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荷·遇见】主席遇见党组书记(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遇见】主席遇见党组书记(小说)

编辑推荐 【晓荷·遇见】主席遇见党组书记(小说)


作者:军旅作家18 进士,9811.4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509发表时间:2018-07-22 08:35:49
摘要:文联一个主席退二线了,马上来了一位新主席;一个副主席退二线了,没有来副主席,却来了一位党组书记,官多了,思路就多了……


   韩大科主席来文联了,不开大会,这一点和前任文联任主席不一样。韩主席找文联的人进行单独谈话,聊天时就可以解决许多问题的,给大家的感觉很亲民、很客气的。
   这一天韩主席找我聊天。他微笑着给我说:
   “你最近创作什么呢?”
   “也没有什么满意的作品。咱们是县文联,各种条件有限,也创作不了什么大部头的作品。”
   “《洪河风》影响不错的,你看咱们文联继续办《洪河风》,你有什么建议?”韩主席这是想干事创业了,征求意见来了。
   “这一个事情,如果叫我参与,我建议改一改名字,不要叫《洪河风》了。《洪河风》已经被市文化局文化市场执法的领导定为非法出版物了,《洪河风》编辑部的牌子也被市文化局的领导砸下来拿走了。”我希望韩主席破旧立新,开创新局面,自己创办一个新的刊物。
   “改名字有什么意义呢?大家都认为《洪河风》编辑的不错,影响很大。我刚来就改名字,其他人怎么评价我?不尊重原来的文联主席,好像传出去了,会有一些不太好的影响。”
   “市文化局文化市场执法的领导来砸《洪河风》编辑部的牌子,很多人都知道的,已经影响很坏了。如果叫我参与《洪河风》编辑的事情,我看见这一个名字,心里就是不舒服的……”我表明自己的真实想法,也是对领导的坦诚。
   “我知道过去文联没有叫你参与《洪河风》的编辑工作,你心里不满意,我现在想叫你参与《洪河风》编辑部的工作,你再考虑一下。市文化局文化市场执法的领导来砸牌子,主要原因是《洪河风》没有批号的事情,咱们去省里申请一个批号,一切按照规定来,市文化局文化市场执法的领导就不会来砸牌子了。”韩主席也知道了这一个批号问题,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办什么事情,不能自己做主,要打报告写申请,上级批准了,才能名正言顺的开展工作。
   “申请批号,是一个关键问题,关键核心问题,都是不太容易的。我过去写过一个申请,给宣传部部长了,我是真不想看见这一个《洪河风》名字了……”
   “那好吧,我理解你的想法了。”韩主席也是有主见的人,理解你的想法,并不一定要按照你的想法去办,许多学生想上“211”名牌大学,想上“985”一流大学,国家理解学生的想法,就全部建成名牌大学,来满足全部学生的要求吗?这一次谈话,就这样在相互理解的情况下结束了。
   第二天下午,韩主席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平静地给我说:
   “坐吧,给你看一个申请。”韩主席说着,就从办公桌右边的文件堆里拿出来一张打印纸,递给了我。
   我一看这一个申请书,头就蒙了。这是《洪河风》编辑部主任郭东亮的口气,一看就知道他是经过几天时间的推敲思考之后才写出来的。
   关于申请创办《洪河风》双月刊物的报告.
   省新闻出版局领导:你们好。
   我们县是千年古县,文化大县,人杰地灵,人才辈出,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几十名,还有书法家、画家、民间文艺家、曲艺家、影视家、摄影家、舞蹈家、美术家、诗人等数百名,急需要创办《洪河风》一份,两个月一期,宣传我们县领导带领全县人民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奔小康取得的辉煌成就,宣传我们县各行业涌现出来的先进人物、模范事迹,宣传我们县日新月异的新变化。
   《洪河风》总编辑韩大科,《洪河风》编辑部主任郭东亮,编辑若干名。
   ……
   我一看就沉默了一会儿,想了想就问:“没有副总编辑?文联副主席怎么办?副主席来当《洪河风》编辑部副主任,还是当普通的编辑?好像都不太好吧?郭东亮是不是还想把任主席提出来当《洪河风》顾问呀?”
