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遇见】风吹过的村庄(小说)

绝品 【晓荷·遇见】风吹过的村庄(小说)


作者:幸福千里 秀才,2827.2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700发表时间:2018-07-30 22:03:51

【晓荷·遇见】风吹过的村庄(小说) 木质的窗格上糊着红纸,还是大壮结婚时贴上去的,早已褪去了红色,变成了乌七八黑的白。
   窗棂纸上破了几个洞,微风透过洞口吹进来,呼呼的声音像是给娃娃把尿时吹的口哨。杏花喜欢听,说像小时候娘吹的催眠曲,只是北方冬天风大,声音大就有些刺耳了,像一个妇人悲拗的哭泣,招人厌烦。
  
   结婚以后,杏花一直让大壮把那个窗户堵上,杏花说晚上睡觉的时候瘆得慌,大壮就是不依,还说敞亮。
   杏花反对,不是空穴来风。直觉告诉她,晚上窗户下面有人躲在那里偷听。杏花没敢把这个事情告诉大壮,怕大壮说她小心眼。其实不说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大壮脾气不好,如果告诉了他,怕弄出人命来。
   可是,每次她和大壮办事的时候,杏花总能清晰地听见窗外那人呼呼喘息声。
   以前,杏花被大壮弄到欢畅处,忍不住会大声叫,后来渐渐就不敢叫了,怕窗外的人听见。大壮会问,咋不听你叫咧?杏花羞羞地说,不敢叫呢,让里屋的孩子听见咋整?大壮又说,房门隔着音怕啥咧?杏花敷衍说,还是小心为好,孩子听见总是不好。大壮说,少了叫声,弄起来有些索然无味了。杏花就嗤嗤地笑,虽然不叫了,会在大壮蛮牛一样的背上,留下一道道鲜红的指甲印迹。
   大壮皮肤黝黑,一副标准的北方人的身板。一身的劲疙瘩,杏花说他像一头牛。
   阳光顺着窗户上的破洞照进来,打在炕上的衣橱上。细微的灰尘,以跳跃的身姿在亮光里上下翻飞。躺在炕上的杏花看得出神,然后伸了一下懒腰,温软的被子被挑在了一边,露出杏花细腻性感的躯体,富有弹性的小腹,看不出像生了两个娃的女人。小腹下一片肥沃茂密的黑森林,一对匀称的乳房松软地卧在胸脯上。
   杏花说不出十分漂亮,身材却长得一流,总能勾起人无限遐想,村里男人都稀罕看她。
  
   院子里,母鸡下了蛋,得意地在院子里咕咕叫个不停。圈里的猪饿得装不下它,一直在哼哼唧唧地叫唤。
   杏花一骨碌坐了起来,浑身的骨骼透着一丝酸痛,忍不住轻声呻吟了一声,随即嘴里说了声,真是一条蛮牛。说完脸上涌现了一层红云,性感的红唇微微上翘,露出一抹娇嗔的浅笑。
   东方刚刚露白,杏花就起床了。几乎每天这个时间,杏花都会准时起床,给两个娃烧了一点粥。小米没有下锅之前,杏花会在水里放上三个鸡蛋。两个是孩子的,孩子小正在长身体。一个是大壮的,他整天在石场干的都是体力活,没有营养咋成?唯有自己从舍不得吃上一个。
   鸡蛋捞出来以后,开水里放进小米,摆上蒸馍馍的列子,然后在列子上再摆上几个馍馍。等屋子里透着小米粥的香味,杏花把床上的两个娃叫醒,伺候着两个娃娃吃完早餐,再送娃娃走出院门。杏花进屋把灶间的柴火又挑了挑,这样大壮起来吃的时候,就一直是热乎的。
   杏花走进她和大壮住的屋子,想看大壮起床了没有。早间起得匆忙,杏花里面没有穿内衣,只穿了一件花布的圆领衫。没有袖子的那种,走起路来,两个奶子忽闪忽闪在胸前活蹦乱跳。躺在炕上的大壮看得性起,赤条条地爬起来,把杏花拉上了炕。
   杏花使劲地往下杵,大壮,昨晚不来过了。大壮厚着脸嘿嘿地笑,笑得有些心不在焉。我现在还想要。说话的时候,手已经伸进了圆领衫里,不停地揉搓着杏花的奶子。
   大壮,不能这样,再壮的身体也经不起这样折腾,你一会还要去上工,身子发蔫怎么背石头?杏花一会儿被大壮撩拨得有些意乱情迷,说话含含糊糊,一点也不坚决。
   没事,就我这身体,榔头都能撑几下。
