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山征文 >> 江山征文 >> 【十年江山情】江山一月(散文)

精品 【十年江山情】江山一月(散文) ——柳岸花明


作者:怀才抱器 举人,3091.8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520发表时间:2018-08-08 15:43:44
摘要:江山驻足,整一个月,已经留下了歪歪扭扭的足印,书写着一个文学爱好者的蹒跚的脚步,怀才抱器用纪实的文字记录下来,也算作献给江山文学十周年的进门礼物……

【十年江山情】江山一月(散文)
   时至昨日(8月6日),站在江山之麓,整一个月了。来到江山,不能说这是一次闲旅,旅游总是要离开踏足的风景地,而江山让我驻足。我还没有攀登江山之峰就遁去,连自己都觉得那是懦夫的仓皇“远足”。何时转身?我问自己。我分明听到自己的脚步,若踯躅不前,一定是手颤不能持笔,或者是如江郎才尽了。
   江山十载,怀才一月。不能用数据来比对出什么,就像风雨半世和一见钟情,不能用时间来定义。我就像庄子所言的“朝菌”,只见了江山的“晦朔”,但我可以用滴露之情,染润江山的一片枫林。正逢江山文学十年大庆,突然心血潮涌,把摸来江山的前前后后,回首一月足印,把青涩与感动缀成文字,就留在江山的山麓小径上吧。
  
   一
   文字于我,是一杯淳淳的小酒,怡情;是一把轻轻的羽扇,爽风而已。那些年,我就像一个游侠,不,似乎就是半个唐吉坷德,遇到网站就操笔写点豆腐块,放在那里,朋友知道我喜欢舞文弄墨,我也乐意接受种种哄孩子般的“奉承”,毕竟自古以来,文字为伴给人的是雅趣,附庸风雅,沾点墨香,就觉得不俗,肤浅如我。手指一点,在线了,每日发篇小文,没有人呐喊,也无人留言,至多是一个网络的无声符号,但看看那些突然冒出来的小说,色彩变味,就决然离开了,庸俗不应该用文字来编织,我恨过仓颉造字,为何方块字要与阴暗的蛆虫为伍。
   以文会友!我的那些粗糙的文字却引来了志同道合的文友,相识在线,就是难以忍受那种不洁之气的熏染,便转身离开。不设门槛,也不关门,带着满腔的热情踏入,身后飞着嗡嗡的声音;挽着文友走出,没有回首,因有文友携手,不能说“再见”,继续寻觅……
   我在山岚砍伐了一车柴薪,不曾想,有蜂儿随着我走,不是我香,而是蜂儿要寻香。文友说之所以跟我,是因为我笔下的文字可以像花儿芳香。我明白,这是给我灌“蜜汁”,若说“香”,是带着小家子气的味儿,自嗅还可以,放在外面,风一吹,日来晒,香味儿就没了。
   其间,有文友隔屏相邀,说“江山”的地儿很好。他有两句话:“江山开花,不长草!”我以为他是文艺范,看他的散文常常用“岁月静好”,从来不说孬,听听就罢了。几个文友就像无头之蝇,让我先探访,结果在半道遇到朋友拦住了我,说散文就是“亭亭立玉,临风玉树”,应该找佳人来欣赏,我拍案惊奇,觉得见识超前,便去了那个佳人林立的地方。
   那里给了我们一个告别的题目——“以后的我们”,我一下子就想到了迟早要分手,莫非是一个暗示。在没有喝彩,没有浪漫,没有鼓掌,没有一点声响的空间,居然玩了几万文字,我本来就知道,与文章结侣就意味着与寂寞牵手,可能我过于奢望那些无聊而违心的呐喊了。
   一个趣味偏狭的地方,总感觉压抑,就像你一直憋在一个不能通风换气的屋子,久了,味儿都嗖。那里,本以为是以“香残容瘦”来唤起对爱情的千般抚摸,但抚摸得很久,只是“妾心如枯井,波澜誓不惊”,这是爱之波澜不入枯井的妇怨;又是“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心许一厢,哀伤哀伤;还有“重叠泪痕缄锦字,人生只有情难死”,困惑于情,抹泪不够了,就以死心酬谢心上人。静心去悟,我觉得那里的主题就四个字:死去活来!