   “你提副总编辑这一个问题,我会征求赵副主席的意见的,听说马上提拔一个副主席的,到时候两个副主席都是需要征求意见的。任主席当《洪河风》编辑部的顾问,宣传部领导也不会同意的,我也不计划在《洪河风》里面增加什么顾问的。你还有什么建议、想法,可以说一下。”
   “郭东亮很高傲的,我来文联两年多了,了解他的情况,长期以来他都是自我感觉良好的,他经过深思熟虑才写好的申请,我再来改一个什么地方,不好吧?我没有什么意见了,我估计省里不会批准这一个申请的。”
   “那好吧。郭东亮很热心,你没有意见了,就上报,咱们就等着省里批准吧。”
   “好吧。”我平静地说,我感觉到这一次谈话,也是一次摊牌。
   晚上,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说:“赵副主席是不是要离开文联?”
   “我不知道呀。”
   “听说组织部领导给他谈话,肯定了他的工作能力,说这一次没有提拔起来当主席,可以再选一选其他岗位,先搞定一个正科级待遇,好像许多乡镇长,在乡镇当乡长、镇长,都是正科级,但是他们来到县机关的局里一般情况下都是当副局长,乡镇书记回来一般情况下都是当正局长一把手的,如果赵副主席换一下单位,比如说到宣传部当一个科长,括号里边注明享受正科级待遇。”
   “你说如果他还继续在文联当副主席,他就不能在括号里边注明写上正科级待遇?”
   “你感觉赵副主席离开文联好,还是继续在文联好?如果都是享受正科级待遇的情况下。”
   “关键是看他和一把手的关系好不好,看他和单位里边的其他同事关系怎么样?”
   “这一些因素,也是需要考虑的。我还听说文联要增加一个领导,你现在就猜想一下,会是什么领导?”朋友打电话老是这样给我制造悬念。
   “是不是要增加一个常务副主席?”
   “常务副县长不是正县级领导干部,文联的常务副主席不会是正科级吧?我听说了,文联马上要来一个党组书记的。”
   “文联来一名党组书记,是正科级副主席吗?”我想着文联的领导这么多,今后的故事一定会继续发生的。
   “许多单位的局长是正科级,党组书记也是正科级,但是党组书记是兼任副局长的。我听说了文联的党组书记是正科级,但是没有兼任文联副主席的。”
   “你的信息准不准呀?赵副主席会不会就是文联党组书记?”
   “听说文联党组书记一职,目前竞争的人选就有好几个的,这几天就公布结果的。你就等着看结果吧。”朋友说了就挂了电话。
   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都是我无法预料的。
   第二天,我来到办公室就听到同事说:
   “文联改革,文联机关继续在现在的办公室,二级机构书画院要到二十多公里外的李家大院办公室去办公,书画院的五个人,谁都不想去那里办公的,去那里就不方便了,每一天往返一次,就是五十公里的,在市区住着,跑那么远上班,真是一个麻烦的。”
   我是文联机关的编制,文联二级机构书画院的人去不去李家大院办公上班,和我关系不大的。
   外县的书画院,工资据说不是财政全供工资的。人家的画家、书法家、美术家都是靠艺术吃饭的,即使县领导不给人家一分钱,人家也是富甲一方的人物。我们县书画院的人,据说也是艺高人胆大的,一平方尺,卖价也是一两千元的。据说有的人,靠买自己的书画作品,已经买了两套房子了,一平方尺就是按照500元计算,一天可以写10平方尺,就是5000元,画画一天画五平方尺,也是2500元的,一个月是多少钱?一年是多少钱就可以买到新房子的。
   县里有好几个人问我,我只能说:“我不知道的。”
   于是他们就说了一些情况,很贴心地告诉我:“你就不要当穷秀才了,自己买一套房子,还从银行贷款,每一个月刚发下来的工资,再去银行还房贷,真是不如学书法、画画的。你在文联,就可以学会的,老师就在你的身边,学习很方便的。”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就不知道你们的信息,准不准,我怎么去拜师学艺?”
