不出的凄凉。裹着被子,打了一个冷战,竟然再也睡不着了。
   看着那月光,感觉它病恹恹的,像害了相思病的菊香。菊香每次从老家给他打来电话,总是哭哭咧咧的,说自己想庆生想得不得了。一听那话儿就让庆生觉得她想他想得都活不到明天了一样,所以每次庆生铁了心要说出离婚那两个字来,都被她那长一声短一声的抽噎给硬生生地堵回去了。他怎敢说出口呢?万一说出来,菊香真的就没命了可咋办?可是他这头一对菊香软下来,放下电话也准是没好果子吃,秋莲会随手一个物件丢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胡乱地砸他一通,你干嘛不说?干嘛不说?你不和她离,你想置我于何地呢?
   故事开始的时候总不是那么乱。由一个人到两个人线路清晰的很,可是感情这码子事就怕遇见三个人,三个人搅在一个槽子里,想不乱也不成了。秋莲是昨天傍晚的时候走的,走之前要了庆生的交底儿话,她非要庆生说,这次回到家,一定把婚给离了,过完年再回来的时候,两个人必须都轻手利脚的是单身。庆生最怕秋莲软软地磨着他,一磨他,他保准是百依百顺的。在外面打工这么多年,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有几个,唯独秋莲是继菊香之后他最在意的一个了。还不是因为她对他好,一开始给他洗衣服,后来常常来他住的地方给他做饭,做好了两个人就坐在一起吃,有几次喝多了酒,他对着秋莲说他想家了,哭了,惆怅怅地甩着鼻涕。她拥着他,就再也分不开了。所以他向秋莲发了毒誓,说这次回家过年回来,一定要拿回一个单身证明的本本来,秋莲说了,她除了在意庆生,再就在乎这个本本了。
   庆生是天亮时的火车,现在离天亮还远着呢,就那么对着那半个月亮发了一阵子呆,到后来那月亮隐到楼宇的缝隙里再也找不见了,庆生竟然也不知道。屋子里还透着一缕朦胧的光,伴着庆生微微地呼吸明一下暗一下地亮着,是外面的一家烧烤店门前的串灯一闪一闪的,像是要断气了。迷迷瞪瞪地似睡而非,秋莲和菊香的脸像两个鬼魅的影子在庆生眼前转来转去。先是菊香那哭哭啼啼的样子,后是秋莲一脸的哀求,再后来两张脸竟然交叠在了一起,狰狞恐怖,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从被子里猛然坐了起来时,天,灰白发亮了。
   他从深圳回东北,提前买的票,排了五天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买了一张硬座。他坐在车上很得意,至少不用站着。看着那些站着的,竟俨然自己是个贵族了。可即使这样,到了家,他还是筋疲力尽的,倒在菊香烧得热烘烘的炕头上,一睡就是两天两夜。菊香没舍得吵醒他,可是他还是醒了。他儿子为了庆祝他回来了,跑去外面放鞭炮了,噼里啪啦的一阵炸响,难怪醒了。他趴在窗台上看着窗外,一个二踢脚蹾在墙头上嗖地一下飞了老高,炸了,在空中又响了一声,落在了地上,碎成了千万片。他儿子像是得胜的将军对着天上开了一枪似的揩着鼻涕回过头来对他笑,他眯缝着眼儿隔着窗竖了一竖大拇指,他儿子透过玻璃看得清清楚楚。从那天以后,他家的鞭炮声不断,他儿子总是隔着门缝一会儿扔出去一个小炮仗,听了一个响儿,再跑回来;听了一个响儿,再跑回来。忙活得喜地欢天的。
   回来没几天就过年了。
