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看点】“样板戏”恩怨录(散文)

精品 【看点】“样板戏”恩怨录(散文)


作者:寻找姚黄 举人,4738.2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804发表时间:2018-08-09 19:33:00

【看点】“样板戏”恩怨录(散文)
   我们大队有个小有名气的曲剧团,专门演唱“样板戏”。样板戏本来都是京剧的菜,可我们大队的曲剧团只会唱曲剧这种地方戏,而且老百姓也爱听曲剧,懂曲剧。所以就有人把京剧样板戏移植成曲剧样板戏。戏文一字不变,只是唱腔变了。什么“二黄”、“西皮”,都变成了“阳调”和“慢垛”。
   一天下午,曲剧团来我们村庄演出样板戏《沙家浜》。我当时正在村外的田埂上放驴,就听有人喊,戏来啦,戏来啦!
   秋后云淡风轻,天堂的温度,正好适合唱戏和听戏。戏台搭在生产队的打谷场上。我与我的叫驴来到打谷场的时候,戏台下已经坐了很多人。生产队长站在台上维持秩序,他看见我牵着驴站在人丛中,就朝我指手画脚地喊,那谁,把驴给我牵走!
   驴子仿佛不满生产队长的指示,昂起长脸大脑袋,长鸣:“昂昂昂——”
   它的叫声是真正的“抖音”,有高有低,有强有弱,引来许多怪异的眼光。我颇尴尬,没怎么考虑,就随口训斥驴,妈的,苏月月在这儿你也敢唱!你有苏月月唱得好听吗?
   必须交待一下,苏月月是曲剧团的主角,旧时叫“头牌”,如今叫“女一号”。她人漂亮,魔鬼身材;扮相美,嗓音圆润;运眼、运手都极有韵味。我听说,曲剧团离了她就要垮掉的,她是曲剧团的宝。
   我那年只有十七岁,个子也不高,还瘦,是我们生产队众多的“牛粪”之一。对苏月月这朵花来说,我就是那个吃不到葡萄的狐狸,所以我就“酸”她。谁知,刚说完这句话,就被一个路过的演员逮住了,他说,好家伙,你敢侮辱女主角,侮辱样板戏?
   我上过小学,知道样板戏比我“大”。唉,都是叫驴这个该死的“业障”惹的祸。在我所了解的畜生里,恐怕没有比驴子的叫声更高的了。比如老虎,虽是“兽中之王”,可它也怕驴子叫。不是吗?有个姓柳的古人就曾写道:“驴一鸣,虎大骇!”
   呵斥我的这位演员我也认得,他姓胡,是大队胡支书的侄子,现任曲剧团副团长。他在《沙家浜》里演“刁小三”,加上他长相也有点“刁小三”,大家都叫他“刁小三”。看长相,也不比我强多少,所以,我并不怕他,放开我!我说苏月月,又没说你。你别“那啥逮那啥”——多管闲事好不好?
   刁小三怒道,样板戏是我们革命群众的命!我怎么就狗拿耗子了?你承认你是侮辱苏月月了?那好,跟我去后台,看苏月月怎么治你!
   刁小三抓住我的衣领,我身不由己了。他拽着我,我拽着驴,一起来到后台。
   后台的演员正在化妆,花里胡哨的不忍对视。我看到了穿黄皮的胡传魁和刁德一。苏月月正在勾眉,她穿着阿庆嫂的蓝底碎花上衣,腰里系个浅蓝色围裙。刁小三把我推到她身边,说,苏同志,这个家伙在台下骂你,说你唱得不如驴,被我当场抓住。我建议开戏前先批斗这小子。你看行吗?
   苏月月把画笔放进笔筒,扭过头说,小同志骂我干嘛?
   我狡辩说,我哪里说你唱得不如驴?我说驴唱得不如你。
   苏月月“噗嗤”一声笑了。说,比起“唱高调”,我确实不如驴。又对刁小三说,他就是一个孩子,你这么小题大做到底为什么?
   刁小三说,维护样板戏的尊严,保护剧团女主角的名誉,我义不容辞。
   苏月月说,我看你比驴还能唱高调!
