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暖】古树往事(散文)

精品 【柳岸•暖】古树往事(散文)


作者:洁子 童生,644.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76发表时间:2018-07-21 18:55:03
摘要:村中一株老榆树,写着几代人的故事,承载了很多难以抹掉的记忆,有辛酸的,有温暖的,也有幸福的。邀请你也站在这棵老榆树下,听我讲往昔的故事……


   人说起来也很奇怪,现在的记忆力真的减退了,一天到晚总是喜欢遗忘,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对小时候的事情记忆犹新,难以忘怀。
   在外漂泊了几十年,每逢我在夜深人静时,躺在它乡的床上,一闭上眼,就会使劲回想着家乡的往事。在我小时候上学时,那条雨天走路时都能把鞋粘掉的土路,早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光亮宽阔的柏油路。这条柏油路可谓风雨无阻,雨天也不再泥泞,真能气死老天爷了。
   顺着记忆,再看看我住过的那个不起眼的小屯子,昔日摇摇欲坠的土坯房已经没有了。家家户户都盖起了洋瓦盖的大砖房,还有屋前那个小小的院子,以及四周围拢的竹篱笆。
   种田的庄户人家,也不像以前那样,脸朝黄土背朝天了地劳作了,如今都是机器化,一年到头根本干不了几天活。有的人想农闲时候搞点副业,就盖起了一排排猪圈、牛棚,养殖业成了新农村一道靓丽的风景。
   岁月虽然已经变迁,可是埋藏在我心底多年并且最难以忘怀的是,屯子西头那棵不知道有多少树龄的老榆树,还有挂在老榆树上的那口老钟。有人说,这口老钟是一种炫耀,我听后,总在想他们所说的炫耀,究竟是什么?是炫耀它的古老,还是炫耀它的沧桑?我觉得,与其说是炫耀,还不如说它也和这棵古老的榆树一样,记载着屯子的沧桑和过往。
  