   那些华酽的文句可以捕捉佳人心?我不知道。只要发个三五篇这样的“剖心晒情”的文章,就可以成为“人气作者”了,后来文友“习之乐哉”先生说,这是“气人”!就这样我们被“气”走了。
  
   二
   一开始,我们几个伙伴不敢惊呼“江山如此多娇”!幸运与巧合也许是冥冥中的事情,打开“江山”,刘文龙的名字晃动在眼前,翻检他的作品,我读了一天。
   让我捧爱不释的是他那篇《一腔孤勇赴江山》的散文。题首一枚“皇冠”,耀眼的光芒让我惊奇,这里可以有人赏识!我翻翻那些社团的“绝品”,数量几乎寥若星辰。刘文龙的空间不下百篇,唯一一顶桂冠,花落“孤勇”。
   人生“知味”有十:仁义礼智信忠孝廉耻勇。刘文龙唯独取一个末位的“德训”,我不得不认真审视这位作者了。
   他属于微尘颗粒,草根一枚,他也不是没有花前月下的“人约黄昏后”;他也不是没有振翅一跃的人生冲动,可能也曾沉浸在“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梦幻里;他也有“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的思念情苦……那些小儿一般的扇面游戏都不能成为他人生的主题。
   《江山论坛》里一段调侃经历的话,让我认识了他的坎坷,他的37“过”仿佛是特写镜头,那段话是——
   当过小班长,鸟段长,当过化验室主任,押送过炸药,现在还有押运证呢。当过副厂长,烧过锅炉,干过泥瓦匠,做过道士相过面,挖过坟招过魂,开过气功班卖过矿,开过超市和凉皮店,卖过冰棍,踏过人力三轮,炼过焦搬过家搞过家政,扛过板锹卸过煤,下过井当过架子工。顶过神开过关。酿造厂也干过。扫过路种过蘑菇洗过碗,当过义工救过人,赌过石头拆过房。蹲过班房告过状,打过经理累过美人梨花泪。就差尸体这行没弄过……
   刘文龙的经历也仿佛如我,只是我没有他那么复杂。我为何放弃了人生的沉淀,而追逐那些“艳词丽句”呢?在他的“孤勇”里的一段文字,我抄录下来——
   幸遇江山,如苗得雨。夜深人静时,尤适合深入江山文海,打捞文字的声音。特别是数九寒冬,心里就有了春天般的温暖……
   文学就是一盏温暖的灯火!
   我相信他的话不是假话。文字是用来干什么的?就像问“人是什么”?一个高深本源的哲学命题。拿文字来撞击自己的心灵!而我,愧疚汗颜!我拿文字来“招蜂引蝶”,吟“卿卿我我”,格调完全迥异的人生境界犹若云泥。那几万吟花弄月的“诗情画意”变得就像一幅丑陋的面孔,甚至狰狞乖张。
   刘文龙来自社团“柳暗花明”,是否这里就是我的“又一村”?看到“柳岸”两个字,我掩卷,眼前跳将而出的不是那些红颜薄命,而是满目的雄壮与沧桑……
   曾经去过新疆,站在广袤的戈壁边沿,目睹远处一片金黄渐染成红的胡杨柳,我改变了对“青青一树伤心色,曾入几人离恨中”的婉约离殇印象。胡杨柳命可千年,妒忌者都轰然倒下,唯独她傲旱藐水,我想站在这个“柳岸”,让柳条拂面……
   眼前又灼灼玉立着一行行柽柳,盐碱地上万木枯,唯有柽柳笑冬风。不以艳花惹人目,只做绿色护泥土!诗人晁端礼还敢写句戏柳“花倚东风柳弄春,分明浅笑与轻颦”么!