   说话的功夫,大壮已经把杏花剥得浑身上下赤裸裸。炕上的波动足足有七点八级地震,杏花下意识地看了看窗户,才想起来是白天,嘴里顺着满屋子亮光叫起来。好久没有听见杏花叫唤了,大壮像注入了兴奋剂,更不惜自己一把子力气。杏花也很久没有彻底松弛过了,肆无忌惮的声音足以震落天上的太阳,然后划出一道炙热挣扎的弧线。
  
   杏花喂完圈里的猪,去偏房里取些包谷喂小鸡。刚迈门槛,心咯噔骤停了一下,杏花心里慌慌的,亏得及时抓住了门框才勉强站稳了身子。不会出什么事吧?杏花心里直犯嘀咕。这种想法在脑子里刚一闪现,杏花连连冲着地上吐了几口唾沫。呸!呸!呸!我这乌鸦嘴,好好的家能出啥事?
   木棍搭建的院墙,隔着三家。西院是昌华,昌华在镇政府上班,负责民政的工作,比大壮长一辈,韩姓是一家,大壮管昌华叫叔。东院住的是一个光棍,叫河马。此时,河马蹲在院子里的石碾子上,一边吸溜着碗里的棒子面稀饭,一边啃着棒子面的窝头,眼睛一眨不眨冲着杏花看,杏花妹子,你这是咋地啦?
   没啥,胃不好,正醋意呢。杏花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了一句。杏花平常很少搭理他。河马不是韩家屯土生土长的人,听说他祖籍山东,八岁那年跟着大人闯关东,不知咋就走散了。河马走到范家屯的时候,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吃一口东西了,只剩下一口气,是屯里老光棍长腿收留了他,认河马做了干儿子,那年长腿已经六十岁。长腿好酒,河马十七岁那年,长腿在朋友家喝酒,结果喝醉了,冻死在回来的路上。河马披麻戴孝送走了长腿,从此安生地在韩家屯住了下来,自己也随了长腿的姓,改姓了韩。
   河马是外乡人,自然没资格分到地。长腿没死的时候他不要地,一个光棍要啥地,农忙的时候帮人收种,一季忙完了主家当然少不了给几袋包谷,一年两季下来粮食也够吃。长腿死后,河马也继承了长腿的传统,继续给人家帮工。河马年轻,有一把子力气,干活又不惜力,屯上农忙的时候都喜欢找他。
   粮食是够吃了,河马是个没爹没娘的孤儿,谁家姑娘愿意嫁一个连地都没有的光棍?这么一年年下来,河马仍然茕茕孑立。河马和大壮同岁,大壮现在男娃来福已经八岁,小的姑娘芳妮也六岁了,河马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光棍就光棍吧,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农闲时,遇上谁家红白喜事,河马就成了香棒棒了,这家请那家请,小酒天天喝得晕晕乎乎,倒也逍遥快活。
   河马很讨来福和芳妮喜欢。
   别人家帮忙,总少不了酬谢一些糖果之类的东西,河马舍不得吃,隔着那道木棍搭建的院墙递过来给来福和芳妮。来福和芳妮稀罕不得了,自然就很喜欢河马叔。
   孩子喜欢,杏花不喜欢。她觉得每天晚上蹲在她家后面窗户下的人就是河马。有一次,杏花和大壮那事后,到院中小解,她看到一个黑影顺着她家的屋后,幽灵一样飘进了河马家的院子。不一会便听到了门轴的响声,杏花断定那个黑影就是河马。
   河马吃饭总喜欢蹲在那块石碾子上。杏花进进出出,总觉得有一双眼睛,一直盯在她鼓鼓的胸部和翘翘的臀部上。杏花便觉得自己背上长出了芒刺,刺得她浑身的不舒坦。河马来到沈家屯就是与他隔壁,而且和大壮又是同龄,平日两人关系处的不错,大壮的脾气杏花知道,她哪里敢说。
   杏花不喜欢河马,还有一个原因:河马虽然没有她们家大壮身体好,也长着一副结实的身板,喜欢留着一脸的络腮胡,给人一种痞痞的感觉,像个活土匪的样子。
   天,刚过晌午,白花花的太阳有些晃眼。
   柴门吱呀一声响,二蛋火急火燎地跑进来,杏花嫂子,杏花嫂子。
   杏花正在灶间忙碌,听见院子里叫唤,急匆匆走出灶间,手胡乱地在围裙上抹了抹。二蛋兄弟,有事呀?
