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晓荷·遇见】一顿饱饭(散文)

精品 【晓荷·遇见】一顿饱饭(散文)


作者:黄也 布衣,232.0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34发表时间:2018-08-09 15:39:12


   早晨的几碗稀水粥,上午队里出工锄红薯,锄头还没扬几下,父亲的肚子就瘪了。好不容易挨到散工,家里冷火熄灶。父亲早知道家里断了顿,于是便坐在门槛上假睡,等着母亲借米回来。当母亲两手空空满脸愁云回家时,父亲什么都明白了。他一声不吭,默默地掮起锄头,提前出工去了。
   但是他的肚子是那样的饿!到山上胡乱找了些什么东西塞到肚里后,父亲就向天躺倒在工地边,眯缝起眼睛,听着肚子“哗哗”地叫。
   已经是盛夏了,日头出奇毒,它毫不留情地把火焰喷洒在郭家排这个叫羊碧园的地方。父亲一动不动地爆晒在强烈的日头光里,好象全无感觉。直到有人声和脚步,他才坐起来。
   “嗬,可老冒,这么早就来啦,真积极。”队里的人说。
   父亲铁青着脸,不做声。
   队里的人又想坐下来,队长说:
   “不坐了吧,干活。”
   大家松散地走到蔫巴巴的红薯地里,漫不经心地扬起了锄头。父亲是个老实巴脚的劳力,干活从来不知道惜力。这时空着的肚子老不听话,弄得他眼冒金星,直打趔趄。他勉强支撑了一会儿,终于头重脚轻起来,要倒下去,幸亏猛省过来,一用力,身子靠在锄头把上。队长早发现了,于是挨过来,问道:
   “可老冒,今天响午又冇(方言,没有的意思)呷饭?”
   父亲感觉到全队人射过来的目光,一挺身子,回答说:
   “冇有啊,冇有啊,晌午谁能不呷饭?”
   队长知道父亲的脾气,不再说什么,便挨着父亲锄红薯。父亲强挺了一会,锄头又散乱了下来,老落不到正点,一棵红薯苗锄掉了。队长看见后,提醒父亲道:
   “可老冒,注意点,别把红薯苗锄死了。”
   父亲应道:“哦,哦。”
   精神了几下,父亲手中的锄头又颤乱了,又一棵红薯苗给锄死了。
   队长看不下去,说:“可老冒,不能干就歇一会儿。”
   父亲猛一提神:“能干,能干。”
   队长不高兴了:“可老冒,谁还不知道你?不能干就不要逞强。你爱面子,我还心疼队里的红薯呢。”
   父亲不再说什么,满脸好象是羞愧。
   队长继续说:“一个队里住着,谁还不知道谁的家底?响午冇呷饭就是冇呷饭,瞒什么?在今天,又有谁冇饿过饭?一边歇去,你那点活,我们锄头动快点就是了。”
   父亲再也坚持不下去,就地把锄头把一横,顺势瘫坐在红薯地里。
   队里的人唏嘘着,议论着父亲说:“真是难为可老冒了。一家五口人,三个儿子年幼,婆娘又常年累月病,全家就靠他一个人挣工分,人多劳少,年年欠帐,年年少粮,一年到头冇有呷过几顿饱饭,唉!”
   “一年累到头,还要饿着肚子出工,真是苦人呐!苦命呐!”