   年三十那天,他爹来了,他娘也来了。他娘坐在炕沿上包饺子,他爹趴在电视前头看春晚,一口一口地抽着旱烟。庆生从外面找回来一节葵花杆,挂上了长长的一挂鞭炮,挑起来了老高,还有一部分在地上拖得远远的,他娘笑眉笑眼儿地问,这得多少响儿?庆生说,一万响儿呢。他娘说,这个好呀,万象如意!庆生笑了,说娘还会甩词儿呢!他娘也笑了,又问,这回能待到正月十五不?庆生想了想说,过个二月二。他娘的眼神儿立时就亮了,咋?这回待这长时间?厂子里不忙咧?庆生犹疑了一下,他想他这次是要和菊香谈离婚的,总不能正月十五不过就一张口要把菊香给休了?这不好,再怎么说也是十几年的夫妻了,虽说聚少离多的,但每次回来一看见菊香就好像有个扑头,心里踏踏实实的。奔着回家过个年,奔的也是菊香。笑了一下他说,想多住几天,走了就没时候回来了。他娘说,可不,菊香这一年到头盼你盼得苦。这时庆生看见电视前头的爹被旱烟的烟雾围绕着,腾云驾雾了似的,就说,爹的烟还那么贫?他爹一听他提到爹字就一下子回头过来,显然看电视看得也是不入神的。可能是儿子和自己一说话就高兴地神经紧张了,一下子咳嗽起来,大口大口地往上涌痰,咳得脸红脖子粗才说了一句,秋头子那会儿差点没死了,菊香卖了一头猪。
   庆生说,住院了?他爹说,一头猪都没够。庆生咋咋呼呼地邪乎起来,咋也不给我打个电话?他爹又说,打了。庆生说,打了我咋不知道?他爹拉过痰盂吐了一口痰说,都通了,你媳妇菊香说卖了一头猪。庆生说,光说卖了一头猪!他娘抢过话说,那是菊香怕你着急咧,只说卖猪,没说卖猪是给你爹看病!这时庆生的儿子跑了进来,见他挂了那么长的鞭炮,一头扎在他的怀里,也不说话,光是把冰凉的小手顺着衣襟撩起的缝隙伸了进去,冰得他头皮刷地一下,全身长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把他儿子摁在炕上,数他的肋巴条,口里嚷嚷着,这是在惩罚你这小兔崽子!他儿子只能咯咯地笑,笑着笑着就上不来气了,淌着泪水跟他求饶。
   菊香在厨房里烧水,听见屋子里笑得喜庆,脑袋上包着个方格子头巾进了屋里来,眼神儿黏腻腻地落在了庆生的身上。庆生有点怕菊香这样的眼神儿。这样的眼神儿只消看他一会儿,他就心里发毛。回来之前打好的一肚子腹稿,全都流成了一脑门子的虚汗,在空气里蒸发了。到底是底气不足了,觉得欠了人家的。一晃出去打工有七八年了,就这么扔了她七八年,每次都是开春儿走,年尾了回来一趟,住店似的,几天的功夫就又走了,晃她一下,让她惦记着至少三百天。一个人的一生能有几个三百天?菊香的每个三百天都用来想他了,他知道,就是太知道了,所以就越发地不敢说出离婚那两个字来。好在一回来就忙着过年,他忘了回来之前他对着秋莲发的毒誓,忘了再回去的时候要带个证明单身的小本本。看着菊香他说,把格子头巾扔了,不是给你买了毛线帽子吗?菊香把头巾又系了系,冲着婆婆呶了呶嘴儿,让我把帽子给咱娘咧!老戴红,少配素,那帽子红鲜鲜地娘带合适咧!庆生娘包好最后一枚饺子,摸着一块面皮蹭着馅子盆盆底上的油说,我说庆生给你买的,你不要随便送人喽!她偏不听,扣在我的脑袋上愣是不让我往下摘!菊香就这点好,孝顺,不贪财!虽说帽子是给了自己的娘,庆生听了还是有些恼火她了,白了她一眼,说她就是糟糠,上不了大台面。他爹一直没说话,这会儿却冷不丁冒出一句,前言不搭后语的,倒是给庆生造得一愣,好像他爹扒着他的心早看过了,要不这话一出口咋这么雷人呢?他爹说,自古糟糠不下堂!他娘嚷着菊香问水开了没有,又回头对着他爹说,你这说的都什么跟什么啊?胡诌八扯的!他爹说,你们不是在说糟糠吗?我就想起了这么个词儿!