   杏花嫂子,大壮哥……二蛋一路跑来,也是跑急眼了,额头上脖子间都滚动着圆圆的汗珠,大颗大颗汗珠密密麻麻,像热锅里炒的豆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你大壮哥咋地啦?二狗子兄弟你快说呀。杏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心头。二狗子舔了一下干涸的嘴唇,又狠狠地咽一口唾液。
   大壮哥,在石场被石头砸伤了,正往医院送呢,廖场长让我跑回来给你送个信。
   杏花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只剩下炙热的阳光在面前耀眼。二蛋的话苍蝇一样嗡嗡作响,模模糊糊一句也没听清。杏花嫂子,杏花嫂子。二蛋一直叫唤,半天,杏花的魂才还了回来。
   二蛋兄弟,大壮究竟咋样了?
   二蛋砸了一下嘴,摇了摇头,大壮哥,这次够呛。别问那么多了杏花嫂子,收拾收拾跟我去医院吧。杏花机械式地点了点头,解下腰间的围裙,深一脚浅一脚送回了屋里。从屋里出来,跟在二狗子的屁股后面往院外走,脚步软得像腾云驾雾。
   隔壁的河马一直支起耳朵听,断断续续也没有听清楚,只了解一个大概,大壮被石头砸伤了。
   杏花妹子,大壮兄弟咋样?需要帮忙不?杏花哪有闲工夫理会他,一门心思都在大壮的身上。河马悻悻地冲着杏花离去的方向抿了抿嘴,眼睛跟着眯成了一条线,跟随着杏花性感的屁股翻飞。
  
   医院里,走廊上的急救灯亮的有些刺眼。杏花站在那里,木然地瞅着急救室的门。
   杏花,你也别老站着了,坐下来歇歇腿脚。石场的场长廖老歪一直盯着杏花看,眼睛里透着一丝邪念,从杏花到医院,廖老歪的目光就没有离开杏花的身体。
   廖场长,我们家大壮这究竟咋地啦?好好的一个人,咋说被石头砸了就砸了呢?杏花的话里已经渗透着眼泪。
   ——唉!现场的情况我也不太了解,反正你们家大壮今天有些不在状态,还是让二蛋跟你说一说当时的情况吧,当时他在现场,也最清楚大壮的实际情况。廖老歪望了二蛋一眼。
   二蛋挤巴了挤巴小眼睛,小心翼翼和廖老歪对视了一下,廖老歪点了点头。
   杏花嫂子,我大壮哥今天是不是病了?还是在家里吃坏了肚子?总之今天我觉得他蔫了吧唧,一个早上也提不起精神。既然有了廖老歪的授权,二蛋还怕什么,小嘴吧唧吧唧地问。怎么会?你大壮哥走的时候挺好的呀。杏花把头摇成了拨浪鼓。突然,杏花想起了什么,脸上一下堆满了红彤彤的云。心里开始懊悔起来,大壮天天在石场上班,那都是力气活,自己千不该万不该随了大壮的意。
   杏花的脸莫名其妙地红了,加上脸上还残留这泪水,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身旁的廖老歪看呆了。
   杏花嫂子……杏花嫂子……二蛋不分时宜地喊。
   哎……哎……杏花连应了两声,肚子里肠子悔得弯成十八道弯。这个节骨眼上不能让外人看出来,要是让别人知道大壮因为贪恋自己身体,羞也羞死人,以后在屯子里怎么抬头见人。大……大壮离开家的时候,挺……挺好的呀,喝了两碗的棒棒粥,吃了四个棒棒窝窝头,还有一个鸡蛋。杏花磕磕巴巴地说。
   那就奇了怪了。二蛋皱了皱眉头。
   放炮过以后,一块大石头卡在上面,石场就数大壮哥的力气大,每次都是大壮哥上去把那石块放下来,所以大壮哥每月都比我们多拿几块钱,这一点石场的人都服。别人上去不好使,可是……?二蛋眉头皱得更深了,深成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说呀,咋说点事都磕磕巴巴的?廖老歪瞪了二蛋一眼。
   二蛋冲着廖老歪媚笑了一下。可是,大壮哥今天搬石头的时候,明显有些吃力,以前这大的石块,大壮哥根本不费力就搬起来了。可是今天,大壮哥愣是没抓住,大石块就砸在了大壮哥的腰部。二蛋加快了语速。
   不过,杏花嫂子,你也别太担心,咱们石场会给大壮哥瞧好的,对吧?廖场长。
   看着杏花难过的样子,二蛋本来是想安慰杏花,忍不住就随便说了一说。廖老歪斜着眼剜了二蛋一眼,二蛋赶紧低下了头,吓得再也不敢随便说话了。