   “……”
   父亲听着,触景生情,泪水老在眼睚里打转。歇了一会,他站了起来。队里的人都要他歇着。父亲觉得不好意思,坚持着要干。
   队长说:“好,你就慢慢干吧。”
   喷洒火焰的太阳好象故意和父亲过意不去,老是停在中天偏西不远的地方,不滚下去。终于谢天谢地,太阳掉进了西山的背后。又过了一会,队长说:“散工。”队里的人早巴不得听到这句话,纷纷掮起锄头,三三两两地走出那块红薯地。
   队长走到父亲身边,对父亲说:
   “可老冒,回到家后,要是你婆娘还冇借到米,你就到我家里来一下。”
   父亲随便点着头:“哦哦。”
   但母亲又告求了一下午,还是冇有借到一粒米。
   父亲散工回来时,母亲正坐在门槛上,看着我兄弟三人饿哭的眼睛无助地抹眼泪。看到父亲回来,她站了起来,哽咽着说:“怎么办呀!你响午冇呷饭就饿着肚子去出工。我实在冇有办法,下午又到七队大院子,五队六队也去过,还到过二队彭家院子,都冇有借到米。你今天晚上又要挨饿了,明天还不知道怎么样。看着你和三个伢子饿肚子,我心里真是刀宰一样痛。我真是没有办法。我真不想活了!”
   父亲听了一声没吭。他把锄头放到门角落里,然后拿把凳子坐在门边,好象在等着什么,有什么希望。母亲也一样。家里出奇静,静得就好象世界末日。我和两个弟弟被父亲母亲的神情吓住了,忘记了饿,忘记了哭,只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
   “可老冒,可老冒。”
   过了一会,我听到有人在叫父亲,还看到有个黑影走过来。
   “爹,爹,有人喊你,有人喊你。”我摇着父亲的手说。
   父亲仿佛才有感觉,他犹豫着站起来。
   来人不一会儿就到了我家屋门口。我认出来了,是队长。母亲也站了起来。
   “可老冒,我叫你你为什么不应?”队长说。
   “我冇有听到。”父亲说。
   母亲忙寻凳子。“进屋坐吧。”
   “不坐了。”队长说。“可老冒,我对你说过的话你记住了没有?”他又问父亲。
   父亲说:“么子话?”
   队长说:“我对你说,要是你婆娘还冇借到米,就到我家里来一下。”转过头来问母亲:“下午借到米没有?”
   父亲没做声。母亲的泪瀑布一样挂下来,喉咙里像卡了一根鱼刺,想要诉一番委屈。
   队长止住,说:“我家里还有几升米,找个东西去盛一下。”
   母亲喜出望外,差不多要跪下去了。
   她千思万谢中找来个撮箕,打算走。队长说:“可老冒,你不能去?你婆娘家里那多事。”
   母亲说:“他会去?他只会死要面子。这几年我病得这么厉害,丰林冲借到粮了,黄家门前坡那么陡,要他去挑一下,他都不去。嫁这么个男人……”
   队长看着父亲:“可老冒,不是我说你,家里这么个样子,你那假面子还有什么讲头?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父亲不说话。
   队长说:“走吧。”
   父亲于是要我拿着撮箕跟在他后面。那时我八岁,还象个六岁的孩子。端着撮箕,就遮住了我身体的大部分。
   队长的家在村子中间,隔着我家好几户。拐了两个弯,走过一条小弄子,就是队长家了。队长要父亲站在他家的晒楼下,说他家的米在楼上,他进屋上楼去量米。我听到队长上楼的声音,不一会儿就响到晒楼了。“可老冒,接着。”随着,我看到队长爬在晒楼上,一只手抓住晒楼边缘,一只手抓着升子口往下递米的影子,父亲踮起脚尖双手往上接升子的样子。此情此景是那么真实,以致于我把它摄入脑海到今天,它还是那么强烈、那么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那一晚,队长一共量了四升米给父亲,量完后,队长就伏在晒楼上对父亲说:
   “这四升米,你能还就还,不能还就算了。”
   父亲道:“那怎么行,那怎么行。”
   队长说:“别挨了吧,响午就冇呷饭,赶紧回去做夜饭,吃饱了,明天还要出工。”
   父亲回答说:“哦,哦。”
   队长说:“走呀,还挨着做么子。”
   父亲说:“我晓得。”
   队长在晒楼上立起身,返回楼内后,父亲还站了好一会。现在我想起,父亲当时一定很感动,不然在队长离开晒楼以后,他不会那么一动不动的站着。但当时天已很黑,我看不清父亲的表情。我只知道,四升米盛在撮箕里让我端着,我觉得很沉。于是我说:“爹,我端不起。”
   父亲拍了一下我的头:“崽!”然后接过我端着的撮箕,又对队长的家门口看了几眼,牵着我的手离开了。
   母亲早把家里的事忙完,煤油灯也点了起来,火也烧起来了,整个屋里亮堂堂的。我和父亲近屋的时候,母亲已站在门槛边等。把我和父亲迎进屋,母亲接过撮箕,用手把簸箕里的米抓了抓,问父亲道:
   “还呷粥吧?”
