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两代女人的情场战争——王安忆的《月色撩人》(作品赏析)

编辑推荐 【流年】两代女人的情场战争——王安忆的《月色撩人》(作品赏析)


作者:依湄湄 举人,3635.0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09发表时间:2018-08-10 21:57:52

【流年】两代女人的情场战争——王安忆的《月色撩人》(作品赏析) 中国当代的女作家里,王安忆的小说我可能是看得最多了吧。其实也不过只看了两部——一部是鼎鼎大名的长篇小说《长恨歌》;另外的则是一个中篇小说《月色撩人》。
   《长恨歌》到现在记得的也已经不多了,虽说故事是香艳而且带有一些传奇的性质,但到底还是忘掉了,惟有小说开头电影镜头似的描写上海的一大段文字印象深刻。或许,那是我看过的描写上海市井生活的最好的文字,不比张爱玲的差。可是区别总是有的吧?张爱玲笔下的上海的生活是近乎琐碎具体的,而且是大家族的,虽说是没落的大家族,到底带着大家子的大气;而王安忆《长恨歌》开头的那一大段的对上海的描写,却是一种站在制高点俯瞰整个城市的大场景,然后电影镜头似的一点点拉近到某一个里弄的某一个小小的石库门的房门里,却又并非活色生香的市井百态,而是上海小家碧玉的精致跟精明,叫人从内心深处生出来一种向往的情绪——对曼妙的上海的小家碧玉的向往。其实,我一直都觉得相比较起来,小家碧玉似乎比大家闺秀更令人容易生出来欢喜心,不为旁的,只一个怜香惜玉就足够了。张爱玲的笔下,怜香惜玉并不怎么多见,倒反而女人多是淡淡的冷漠与隔阂,果然有了一点子温暖就令人要生出来低回不已的情绪了,或许这正是张爱玲想要的效果吧。王安忆则不同,王安忆的笔下的女人却总是会令人在心里生出来怜香惜玉的情绪的,《长恨歌》里的王绮瑶是这样的女人,《月色撩人》里的提提亦是。
   是的,《月色撩人》,王安忆的长中篇小说里写了两个完全迥异的女人——提提和呼玛丽。当然,提提和呼玛丽所以不同并非是因为她们之间有几十年年纪的差异,她们的不同在于她们完全是两个类型的女人——一种是提提那种“大街上尽是这样的小女人,闭着眼睛指就是一个,时尚潮流淹没了她们的个性,连气味都是一种,所谓国际香型,需要加倍的激情才能突破覆盖,露出脸部的特征”的能够引起来男人怜香惜玉的芭比娃娃似的、需要男人保护并给予她光环的女人;另一类则是呼玛丽那种自带耀眼光环的、能够带给男人巨大压力的、让男人感觉无法驾驭的强有力的女人。呼玛丽是哪种女人?“她个头大,脸型大,轮廓又过于醒目,需用大一号的笔勾出来的。可是,人们不得不承认她的夺目,不仅是形状,还是颜色,漆眉星目,红唇皓齿。无论你喜不喜爱,她要在场,周围一切都黯然了。她是不够婉转,相比别的女孩,她还显得笨拙。动作太大,说话音调也太高,可人们第一眼看见的还是她。在一群标致的小丫头里,你可说她是丑小鸭,也可说是鹤立鸡群。人们很难说她‘漂亮’,她不属于那一类漂亮的女孩,在发育的某个阶段——她比一般女孩发育得早,在某个阶段,她甚至显得难看,因为粗粝,皮肤疙疙瘩瘩,身材粗壮,脸盘肿大,突破了这个荷尔蒙失调的阶段,她则焕发出格外的光彩。这一回,人们就折服了,远远看她走出弄堂,这弄堂盛不住她的光辉似的,变得颓圮和灰暗,人们想:这是谁啊?想不到就是她。”到底这两类女人哪一类令男人更喜爱呢?或许还真的不好说得清楚,毕竟,用一句俗语,就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小家碧玉型的女人叫人心动,但是大家闺秀也一样惹人喜爱,不是嚜?所以,《月色撩人》里头,提提和呼玛丽之间的战争也就没有结果,就好像《红楼梦》里头,林黛玉跟薛宝钗到底哪一个姑娘胜出来了?真不好讲。就好像《红楼梦》里介绍宝钗时写了一句:“不想如今忽然来了一个薛宝钗,年岁虽不大,然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之所不及。”这一句引来脂砚斋评了两句:“此句定评,想世人目中各有所取也。”“一如姣花,一为纤柳,各极其妙者,然世人性分甘苦不同之故耳。”脂砚斋眼睛里,薛林其实没有谁高谁低,果然有也不过是个人的偏爱倾向罢了。
   假若真的没有争论该多好!可惜,人就是有“贱性”吧?或者说人总是喜欢分出来个高低来。而一旦有了分别心,就不可避免的有“战争”,而假若又搅和进了一个异性的话,就更加引人入胜了——看戏,看好戏的欲望人人都有。当然,这样的故事也总是不会缺少看客听众读者。《月色撩人》应该是很具有吸引力的小说。
