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背后(小说)

精品 【流年】背后(小说) ——情殇


作者:生米 童生,567.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476发表时间:2018-07-27 12:57:10

听别人的言谈,用自己的脑子,把头绪理清楚,在观察中找出蹊跷来。陈警官,他在众口不一的言谈中,找到了这案子很多的特别……
  
   一
   湘江上游,有一条曲曲折折的母亲河,叫涓江。
   涓江两岸,鱼米之乡,居住着勤劳的人们。有的靠打鱼为生,有的靠提取河心的砂卵石为业,依山傍水,种田种地,养育着这里的祖辈儿女。
   每年冬季,涓江河道的管理委员会,就会发号施令,开坝晒河堤,让村民们在这段时期,去做修堤护坝的水利工作。
   那年初冬,天气晴好,涓江下游的水坝又要开始放水晒河提了。
   河里的小鱼儿有来不及随河水流走的,它们就会搁浅在沙滩的窝窝处,让那些早起的人们可以手到擒来地去收获。
   朱武的老婆很勤快,每到涓江河里涨水或退水的时候,她总会提着一个大铁桶和一个捞鱼的爬网去河边捉鱼。
   有天傍晚,朱武的老婆去河里洗菜,就注意到了河里的水,在不断往下退,她猜想,下游的拦河坝,又有可能开坝了。
   她心里就暗喜,并想着,明早一定要早早起,拿个铁桶去赶个先,看能不能捞得一桶小鱼儿回,吃不完的小鱼儿,就用火焙干,等到过年来客时,再将这些小鱼儿用油炸了,摆在桌子上招待那些喝酒的客人,吃得香喷喷。油炸的小鱼儿,简直是人人称赞的上乘美味。睡梦中,她都发了好几次笑。
   第二天清早,天还没亮,朱武的老婆怕吵着还没睡醒的朱武,就轻手轻脚地起床了。她知道朱武每天出去做泥工也累,就想让他多休息一会。
   初冬的早晨有点冷。朱武的老婆将门打开,感觉了一股扑面的寒意。于是,她回到房里再多穿了一件衣服。然后拎上电瓶灯,拿着铁桶和一个小网子就出门了。
   朱武的老婆是个不怕走夜路的人,只要手里有亮,她就敢一个人到外面走。
   朱武的老婆走到河边,就用电灯往河里照,她发现河里的水,果然退到了很低的位置,大沙滩上基本都没有了水。
   于是,朱武的老婆赶紧下河去,在沙滩的洼洼处来回寻找。
   估计,在沙滩上搁浅的小鱼儿,它们也知道了自己的大难临头,也就不做了那些徒劳的挣扎,一只只都摆出一副无奈相,不跳也不跃,任凭朱武的老婆一个人在那里拾捡。
   个把小时下来,东方已开始泛红露白了。整个沙滩也被朱武的老婆来回走得差不多,铁桶里的小鱼儿估计也捡了有十几斤。
   这时候的朱武老婆,看着铁桶里的小鱼儿,那美美的心情就别提有多爽啦,哈哈,早起的人们有鱼吃,等天亮了,别人看到我的收获,该不是要羡慕到眼红呀,嘻嘻哈!
   手里的电瓶灯,通过长时间的放电,光芒也逐渐暗淡下来,朱武的老婆,干脆把灯熄了,她睁大眼睛,继续在沙滩上四处地看,看还有没有被遗漏的小鱼仔。
   一丝凉风,将朱武老婆额前的那几根长发,吹得飞动了起来。她用手指轻轻在额头上一抹,并揉了揉自己有些疲倦的眼,顿觉一亮,她看到了不远处,摆着一团很大的白,仿佛还听到了“哗哗”的水响。
   朱武的老婆,心就一阵高兴的跳,她在想,这肯定是河堤边的水洼里又存鱼了。记得那年河坝开堤时,她就在那河边的沟沟里,扑捉了几条很大的鱼,还是用蛇皮袋子装起,和朱武俩个人抬着拿回去的。
   哈哈,这肯定又是一条贪玩没来得及走脱的鱼,看来,今天这个早起,真的是好值好合算,待我去把这大大的笨鱼捉起来,再把它拿到集市上去卖掉,我要用这卖鱼的钱,去吴春生家里打几斤好谷酒,再到陈大夫药店买几样泡酒的好药,让朱武美美的喝着泡了药的酒,并美美的夸着我,夸我是个能干堂客。
   朱武老婆边想边三脚并作两步就快快的往前赶。
   走到白色处,她就赶忙的弯腰,用双手去捞捉。
   “噢”“嗷”,只听几声尖叫,朱武老婆一下丢掉手里的铁桶,连滚带爬就跳到了河堤上,又连滚带爬地拼命往家里跑,满满一副惊慌失措魂飞魄散的样子……
  
