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欢喜酒家 >> 短篇 >> 情感小说 >> 【酒家】苦寻(小说)

精品 【酒家】苦寻(小说)


作者:竹儿 举人,5566.1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108发表时间:2018-08-04 16:24:26

【酒家】苦寻(小说)
   一
   春节将至,我慢慢收拾行李。给姨夫买的烟,还有两盒今年的新茶铁观音;给小姨买的毛衣、羊绒大衣;给冬生哥的羽绒服,给表嫂的化妆品。最后,我把两束白菊花小心地用保鲜膜包裹好,找来泡沫板固定在纸盒内,放入行李箱,这是带给妈妈和爸爸的。
   装好了行李,我的心已是万分悲哀。我真的很讨厌这个节日,万家灯火,鞭炮喧天时,却是我最难过的时候。我禁不住泪流满面。坐在床边,打开床头柜,拿出红木盒,里面放着半块雕刻着梅花图案的玉佩。半朵寒梅,显得孤独,那不算齐整的断面,预示着另一半的寂寞。这块梅花玉佩是属于妈妈的,也是留给我和哥哥的唯一念想。我捧着半块玉佩,呜咽起来:“哥哥,你到底在哪里啊?”
   楼下响起了汽车喇叭的声音,我赶紧擦干眼泪,到窗前张望,是文宣到了。我将半朵梅花玉佩挂在脖子上,小心地塞进灰色高领毛衣里,贴着心口,有微微的冰凉,我轻轻抚摸了一下,套上黑色羽绒服,抓起白色毛线帽,背上背包,拉上皮箱,锁好门,往楼下走。文宣的“沃尔沃”就停在楼下,他是来送我去机场的。
   我和文宣认识三年了。
   三年里,我没有允许他踏进我的小屋,文宣很听话。作为一名外资企业的资深顾问,上百万的年薪,足够吸引人的。有多少女孩儿主动找上门来,投怀送抱,可他仿佛看破红尘的老僧,无动于衷。我一直想,也许他的第一次婚姻给他的打击太大,所以,他对女子已失去兴趣。他对我,我不知道是不是爱情。看我时,似专注,又飘忽的眼神,对我细微的照顾,给外人的错觉是他看上我了。他从不在我面前谈论感情,也不涉及“爱情”这个话题,对于他的第一次婚姻更是守口如瓶。只是在一次酒醉时,无意透露,她的前妻是他的大学同学,两人毕业后自然地结婚。那时的他只是个小职员,贫穷时时围绕着他们,在一次生病住院时,他的前妻在医院认识了富商,从此抛弃了他。听他的故事很凄凉,虽然简单,却透着无奈与世俗。
   我走出单元楼,天空飘着大朵的雪花。那飞舞的白色精灵,纯洁得让人心疼。可这纯洁里又有多少冰冷,有多少心酸。文宣看见我拉着行李箱出来,赶紧钻出车,帮我将行李放进后备箱。我静静地看他做这一切。他修长的手指,干净的面容,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搭配讲究的衣着,给人一种安静、高贵、淡泊,又不容靠近的感觉。
   他放好行李箱,拉开副驾驶的门,在抬头的瞬间,他看见了我红肿的眼睛:“在家又偷偷哭啦,我说你啊,如果不开心就别回雪乡了,每年回去之前都要哭的眼睛红肿。雪乡有抚养你长大的小姨,这个我知道,你要报答养育之恩。报答的方式有很多种,你可以接他们过来,和你住在一起,给他们养老送终,没必要把自己整得惨兮兮的。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我,我帮你。”文宣声音带着磁性,含一丝嗔怪与疼爱。我姑且理解为疼爱吧!我看了他一眼,轻轻地笑了笑。
   “你不懂,文宣。”我说话的表情一定很凄然。
   文宣张开手臂:“清雪,来,让我抱抱你吧!”听见文宣说要抱抱我,我一愣,这是从没有过的事。我有些尴尬。文宣不容我多说,将还在发愣的我拥在怀里,“清雪,我知道你在寻找你的哥哥,你一个人寻不如两个人找,我想……我想和你一起寻找。”这算文宣对我的表白吗?我被电到了,大脑混沌,我的世界静止了。
   雪,依然在飘,大片大片的,如鹅毛,整个世界都罩上银白的妆容。路人经过,踩着雪,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擦肩之后,路人扭头看着相拥的我们。我清楚地看见路人微笑的表情。那是位老人,他一定也忆起了曾经的美好吧!我回来神来,轻轻推开了文宣:“对不起,文宣,我一定要找到哥哥。”
   “找哥哥和与我在一起并不冲突啊!清雪,我只想我们相互依偎,相互取暖。”文宣有些焦急。我看了文宣一眼,原来,他只是想有一个取暖的伙伴。而我,三十岁,还没有将自己嫁出去,我在他眼里,是搭伙过日子的好搭档。我深深地看了文宣一眼。
   “文宣,我要赶飞机。”我坐进了车里,文宣无奈地叹了口气,发动了车。一路上,他想说什么,看着我沉默地看着前方,他什么也没说出来。
   挡风玻璃外的世界,依然是纯净与洁白的,雪虽然小了,人却没有少。川流不息的车辆,匆匆行走的路人,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忙碌,而我,站在世界的边缘,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如果,行人中,有一个人是我的哥哥清寒该多好。
   车辆的拥挤,文宣不停地按动着喇叭,我隔着挡风玻璃审视外面的世界,一个冰冷的雪世界。约莫半小时后,机场到了,文宣停好了车,打开后备箱,提下行李,他想送我进去,我执意不肯。文宣知道我的倔强,只好作罢。文宣的车,带起地上的白雪,卷成了雪雾,慢慢隐没在我的视线,我的心中莫名地升起失落感。我想文宣是爱我的,可那飘忽的神情,又让我感到陌生。爱情是笃定地爱一个人吧!文宣爱我吗?