   二
   每当我站在古树下,抬头望去,就会看见那口老钟,被一根铁链挂得很高。说是钟,其实就是一块犁地用的铧,尖朝下倒挂着,看上去还真有点像出土文物。经历了多少年的风吹雨打,老钟的表面早已锈迹斑斑,仔细看时,还能发现被众人敲击时留下的深浅不一、长短不齐的印痕。
   北方的夏天跟南方不同,如今虽然是盛夏季节,可天气还是说凉就凉、说热就热。中午的日头还把这些东北汉子热得光着膀子吃饭,当他们大汗淋淋地吃完饭,还没等消汗,就迫不及待地把一盆凉水劈头盖脑地倒下来。他们这么做,觉得热的要命,就图一个凉爽,才不管做不做病。
   等到了傍晚黑天的时候,上了年纪的人们有的都把长袖穿上了。这时天气有些凉,不穿多点就觉得有点冷飕飕的,一天就好像过了两个季节。
   每当春天来到时,老榆树的叶子发芽了,变得碧绿碧绿的。密密麻麻的树枝上,挂满了成串的榆树钱。几个小同学,一个踩着一个的肩头,用叠罗汉的方式,把最上面的一个男同学送上树去。他攀着树干爬上去,最后骑在树杈上,像猴子一样,把一串串榆树钱掰了下来,扔得地上横七竖八的到处都是。我们几个小女生,就往一个个小筐里撸,每个人一小筐,当给树上小男生的筐里撸满了,才让他下来。
   有时赶上生产队长走过来,他就会朝我们大声吆喝说:“你们这些小兔崽子,都给我下来。你们这是要老榆树的命啊,赶紧给我下来。”我们根本不听,有时候还跟老队长对付几句:“下来行,你给粮食吃啊?我们没啥吃,等着饿死啊。”老队长听了这话,不再喊了,低着头远去了。
   我们四个小同学,每个人都带着满满一小筐榆树钱各自回家。每当这时,母亲看到我,就会心喜得叫着我的小名说:“可别再去了,一是怕把你们几个摔坏了;二是,那不是要老榆树的命么?榆树钱就像它的孩子,你们伤害了它,老榆树该多伤心啊,你让它可怎么活呀?”妈妈说得似乎身有感触。我见妈妈也在替老榆树伤心,就会默默地点点头,承诺说:“妈妈,我以一名少先队员的名义,向您保证再不去弄榆树钱了。粮食再不够吃,我放学回来就去挖野菜。这次,您就做玉米面的榆树钱饼子吃吧,我都几天没吃榆树钱饼子了。”其实妈妈也喜欢吃榆树钱饼子,听我这么一说,也就转悲为喜了。小的时候,有时粮食三天两头不够吃,还没等救济粮运到生产队里,家里就已经揭不开锅了。屯子里的小孩子们都爱爬树,用榆树钱来接济家里的口粮。
   我刚刚吃完晚饭,就听见老榆树上的钟声响了。那声音急促震耳,不用猜就知道是民兵连长李大兵敲的。这钟声就相当于屯子里的集合的军号,人们根据钟声大小、缓急,就能判断出事情的大概。今天人们一听这钟声,知道是要发生大事了,个个火急火燎地赶往老榆树下。
   我不知道这颗古树具体老到啥程度,只知道从记事儿以来,这颗老榆树就遮天蔽日、枝丫茂盛。树上的叶子密不透风,就像一把巨大的伞。我们都见过月宫里跟嫦娥为伴的那颗神树,每到农历十五时,我们都看得都非常清晰。就是那样的一颗老榆树,只要屯子里的人一抬头就会看到。人们只要看到它,就像盛夏里看到了阴凉一样。中午时,只要人们走近它,就像离开了暑气一样,身体感觉有了一丝丝凉意。高大粗壮的树干,几个年轻小伙子都抱不拢。它身上一圈一圈、一道一道的竖纹,书写着它久远的年轮。
   民兵连长李大兵看人来得差不多了,就开始伸个公鸭嗓的脖子喊起来:“全体社员们都听着,今天召集大家开会是有件大事要宣布,咱们今晚开的可是批斗会。我先给大家讲明白了,等一会人到了,咱们就不再讲了,就开始批斗了。”李大兵讲得神采飞扬,似乎还带点幸灾乐祸。
   紧接着,李大兵继续喊着:“大家注意了,今天这个批斗会,批的就是咱们屯里的大地主丛双旋。一听他的名字,就知道这个人有点不地道,大家都想知道为啥批斗他吧?咱们明人不做暗事,他就在今天上午铲地的时候公开说,到地里检查工作的公社干部是走形式,是混老百姓干饭吃的。这不明摆着反动么?只有不甘心的地主老财才能说出这么反动的话来,咱们根正苗红的贫下中农咋就没一个这么说的呢?我们都巴不得工作组下来呢?是不是啊?”李大兵讲得吐沫星子飞得老高,社员们个个低着头,谁也不敢吭声。
   还没等李大兵讲完,几个民兵把头上戴着高帽子的丛双旋押上来了。丛双旋头戴高帽子,上面用毛笔写着大字:“打倒大地主,反动派”。李大兵一看人带来了,就开始了他所谓的批斗。
   “低头,认罪不?你知不知道你犯的什么罪?”李大兵一面强行往下按丛双旋的头,一面嘴里不停地大声问着。
   “不知道。”丛双旋无力地回答着。
   “你骂工作组了,知道不?工作组是代表党的,你骂工作组就是在骂共产党,你就是反对共产党。工作组你也敢骂,这不是反动派是什么?不承认是不,给我打。”李大兵一声吆喝,两个青年小民兵立刻冲上来了,对丛双旋上用拳打、下用脚踢。
   丛双旋的嘴角流出血来,他的独生子儿子丛言立刻冲了上去,嘴里不停地喊着:“爸爸,不要打我爸爸,你们打我吧。”几个民兵把丛言硬拉走了。丛言离开的时侯,又听到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
   夜深了,小屯人也静了,屯西头响起几声狗叫。
   丛言见父亲伤痕累累、拖着疲惫的身子进了家门。他的母亲一见,急忙跑上前去,抱住丛双旋大哭。丛言安慰着两位老人,照顾他俩躺下。他拿出一把镰刀偷偷溜出家门,一口气跑到屯西头的老榆树下,用手中镰刀照着它的枝丫一通孟砍。枝丫一棵棵地掉下来,一阵凉风吹过,粗壮的古树在瑟瑟发抖,好像受了重伤的士兵,浑身忍着剧痛,就好像被砍掉的是自己的胳膊和腿,让它痛彻心扉。
   天上的星星在不停地眨着眼睛。凉风过后,有几片乌云飘过来,蒙住了星星的双眼,让它没看明白人间所发生的一切。
  
