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传奇小说 >> 【菊韵】前夫哥(小说)

编辑推荐 【菊韵】前夫哥(小说)


作者:顾敬堂 童生,539.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51发表时间:2018-08-09 20:15:49


   一
   陈石发现女老板雅慧最近神不守舍,总一个人发呆,这天雅慧手里拿着菌袋,又在那发愣,陈石走过去,一把抢过来,把它放到架子上,没好气的说到:“干嘛呢你,魂丢了?”
   雅慧转过头来,目光没有焦距的看着他,好像没搞清楚发生了啥事。陈石恨铁不成钢的说到:“不就是那个渣男又回来了嘛,至于吗!告诉你,我可是你的人了,你要对我负责!”
   雅慧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的?”看到陈石占了天大便宜似得笑的奸诈,忽然反应过来:“要死了你,占我便宜,什么就你是我的人了!”
   陈石理直气壮地说到:“我给你干活,你给我开工资,我当然是你的人了;要是你因为感情上的破事儿,影响了灵芝的产量,那我的奖金也就泡汤了,你说你是不是应该对我负责?”雅慧听惯了陈石的胡言乱语,没心思和他纠缠,转身出去了,陈石看着她的背影,嬉皮笑脸的表情转眼变成了担心。
   四年前,雅慧和老公崔宝子从外地来到长白山坳,干起了灵芝养殖,第一年就取得了重大成功,收获了五百多斤灵芝,卖完灵芝那天,崔宝子却没回家,和十万块钱一起失踪了。雅慧没打听到崔宝子的消息,却等来了债主,原来崔宝子拿着卖灵芝的钱上了赌桌,不但输光了货款,还把灵芝房也押上去了,没脸见人,连夜跑到外地去了。
   雅慧感觉天都塌了,自然不肯把倾注了自己全部心血的灵芝房交出去,但一个人地生疏的柔弱的女子,怎么能周旋过那些凶神恶煞的无赖。就在这时,陈石从天而降,自称是雅慧的表弟,指出赌债是不合法的,不受法律保护,那些流氓还想耍横,陈石拎着斧子摆出了拼命的架势,事情就这么摆平了。
   雅慧想破了脑袋也不记得有这么个表弟。陈石自我介绍,说自己来自城里,农业大学毕业,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萌发了下乡创业的念头,慕名来雅慧的养殖场取经,正巧给雅慧解了围。
   雅慧哪有心思介绍经验呀,但人家刚刚帮过自己,也不好拒绝,带着陈石草草参观了芝房,便有了逐客的意思。谁料陈石一点儿看不出眼色,拿着个小本兴致勃勃的记录,还煞有介事的给雅慧提出了不少建议。雅慧干着急还说不出太绝的话来,反正芝房里已经空了,新的菌种还没有接种,无奈之下看了陈石的身份证,让他自己在这研究,走的时候把门锁上,自己坐车回老家寻找崔宝子去了。
   这一走就是三个多月,找遍了崔宝子可能去的地方却一无所获,雅慧身心俱疲的回来,灵芝已经错过了接种的最佳时期,今年是没希望了。一进芝房,雅慧就看到陈石在那热火朝天的忙活着,不由一愣:“你咋还没走?”
   陈石白了她一眼:“我还等你给我发饷呢,我可不能白干呀!”
   这时,雅慧才注意到,架子的菌袋里,已经层层叠叠的长出灵芝来,大的都有扇贝大小了。雅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眨了半天才惊呼出来:“见鬼了!这都是你干的?”
   陈石不满的说到:“注意你的措辞,我算不上天使起码也是活雷锋,和鬼不搭边!”
   雅慧灰暗的心情终于透出一缕阳光,屡建奇功的陈石也顺理成章的留了下来。他专业知识过硬,对市场灵敏度高,把灵芝房经营的风生水起,这家伙恃宠生娇,成了一名对老板颐指气使的员工。第二年,苦寻崔宝子无果的雅慧单方面起诉,和他解除了婚姻关系,而对陈石的感情也越来越复杂,这个油嘴滑舌的小男生让她看到了什么是责任和担当,陈石也半真半假的表示要倒插门嫁给雅慧,但雅慧觉得自己有过婚史,还比陈石大好几岁,始终装糊涂。
   二
   两天前,雅慧开着新买的小车去县里买加湿器,竟和消失快两年的崔宝子走了个碰头。崔宝子显得很憔悴,看见雅慧激动不已,紧紧抓住她的手说到:“雅慧,这几年我没有一天不在想你,总想回来看你一眼,可又怕你不原谅我,今天我刚回到县里就遇见了你,看来我们的缘分没尽呀!”
