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传奇小说 >> 【丹枫】诈尸连环案(小说)

编辑推荐 【丹枫】诈尸连环案(小说)


作者:金华烟雨 布衣,267.6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012发表时间:2018-07-28 22:07:26


   第一章:荒山野岭里出现鬼鬼祟祟的人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发生在清朝末年,据说地点就在义县刘龙沟一代,当然时过境迁,人们口耳相传,故事的真实性有待考证、情节有些许出入更是在所难免。
   时值早春,刘龙沟刚刚绿树成荫,野草葱绿,闲花随处可见,这里山清水秀,空气清新,虽然有些偏僻,但也称得上一方的世外桃源。
   这一天天气晴朗,某县新升任的知府柳会风柳老爷途经此处前去赴任。因为地处偏僻,附近所经之处并无人家,故而随行的差役们也显得静悄悄的,既无鸣锣开道,也无呐喊回避之声。当轿子在崎岖不平的山路颠簸时,却被前面的一辆马车拦住去路。马被拴在树上,缰绳却很长,足够那匹马吃到地面上的草。所以它很悠闲,一边吃一边还轻松自在地甩着尾巴,以驱赶落在身上的蝇子。
   “怎么不走啦?”
   “回老爷,前面有一辆马车阻住去路了。”
   “谁的马车?还不快弄走?误了知府老爷的行程,你担待的起吗?”带头的那个官差四处张望也没看见半个人影,便不耐烦地吼道。
   然而他的声音却如飘出去空气般,听不见任何回音。
   想是车主或许砍柴去了,因为此地偏僻,少有行人,所以才把车随便停放在这条羊肠小道上的。
   无奈轿夫只好回明知府老爷暂时停下轿子,他解开马缰绳,把它牵到另一个岔路上,才回转来继续与其他几个轿夫再次抬起轿子前行。走了好一会儿,宽阔的大路仍然没找到,却发现前面有个人鬼鬼祟祟的,给知府老爷抬轿的轿夫们以及跟随的衙役们个个都是会家子——拳脚功夫了得的。否则几百里山路水路的去赴任,难保不会遇上劫匪强盗什么的。
   荒郊野外,竟有形迹可疑之人。见此情景,班头立即悄悄禀报老爷知道:“启禀老爷,前面荒草丛后有一个人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什么,行迹十分可疑。”
   “兹事体大,”知府老爷不敢怠慢,“立刻停下轿子,尔等悄悄地围上前去,看看那人到底在干什么?记住,一定要查探清楚再做定夺,万不可轻举妄动!都听明白了吗?”
   “是!”轿夫们停下轿子,知府也刚好下来透透气,两个人留在身边,另外两个轿夫随差役拔出宝剑,不动声色地摸了过去,只见那人一会儿呼哧呼哧地填土,一会又不住地四下里张望,瞅准时机,其中一名差役大喝了一声:“不许动!”
  