   文宣临走时的话还在耳边飘:“清雪,你已经三十岁了,岁月是把杀猪刀啊!”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脸颊,我老了吗?我怅惘地摇了摇头,收回了目光,抬起头看天空。刚才还在雪花飞舞的天空,却有阳光,稀疏的雪花依然在飞舞,光芒与雪花同存,是不是悲凉会少一些!
  
   二
   机场人声嘈杂。
   要过年了,接人的送人的,络绎不绝,向着自己的方向前行。还有一个多小时飞机就要起飞了,我办理了登机牌、托运行李等相关手续,过了安检,坐在候机室里等待。候机室的空调开的很大,有了闷热感,取下头上的白色毛线帽,脱下黑色羽绒服,手不经意地触到了半块玉佩,心又无端地悲凉起来。
   那年我十岁,哥哥十三岁。寒假,我和哥哥清寒来到雪乡的小姨家。爸爸妈妈因为工作忙碌,直到快过年了,才有时间来看我和哥哥。
   一月十三日,一个我无法忘记的黑色星期五。西方人说十三是个不吉利的数字,于我,一个东方人,并不相信。可是就在这一天,一个飘雪的日子,我的爸爸妈妈命丧黄泉。我痛恨雪,虽然我喜欢雪洁白飘渺的样子,却恨雪的无情。
   我记得那么清楚,那天的雪下的很大,我和哥哥在村口堆雪人。雪花落在我和哥哥身上,我们也变成了雪人。十多天前,我们已收到爸爸妈妈的信了,说就在这几天到雪乡看我和哥哥。我和哥哥每天都到村口等妈妈和爸爸。那天的雪真大啊,天真冷,我和哥哥等到日头落山,家家户户点起了灯,妈妈和爸爸还是没有来。小姨和姨夫说,明天爸爸妈妈一定会来。
   第二天清晨,我还在睡梦中,哥哥撕心裂肺的哭声惊醒了我,接着是小姨和姨夫的呜咽声,连小姨的儿子冬生表哥也在哭了。我顾不得穿棉衣跑出了屋子,院子里站了很多人,并排两个门板上,是妈妈和爸爸躺在上面,身上有血迹。妈妈脸上有一道深深的伤口,血已成了冰,凝结在妈妈脸上。妈妈的头发上、眉毛上都是白花花的雪,妈妈的胸口以下压成了扁平;一根肋骨刺穿了爸爸的身体,也刺穿了棉衣。两人的身体已僵硬,保持着蜷缩的姿态。我扑过去,叫了一声:“爸爸、妈妈……”便趴在妈妈身上,抱住了妈妈的脖子。那天的妈妈很冷,妈妈一直是温暖的,那天却冷的让我发抖,我紧紧地抱住妈妈的脖子,我想用自己的身体将妈妈捂暖,我没有成功。我哭得太伤心,竟然哭晕过去。
   我醒来看见了警察,我听见警察说:“肇事司机已逃逸,昨晚的一场大雪破坏了现场,找不到任何肇事车辆的痕迹,不过请你们放心,我会尽最大努力抓到当事人,还你们公道。”后来,警察来过无数次,勘察过无数次现场,终因没有找到线索,妈妈和爸爸的交通事故案搁置下来。我和哥哥从此和小姨一家生活在一起。妈妈生前不离身的那块梅花玉佩,在那次交通事故中摔成了两半,我和哥哥,一人一半……
   候机室通知登机的广播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抹了一把泪水,背上背包,站在排成长龙的登机队伍后面。空姐职业性的微笑挂在嘴角,麻利地验看着登机牌。我看着那微笑,有短暂的恍惚,我想象不出,她撤下微笑后的样子。登机后找到自己的位置,将背包放入行李架,静静地等待飞机起飞。我一直喜欢靠窗而坐,靠窗的位置可以让眼睛里的秘密通过风景隐没,不必暴露在众人面前。
   天空真的放晴了,刚才还是雪花飞舞。早上,我一直在想飞机会不会停飞,我下意识地希望飞机停飞,如果飞机停飞了,我是不是就会停下脚步,不去又一次触及那十岁时的悲痛?我纠结又矛盾。