   刁小三说,那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苏月月没理他,对我严肃地说,还不去放你的驴,想搁这演《淘气赶驴》呀?
   我不是傻瓜,知道苏月月不跟我计较了。我恭敬地说了一声“谢谢大姐”,拽着驴就溜了。
   苏月月的大度,让我感激不已。要知道,那时批斗一个人,比撒泼尿还简单。本来我就“牛粪”样,要是再站戏台上“亮相”,这辈子就别打算娶老婆了。这次涉险过关,还与苏月月“对眼”和对话,觉得值了。我奖励了我的叫驴,给它喝了半盆麦麸子汤。从此,我成了苏月月的“铁粉”。只要我听说她在哪个村庄唱戏,一定赶着毛驴去捧场。
   有一天,我听村里大人说,苏月月结婚了。丈夫是本剧团拉曲胡的,名叫王长志,整个剧团就数他长得帅。那人还说,苏月月的爹收了刁小三的大礼,死活不同意女儿跟王长志结婚。一天晚上,苏月月突然跑到王长志家,与王长志“生米做成熟饭”,气得刁小三两天没吃没喝。那人的话,让我心中羡慕嫉妒的郁闷和幸灾乐祸的快意纠缠着生长。
   国庆节那天,大队决定连唱三天大戏。我是每场都去看的。但是,演出的最后一场,苏月月出了篓子。我分析,也可能是苏月月唱累了,也许是唱词太烂熟了,反而不在意。她在《沙家浜.智斗》一场中,把“他们到底是姓蒋还是姓汪”,唱成了“他们到底是姓汪还是姓蒋”。按说,她只是把“蒋”和“汪”唱颠倒了,这有什么关系呢?又死不了人!但当时,唱错了的苏月月,有点紧张,发现唱错了,停顿了片刻,她又把这句重唱了一遍。事实上,她如果不重唱,也许别人就不会注意。重唱的那句还未落音,刁小三就窜上台,用篮球场上裁判要求暂停的手势喊,停停停!
   台上的胡传魁、刁德一和阿庆嫂都放下做戏的姿态,一起望着刁小三。刁小三问,苏月月同志,你篡改样板戏是什么意思呀?
   苏月月此时似乎还没有清醒过来,她竟无法回答刁小三的问题。台上静悄悄,台下乱哄哄。刁小三继续扣帽子,你最后一个“蒋”字,根本就不是“蒋”,而是“江”。因为“蒋”是三声,你应该唱成“jiǎng”,可你唱成了一声“jiāng”。把“蒋”唱成“江”是什么意思?你到底在影射谁?说!
   这么一说,问题大了。把“蒋”和“汪”唱颠倒了是小事,而把“蒋”唱成了“江”,谁都知道“江”是什么人物,事态便十分严重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刁小三忌恨的不是她唱错了词,而是嫁错了郎。支部书记兼剧团团长胡万春阴沉着一张大脸,宣布演出到此结束。
   就在我为苏月月担忧时,上帝竟然让我知道了她被关押的地点。那天下午,我在大队部后面的水塘边放驴,听见大队部有敲锣打鼓的声音,我以为是苏月月又在唱戏,就把驴拴在一棵柳树上,跑去大门口看究竟。但看门的老头不让进,他说里面是剧团排练新戏,不是唱戏。我不相信,一心想进去看看。大队部并没有围墙,只是三面环水,只有前面是一排砖墙,中间有个门楼,住着一个看门的。一夫当关,万夫莫进。我只有从后面泅水过去。我那时生性好玩,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具有挑战和冒险的性格。俄罗斯有句谚语,叫做“不知深浅,切勿下水”。那是说给不会游泳的人听的。我会游泳,再深的水也不在话下。我脱掉小褂子,只穿大裤衩,举着衣服趟水。我没有提到“鞋”,别以为我会穿着鞋趟水。我坚信“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穷人就这么傲慢。所以,通常我在冬天到来,气温异常的时候才肯穿鞋,其他季节我都光着脚。我趟水时发现水并不如我想象的那么深,刚好到我的肚脐眼。
   我找到锣鼓点响起的那间房,确实是曲剧团在排戏。他们没有穿戏装,更没有化妆,只是敲锣打鼓,这在业内称作“响排”;如果是化妆呢,当然叫“彩排”。他们排演的是《智取威虎山》,那个刁小三,演的是“栾平”。这部戏几乎全是一群男人在演,就“常宝”和“李母”两个女人,还是次要人物,没多少唱词儿。所以,没有苏月月参与,也是可以演的。我趴在窗上看了一会儿,觉得索然寡味,便离开了。走到后排的会议室,我看见大门紧锁,一个女人双手攥着窗户上的钢筋棍朝外看。我走近的时候,那女人喊,小弟弟,过来。
   我走过去,认真看了一眼,惊讶地问,你不是苏月月大姐吗?