   雅慧看着自己曾经深爱的人忽然出现在眼前,心里说不清啥滋味,本想拔腿就走,但又想听听他的解释。
   崔宝子说起了这几年的经历:那天卖完灵芝,本地一个混混就找到他,说有个大制药厂的采购经理在某宾馆,希望认识一些药材种植户,交流一下感情,问崔宝子有没有兴趣过去认识一下。崔宝子自然动心,就跟着去了,吃过饭,采购经理提出玩两把,崔宝子见玩的不大,就跟着凑了会趣,谁料手气出奇的好,连赢三千多块钱,那个经理也是个豪爽之人,大夸崔宝子运气好,并提议玩大一点,要是崔宝子赢了,自己就和他签订三年采购合同,价格远远高出市场。崔宝子鬼迷心窍的答应了,结果一口气输了十万块钱,最后把灵芝房也搭上了。崔宝子没脸见雅慧,连夜去了南方投奔表哥,谁知道竟被骗入了传销窝点,吃尽了苦头,最近才得以脱身,日夜兼程的赶了回来。
   崔宝子深情的说到:“雅慧,你放心,只要我回来了,再也不会让你吃一点苦,我一定好好努力,把咱的灵芝养殖重新干起来。”
   雅慧不知如何是好,抽出自己的手说到:“现在什么都晚了,我们已经离婚了。”
   崔宝子不屑的摆摆手:“不就是一张纸嘛,哪天咱再补一个复婚手续,咱这么多年的感情摆在那,这都不是事。”
   雅慧终于守住了最后一丝理智:“眼下我真不能答应你什么,你容我考虑考虑。”崔宝子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生生要去了雅慧的电话号码,这才放雅慧走了,这两天天天给雅慧发短信,打电话,甜言蜜语,关怀备至,搞得雅慧方寸大乱。
   陈石晚上刚吃过饭,雅慧就来到了他的小屋,拿出一份文件说到:“小陈,这两年咱灵芝养殖场能发展的这么好,大部分都是你的功劳,我今天去农业局和工商局把法人代表的名字改成咱俩共同的了,挣的钱咱俩一人一半。”
   陈石拿起文件看了两眼,随手扔到一边:“行,够意思,这是要和我划清界限的节奏呀!你昏头了吧,凭我这么优秀的青年不选,选那个不着调的崔宝子?他一回来我就得给他腾地方?”
   雅慧生气的说到:“你瞎说啥,这几年你帮了我大忙,我心里感激,但咱们就是姐弟关系,别说得那么难听。崔宝子中了人家的圈套,这几年也没少吃苦,难道不应该给他个改过的机会吗?”
   陈石摆摆手笑了:“行,这样吧,明天你约他一下,在市里天府酒店,我会会他。”
   雅慧道:“你可别乱来呀。”
   陈石又给了她一个惯用的白眼:“我啥样人你还不知道,崩溃!”
   雅慧一想也是,陈石虽然嘴上没正形,但还真没干过出格的事,特别有分寸。”
   三
   第二天十一点,雅慧开车拉着陈石到了市里天府酒店,一进酒店,五十多岁的老板就亲自迎了上来,热情的带着他们去定好的房间,不住的打量雅慧,雅慧觉得怪怪的。陈石不客气的对老板说到:“该忙啥忙啥去,你们酒店没有服务员呀!”那个老板讪讪的站住了,雅慧担心的看了陈石一眼:这家伙心情不咋美丽呀。
   一进包房,崔宝子已经等在那了,见雅慧进来,赶紧站起来,殷勤的接过她的外衣,伸手就想揽着雅慧往座上让。陈石一把握住他的手:“你好呀,前夫哥!”
   崔宝子警惕的问到:“你是谁?”
   陈石自我介绍道:“雅慧灵芝养殖场现在有我一半股份,雅慧同志的仰慕者。”
   崔宝子脸色大变:“雅慧,你咋能把咱的养殖场给人家一半呢?”
   陈石接口道:“前夫哥,先别激动,剩下那一半也没你啥事。”
   雅慧忍不住皱起了眉,崔宝子勃然大怒,暴跳如雷,陈石看了看表说到:“你先别激动,我还约了一个人,估计快到了。”
   正说着,门被敲响了,陈石走到门口,轻轻打开了门,一个妖娆美丽的女子高兴的扑倒陈石的怀里,搂着他脖子就要亲。陈石赶忙推开她:“你俩都犯一个毛病,一见面就拼命灌迷魂汤!”