   二
   天刚蒙蒙亮,射埠镇派出所的所长陈涛,所里的人都叫他陈警官,正欲翻身睡个懒觉,昏沉沉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
   陈警官抬眼看了下墙上的挂钟,心想,该不会是哪个地方又发生抢劫偷盗的事情了吧。这么早,电话响得这么急促。
   但愿不要在这段时期,再发生什么人命关天的案子了,要不然,那就是牛事没完马事又发。
   陈警官,他想起自己来所里也有十多年了,接受到的大小案例可说是多了去,不过,每次都会在自己的穷追猛查下得到破解,从未束手过。
   最近,真不知是碰上了什么大头鬼。发生在9·09日的那个案子,一直拖着,迟迟不能结案。事情的原委,早就已经水落石出,可就是得不到凶手的一丁点线索。一个大活人,就好像是在人间蒸发了一样,派出人马四处追踪,却是屁都找不见……
   电话是村民朱武打来的,他在电话里急促地说:“警官,我是朱武,你们快来,涓江河西面,十里乡下游,发现了一个很大的情况……”
   案子的发生,往往是不会有预计。你不想的,它偏偏会来。而且还迷离扑朔。
   陈警官听完电话,二条眉毛写成了一个八字,满脸的惊讶,就快速地起床,并叫醒小车司机和几个民警随从,迅速往现场赶。
   路的两边,有很多稻田和小村庄,时不时的掠过一些水塘和山岭,从小车内探出头去,偶尔会看见有人漫步在自家的菜园子里。陈警官的小车,在路上疾驰着。
   大约二十来分钟的时间,就到了朱武说的那个地方。
   还没等陈警官他们下车,就看到了河堤上站着好几个伸长脖子在看惊奇的人,这些人,大都是朱武的邻居。
   河提上,长了许多藤蔓和野草,有些地方的荆刺,长得比人都高,风一吹,会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如果不是有情况,有谁会这么早地站在那里吃凉风。
   初冬的寒风,把那些野草的绿,都吹成了淡淡的浅黄,一副焉不拉叽的样子。河岸下是一个很大的沙滩,由河边延伸到了河内的三分之二,河水还在渐渐地向下退去。
   还没等车停稳,陈警官和几个随从,就急急的往那出事的地点跑。
   站在堤坝上想看究竟的村民,看到警察来了,就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并有快言快语的人,会惊恐的告诉陈警官情况。同时,还指向靠近河岸边的那一片淤泥中的奇迹。
   随手望去,陈警官看到了,一个头部朝下脚板朝上且背部向天的尸体。
   村民们站在河堤上不敢近前。
   陈警官他们几个,脱掉皮鞋挽起裤脚就下到河滩上去了。
   河里的水,已经退得很低,湿漉漉的沙地,更是显得冰凉。站在沙滩上的几双赤脚板,一下就变成了桃红色。
   陈警官拿出随身带来的相机,连连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就叫身边的小刘和小赵,将尸体拖出淤泥,放置在沙滩上。
   尸身的面部呈乳白色,有些浮肿和腐烂,难以看清真面相,只能断定为年轻男性。
   沿河两岸的村民,听到消息的,都在陆陆续续向着这焦点走来。其中,也有不少给警方提供线索的……
  