   厨房的锅里腾腾地冒出了热气,庆生娘端着一盖帘子饺子进了厨房,和菊香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庆生的儿子在炕上拉了一张桌子,菊香一趟一趟地走进来,把清蒸鸡﹑红烧鱼﹑糖醋排骨、猪皮闷子……一样一样地摆上来,满满眼眼的,都堆在庆生的跟前了。
   庆生和他爹烫了一壶酒,菊香紧忙洗了两只杯子,递给她儿子。她儿子接过去,一杯一杯地满上,然后立在庆生的身后,专等着他的酒杯空了一截,就赶紧又把酒倒上去。庆生一开始还想着等新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给秋莲发条短信,可后来吃过饺子喝过酒,钟声都敲完了,他还没想起发短信这档子事来。倒是大年初一的早晨,一掀开手机,秋莲的拜年信息一下子蹦进来好几条,让他突然就不踏实了,惴惴不宁起来。好像眼下这两个女人正一个拽着他的左手,一个拉着他的右手使劲儿地揪扯着他,快要把他撕开了!
   心里越是不宁表面上看着就越是镇定。他在南方过惯了暖日子,回来冷得受不了,蜷在热炕头里,把他儿子也圈进了被窝,让他给他讲故事。他儿子讲的故事其实一点也不好笑,他一笑起来却没个完了,其实是那一刻正好想到了秋莲,借着儿子的笑话,刚好可以笑个肆无忌惮。后来他儿子的笑话都讲完了老半天,庆生竟然还咧着嘴在笑。菊香说,瞧你那样?好像灌了傻老婆尿!庆生说,傻老婆尿也是你的尿!你一句我一句,庆生和菊香唠着嗑,儿子从被窝里钻出来,跑了。过了一会儿又回来的时候,手里托着一顶红色毛线帽子,说奶奶把妈妈给的帽子又给拿回来了。菊香对着镜子往头上戴,庆生看了又看,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如秋莲戴着好看。这帽子回来过年之前他买了两顶,那一顶给了秋莲。秋莲长得白白净净的,瓜子脸配上这红艳艳的帽子显得俊俏可人。菊香的脸太圆,像圆圆的冬瓜,冬瓜不适合戴帽子。
   菊香就那么把帽子扣在脑袋上,转过身来对他说,庆生,你猜,咱家存了多少钱了?存了多少钱了?他从来没问过菊香家里存了多少钱。以前,没认识秋莲的时候,挣了一分就存一分,到了年尾一分不少地拿回来,交给菊香。如今认识秋莲已经两年了,再拿回来的钱自然就比前两年少了一大截,但他随便撒一个谎菊香就被他打发了,毕竟回来住的时间也不长,菊香舍不得和他吵。只是有时候会劝劝他,挣不了太多的钱,还撇家舍业的,不如不出去了!挣没挣到钱庆生心里明镜似的,他哪能说不出去就不出去了呢?过了年照例还是要回到深圳那边去的,毕竟那里多了一个秋莲。
   存了多少?庆生问菊香。
   菊香张着两只手岔着手指头美美地冲着他笑,她说,趁着年轻咱俩再辛苦几年儿子上大学的费用就出来了。庆生没听清菊香说了什么,脑子里合计着菊香岔开手指示意出的那串数字,结婚十几年来,苦巴苦业才攒下这么点钱。这要是离婚了公平点说也只能分到一个巴掌。一个巴掌未免太不足挂齿了,没办法再重整旗鼓另开张,这样一想代价就太大了。有点怕了。他想离婚也不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一句口号喊出去那么简单的事儿,牵筋动骨的,碰哪哪疼。
   婚要是离不成再回到厂子里打工时,遇见了秋莲可怎么说?毕竟有三百天在外对着的是秋莲的脸!