   雪后的天空很清亮,雪还没有来得及清扫,白茫茫的。远山层叠裹银装,近景清绝超凡尘。千山暮雪,只影向谁?轻轻叹息着,将头依在窗上,透过窗向外看。窗上突兀地多出了一个人影,我扭头瞄了一眼旁边的座位,一位身穿黑色羽绒服的男人,三十多岁的样子,清俊的脸庞,有淡淡的忧郁。他看了我一眼,在我脸上稍稍停顿,我也多看了他一眼。他的笑很干净,放好行李,坐下后,他捋了一下微卷曲的头发。
   “去雪乡?”他首先说话,“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我叫夏乔!”
   “嗯,去雪乡,你搭讪的方法很老土。我叫梅清雪!”我轻笑了一下,“你常去雪乡滑雪是吗?也可能是在飞机上见过。”
   夏乔听我说去雪乡,他的眼睛无端地闪过一丝痛意:“是啊,我每年这个时候都要去雪乡,不是去滑雪……”我听得出他欲言又止。我看了夏乔一眼。
   凭借记者的敏锐性,直觉告诉我,这个人有故事,心里有别人无法触及的伤痛。话说回来,世界之大,包罗万象,无奇不有,每个人都有故事。人从生下,就是故事的开头,咽下最后一口气,就是故事的结尾,不是吗?我不必在意别人的故事有多精彩,也不必对他人的伤痛有探究之心吧!我想着,轻轻地抿嘴笑了笑。
   飞机起飞了,发出引擎的轰鸣声。在云端,有气流,飞机颠簸。我靠在窗上,眼睛微闭,似睡非睡。二十年前的景象又一次涌现。
  
   三
   爸爸妈妈死后,葬在了后山坡上,那里地处雪乡的最高处。哥哥说要让爸爸和妈妈站在高处,看着我们兄妹俩健康长大。
   二十年前的小姨家并不富裕,靠着几亩薄田维持着一家人的生活。平时靠当老师的爸爸妈妈接济。爸爸妈妈死后,小姨一家的日子更拮据了。再加上我和哥哥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饭量比一个大人只多不少。虽然哥哥很勤快,我也从不问小姨要新衣穿,但,日子还是很苦。因爸爸和妈妈的交通事故案没有结案,肇事者逃之夭夭,没得不到任何赔偿。爸爸妈妈工作的学校,起初看我们可怜,会给我们些生活费,天长日久,学校也负担不起这笔额外的开支,不了了之。再后来,学校把公房也收走了。我和哥哥彻底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小姨成了我们唯一的亲人。
   转眼,我十二岁,哥哥十五岁,我面临着上初中,哥哥要上高中了,就在哥哥拿着县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回家的第二天,哥哥走了。走得无缘无故,走得毫无征兆。走时,带走了半块玉佩,留下了一张纸条:小雪,哥哥走了,好好上学。哥哥想让你上最好的学校,接受最好的教育。
   我不知道哥哥怎么会留下一张莫明其妙的纸条,而不知所踪。小姨看见那张纸条后,紧紧地攥在手心,贴在心口上,脸色苍白,嘴里喃喃自语:“我昨晚不该说的,一定是小寒听见了什么……我不该说的……”
   姨夫的身体微微晃动了一下,抓住桌角站稳:“如果小寒有事,我们怎么对得起姐姐和姐夫啊!”那时,我不懂小姨和姨夫怎么了。哥哥的离家出走,让我伤心欲绝,我不知道哥哥为什么就这样丢下我。
   哥哥从此没了消息。也许少年时的悲痛总不会太长久。哥哥走后,我很快收起了悲伤,顺利地上完了初中,考入县重点中学。那时,小姨家的生活有了改善,钱也宽裕了一些,小姨会经常十块、八块地塞给我零花钱。我不明白小姨家的日子怎么就无端地好起来,后来,我选择了一所传媒大学,不为别的,只为毕业后,当一名记者,天南地北地跑。不是去看风景,而是为了寻我的哥哥——梅清寒。毕业后,经过我的努力,我真的是省城新闻周刊的一名记者了。每年从东到西地不知跑了多少地方,却没有找到我的哥哥。
   空姐送来餐点时,我神情还处在恍惚中,是夏乔叫醒了我:“梅清雪,餐点来了,你是要咖啡还是饮料?”