   二蛋说得对。廖老歪转过脸,脸上已经堆满假假的笑意。我们石场不会扔下大壮不管的,我们先安心给大壮治伤。廖老歪话里话外都是官腔。
   急救灯攸然地暗了下来,四个小时的手术终于结束了,大壮躺在手术车上被推了出来,麻药还没有过,一直处在昏迷的状态。看着大壮毫无血丝的脸庞,杏花忍不住叫着。大壮,大壮……叫着,叫着,杏花就把自己的眼泪叫得翻飞。
   病人需要休息,就不要打扰他了。手术主治医师善意地提醒。
   大壮被护士推走了,消失在医院走廊的尽头。
   医生,大壮怎么样了?杏花带着哭腔问。
   医生摇了摇头,叹息道。伤者伤势很严重,脊椎神经多处受损,而且胯骨也多处粉碎性骨折,估计即便是康复了话,也站不起来了。
   什么?杏花没想到大壮会伤得这么严重,尽管在手术期间有一百种设想,她也没想到大壮会瘫痪。
   这个结果让廖老歪也吓了一跳。医生,没这么严重吧?
   廖老歪的话,医生显然有些不高兴。这位同志,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请你要相信科学,从我们临床多年的经验告诉我们,伤者最终结果只能是瘫痪。而且……医生说到这里似乎不忍心继续说下去。
   而且什么?廖老歪问。
   而且,伤者康复以后,没有性能力了。病人生殖系统神经和脊椎系统神经都损坏严重,没有修复的可能性,随着生殖器神经坏死,生殖器也会一天一天的萎缩。
   医生,医生,我求求你了,求求你救救俺家大壮吧!他可是我们家的顶梁柱,如果他瘫痪了,我们这一家就完啦。杏花噗通一声跪在医生的面前苦苦哀求。病人家属,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可是……可是这个我真的爱莫能助。医生尝试着想拽起杏花,没拽动,摇摇头走了。

共 20995 字 5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风吹过的村庄,有善良的人带来喜事,有邪恶的人兴风作浪,穷困的人们有着喜怒哀乐,村子里有着各种故事。精彩的小说,故事感人,人物鲜活,具有现实生活印记、浓郁的生活气息和乡土气息。小说叙述农村女子杏花和两个男人的故事,朴实漂亮的杏花和丈夫大壮本来过着村子里的幸福生活,男人勤劳女人持家,还有着两个孩子,引来全村人的羡慕,特别是一些男人特别是单身汉对杏花的垂涎,包括邻居单身河马。故事的发展很悲剧,大壮在石场施工中受重伤,瘫痪在床,河马尽心尽力地照顾邻居一家的生活起居。在大壮的主动安排下让河马加入了他们的家庭,接受了拉帮套的方式,杏花也慢慢地接受了河马,还在一起生了一个儿子。除了村子里的流言蜚语,更由于杏花大儿子来福对河马的误解和仇恨,河马也意外的死亡,杏花也悲伤的死去。感人的小说,悲伤的故事,生活中的各种人性充分表演。感谢发文分享,推荐阅读共赏!【编辑:秋觅】【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8010013】【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80808第1084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秋觅        2018-07-30 22:05:03
  精彩的小说,感人的故事,风吹过的村庄,有善良的人带来喜事,有邪恶的人兴风作浪,穷困的人们有着喜怒哀乐,村子里有着各种人物和故事。
秋觅
回复1 楼        文友:幸福千里        2018-07-31 10:20:50
  秋觅老师的编按,千里欣赏,谢谢老师,辛苦了,千里敬茶。
2 楼        文友:何叶        2018-08-01 22:11:42
  恭喜精品。老师真是小说高手。给赞。
何叶
回复2 楼        文友:幸福千里        2018-08-02 00:25:14
  社长,千里谈不上什么高手,瞎猫碰上死耗子,巧了。
3 楼        文友:菲梦依然        2018-08-02 16:11:10
  河马、钢子,善良的父子俩!感人!