   改变我的印象未必是打包好的东西,尽管很多,我懒得去解开看包裹里装什么,往往一个闪念,一句诗,一个好感,一个“似曾相识”,我便适当了,但这次不是上当,没有“众里寻他千百度”,无需我“蓦然回首”,30秒钟注册了你俊俏的扉页,成为了柳岸写字人,人家有“写字楼”,我写字在柳岸。
   有句话叫“英雄所见略同”,我不敢以“英雄”自诩,想以此形容我默契的文友,“雪胎梅骨”先生爬在小窗悄悄对我说,柳岸若留我,我在柳岸驻!
   我甚至忘乎所以了,我仿佛觉得自己就是陈胜吴广站在大泽乡,振臂一呼,那些文友揭竿而起。“习之乐哉”文字研磨泰山,“雪胎梅骨”诗韵寄情皖南,“蓝草乡村”诗意把玩老绍兴,“木兰姑娘”刀笔刻中山,“静雅”倾情东北黑土地……
  
   三
   惯性,总是不能让战车止步。我翻出那些曾经的“佳作”,把八万眼睛当作急需秋波荡漾的枯井,“揉碎时光”啊,“打碎美好”啊,多么伤情的标题,试图换取读者的一眶泪花。
   一个社团的文友闪着“疑惑”的脸谱,问我,还有崭新的时光可以分享么?
   于是,我想把我感觉最惬意的底色生活文字拿出来,写下了《两幅水墨悬左右》,再读一遍,感觉更像“倚栏耽玩”的闲妇,那种小资情调,尽管还涂抹了“安于居”的朴素情感颜色,却总是怪怪的味儿。
   是啊,一个人的境界眼光,不在于他写什么,而在于文心是否与大众的渴求相起伏,与时代的脉搏一起跳跃……
   一个追读我文章的文友,在看了所有很“自我”的文章以后,笑着对我说,那些“我”字,似乎就是苍蝇,句句嘤嘤……
   这是语言的可憎,也是自我的泥淖。我第一次感觉还有人在这里挑刺,一股败兴的火苗噌噌地窜起……
   转念一想,毕竟一个人难以看见自己脖颈后面的尘灰,我想起了卢延让《苦吟》的诗句:“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严谨与缜密,让我汗颜几许?
   那文友是捉虱灭蝇的人,甚至是挑痈破疮,我还有什么不能撕下脸上的那层薄薄的面罩而讳疾忌医的呢?心底的一湾池水又恢复了沉静,试着去找那些“我”,结果让我惶然惊愕,一篇文章里竟然上百个……
   他得寸进尺。第二枪就是“剜鸡眼”,说我“的得地”用得好混乱。在九十年代我教学高中语文,对语法的解析到了苛求的地步,曾经就这三个助词的使用写过一篇教学论文,发表在《咬文嚼字》上,而今,文友居然可以对着我的文章找出那些文字硬伤……
   果然,那些让我爱了又爱的文字,此时仿佛臭虫一般,爬满了纸上,咬得句子千疮百孔。我就像一个小学生跪在床上学识字那么幼稚,也好笑,对着每一个“的得地”瞪圆了眼睛。
   从此,当我写完一篇文章,绝不沾沾自喜了,手持两只放大镜,逐句挑刺,反复润色。
   社团如帮会?老大可以欺凌小弟,吆三喝五常有的事儿,但我绝不在老大面前屈膝。写了那么多的文章,结果连一个不起眼也没有多少黄金分量的“红豆”也不给。我上诉到江山编辑部,与之唇枪舌剑。
   江山编辑部的老师截图圈了一个句子我看——
   遗憾可以藏在心底,良心不能翻转,突然站起来指责你……
   这段话是写我失去母亲之后的“纵情之论”,我看着都别扭得要命,怎么也想不出这几句想要说什么了。
   在真理面前,我们可以变成驯服的绵羊,在事实面前我们可以目瞪口呆。沉默吧,当一个人毫无理由,或者说犯了错误,甚至有一点“瑕疵”,就不能还理直气壮了。江山文学不是小学生作文的练习本,向来以严谨不苟而立足,精品不是赐予,而是以几乎无可挑剔的文字去“摘”,怪不得群里有文友的文章获得“精品”称号,都发来“恭贺摘精”的点赞语。
   编审老师可以在文章里挑出毛病,甚至是顽疾,为什么还要将就你呢?江山文海,容不下“滥竽”。
   把一颗可以被时代激起千重浪的敏感之心,放在时代的浪峰上,低头寻觅身边那些可以用优美文字包裹起来的凡事,不再风花雪月,不再吟花弄影,你所写的文字,腰杆就挺直了,胸膛就饱满了。
   怀才抱器文章的红豆,终于在渴盼的眸子里闪闪而来,尽管一个月就那么少的一颗红豆,对于一个在文字海洋爬行的人而言,就是一枚弥足珍贵的勋章,不是祈求来的奖赏,也不是溺水之后人家可怜你而抛下的救生圈。