   我睁开眼睛,看见他在眼前晃动的笑脸,我“唔”了一声:“嗯,我只喝白开水。”
   “请问,有白开水吗?”夏乔转向空姐询问白开水时,我取下手腕上的橡皮筋将长发束起来,坐正了身子,放下小桌板。空姐微笑着,为我端来了白开水。我随手拿出飞机椅背上的旅游杂志,无目的地翻看着。
   夏乔的话并不多,他一直保持着一个姿态,靠在椅背上,微闭双目。他虽闭着眼睛,又好像洞察一切。对于我对他微微的斜睨,他也能明察秋毫。
   我并不在意他的微笑,我本不是个喜欢探究别人秘密的人,我只是翻看杂志,沉思着。对于夏乔,我知道,我们只是路人,也终究是过客,只是不经意间在一个特定的时刻相遇,而后擦肩。他有他的方向,我有我的方向。他去的雪乡也未必是我要去的雪乡吧!

共 12977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成功的小说,讲述了一个女子苦寻的经历。苦寻,题目便注定了一个曲折的故事。苦寻什么?回忆、亲情、爱情……或者是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东西,那是人性的善良,抑或最初情感的救赎,犯错之后勇敢的面对。这篇小说最成功之处在于讲述女主人公在不同时段里的情感,描写得淋漓尽致,或是痛苦、或是平淡、或是冷静、或是执着、或是绝望、或是疑惑,让人深刻感受到她的成长经历,或者说是走出自我、走出痛苦的一个心路历程。一场车祸,改变了太多人的命运,围绕命运,太多人选择了坚强、原谅或者救赎,读者更多的看到了人性的善良和光芒。清雪的执着,源于血缘源于亲情的一种寻找;清寒当年的离开,是一种坚强,为了妹妹更好的命运,而最终还是靠着自己的能力挣钱、没有要挟夏乔更是一种坚强和宽容;小姨的哭诉是一种不安的救赎;夏乔用了二十年的时光去拯救自己的灵魂,完成了自我的救赎,是一种人性真实的展示;清雪最后的选择无疑是让小说达到了高潮,她并没有选择平淡人生、冷眼观世的文宣,而是选择了最难的宽容,走出了萦绕二十年的噩梦,最终爱下去。小说情节曲折,情感处理跌宕起伏,人物丰满,反思了社会和人性,值得品读。推荐。【编辑:故事中人】【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806000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8-08-04 16:30:20
  小说写得很好,感谢朋友为酒家带来的精彩。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回复1 楼        文友:竹儿        2018-08-07 14:56:34
  问好社长,辛苦了,敬茶!
回复1 楼        文友:竹儿        2018-08-10 15:05:19
  社长以后就叫我竹儿吧。问好,初秋快乐!
2 楼        文友:派河一枝草        2018-08-08 16:10:56
  今天无意中看到江山文学网,略微浏览下,立即就被吸引,赶紧注册了。
回复2 楼        文友:竹儿        2018-08-10 15:00:22
  感谢支持江山,江山是正文学的传播地,来这里准没错。问好,
3 楼        文友:山泉        2018-08-09 11:00:49
  今天才有时间来读这一篇文章,这是非常出彩的小说!
   经典的总结故事社长已经在按语中点破了,我想说的是,读完后的我依旧泪水盈眶。抛开写作的技巧不说,小说揭示的人心,人性,在细腻的情感宣泄中,显示得淋漓尽致,天下人天下事,总有对错,不错的是我们都有一颗善良感恩的心。从小姨一家到文宣到夏乔,都是好人,愿好人一生平安!
   问好竹儿朋友,谢谢把这么经典的作品投在酒家!
   期待更多精彩!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
回复3 楼        文友:竹儿        2018-08-10 15:02:44
  问好山泉老师,叫我竹儿吧。
   酒家有酒,我有文字。
   在酒家品酒,写文字,
   从容且简静,这感觉挺好的。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