   多亏了那张脸,要不然庆生也熬不住那样的日子了。尤其是夜里,空空地寂寞着。喧嚣,热闹,除了形单影只,所有的灯火奢靡,全都和他无关。他乡的夜总比故乡的长。拖着一身的倦怠,睡了,又在午夜里醒来,灯光,让人辨不出黑夜和白昼,却让心跌入万丈深渊。好像每次想起菊香的时候,总会想随便抓个女人过来,那一刻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代替菊香。后来,庆生渐渐地意识到,自己想的不是菊香,仅仅是女人而已。又后来,真的就遇到了那么一个女人,真的也就代替了菊香。不,是代替了庆生对所有女人的想象。秋莲,让他在那陌生的地方,心里有了着落,漫长的夜里,可以和秋莲说说话:厂子里的何柳和贲二牛住在一起了!
   贲二牛是谁?
   贲二牛你都不知道?就是那个修理机器的,大号叫贲长业!
   哦,是他啊。他和何柳啥时候好上的?
   谁知道呢?
   你和何柳天天黏在一起人家啥时候和个男人好了你都不知道?
   我咋就能啥都知道呢?自从我和你住在了一起,何柳的事我也不打听那么多了,我猜是何柳熬不住了,主动追了贲二牛。要不贲二牛那人笨头笨脑的,哪能把何柳追到手?
   和秋莲说说这些,就像早些年跟菊香躺在炕头上唠家常一样,他乡的夜突然就少了些许的清冷,多了几丝蜜意柔情。男人的心也真怪,像修炼了千年的狐,魂儿最终要找个身体来附。庆生的魂儿附在了秋莲的身上,就不再那么想菊香了。有时候倒觉得菊香和自己是有很些地方不相宜的,似乎上天最初配错了姻缘,和秋莲的相遇,正是命运在冥冥中对曾经错误安排的一种补过。秋莲对他好。好到无可挑剔。越发空虚的夜里,偎着秋莲,内心久久虚掩的门就完全地为了一个人的存在而闭合了。和一个人在一起久了,一眨眼睛就能找到一个离不开的理由;而和一个人分开的太久了,又只能分开,那就是有再多不能分开的理由,也想说服自己断了在一起的念头了。就像和菊香,再怎么“糟糠之妻不下堂”,也是不在庆生的心里了,因为他们总是聚少离多。
   菊香戴着那顶红帽子出去了,说是尤木匠家的老母猪年前新生了猪崽,三百块钱一只,菊香要去和尤木匠的老婆说一声,订下两只,等到猪会吃食的时候,菊香就把它们抱回家来,养着。去年养了两头猪,一头卖了给庆生爹看了病,另一头在庆生回来过年之前杀掉了。庄稼院过日子就是这样,少了男人不在家,却不能少了这些家禽,这些东西要是再少了,这日子就过不成样子了。散了。散了心,也散了家。在这些事上,庆生对菊香是无可挑剔的,就算鸡蛋里挑骨头硬是要找些瑕疵来,那也是要相当劳神的。他倒是想菊香是个轻易就可以出点差错的人,那样就可以轻易说出离婚来,也不至于背了骂名或者自己会后起悔来。手机里进来一条短信,唱了一段音乐又戛然而止,一直出出进进的儿子疯了一样地跑过来夺庆生的手机,那孩子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觉得那手机上游戏很新潮。却吓坏了庆生,他怕万一是秋莲来的短信被儿子看到了不好,虽然儿子刚刚读小学三年级而已。但现在的孩子懂得多,他刚才还躺在被窝里给庆生讲,学校里的外教老师教他们读了一个“Iloveyou.”并让他们回过头去把“Iloveyou”传递给后面的人,他儿子说,我真是倒透霉了,我后面的是一个女生,我对她说完“Iloveyou”我这内心里老纠结了!这么小的一个小不点儿,就知道“老纠结了”,这样的孩子庆生不能不防,就算铁了心和菊香散伙这日子,也不能让儿子觉得他是个罪魁祸首!先儿子一步把手机摁在手底下了,掀开来看,还真的是秋莲。秋莲在短信里也没说什么,只说自己正月十六返深圳,末了写了一句,深圳见!!!!!深圳见这几个字本身没什么可瞒人的,只是后面跟着的那五个叹号太意味深长了,庆生一见心跳就快了几下,知道秋莲在等着他,突然念起秋莲那百般好来,又觉得秋莲离他那么近,那么近,把心里那方原本属于菊香的位置也占据了!菊香,已是无处安放。