   三
   在东北地区,种麦子就一茬,都讲究麦子不受三伏气。这年夏天,龙王爷还经常光顾,三天两头就下一场雨。一片片金灿灿的麦子都已成熟,社员全都出工也干不过来。每逢一场大雨后,麦子发芽的发芽,被冲走的冲走。
   公社又派来了工作组,经过讨论,决定凡是已婚三线妇女,也全都上阵抢收麦子。谁也不许请假,谁请假就是不支持工作组的工作。那阵势,就如同秋收起义一般。
   每个生产队里都有个打头的,打头的人一般都是生产队里干农活的好把式,干起活来既快又质量好。这些人一般都是被人们认可的,也是社员会上推选出来的。
   我们屯子打头的人叫马喜荣,是个三十多岁的北方汉子,为人正直,又年轻力壮,干起活来谁都比不过他。
   每天中午,经过一上午劳作的人们吃过午饭,也就能休息一个小时,马喜荣敲的钟声就响了。人们听到后,就又都下地开始干活了。马喜荣领人到了麦地,就按人头,每人分一杆宽的麦子。那时候,一杆大约也就一米半宽,有了宽度大家就开始割麦子了。在马喜荣的带领下,男女老少,满地都是人。人们干得汗流浃背,有的人都顾不得擦,那场面真是热闹非凡。马喜荣干活一马当先,等回头再一看,后面早已经人仰马翻了。有的岁数大点的,和年轻小姑娘都累得躺在了麦捆上,即使年轻人,也被他落下老远。马喜荣回头摇着手里的手巾,喊着:“老少爷们,撵不上的,还来干什么活,都回家抱孩子去吧。哈哈哈……”这笑声里,既充满了丰收的喜悦,也包含了胜利者的快乐。
   月上柳梢头,天边有几片云飘过。晚上的凉风赶跑了一天的闷热,也让沸腾了一天的小屯子,陷入了一种宁静。
   此时,丛言的媳妇却顺脸淌汗,薄薄的背心早已浸透了。丛言抱着媳妇,婆婆在外屋烧着开水,丛双旋急得直在地上打转转。他和儿子流的汗,一点都不比儿媳的少。
   丛言硬着头皮说:“爸,你去找生产队长问一下,能否找个马车,送她去镇上医院。她怀着六个月身孕,这大热天跟大伙一样割麦子,她的身体怎能受得了呀,再不去恐怕……”丛言不敢再往下说了。
   丛双旋无可奈何地说:“造孽呀,我现在正在挨批斗,去说了恐怕也不一定能行。”
   丛言听后,急忙把媳妇轻轻放下,横下心说:“妈,你进屋看着她,我去吧。”丛言一边说,一边飞快地跑出屋去。
   等丛言满头大汗地跑回家来,一进屋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傻了眼。
   只见邻居马婶两手鲜血地站在丛言媳妇身边。丛双旋垂头丧气,两手空空从外面进来,看到儿子一剁脚说了声:“造孽呀,我这不是造孽吗?”说完冲进屋,一头栽倒在炕上痛哭起来。丛言一看,媳妇满脸泪水已汇成小溪,妈妈的一只手正抚摸着儿媳的肚子大哭着。他立刻什么都明白了。
   邻居马审,实在看不下去了,也忍不住抹了一把眼泪,叹息说:“造孽呀,唉……”说完,转身夺门而出。
   丛言一下子抱住媳妇,痛哭不止。
   突然,丛言推开媳妇,拿起割麦子镰刀,像疯了一样跑出家门。老榆树的枝丫又一棵一棵地掉下来,掉得那么悲哀,又掉得那么无辜。
   天空异常闷热,一阵黑云压过来,豆大的雨点噼噼啪啪地掉下来。雨水顺着老榆树皱皱巴巴的深纹,潺潺地流着,就像一位老人心酸的泪水。它闭目回想着自己一个个孩子,竟被人发泄愤恨,无辜地被砍断了一条条的胳臂和腿。它忍着痛看着葱茏茂盛的枝头越来越小,现在已经依稀的透着混沌的光。雨越下越大,树头被摇得拧劲地晃动着。丛言停止了砍,抱着老榆树大哭起来。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順着他的脸往下淌着。老榆树,就像一位年长的老者,用它偌大的身躯支撑着丛言弱小的身子。掉下的树枝落在了他的头上、背上,就像老人的手在抚摸着他。老榆树忍着自己心痛,却抚慰着丛言的心伤。当丛言再抬头看着老榆树残缺不全的躯体,以及树干上刀刻般的深深皱纹,就像看到了一颗破碎的并且伤痕累累的心,正在向下滴着血……
  
   四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我又来到古树下,一边回想着,一边重新审视着这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心中感慨万分。
   当年被砍掉的一些残缺不全枝桠,已经被修剪整齐,一些新生的枝杈又撑起了能够遮住太阳的巨伞。碧绿的叶子片片相连,这种郁郁葱葱的感觉,看得人心情愉悦。串串榆树钱挂满枝头,点缀得老榆树有种成熟的美。老榆树看似比从前更挺拔了脊梁,呈现给人们的是一种年轻的身姿。
   一阵微风掠过,吹得树叶沙沙的响。我看着摇摇摆摆的树叶,就像一副潇潇洒洒的样子。老榆树的面庞似乎还有春光在荡漾,那串串榆树钱也在随风悠闲地荡着秋千,看着我的心也随之舒畅起来。我感觉,心中似乎有一首甜蜜的歌,正在轻悠地荡漾开来。
   正当我陶醉在古树的神奇过往之中时,忽觉一阵清风吹过来。天空中跑来几朵浮云,紧接着温馨的雨滴就老榆树的枝叶间滴了下来。我忽然感觉,这雨水又变成了泪滴,顺着鹤发童颜老者的脸上,簌簌地流淌着。所不同的是,这已经不是心酸的泪,而是历经沧桑后,一位老人激动的泪,也是幸福的泪……