回复3 楼        文友:幸福千里        2018-08-02 17:54:33
  谢谢依然评语,你也是一个好人。
4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8-05 22:22:42
  真正的一篇好小说,人间百态尽在其间,直击复杂的人性,令人唏嘘感叹。问好千里老师,创作辛苦了。
叶华君,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回复4 楼        文友:幸福千里        2018-08-06 10:55:31
  谢谢叶老师的评论,你的那篇绝品,千里也拜读了,你写的内容更棒,更让千里折服。
5 楼        文友:何叶        2018-08-08 21:32:08
  恭喜绝品!老哥的文特别好。社团有你更精彩!
何叶
回复5 楼        文友:幸福千里        2018-08-09 12:02:19
  感谢社长,为千里小文付出诸多努力,谢谢你,千里敬茶。
6 楼        文友:酸梅子        2018-08-08 22:33:22
  欣赏千里友的绝品之作!村庄的故事很精彩,特别是千里友笔下的人物,个顶个是活脱脱,悲喜人生,演绎着现实版的故事。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回复6 楼        文友:幸福千里        2018-08-09 12:04:08
  谢谢梅友,千里也欣赏过您的文章,写得很棒!向您学习。
7 楼        文友:秋觅        2018-08-08 22:49:10
  祝贺绝品,欣赏佳作!
秋觅
回复7 楼        文友:幸福千里        2018-08-09 12:05:13
  谢谢秋觅老师,谢谢您精彩的编按,让千里小文生色添香不少,千里敬茶。
8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8-09 05:35:45
  恭喜千里老师的佳作获得绝品,非常精彩,实至名归。希望老师继续努力,写出更多华丽篇章。
叶华君,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回复8 楼        文友:幸福千里        2018-08-09 12:06:29
  更要感谢的人是叶老师,谢谢您废了一晚上的时间,给千里小文纠错,万分感谢。
9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8-08-09 08:49:52
  直击人性,展示时代变革,情节曲折,人物塑造成功。尤其几个关键人物的描写,展示出人性的不同,非常到位。祝贺。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回复9 楼        文友:幸福千里        2018-08-09 12:13:37
  谢谢老师精彩点评,老师是文字高手,所办的社团,人才济济,个个都是精英。
   看了你们社团的文,让千里学习到很多知识,心中除了佩服,剩下的还是佩服,欢喜酒家不愧是江山招牌社团。
   感谢老师百忙之中为千里小文留评,多向老师学习写作技巧。最后,千里遥祝老师夏琪文丰,写作愉快!
10 楼        文友:三月羊        2018-08-12 10:30:38
  河马悲剧结束不尽合理!
回复10 楼        文友:幸福千里        2018-08-12 12:28:51
  老师好,从伦理上讲大壮儿子来福仇视河马正常,一个畸形的家庭,让他倍受屈辱,二赖子他们有意无意的语言给他心灵上是有打击的,心灵的扭曲变形,便产生了仇恨,一次深山的谋杀,也是成立的,老师琢磨琢磨。
共 14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