   三
   据村民反应,这具沉在水底下的尸体,极有可能就是前两个月离奇失踪的王超。
   是王超?
   王超,他不是在案发的当夜,就已逃离现场了吗?
   踏破铁鞋无觅处,难道,他就在这里畏罪自杀?
   畏罪自杀?如果是投水寻短见,那他身上的刀伤,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如果这尸体真的是王超,那么,9,30日的案件,那就有待深一步的考究,那就远远不止是当时小玲所说的那些表面现象了。
   陈警官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很多疑问。他低头沉思,就想起了,两个月前的那个细雨蒙蒙的夜……
   山村的小镇,没有大城市那样的灯火辉煌,也听不见街道上那连绵不断的车来车往。
   快凌晨了,小镇,依然是额外的静。
   小镇的邮电局的一间小平房里,时不时会传出几声难以察觉的欢愉声。熟悉情况的人,会知道,是周丽萍的老公回家和她团聚了。
   周丽萍,在这个邮局上班已有十多年,可以称得上是老员工,局里的人都喊他小周阿姨。
   小周阿姨的老公,年纪有40多岁,部队转业分配至射埠镇派出所当民警。因为工作勤奋表现出色,没几年就被升为派出所的头号长官。上级和下级都对他无不称赞。小周阿姨的老公,就是射埠镇有名的陈警官。
   小周阿姨和陈警官虽然是在同一个镇上上班,可经常不在一起住。不在一起住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俩个人的感情不好,而是因为,小周阿姨和陈警官都喜欢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这不,陈警官又有几个礼拜没有回家探望老婆了。想着国庆假日大家都在休息,陈警官就安排小赵在所里值班,自己就拎着那个随身携带的公文包,开着自己那辆半旧不新的摩托车,一路“突突突突”地驱车回往邮电局。
   小周阿姨看到老公回来,就满心的高兴。好酒好菜自是摆得满满当当,吃罢,她趁着和陈警官缠缠绵绵的时候,就娇滴滴地说:
   “老公,我知道你长年累月地搞民生民事,既辣手又辛苦,不容易。你也难得在家休息几天。我想趁国庆黄金周,正好我也有假,就想和你一起,带着玉儿,回娘家去看看,我怕你经常不走动,到时候,会认不到老丈人家的路哟。”
   “好,老婆,我听你的。”陈警官正和老婆在恩爱中亲热时,就不加思索地答应了。
   缠缠绵绵,好不消魂。
   俩个人都沉浸在幸福中。
   “滴滴滴”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不知趣的响了起来。
   是派出所的值班民警小赵。真是有点不合时宜。
   “喂,陈警官啊,我刚才接到了一个报警电话,辖区内金沙洲村发生了一起命案,怎么处理。”
   “吖,什么哎,命案。金沙洲有命案。小赵,你莫慌,我这马上就来。”陈警官一边拿开妻子正在抚摸着自己的手,一边对电话里的小赵说。
   小周阿姨看到陈警官这举动,且在这天不达旦的时候,又要往外跑,就有些不情愿,但又无可奈何……
  
   四
   陈警官的性格向来是雷厉风行,他穿上雨衣,走出家门,到邮电局的车库里骑上车子,“突突,突突”的不到半个小时,就已到达了派出所。
   因为是国庆假日,所里的同志有好几个都回家去休假了,只有小赵和老李留在单位。
   陈警官就叫上他们俩人,然后在办公室里拿出了办案用的必备品,自己开着派出所的小车,在公路边的早点摊上,买了几个小笼包,就火急火燎地赶往金沙洲。
   金沙洲是射埠镇管辖的一个小村子,村子靠近涓江河边,这里住着好几十户人家。
   陈警官来到村子,刚要去打听是哪个地方发生了事,就看到了村子里有户人家。门前站有很多的人,大门上贴着醒目的红对联,还有二只大大的红灯笼,在门口高挂着。然而,在那屋子里面,却又传出呼天抢地的哭声。甚是悲切。
   办喜事,哭嫁?哪会这么噪杂?
   这哭声,分明是极度伤心才发出来的。
   陈警官想,看来,这户人家,极有可能是发生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
   站在门前的人,看到警察来了,就自觉地往两边站,并停止了一切没有根据的议论。
   随即,就有村子里的罗村长,从这户人家的堂屋里走了出来。
   他把陈警官和老李还有小赵他们几个,叫到一边,将他掌握的一些事情的原委,认认真真地向他们反应了。
   陈警官在射埠镇为村民们解决过很多纠纷和矛盾,也破过很多案,有离奇的,也有古怪的,可还从来没有经历过由婚庆变成吊丧的。
   陈警官听完罗村长的汇报,就皱了一下眉头,并要罗村长带路,迅速的赶去出事地点。
   横跨河东与河西两岸,有一张涓江渡,这渡槽,原本是河东的村民们修来引水灌溉良田的,因为两岸之间很长路径没有桥梁,所以,在修建这架渡槽时,就设计了在槽的上面,铺上水泥板,这样,就让这渡槽,既可以渡水,又可以走人。
   陈警官和老李小赵他们,就跟着罗村长,过了渡槽,上了水渠。
   他们沿着水渠走了几十米,就看到了一户四周长满了很多杂草的人家。
   这户人家,因为长久没人居住,所以,屋内积起了很多灰尘和蛛网。
   案子的发生,就在这个荒旧的屋子里。
   罗村长说,死者名叫颜秀云,是他们河西金沙洲村民徐志坚的老婆。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会让她在女儿出嫁的先夜,惨死在这个清冷的房屋里。
   颜秀云的尸体直挺挺倒在地上,舌头外露,披头散发,脖子上有一圈青紫色。
   陈警官在颜秀云的尸身上巡视了一番后,并用相机,从很多的角度上拍了照,然后,又在房屋的前后,转了好几圈。再然后,他就要罗村长带他,去找徐志坚问话了。
   徐志坚,面貌不是很好看,瘦骨伶仃的身上找不到几两肉。是个吃八百斤洋葱还放不出一个响屁的人。家里的大事小情,都是由老婆颜秀云说了算。颜秀云说东,他就不敢往西。
   这下,老婆颜秀云倒下了,他简直就跟塌了天一样,不但是有话说不出来,就连哭鼻子,都是一抽一抽的。
   陈警官见徐正坚这个摸样,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他回过头来,就跟罗村长说,颜秀云的死,是哪个最初发现的。