   父亲吼道:“呷粥,呷粥,呷么子粥?呷饭!”
   “呷饭?那么明天呢?”
   父亲说:“管他娘的明天!今晚我先呷顿饱饭再说。”
   母亲再无异议。
   于是父亲添柴烧火,母亲淘米,我逗两个弟弟,全家人都在等着饭熟。
   好不容易饭熟了,母亲说:“呷么子菜?”父亲回答:“饿死了,还要么子菜?呷饭,呷光饭!”
   在我的印象里,这就是父亲所吃的一顿饱饭。但父亲究竟吃饱了没有,我不知道。我只看到,当父亲再端着碗到鼎罐里装饭时,鼎罐里的饭已被我们兄弟三人装光了。

共 289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篇文章读起来挺令人心酸的。作者回忆了小时候家穷的往事,自己有三兄弟,而母亲常年有病,只有父亲一个劳动力支撑着全家。在最困难的时候,家里没有粮食揭不开锅,母亲找遍了四乡八邻也借不到一粒米,以致于出工回来的父亲回家没有吃的,只能饿着肚子出工,干活的时候虚弱得眼冒金星。不过感人的是这一切被队长看到了眼里,他不仅体谅父亲让他休息,还主动借米出来,让作者一家人吃上了一顿饱饭。文章朴实真情,再现了那段贫困生活的不容易,也赞扬了队长这样雪中送炭的好人,特别温暖让人感动。一篇朴实真情的佳作,娓娓道来触动人心,佳作推荐共赏。【编辑:叶华君】【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810001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8-09 15:42:22
  这篇文章整体是非常不错的,非常朴实打动人心,读后给人满满的泪点。感谢老师赐稿晓荷问好老师,期待更多精彩。为了方便交流,老师可以加社团群号QQ717439295.
叶华君,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2 楼        文友:何叶        2018-08-09 16:43:03
  一篇很不错的文,朴实有生活气息。给赞!
何叶
3 楼        文友:清粥小菜        2018-08-10 16:24:41
  像唠家常,感动,感慨,祝贺老师精品。
4 楼        文友:何叶        2018-08-10 17:23:19
  恭祝老师精品!棒!
何叶
5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8-10 17:29:47
  还不错,能精品在意料之中。希望老师再接再厉,继续投稿晓荷,期待你是精彩!
叶华君,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6 楼        文友:张福洲        2018-08-10 18:12:21
  获得温饱,曾经是很多代中国人的梦。作品借用第一人称,颇有真实能量地反映了一个时代的缩影,值得大力点赞!
命运如写作,可以去修改。
7 楼        文友:劳英        2018-08-11 10:54:07
  那个时候的人们,饿肚子是众所周知的。粮食的缺收,各家各户,几天没米下锅的亦有。发展生产,增加收成,增加粮食,是人们迫不及待的。文章反映当时人们生活的艰难困苦,当时群众对改善生活的渴望。文章把读者带到那个艰难困苦的时代,增加人们对当下幸福生活的珍惜。谢谢作者好文章。谢谢!
相信自己的努力
8 楼        文友:匡建华        2018-08-11 12:21:58
  欣赏精品,问好作者
9 楼        文友:溶月        2018-08-11 13:22:26
  挨饿的年代能吃上一顿饱饭是不容易的,家中人口多,母亲常年患病,只有父亲一个人维持着家济,这一切都被队长老在眼里,他帮助了父亲,让人不禁感叹,那时的人都是朴实热心的。
一支素笔写尽流年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