   她不回答我,反问,前面敲锣是干啥的?
   我说,排戏呢!
   排什么戏?
   《智取威虎山》吧好像。
   她便流下了两滴泪,我似乎听到了泪珠儿落地的声响。我说,他们把你关在这儿,给饭吃吗?
   她说,不给饭吃才好呢!不如饿死算了!又问,你是谁?住在哪儿?
   你不认得我了?那天你在俺庄上唱戏,我放驴,刁小三说我骂你了,记得吧?
   她抹下眼泪说,想起来了,你说我唱得不如驴是吧?
   我说,不是,我是说,驴没你唱得好。
   她破涕为笑,说,其实,我还不如驴呢,驴想怎么叫,就怎么叫;我却不能。
   我说,我知道你是被刁小三陷害的。那家伙不是东西。
   她幽幽地说,他们非让我承认篡改唱词是有目的的,叫我承认把“蒋”唱成“江”是含沙射影。我不承认,他们就老是这么关着我,不叫我演戏,我受不了;如果承认,我就完了。我想逃出去。
   我说,前边大门有站岗的,你只有从后边水塘趟过去。水不深,到我肚脐眼。
   她皱着眉头说,可我怎么出去呢?
   我说,你看这窗户上的钢筋都锈坏了,后面应该锈得更厉害,可以别断的。
   刚说完,就听见一人大喊,那谁!趴那儿干什么呀?信不信把你也关起来?
   回头一看,正是刁小三。这家伙演刁小三有一句台词很霸道:“我不但抢包袱,还要抢人哪!”而他在现实生活中的“台词”,比在戏台上还要霸气。我倒是希望他把我跟苏月月关在一起,但那样我就救不了她了。我撒腿就跑。
   傍晚时分,我煮了三枚鸡蛋(家里就三枚蛋了),煮熟了捞出来,用凉水激过,装进褂子口袋里。拿了家里烧煤炉用的铁钩子,来到水塘边。这时的水塘笼罩在薄暮中,水面上升腾着水雾。选择这个时间,有我充分地考量。此时正是饭点,大队部里的人都回家吃饭去了。早了,排戏的人都在;晚了,夜校(那时的夜校主要是教唱“红歌”)活动就开始了。我不敢怠慢,用几根茅草捆住驴的嘴巴,我怕它冷不丁叫一声,坏我大事。把褂子下摆卷起来,赶着驴,趟过凉飕飕的水塘。
   到了会议室后窗,我用铁钩子别着一根锈蚀得极严重的钢筋棍,用左侧窗框做支点,拉开架势。这时苏月月走到窗边说,小弟弟,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我没工夫搭理她,憋住一口气,双臂发力,终于“嘭”的一声,别断了一根钢筋棍。感谢大自然的野性和力量,让我完成了一次艰难的救赎。苏月月将头伸出来,踮着脚尖往上爬。我站在窗台上,像拔萝卜一样把她拔到窗外。我们俩面对面地喘着粗气,歇了一会儿,我把她扶上毛驴,小心翼翼地涉过水塘。此时的水塘,成了传说中的“雷池”,越过了“雷池”,还有什么可怕的呢?但苏月月的情绪却不太好,生离死别似的。灰暗的夜色里,她的瞳孔闪着两个饱满的亮点。我把三枚鸡蛋递给她。
   临走时,她说了一句“戏文”:“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说完,抱了我一下,转身走了。
   这一“熊抱”,有两块温热坚硬的东西戳到我的面部,从此,在我的记忆里深深铭刻。
   我把驴的嘴巴解放了,它突然长鸣,打破了深秋浅夜的寂静。回头看了看水塘,已是满塘的星星,像戏台下无数听众的眼睛。大队部已经有人活动了,有几个窗口点亮了马灯。我骑上这匹多事的“业障”,“嘚嘚”地跟着前边的身影,默默地送她一程。她没有朝“家”的方向走,而是上了公路,这公路通往“诗与远方”。当我看不见她的身影时,就掉转驴头,这才回到贫困寥落的村庄。

共 413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文革期间,村里用曲剧演流行的样板戏。“我”在一次带驴看戏时,因为驴的意外鸣叫,被小人刁小三诬陷说侮辱女主角。我因而有了与女主角苏月月“对眼”与“对话”的机会。由于刁小三不满苏月月嫁与他人,便利用苏月月唱错台词的机会,诬陷苏月月别有用心,使苏月月被迫停止演出并被关压。幸好“我”找到了她,并将她放走……文章前半部诙谐幽默,让人忍俊不禁。本以为是一出喜剧,却不料笑着笑着就皱起了眉头。在那个错乱的年代,有些事是解释不清的。但不管什么时代,有人恶,更有人善。就像苏月月对“我”的保护,就像我对苏月月的感恩与救助。文章未做直接的感情描写,但“我心中羡慕嫉妒的郁闷和幸灾乐祸的快意纠缠着生长。”及 “有两块温热坚硬的东西戳到我的面部,从此,在我的记忆里深深铭刻。”两句,已足够让人荡气回肠。文章结尾留白,但愿苏月月一路平安,未来美好!一篇波折起伏的叙事散文,美文佳作,力荐共赏!【编辑:冰城雪主】【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811001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18-08-09 19:37:02