   我知道,若以红豆的金钱价值算,真的是可以忽略不计,但对于在格子里以文字爬行的人而言,就是沉甸甸的写作人生的第一桶金。不要庆幸,不要祈求,不要祷告,只能擎起思想的力量,奏响文字的音符……
  
   四
   在我的文字性格里,有人给我添加了一个评语:挑剔。并非我高傲地瞧不起那些文友的文章语句,而是带着一种审美的目光,容不得那些眼翳脓疮了。
   “梦中楼兰”文友从QQ里发来一篇《秋雨》,要我给她挑毛病,润色语句,她说,别怕我痛,尽管举起你的柳叶刀!
   敞开的胸脯迎接明晃晃的刺刀,这是何等的气魄!我想起了我初来江山柳岸的几日,用厚实的大衣裹紧了文字的躯体,相形之下,我发现,一个人的襟怀不能因性别而定宽窄了……
   我曾经一度持念不改,以为江山这里是论资排辈,文字也要因作者的名气而闪光,多少人如我一样一直在误解,一个和我一起踏足江山,闲步“柳岸”的文友,他曾经是一个小报的编辑,现在是“自由撰稿人”,因我的一句点评,他佩服我的眼力,我读他的诗,点评了“疯子的字”数言,他以为相见恨晚,但他没有等我的感情慢慢注满我们之间的空隙,有一天,他告诉我,要走了,我问去哪里。他说,江山很大,不能离开,他想去找一个包容自己“疯诗”的地方……
   我没有做垂泪状,而是“奉告”了他两句话:“你不能躲进一个可以包容你的地方,应该找一个手术床,躺上去,开肠破肚……”
   他是否理解了我的话,不知,可我把自己黄金般的心得给了他,这是从一个家到另一个家的立门挥手送行。
   在江山的一个月,我看了500多篇文章,写了300多条阅后心得,如饥似渴,总想撷取那些纷英芳华,来熏染自己的文字,我相信风格的力量,沉厚不惊的,澎湃而热烈的,温婉而动情的……阅读之中,我仿佛进入了一个园子,不再“孤芳自赏”,而是转一圈又一圈,在花中巡礼……
   徜徉于文字之中,终于被看园子的人发现了,提携我做评论员,当编辑,一番推脱,无果,便披挂上阵了。
   我还没有“破茧化蝶”,身上还包裹着一层蝉蜕的壳儿,又一个壳儿要包住我。看园子的人做我的工作说,你就在壳儿里继续破茧吧,将来几只蝴蝶飞出要比一只蝴蝶蹁跹更壮美……
   夏夜将尽的一个晚上,柳岸社团在开会,看园子的人在七月份的总结里说了一句肯定我的话:“怀才抱器的编按受到文友的喜欢。”“喜欢”,我想要的是“青睐”两个字,那才是一种境界。臻于这样的境界,需要的是沉厚的积累,敏锐的眼光,善为“庖丁”的精神。一个丰富的世界,拒绝轻佻,抖掉身上的浮躁吧,鸡毛可以飞上天,也就一阵子。
   江山之山有多高,八万之众在登顶,我还仅仅是站在山麓之下小径边的一员拾花人,手中擎着一朵刚刚被自己摘下的花儿,正沾沾自喜。柳岸上走着一个人,一手捧着那本《江山论坛》,一手握笔,拨开挡住他视线的柳条,悄悄地对我说,别再徘徊了,你看人家都在攀登江山之峰了……

共 517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江山之山究竟有多高?恐怕没有人能够准确指出它的顶端在何处,因为文学是一门艺术,艺无止境,这是古人给艺术的一个基本定义。也许有人会说,再高的山它也有峰巅,而我要说的是,有峰巅的山是实体的山,而江山是文学的山巅,是艺术的山巅,那就有可能是山外有山,或者是这山望到那山高。再者说了,你如果没有“这山望到那山高”的胸襟和眼力,你有可能就在最下面那座矮塌塌的山尖上吹着口哨自鸣得意呢?本文倾诉的是作者在游逛了无数个文学网站或文学论坛之后,终于觅得了江山文学这处洞天福地,并且在柳岸花明社团扎下营盘,而且还当上了该社团的编辑和评论员,虽说驻扎柳岸的时间不长,却有着与人不同的心得。文章语言轻松幽默,读来明心见性,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810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18-08-08 16:25:27
  看到怀才老师美文,感受江山的无限魅力。以自己切亲经历,叙述对江山的感受。真诚的文字最动人心!点赞您的精彩!