   “外单位都知道了,你还蒙在鼓里。真是一句古诗就可以对你作总结了: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为什么组织部要给你们文联派一个党组书记呀?就是想了解清楚你们文联的书画院五个人水平如何,他们到底有多少钱?如果书画院的人,都是大款,就要考虑是不是改变他们的工资来源了,不给他们财政全供工资,叫他们拿自筹的工资。”
   “现在文联还没有来党组书记的,大家都在议论这一件事,是不是真的要派来党组书记的?”我听到了七八个人这样说了。
   “最晚,下周一,你就可以见到文联党组书记了。”
   “今天是星期三,那我就耐心等待三五天时间吧,等十天半月也可以的。”我也不是没有耐心等下去的人。
   无风不起浪,这样的传说,不是空穴来风的。时间稍微晚了一天,不是星期一,而是星期二,组织部就为文联送来了一位党组书记。
   文联开会,组织部介绍党组书记程世雄,在教育局已经当副科级干部十五年了,也是一位党性强、工作能力强、政策理论水平高的同志。然后文联韩主席表示欢迎,程世雄讲话,客气一番,而后赵副主席说几句欢迎的话,其他人就附和着,表示了欢迎。
   组织部的领导离开之后,程世雄说了一件事:
   “我来文联,感到了大家的热情,自然组织部领导叫我来任党组书记,我先了解一下文联党员的情况,一会儿给我一份党员情况资料,我看了之后,心里有数了,才好开展工作。明天下午,开一次文联党员大会,和大家见一见,认识一下。”
   “办公室给程书记一份党员登记表,打电话通知明天下午开会。”韩主席看着办公室主任安排了这一个工作。
   “退二线的党员通知开会吧?”
   “老同志刚退二线,不通知开会,他们心里就不满意了。我刚来就通知他们来,认识一下吧。”程世雄这样说话,就是想认识大家的。
   “那退休的老同志通知来开会吧?”
   “过去开会,退休的老同志就不通知了。”赵副主席说了文联开会过去的惯例。
   “打电话说一声,他们来参加会议,我们欢迎;他们如果不来参加会议,我们就尊重老同志的个人想法。”程世雄说了这样的工作办法,也是很人性化的。
   “好,我马上拿党员表。”
   “好吧,没有什么事情了,就散会吧。”韩大科主席看着大家说。
   “好的。散会后,可以来我的办公室,咱们私下谈。”程世雄党组书记的话也是很有吸引力的。
  

共 375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小说继续叙述县文联的故事,新的主席和书记来了之后,有了一些新的变化。县文联来了新主席,忙着让《洪河风》杂志复刊;文联来了新的书记,忙着开大会,会后找党员谈话。文中的“我”,有着复杂的心情,不同意继续办《洪河风》杂志,与主席的交流中坦率的发表了看法。作为一个党员,也准备着与书记的谈话,到时一定会反映自己对文联工作的想法。小说平淡的叙述中有着厚重的意蕴,各种人物真实自然。感谢发文分享,推荐阅读共赏!【编辑:秋觅】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秋觅        2018-07-22 08:40:01
  县文联来了新的主席和书记,有了一些新的变化,也有着新的矛盾,文中可看出一些苗头。感谢赐稿支持,期待更多精彩!
秋觅
回复1 楼        文友:军旅作家18        2018-07-22 10:05:47
  人多事多,人多力量大,如果矛盾多了,人多互相矛盾,力量就会内部消耗了,所以,有的单位人多,力量并不大的。
2 楼        文友:军旅作家18        2018-07-22 10:03:59
  感谢秋觅老师的编者按,办《洪河风》是一个工作,我希望改一改《洪河风》的名字,不希望这样沿用被文化局定为非法出版物的名字。这是一个名字问题,谁不想用一个好名字?这不是迷信,名词,是有感情色彩的。
解放军报、中国青年报、中国律师报、中国国防报、人民军队报等发表三百多篇稿件,加入陕西省作家协会,转业后是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