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枫】悲怆与骄傲(散文)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丹枫】悲怆与骄傲(散文)

编辑推荐 【丹枫】悲怆与骄傲(散文)


作者:岩峦叶红 白丁,84.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49发表时间:2018-08-10 17:25:59


   岁月的消失容易淹没人们的记忆,历史的长河难以把握客观、真实的评价。在新中国的历史上,知青上山下乡留下了传奇的经历和悲壮的历史。在人生路上,我们这一群人没有能被吓阻,没有退缩,可歌可泣。
   来到运粮湖农场跃进生产队没有多久,我便尝到了农村的苦头与艰辛。如炼狱般,成天脸朝黃土背朝天。天天累得腰弓背驼,累得吐血。
   农活累,特别是插秧,在广袤无边的平原上,在新开垦的湖区里最累不过插秧。不过、第一次学插秧的滋味却是美好的。我们在如胡辣汤般平整的水田里,把一把一把的秧苗如同投掷手榴弹般撒向田的各个角落。接着由“老工人”带头示范,大家开始把秧苗均匀分开用三根手指插进泥里放稳。插秧分三指秧、拳头秧两种,数三指秧最好,不窝根发兜返青快。由于没有任务很轻松,边插边向后退,大家还有闲情哼小曲唱小调、唱山歌,嘻闹不绝于耳,只注意别叫同伴们围在中央包了“饺子”就行。没多久前面变成了一片绿,整齐划一插满了秧苗。
   傍晚该收工了,大家欢快地走在田埂回家的路上。活泼开朗的开兰姑娘抖哼起《沙家浜》,能歌善舞后来她和另一姑娘辉明一起被调到了总场文艺宣传队。太阳余辉下,《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在希望的田野上》那美妙动人的弦律飘荡在空旷的田野里,扣人心弦。一切是那么富有诗情画意,好一幅美丽浪漫,充满青春气息的田园风光。我们只是不知道,一切才刚开始!
   三天后我们便成了插秧快手高手,我是其中之一,“北大荒”插秧比赛优胜者之一。俗话说“能者多劳,鞭打快驴!”我们就这样真正上路、上套了。开始了“忘我”农业劳动,靠掙工分养活自己。
   生产队里规定每人插二分田,下早班?就给你三分!最后五分、一亩、最多一亩两分一天必须插完,怎么办?年青人好胜心强起半夜睡半夜,终于完成了任务。眼前千亩秧苗喜人,可人却累得够呛,腰疼如断了万般辛苦。
   当最后一把秧插完时,人累得仰倒在田埂上挺着腰杆半天起不来,只要插秧永远就是这样难受之极。由于是初次插,两根手指头心竟被软和的稀泥磨薄出血。一起下放的陈聋子就不一样,你只管快,我快不了!慢吞吞站在水田里,秧在手里,腰不疼腿不酸。“包饺子”也无所谓。他一脸笑眯眯,一点儿也不生气,照样我行我素!谁都有个狼气,如陈聋子是少数。他回城早,也是多年不见了。
   我们这些城里来的娇嫩娃,不是硬劳力,不是土生地道的农民伯伯。哪里受过这份“洋罪”!但这是必须的,我们就是来受这份“洋罪”的!大家心里憋着一口硬气,我们这些人是当时社会和家庭的需要!
   一切的艰难困苦我们挺过来了!插秧、割谷,扬谷、打场、扛包入仓,种棉花、摘棉花、冬天挖河搞水利、挑土打堤,凡是农活、体力活都得干。甚至在起大腿深的泥水里,由于没有牛,就用我们五、六个青年男女,人拉犁犁田。烈日下上晒下蒸,腿上爬满了吸血蚂蝗,打不掉,拍不掉,一扯老长血直滴,吓得姑娘小伙们大哭小叫。还有人身上散发出来难闻的体臭五味杂陈,滋味可想而知。就这样,我们在姚家院子连续人拉犁多天,脚被贝壳、螺蛳壳划得到处是口子,有人累病了还坚持干。青年人不怕苦,心中有颗火热的心。
   不干还不行呢,在那青春朦胧激情燃烧的岁月。奋发图强,美名战天斗地,人生能有几回博!再说还要饱肚子撒。