尘世喧嚣,留文字一隅,让心灵独享!
回复1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8-08 16:38:23
  谢谢若尘老师到访江山征文专页,留玉给怀才抱器小文以赞,鼓舞之情铭记了,谢谢老师。奉茶问安!
2 楼        文友:洁子        2018-08-08 16:31:40
  老师以经历讲江山很有说服力,江山是个温床,是适合育苗的地方,拜读美文,值得学习的好文,????
回复2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8-08 16:39:57
  谢谢洁子老师追读怀才抱器小文到了江山征文栏,鼓励之情难忘,谢谢洁子老师留玉。
3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8-08-08 16:32:55
  作者怀才抱器老师在江山的进步与收获,不能让人刮目相看,令人佩服啊!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3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8-08 16:41:02
  谢谢武戈的关注,一个被文友关注的作者是幸福的,怀才抱器在此与武戈老师握手!奉茶问候夏祺!
回复3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8-08 16:47:31
  谢谢武戈老师关注,老师编辑辛苦了。小文《江山一月》就是散记一类,表达真实的心声,希望多指导!谢谢。
4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8-08 16:37:15
  感谢编辑老师倾情解读怀才抱器这篇小文,说出了小文所表达的一个写作人的心声。刚刚打开电脑,回复安好编辑老师的话说晚了,见谅。怀才抱器奉茶一盏,问候编辑老师夏祺!
5 楼        文友:梦中楼兰        2018-08-08 17:04:25
  认识怀才老师虽然时间很短,但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这种感觉来自于他对文字的挚爱、严谨的文风和对众文友的直言不讳。在短短数日,他就融入了江山,赢得了广大文友的认可和称赞,是因为他有一颗善良热忱的心,他严于律己,帮助鼓励其他文友,作为编辑,他认真对待文友的每一篇文章,不敷衍不急躁,每一次编按都做的精彩绝伦!他是我们的师长,他是柳岸的骄傲!
回复5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8-08 17:13:01
  读了楼兰老师的点评留言,怀才抱器不能遏止眼泪,我这个人就怕有人说好话,好事我可以做,热心一度不减。怀才抱器是一个江山柳岸的新兵,文字功夫和思想境界都需要进一步提升,我知道,这些鼓励给我很多动力。特别是亲如兄妹的楼兰老师,能够如此以亲情的分量来给怀才写点评,真的是要感激的。谢谢,奉茶一盏,问候楼兰老师夏祺!
6 楼        文友:刘文龙        2018-08-08 17:07:20
  好一个庖丁解牛之术,破筋剔骨尽见雅趣。我们都是一腔孤勇,攀岩而上。浴松风望危崖,星辰列阵。江山猛将如云,织就长空匹练,悬天锦绣。且揉碎时光,铺春色于山巅之上。
   梅山不才,幸得怀才君谬赞,化为醉墨堂一点墨色。相形之下,汗颜早已泻了一地。且躺下为尘为泥,做一粒怀抱明月的种子。
   怀才一月,尽揽十年秀色。此文音音律律,俱是奋蹄向前的冲锋号角!