   第二章:是他自己掉下车摔死的
  
   “我的妈呀……”那人惊呼了一声,立刻吓得瘫倒在地上。
   “快说,你在干什么?”
   “我,我,大老爷饶命……人不是我杀的,他是自己死的,我冤枉……我冤枉啊,要是早知道好心不得好报,打死我也不会拉他呀。”
   “哼,我们观察你半天了,早就发现你不对劲,原来真被我们猜中了啊,废话少说,快点跟我们到新任知府柳老爷那里去自首,若有半句假话,小心你项上人头!”
   “是!”
   “启禀老爷,人犯带到。”
   听了班头的回禀,知府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眉头:真是的,怕什么来什么,他人还未到任上,却碰上这么一桩破事。不管吧,好歹自己也是个父母官,管吧,又要耽误行程了。没办法,也只好微微咳嗽一声,就地审案了:“面前所跪何人?所犯何事?从实招来,免受皮肉之苦!”本来想说“堂下”所跪何人的,还好没有出口,这里荒山野地,哪里来的大堂啊?
   “禀……禀青天大老爷,草民姓王……祖居山东,祖祖辈辈靠赶大车拉脚为生。此次是……接了一趟二两银子的活,把顾客……从德州送到奉天。人已送到,现下是原路返回。昨夜酉时,碰到一个老翁,大概七十上下年纪,满脸胡须,一条大辫子从根白到稍。草民见他踉踉跄跄步履蹒跚,所以出于一片好心,就让他坐上车,好捎他一程。
   开始的时候我们两个还寒暄过一会,说些家长里短的话,后来……草民觉得那老翁满嘴酒气,说话颠三倒四,后来也就干脆不理会他了……至于他什么时候坠下马车,草民实实不知,直到天快亮了,才发现人不见了。怕他有什么闪失,草民赶紧回头去找,结果……结果却发现老翁已经气息全无了……此地人生地不熟的,老翁又是坐我的车出了事,谁能帮我作证呢?万一被人发现报了案,草民很可能会落得个图财害命的罪名,好心办了坏事。说不定这颗人头都保不住了。草民心中一慌,就想趁四处无人,将死尸草草掩埋了事,谁料想却碰到大人您……草民所言,句句属实,还望青天大老爷明察啊!”
   “你说人不是你害死的,可有证据?”
   “草民……没有。”
   “那就休要狡辩,还不速速随本官前往本地县衙!”
   “大老爷,草民家里还有高堂老母等着草民尽快回家呢。”
   “人命关天,岂能儿戏,怎可听你一面之词说放你就放你?荒谬!衙役何在?”
   “有!”
   “把此人连人带车给我带到本地县衙,交由当地知县审理。”
   “遵命!”
   车夫自称一片好心,才带那老翁一程的,可谁想他的命运竟然这么不济,这人要背了时气喝口凉水都塞牙,捎个脚吧,人还死了,想偷偷掩埋呢?尸体没埋成,还给人抓了个现行。知府可不听这些,这人分明就是杀人犯,杀人藏尸,所以命跟随的一众衙役,连人带车及刚刚挖出的尸体一起带往本地县衙,准备交给他们审理此案。
   一行人等星夜兼程,好不容易到了义县衙门。得知邻县新任知府驾临,本地知县吴玉龙大人率众衙役一起迎了出来:“柳大人来的好快啊,本来还以为最早明日才能到此,所以疏忽了,未曾远迎,还望恕罪。”
   “哎,下官是因为任期已到,不得不星夜兼程,吴大人何罪之有啊?”
   “就请柳大人到后堂歇息,容吴某备些清粥薄菜,略尽一下地主之谊吧。”
   “那就有劳吴大人了。下官还有一事托付大人:下官一路行来路过此地时,恰巧轿夫们发现一个人在四处无人的荒草丛中鬼鬼祟祟不知所为何事。后来经属下查明此人正在掩埋尸体,想是要销毁罪证吧,故而下官命令衙役将其擒获,岂知此人口口声声称自己冤枉。下官一是明日急着赶路,其二事发地点在你的辖区,下官也不好越权办理,故而连人带尸都带到府上……”
   “有劳有劳,此乃下官分内之事,理应如此。柳大人舟车劳顿人困马乏,快快请进府中,待下官为您接风洗尘吧。”
  