   女子一愣,这才发现屋里还有别人,看到崔宝子,忽然脸色大变,转身就要走,陈石一把拉过她,摁坐在椅子上,崔宝子也坐卧不安,脸上的汗不断流下来。
   陈石笑眯眯的看着崔宝子说到:“前夫哥,我又找了个听众来,你接着忽悠雅慧姐。”
   崔宝子慌里慌张的站起来,嘴唇翕动了两下,忽然夺路而逃。陈石转头看着那个美女:“你不和他一起走吗?”
   美女满脸幽怨的说到:“陈石,我和他已经没有关系了,你就不能原谅我一回吗?我以后一定全心全意对你!”
   话音刚落,酒店的老板就带着两个服务员推门进来,大声吼道:“是你自己走还是我轰你出去!”
   美女不情愿的起身,一步三回头的走了。老板满脸堆笑,讨好的看着陈石,陈石没好气的说到:“还不上菜,不做生意了!”老板一听,像捡了天大的便宜,欢天喜地的去了。
   雅慧被这急转直下的剧情搞晕了,傻傻的看着陈石,脸上写满了问号。陈石微微一笑:“这事儿话长,咱还是从头说起吧。”
   陈石上大学的时候,和系里一个同乡肖娜谈起了对象,肖娜家庭条件一般,陈石充当了她三年饭票。毕业后,陈石和肖娜因为学的专业比较冷,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于是陈石的父亲就让他到自己的酒店参与经营,以后好接手生意,偏偏陈石不愿放弃自己的选择,一条道跑到黑,气的老爷子给他断了零花钱。这时,急于摆脱困境的肖娜认识了花言巧语充大款的崔宝子,崔宝子卷了卖灵芝的钱,带着肖娜跑到南方“创业”去了。
   陈石经此打击,愤愤不平,说不清出于什么目的,找到了崔宝子的灵芝养殖场,结果正赶上崔宝子串通无赖准备讹诈灵芝房,看着伤心无助的雅慧,陈石顿时有同命相怜的感觉,忍不住挺身而出,替她解了围。
   在雅慧出去寻找崔宝子的那段时间,陈石根据自己学过的知识,加上请教学校里的老师,成功的给灵芝接了菌种。陈石看着灵芝房在自己手里得到了壮大和发展,感觉找到了人生的坐标,并对坚忍执着、心地善良的雅慧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前一阵子,消失三年多的肖娜忽然打来电话,询问他的近况,陈石忍不住把自己的事业一顿吹嘘,就是为了给肖娜后悔药吃。结果肖娜还真吃了,电话里痛哭流涕,说被崔宝子骗了,这家伙狗屁能耐没有,就靠两片嘴活着,带的十万块钱基本都挥霍光了也没见干出啥事业,话里话外是再问陈石有没有朝花夕拾的意思,陈石断然拒绝了。结果陈石很快发现雅慧情绪反常,一推理,明白了:这是崔宝子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打听到雅慧这几年挣到钱了,打算回来分一杯羹。于是定了酒店,在两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他们约到一起,当场撕下了崔宝子的画皮。
   雅慧听完陈石的讲述,长长出了口气:“谢谢你,否则我还不知要被蒙骗多长时间呢,现在我才算彻底把他放下了!”
   陈石又露出了奸诈的笑容,雅慧嗔怪的白了他一眼:“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要是你家人不反对,我……我没意见。”
   陈石哈哈笑道:“这酒店的老板就是我老爸,当初他不支持我干自己的事业,我其实早就不生他的气了,但每次还故意找茬,不给他好脸色,让他心里始终对我有内疚,你知道为什么吗?”
   雅慧摇摇头。陈石得意的说到:“我就怕他犯老毛病,再对我找老婆的事情上瞎掺和!”雅慧感动的流下眼泪来:“你为我考虑的真周到。”
   正在这时,门被推开了,陈石老爸亲自推着一车美味佳肴进来了,热情洋溢的布好菜,来到陈石身边的时候,暗暗掐了陈石一把,低声说到:“臭小子,我就那么不通情理,这么好的姑娘,配你都有点白瞎了!”

共 423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边是前夫,一边是前女友,一个贪财狡诈,一个爱慕虚荣,在金钱与爱情面前,尽显阴暗无耻一面;善良正直的陈石,尽管遭遇女友的背叛,却能不忘本心,一面帮助雅慧种植灵芝,重新发展,一面识破崔宝子与前女友的阴谋,让雅慧最终看清崔宝子真面目。正是人生如戏,惊喜往往出乎意料。推荐欣赏。【责任编辑:玉之残泪】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玉之残泪        2018-08-09 20:17:24
  问好顾老师,感谢赐稿菊韵,致意美好时分,期待更多精彩
2 楼        文友:梦化蝶        2018-08-09 22:21:55
  喜欢赞一个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