   我们吆喝浮云,一片一片返乡!
   江山沃土,将长出温暖人间的火焰!
回复6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8-08 17:23:34
  我居然在这里和刘文龙老师笔墨兑和了,深是荣幸,其实早就“似曾相识”,因你的文字我才脱了点俗气。应该称为你是老弟,但其才足以撼动一方,也是老歌的荣耀了,看着抖想举臂为老弟呐喊:精彩!若以文论,刘文龙老师当我的师长,您的那些文字足够我当做佳酿天天品了,也许是模仿,师傅不嫌。江山,柳岸,是我们可以泼墨的地方,因为我们深爱。也许我们文思枯竭,但一腔“孤勇”尚在,你给我很多无言纯粹文字的号召了。正能量才是江山的本色,任何杂音都只能是蛐蛐的鸣叫。刘老师的谦逊让怀才更汗颜了。小文只是心迹的实录,没有特色,这也是我的风格吧,若称之为“风格”,以后更多的舀几瓢刘老师笔下的溢墨洗洗俗胸,追赶累死了的脚步!夏日炎热,劳作注意休息,奉茶,晚上回去喝,怀才抱器恭问夏祺!
7 楼        文友:刘文龙        2018-08-08 17:11:41
  柳岸怀才,江山大器。洪钟脆响,贯苍空入云界。
回复7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8-08 17:24:47
  怀才之名,算是欺世盗名,但是方向,刘老师的点赞给了怀才老哥更多的奋进孤勇了,谢谢!
8 楼        文友:老百        2018-08-08 17:23:59
  怀才抱器以细致的笔端,真实地介绍了自己在江山一个月内的心理历程,对于每一个初进江山的新作者来说,都是一份难得的参考。怀才抱器很谦虚,写的文章很出色,尤其是古韵和散文,毕竟是教龄有种37年的老教师。同时,我们也看到,怀才抱器也是一名出色的管理人才,七月份加盟到编辑队伍中,当月就成为社团的编辑亚军,而且编者按写的很受作者的青睐。7月6日在江山柳岸柳岸总结大会上,大家一致推举怀才抱器为社团的副总编。从作者到管理人员,我们大家都非常热爱怀才抱器,敬重怀才抱器。怀才抱器,你是好样的!
回复8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8-08 17:30:30
  感谢老百先生赐玉留言。怀才抱器初来江山柳岸,遇到的知己是老百,不让我在“老百”后面添加任何一个敬辞,但我还是要把“先生”两个字后缀在“老百”的名字之后,师长的分量我必须鞠躬。这篇散文是怀才抱器来江山柳岸一个月的心迹,是真实的,也许很多作者受不了那些寂寞,甚至来自文友的“挑剔”,可能看了怀才抱器的文字以后,应该知道一个人的成长需要什么,不想告诉别人应该如何,只想说,我“走过”。做编辑是伟大的义工,写那些交流的文字,视文友如兄弟,才会流露出人的本色,并无多少文墨才气,正如刘文龙老师所言,是“孤勇”使然。谢谢老百先生抬爱柳岸新人。炎夏奉茶一盏,慢品!
9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8-08-08 19:34:05
  不好意思啊,我那句话应该是“不能不让人刮目相看,令人佩服”,结果写漏了一个字,别多心啊!(抱着)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9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8-08 20:03:55
  武戈老师好,怀才抱器知晓你的提携之情,怎么会有歪心思呢。谢谢武戈老师编辑,顺颂夏祺!
10 楼        文友:极冰        2018-08-08 19:53:17
  怀才抱器老师真是高瞻远瞩地选文学网站、明察秋毫地洞察文友、倚马可待地文思泉涌、大笔如椽地描摹江山。赞!
极冰
回复10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8-08 20:05:07
  哟,极冰老师到访就已经让怀才抱器感到荣幸了,连出赞语,让怀才不安了哦。谢谢极冰老师首肯。顺问夏安!
共 22 条 3 页 首页123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