共 33492 字 8 页 首页1234...8
转到
【编者按】新婚前夜,新娘母亲突然横尸旧屋,新郎去向不明,这起凶杀案的背后究竟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悬疑,紧扣读者心弦,跟随作者笔端好奇走进、探入。读完,不得不佩服作者超强缜密的思维,将故事情节有条不紊地展开,巧设伏笔,层次有序地铺陈描写了在一个特定背景下发生的悲情故事。故事开篇描述的涓江河便是故事发生的背景,在这里发现的王超尸体,引发了故事情节的产生。王超暗恋小玲是从孩童时代做家家开始的,只因在一次游戏中王超失态超出游戏规则,让小玲自此对王超产生鄙视。而王超却对小玲愈发欲罢不能。无巧不成书,小玲的母亲偏偏是个贪图虚荣的人,对王超的家势非常认可,后又因儿子大伟娶媳妇缺乏彩礼致使她铤而走险,设计让女儿小玲走入她的圈套,成了她手中的一枚棋子。故事的悲剧不在于此,如果没有小玲父亲酒后的推波助澜,没有大伟的极力附和,没有王超家人对小玲母亲的歧视,也就不会有最后两条人命的悲惨结局。故事以查案的进程推展故事情节,紧紧抓住读者的心,吸引读者,一气读完。小玲是最大的受害者,母亲丧命后对陈警官的讲述本来可以结案,只因王超逃走不能了结此案。后来在村民报案后发现一具尸体,确认是王超。这让陈警官心生疑虑,觉得案件不是小玲说的那么简单,这背后一定隐藏了什么。终于在进一步的推理与证实中,发现了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而此时,小玲精神失常,语无伦次,断断续续的话语中,让人不觉内心又增添了几份凄凉。就像陈警官说的,无论谁是凶手,都是一个悲剧。故事的最后描写的背景和开篇呼应,这时候读者不再去追问凶手究竟是谁,眼前画面只出现那个叫小玲的可怜女子模样,为故事增添一份悲凉。很成功的一篇小说,语言叙述流畅,故事情节完整,有内涵,有延伸,流年倾情推荐阅读!【编辑:清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729002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清鸟        2018-07-27 13:00:27
  家庭的温暖可以营造出美好与幸福,相反,是不幸,甚至殃及他人。很有教育意义的作品,感谢赐稿流年,祝您愉快!
愿与你在茫茫人海中保留一份纯真与美好
回复1 楼        文友:生米        2018-07-27 13:10:22
  谢谢清鸟老师辛苦编辑,您的按语,我非常喜欢,摇握,祝您万事如意!
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7-29 22:13:08
  说真的,看到生米写了这么一个大部头作品,我很吃惊。
   写出来就是不得了,何况还写得不错!
   作品涉及人性,且不断挖掘。
   那天在丽江,听到投稿我就很开心,生米是一个敢于坚持的人!
   无疑,生米的写作越来越上路了。
回复2 楼        文友:生米        2018-07-30 06:38:06
  看到流年里的兄弟姐妹们,都是作品频发,我再不交点出来,就很是不好意思,这篇小说的完成,我真的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自己的一些心里构思交代出来,哈哈,坚持就是胜利,感谢清鸟老师为我写精美编按,感谢山哥给予的鼓励和认可,努力向兄弟姐妹们学习哟!
3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7-29 22:14:42
  小说里的细节很丰满,为生米的进步高兴!
回复3 楼        文友:生米        2018-07-30 06:39:45
  谢谢山哥,文学路上,感恩有你!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