   生产队书记袁为了我们知青不干活不上班白吃饭,想出一绝招。利用几个青年班长,采取上半天班就发给半斤饭票。否则就让饿一餐不给你饭吃的办法,逼迫我们下地干活。当时不少青年都领受过,看着班长因今天出工了发到手心里那半斤饭票,我不禁暗自流下了屈辱辛酸的泪水,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只有睡在大屋靠近正门的魏金元是头犟牛,头脑简单是有名的炮筒子。但为人刚直不阿,大家都叫他绰号魏舅,就是为人很犟的意思,很少有人直呼其名。他就不听这一套威胁,硬是饿着肚子不吃不喝躺在床上三天三夜。弄得书记袁毫无办法,又怕真的饿死出人命,只得叫人送来饭菜。当时也算青年们抗争的一小胜吧,这办法没多久就行不通了。生活劳动的艰辛,严酷的社会现实,也让我第一次尝到了“钱就是命,命就是钱,钱命紧相连”的涓涓“哲理”。
   当他离开床后,同伴们掀开被子,里面竟然有好几百、上千只跳蚤虱子在里面乱蹦乱跳!蚤之多虱之多,令人瞠目结舌。毫无疑问,这间屋里的三十多人全都长有虱子,跳蚤。由此可见,当时我们这一群下放青年的生活和劳动环境之恶劣。生长这种东西对一个城市青年来说很丑,很丢面子,沒有人会跟你说自己长了虱子跳蚤。魏金元这一公开亮像也公开了所有人的脸面,于是面子沒有了。解潮的是,不是长的,是外人传给自己的。为此大家趁着1号15号休息天烧开水烫洗晒了好几天,但没几天不少人又发现了虱子跳蚤,很难弄干净。我的被子卫生衣、衬衣衣服里也有这些令人生厌的东西,捉住它用指甲壳一挤血一喷。
   生产队里一些河南老乡却不以为然,他们是北方人。北方寒冷、水少,一个冬天很难洗一次澡,老韩头一次对我说:“你们城里来的人很爱干净,我就一年不洗一次脸,也从不刷牙!”这让我印象深刻,很觉恶心。所以他们很易生跳蚤虱子,久而久之这就成了一种习惯。他们就让它们在床上、身上、头发里到处乱爬,从不清除的。只有一些老人们才会坐在屋山头太阳下,如猴子般在衣服夾缝里细细寻找捉拿跳蚤虱子,然后漫不经意得直接送到嘴里吃掉,如此这般继续下一轮。我们队里就有这种老头,西头的李老头、老韩头、东头孟老头都喜欢这样,他们那种专心致志神态,似觉很惬意。应该可以说我们身上的多半是从那儿来,当然也不全是。后来隨着社会的进步,及知识青年带给农村文化及文明影响,这些落后现象就慢慢消失了。
   清晨、屋外下起了大雨。雨点打在房瓦上滴滴嗒嗒响,屋檐下的水滴成了线,田里白茫茫水雾一片。这下可乐坏了我们这群姑娘破小子们。下雨可以不用出工下田了,这几乎是不成文的规距,所以也是我们最高兴的时刻,是一种自觉美好的愿望:“今天不出工!”其实不是不出工,实在是累得不行!
   生活完全变了样,谁让你离开家,离开父母离开城市到农村的,这难道真的是上天的安排?
   这是早己过去了的往事,这天我要去人民旅社集中到农场。父亲一直跟在后面送我,我拿着极简单的行李走在前。头偏向一边,不说话,不去理父亲,我不需他送。来到解放路口,父亲拦下一辆黄包车(人力车)。我是第一次坐这样的车,觉得新鲜。一会儿,我安静下来。两人仍然没说话,父亲几次欲言又止。黄包车来到了一马路,父亲开口了,什么要吃饱,注意不要累坏了一些嘱托的话。我没有听进去,恍恍不知在想什么。父亲从怀里掏出十块钱,我没有接也不语。父亲将钱塞进我的内衣口袋,嘱咐道:“钱要放好,不要随便用,到紧要关头拿出来救急。”这时、一路不与父亲言语的我哭了,抽搐得很伤心,引来路人好奇的目光,父亲也流出了眼泪。随后又是沉默,直到九码头。看得出来,父亲还是有些舍不得我走。必竟是他养了我这么大,也是沒有办法。那年月,我们姊妹兄弟多,父亲有些受不了了,他也苦啊。再说、也是我自己走到了这一步,能怪谁呢?

共 278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文章描写作者当年相应党的号召与童年伙伴一起下乡来到运粮湖农场跃进生产队,在那里艰苦劳作与困苦生活的经历。同时颂扬了知识青年热情奔放的青春活力,及他们努力为落后农村带去文化,改变面貌作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文字朴实无华,情感真挚,生产劳动,积极肯干。推荐欣赏!【编辑:梦锁孤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8-08-10 21:46:14
  文字朴实无华,情感真挚,生产劳动,积极肯干。为你的佳作点赞!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