  很荣幸学习老师的美文佳作,羡慕老师这种行云流水的叙事写法,受益匪浅,改日模仿一篇。敬茶啦!
字是纷飞雪,朵朵入梦来……
回复1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09 20:32:48
  感谢雪主的编按和解读。
2 楼        文友:月映冰河        2018-08-09 20:26:20
  英雄救美之后的有故事呢?感觉没写完呢
回复2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09 20:34:17
  等闲了再续写下篇。谢谢先生的留言。∴
3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8-09 20:57:16
  先生的散文十分的韵味,叙事语言风格值得学习。怀才抱器来欣赏哦……
回复3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09 21:22:50
  感谢朋友的阅读,远握。
4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8-09 21:40:28
  回复:姚黄为牡丹名品之一,那年我做嵌字对联,夫妻一姚一黄,便用了这样奥妙的词儿,是看作者的名字特别便来,看文章也是眼缘十分,写得好,便留言,若有时间去怀才空间一坐,奉茶一盏!
回复4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10 05:30:39
  谢谢!定当拜访。
5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8-11 21:18:29
  怀才抱器前来祝贺摘精,美文共赏!
回复5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12 05:42:51
  谢谢朋友!
6 楼        文友:梓烨灼灼        2018-08-11 21:32:39
  恭喜姚黄老师,意料中的精品,果然不负众望。加油看点由您更精彩。
依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
回复6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12 05:43:50
  谢谢梓烨的关照。
7 楼        文友:车成彧        2018-08-11 21:42:19
  祝贺老师再次获精,给老师点赞!
回复7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12 05:44:21
  谢谢车老师。
8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8-11 23:01:07
  恭贺摘精,精品的味儿很浓,问候姚黄老师!
回复8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12 05:45:08
  感谢多次留言。远握。
9 楼        文友:欣月        2018-08-13 17:12:50
  拜读老师佳作,意味悠长,回味无穷!
静守流年,文字开花
回复9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13 17:36:18
  谢谢欣月老师。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