共 13481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都说一叶障目,有时候就这一片小小的叶子,会让你看不清大于叶子的好多人或事。《情障》呢?障的应该是心。这篇小说中的主人公庆生,就是大多数年头出家、年关回家的、没有妻儿陪伴的、寂寞的打工一族人的真实写照。文中的庆生在多年打工的历程中,时常想家,想家里的菊香,终因耐不住寂寞,结识了秋莲,而后同居。秋莲是一个缺少人疼爱的女子,她把她所有的爱倾注到了庆生的身上,目的只有一个:找一个依靠,与其共度余生。最初的庆生以为,对秋莲的爱是真爱,放不下菊香,只是对她的一种亏欠。庆生决定离婚。回到家中后,他的所见种种,如儿子对他的依赖,如父母对菊香的依赖,如菊香对他的依赖等,成了他无法开口说出离婚决定的阻碍。最让他感动且放弃离婚决心的,该是菊香在他故意找茬提出离婚后,明知道他有了外遇,依然以理解他出门在外不易为借口,原谅他并挽留他。庆生在菊香柔软的心间,读到了自己的心之归宿,拨开了障在心间的迷雾。小说语言朴实,画面感强,人物内心刻画逼真,在作者不急不徐的笔调中,读者走进小说中人物的内心,切身体会人物的内心活动,去感受情感的深沉及真实性。写情不言情是写作者的功夫,读完这篇小说,编者读出了庆生、菊香之间的一份真挚的情怀,虽不朝朝暮暮,却让平凡的日子过出了浓郁的香甜味儿。读之再三,仍有不忍释卷之感。佳作,流年欣赏并倾情推荐。【编辑:临风听雪】【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721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临风听雪        2018-07-19 12:05:33
  问好老师,在您看似随意,实则用心构架的情节里沉沦,是因为你的作品与读者产生共鸣了!
雪,本是人间清冷客
回复1 楼        文友:翟妍        2018-07-20 05:48:27
  辛苦你了!感谢编辑老师。
2 楼        文友:临风听雪        2018-07-19 12:06:56
  感谢老师将这么好的作品分享流年,编按若有不到之处,还请不吝赐教!
   期待更多精彩,祝创作愉快!
雪,本是人间清冷客
3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7-20 20:31:10
  饱满的细节,生动的场景,酸甜苦辣的生活,五味杂陈的情感,如一幕幕立体画面,跃然纸上!
4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7-20 20:32:47
  珍惜身边的人,弥足珍贵,远方的风景再美,不属于自己。
   紧贴生活的文字,结尾暖暖的,耐人寻味!
   喜欢这篇小说。
5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7-21 09:06:26
  这样的讲述方式,这么好的语言,娓娓道来,好小说就是这样的!
6 楼        文友:康心        2018-07-21 13:48:52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这文可写是精彩极了,那些情与景的交流和配融,活生生地托出人物的心里和面貌。
用文字记录人生的轨迹,修一条心心相通的小径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