共 465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那株大榆树有着沧桑岁月,岂是一颗自然的树?作者说,榆树在炫耀,一下子就开启了岁月与过往的闸门,把这课老榆树下的故事搬弄出来了。那口老钟,吆喝着我全村人的神经。榆树钱的充饥一节,把两个大人(队长和娘)写得活灵活现,有着共同的感情寄托,表现了村民朴素的感情,善良的人性,却又不能不去食那些救命的榆树钱。矛盾从来都是人性的温度计,这里把握得非常好,有着经典一般的意义。文中所有的人物都集聚在的老榆树下,故事和人物的命运在这里展开,批斗的一幕是作者着力写的情节,不仅仅有着缩影的意义,更有着沉痛在其中。麦收和腹痛,都成为那个时代人性的折损细节了。全篇没有呼唤,但人性两个字始终跳跃在文字之间。新旧不在于对比,任何对比都显得肤浅,作者重笔写往事,不堪回首,却有着温暖的意义,因为我们热爱的生活已经在进步了,那些沉痛只能回忆,没有人去翻出来重新算账,这就是华夏民族对人性的承受与推进。语言低沉,配合了这样的文意表达,相得益彰。语言质朴从容,加重了文字的分量。尽管作者没有直言告诉我们——珍惜今天,只要你看见那位老人激动的泪幸福的泪,你必然明白:不可逆转的幸福属于今天的我们。推荐佳作,共赏精彩!【编辑:怀才抱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723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7-21 18:56:45
  感谢洁子作者奉献佳作,往事如云了,走进夏荣的日子,尽管热点,但可以用文字乘凉。顺颂夏祺!
回复1 楼        文友:洁子        2018-07-23 13:54:30
  感谢老师精彩编按,辛苦了,再次感谢您无私奉献
2 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18-07-21 19:10:08
  古树见证了村庄的变化,时代的变迁。欣赏作者精彩小说
回复2 楼        文友:洁子        2018-07-23 15:52:26
  感谢老师留言,谢谢支持,祝一切顺利
3 楼        文友:启旸天        2018-07-21 22:04:27
  欣赏洁子老师精彩的散文!古树目睹了一段心酸的往事,又见证了新时代的变迁。文章借景抒情,耐人回味!问安老师夏琪文丰,祝在柳岸创作快乐!
回复3 楼        文友:洁子        2018-07-23 15:51:43
  特别感谢启旸天老师,是您的付出使作品才能摘精,辛苦了,愿真情的问候能给您带去一丝丝清凉,祝老师生活工作愉快,谢谢您了
4 楼        文友:安平静好君        2018-07-22 07:05:11
  洋洋洒洒的文字,像一首歌,唱出了这棵古树周围的故事,以及它本身的故事,风风雨雨,历经沧桑,让人沉思,让人心疼···作品以那个年代作为大背景,用细腻的手笔把人物内心刻画的栩栩如生,又真实地表达了自己的感受和看法。写得好!点赞!学习!
回复4 楼        文友:洁子        2018-07-23 13:53:21
  感谢老师留笔,写下这么多文字,让我很感动,谢谢
5 楼        文友:宫国军        2018-07-22 08:43:47
  顺着记忆,往事难忘。“文革”那段历史虽己过去,但留给人们的不仅仅是段记忆。作者运笔娴熟,作品拜读,受益匪浅!
回复5 楼        文友:洁子        2018-07-23 13:51:53
  谢谢老师支持,感谢留墨,
6 楼        文友:山水伴流云        2018-07-23 13:42:14
  祝贺老师美文加精,期待精彩继续!
回复6 楼        文友:洁子        2018-07-23 13:50:29
  感谢流云妹妹支持,多谢,
7 楼        文友:独行者熊二        2018-07-23 13:45:28
  祝贺老师美文成精
回复7 楼        文友:洁子        2018-07-23 13:49:45
  感谢留墨,支持,
8 楼        文友:中岩        2018-07-24 06:35:30
  洁子的作品写的好,每篇都精彩。
回复8 楼        文友:洁子        2018-07-24 20:25:12
  感谢老师支持
9 楼        文友:雪胎梅骨        2018-07-26 19:50:46
  一棵老榆树,几代老故事。柳岸一才女,江山一颗星。雪胎梅骨祝洁子夏安文丰,再创精品!
10 楼        文友:张静雅        2018-08-10 04:50:53
  文章里都是以往满满的记忆,写的真实自然!
共 10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