   第三章:“诈尸”啦
  
   “那就有劳吴大人了。”两人互相谦虚了一会儿,然后吴知县命人先把柳大人一行带到自己府上用餐。回头又吩咐道:“来人呐。”
   立即有人回到:“有!”
   “把人犯押入死牢,严加看管,若有闪失,唯你等是问!”
   “遵命。”
   “另去寻两块木板,将尸身暂且安放在木板上,停放在衙门院内即可,着四个衙役轮流看守,不得有误!”
   “是!”
   柳大人一行用完晚餐,便在吴知县安排的驿馆休息了。第二日是到任期限,所以天还未亮,新任知府便早早带着众随从前去赴任去了。
   车夫被五花大绑关进知县大牢里,手把着大牢的铁栏杆声声喊冤:“青天大老爷,我冤枉啊,我没有杀人,是他自己摔下去的,草民冤枉啊,大老爷明察,草民实实冤枉啊,各位差爷,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替我传个话给大老爷,草民真的没有杀人啊……”
   大牢里的车夫直呼冤枉,而牢外的死尸也只能暂时停放在衙门大院里。
   且说奉命看守尸身的四个衙役,先前还好,几个人有说有笑,也没感觉怎么样。可是到了戌时以后,个个都困得呵欠连天了:“哥几个快看,王二那大嘴张的,像是要吃人啦!哈哈!”
   “哼,你也别笑我,好像你比谁少打呵欠了似的,我就不信你不困。”
   “唉,说真格的,这大半夜的,谁不困啊,说不困那都是假的。”人称鬼灵精的李三立刻道:“你们说是不是啊?”
   他这一石立刻激起千层浪,大家全都附和道:“可不是嘛,实在是太困了,他妈的这也不是个办法啊。”
   “办法也不是没有,”李三立刻接着说:“要我说,板上停的那是什么呀?是‘死尸’啊!一个死人,一非财二非珍宝,还担心有人会盗走不成?咱们啊,完全可以两个一组轮流值夜,而且值夜的人也不必太过认真,靠在椅子上小睡一会没人知道的。”
   “好,还是李三主意多,那就这样吧,我和张大哥先守着,你和王二找个地方先去睡一会吧。”
   “也成,多则一个时辰,我们便回来换你们。”
   “没问题,去吧。”
   且不提那两个人随便找了个地方,倒头便睡,便是留下来看守的两个人起先还能硬撑着,后来也实在支撑不住在椅子上打起了瞌睡。睡了约莫有一个时辰左右,另外两个人回来换班,例行公事地看了一眼,这一看,吓得他们两个“妈呀”一声大叫起来,被吓醒的另外两个人迷迷瞪瞪地起来:“我的天哪,可了不得了——尸首怎么不见了?”
   明明停放好好的尸体,咋说不见就不见了呢,再看看门也没有被撬动的痕迹,再说了,谁闲着没事会偷取尸体干嘛,可是这不是那不是,尸首却真的无影无踪了,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难不成是“诈尸”啦?”
   胆子最小的赵四这一句话刚出口,大家伙也都吓了一大跳。试想一下,这黑更半夜伸手不见五指的,尸首突然不见,不是诈尸又是什么呢?
  
   第四章:偷梁换柱
  
   哥几个当时就傻了眼,人犯在押,尸首不见,难不成等天明告诉知县老爷是“诈尸”啦?他信吗?四个大活人干什么吃的,这要是让知县知道了,不得落个与犯人同谋的罪名吗?没准还得和罪犯一起蹲大狱、抹脖子呢。我的天啊,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这不完了么?哥几个真是吓坏了,诈尸可怕,比诈尸更可怕的是掉脑袋、杀头啊。几人头上冷汗直冒,赶紧一起想办法补救。可这大半夜的,他们能想出什么办法呢?这时还是机灵鬼李三出了个主意:“我看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尸体丢了,咱们只好再找一具尸体放在那儿,只看能不能蒙混过关了。
   当然他们这样做也有他们道理,当时人犯和尸首送来的时候,天已大黑,吴大人也只是交代几个人看守,然后便忙着招待柳知府去了,所以他压根没见过尸体是什么样,就连高低胖瘦都不清楚。至于柳大人,明日一早便要赴任,也没空再理会这个案子了。所以不管怎样,眼下瞒天过海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于是几个人摸黑,由王二带路,按记忆中的路摸黑向东村的“王家坟”方向出发了。也算他们走运,没用半个时辰,他们便成功的挖到一具男尸,那是他们当中,那个叫王二的人忽然想起,前日村里那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七爷爷生病死了,就埋在那儿。哥几个把尸首盗出,坟土还原,然后赶紧趁天还未亮把尸首偷偷弄到衙门大院安顿好,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了。
   天亮以后,得知柳知府一行已然上路,吴大人便开始升堂问案了。大堂下,两班衙役的木棍戳在地上,口里齐声喊着“威武”。知县清了清嗓子,另大家肃静,接着便开始升堂,带人犯。车夫被带到大堂上,吓得腿一个劲的哆嗦,他虽然因为赶大车的缘故,也曾经走南闯北,但是小本生意,并无是非的,对簿公堂还是头一次。
   只见知县手里“惊堂木”一拍,大喝一声:“堂下所跪何人,何方人氏?家住哪里?姓氏名谁?一一从实招来。”
   “启禀青天大老爷,草民王大有,祖籍山东,祖祖辈辈都以赶大车拉脚为生,人称赶大车的。”
   “大胆车夫,你可知罪?”
   “青天大老爷,草民真的没有杀人啊,那老翁是自己醉酒跌下马车的,草民……草民找到他时,他就已经……草民所言,句句属实,草民真的没有杀人啊……”
   “大胆车夫,还敢狡辩,你一定是见那老翁喝醉了,身上带有银两,所以才起了歹心,杀人埋尸,然后将其银两据为己有,说,是也不是?”
   “大人明察,草民冤枉啊!”车夫跪在地上一个劲磕头,头都磕破了,鲜红的血粘了一地。知县一看,也觉得颇有些蹊跷:若他真是图财害命,既已被逮个正着,就断没有不认罪的道理,难道这里真有冤情?
  
   第五章:七寸长钉
  
   案犯不招,自然不好定罪,只好派仵作去验尸了,不一会,仵作验尸结束,报告呈上来:死者前胸无伤、后背无伤、四肢五官皆无伤,亦非毒药致死,唯一一处致命伤是在脑后,在死者脑后取出一颗七寸长钉,一钉毙命,手段之凶残可见一斑。
   “好歹毒的车夫呀!怪不得你死活不肯招认,原来是这样的啊!你早就料定,即使案发,这么小的一颗钉子也是绝对不可能被检验出来的,是也不是?”听完了验尸报告,知县气得咬牙切齿,重重地拍了一下“惊堂木”:“大胆车夫,光天化日之下,竟使用如此歹毒的手段害人性命,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敢狡辩吗?”
   “什么证据,我没杀人,哪来的证据?大人无论如何不能冤枉好人啊!”车夫依然据理力争。
   “我看你是不落黄河不死心!既然你不还不肯承认,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到阴曹地府也别说我枉杀好人!来人呐,把罪证呈上让他看个清楚!”
   一个衙役把带血的钢钉呈给车夫看,可是令知县奇怪的是:车夫明明胆小的厉害,人一被押上大堂,腿就开始哆嗦,可是见了钢钉却毫无惧色,似乎压根没看明白此为何物。为了让他心服口服,知县只好命人将尸首抬上公堂,好让那车夫心服口服。

共 13531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好一个诈尸连环案,一尸牵出两桩命案,扑朔迷离,令人欲罢不能,巴望着看到结果!一具存放在衙门大院里的尸体忽然不翼而飞,现场查不到任何线索,就像传说中的“诈尸”似的,一时间弄得人心惶惶。知县大人命令属下排查后,却接连牵出两桩命案,而马车夫欲埋葬的那老头在县衙大院竟然复活逃跑回家,后听说好心帮助自己的马车夫因自己还被关押着,便主动跑到县衙为马车夫证清白,至此,历时接近半个月的“马车夫杀人埋尸案”终于宣布告破了。全篇文字精炼,案中案,奇中奇,扑朔迷离。带出两起命案,终于真相大白,县令秉公断案,不冤枉好人,也不放过坏人,令人民尊敬爱戴!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8-07-28 22:11:40
  全篇文字精炼,案中案,奇中奇,扑朔迷离。带出两起命案,终于真相大白,县令秉公断案,不冤枉好人,也不放过坏人,令人民尊敬爱戴!为你的佳作点赞!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回复1 楼        文友:金华烟雨        2018-07-29 05:00:27
  谢谢老师的大力推荐和精彩点评,老师辛苦了。
2 楼        文友:陆屿璠        2018-07-28 22:55:41
  为秉公断案的好县令喝彩,情节扑朔迷离,迂回曲折。问候夏安,为作者佳作点赞!
回复2 楼        文友:金华烟雨        2018-07-29 05:01:42
  谢谢文友来访留评,谢谢文友的祝福,也同祝文友夏安,开心快乐永远。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