   《月色撩人》真的是很有吸引力的小说。一个关于不仅两代迥异,而且特色亦迥异的女人之间的不看见硝烟的情场的战争如何会不吸引人呢,不是嚜?况且,虽说是中篇小说,内容却很丰富,也怪不得后来我在北京的书店里看见过单行本,我想,应该是作家把中篇小说拉长成了长篇小说了吧?只是,长篇小说我没有看,我是觉得这故事中篇就足够了,再长就没有意思了,兑了水的酒会失去原本的醇香不再是美酒了。当然,作家将中篇小说拉长成长篇小说有她的道理跟考虑,不是嚜?但是,我想,中篇小说《月色撩人》已经足够好看了,不必长篇。
   《月色撩人》可不是好看嚜!小说一上来的一个“拾起”就让人对女主角之一的提提生了怜惜的情绪出来,加上格林童话里的“豌豆公主”的形容,愈发引得人怜香惜玉了。正沉浸在对这个“豌豆公主”的怜爱的情绪里没有清醒过来,作家却紧接着就让另一个女主角呼玛丽出场了,而且完全第一人称的手法写出来的感受,虽说作家是用第三人称的“她”来写的,却处处都是主观的感受。或许,所以这样安排是因为提提和呼玛丽完全不同吧?一个是必须攀附在男人身上方才可以生存并展现无限魅力的菟丝子似的小女人,而另一个则非但不需要依附男人根本自己就是如同白杨青松一样的挺拔强大的女人。所以,提提就只能是被呼玛丽先用眼睛丈量掂掇了,而呼玛丽,则是自我评定,提提根本没有能力去丈量掂掇她。当然,这两个女人因为一个男人彼此之间掀起来了一场“战争”,情场的战争。
   情场的战争往往也是残酷的罢?毕竟,情场如战场的嘛。可是,这一场《月色撩人》里的情场战争却带些不同?年纪轻的可爱的芭比娃娃似的提提并没有因为年纪的巨大优势赢了年华不再的自称“老太婆”的呼玛丽,而提提心里的老妖婆呼玛丽也没有凭借着丰富的阅历经验积累的人生智慧打败美丽活跃的青春美少女提提,两个人最终打成了平手。可是,果然是没有输赢么?还是有的吧?小说的男主角,简迟生,一个既跟呼玛丽有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又跟提提有过一段卿卿我我的缠绵的老男人,成为了这一段感情战场上的输掉的一方,或者说是被“丢弃”的一方。这简直有些滑稽的不可理喻,毕竟胡玛丽跟提提所以起了战争,而且最终还打了一场面对面的“遭遇战”,原因就是简迟生呀。可是,到了最后,竟然是简迟生输掉了——两个女人都离开了他,剩下了一个依旧可以灯红酒绿的活着的却又形单影只的老男人孑然的行走在人生最后的边缘上。我以为这应该是小说最精彩的地方吧?当然,小说最后的结尾似乎作家还是让年轻的提提略胜了一筹——那些“年轻的,盛丽的,精力充沛的,全力以赴,外乡来的女孩子,在简迟生的眼睛里,她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就叫提提。”简迟生的暮年岁月似乎是活在了提提美丽的影子里了?中国人,无论如何都是喜爱年轻的生命力旺盛的生命更多一些。其实,又有哪一个民族不喜爱年轻生命力旺盛的生命呢?
   王安忆的手中也真的是有着一只可以生出一朵花的妙笔的呀!那一场一老一小两个女人的“遭遇战”真写得好。当然,作为读者应该也看得过瘾吧?否则,过去了10年了,我依旧记得这一个中篇小说,而且这一次回国又特地从书柜里翻找出来了10年前的那一本《收获》杂志,带回来美国,又一次看了这篇小说,尤其是最后这一场女人之间的战争,真的过瘾。“和呼玛丽的谈话就像一场厮杀,女人和女人的厮杀,指甲、牙齿,什么都用上了。你这锅汤刚开滚,起了一周圈的沫,简迟生只剩些余烬了,怕煲不熟你!提提跳起来,指着呼玛丽鼻子说:你妒忌,妒忌简迟生爱的是我,我是他的心肝宝贝,你不是!说罢转身跑出去。用午餐的客人都走了,又没到下午茶的时间,服务生们偷闲去了,只有她们。提提消失在门口,余下呼玛丽一个人,她在心里念着提提方才说出来的那个词,‘心肝宝贝’,不错,呼玛丽从来不是简迟生的‘心肝宝贝’,她只是,永远是,他的对手。她招呼服务生走过来结了帐,嘴里衔一只烟,收拾起皮包,走了。走到门口时,她庞大的身形挡住了光线,餐厅内暗了暗,只一剎那,等她走出去,重又亮起来。”两个女人的战争,关乎一个男人的战争,就这样结束了,戛然而止。却令人回味,又会浮想联翩。小说,我喜欢open的结局。
   月色撩人。撩的终究是男人还是女人?谁知道呢?反正,能够撩人的人,总是不会被人忘掉的吧?是要一笑还是一叹。人生的事,好多时候都叫人纠结。或许,生命的可爱也在于此?笑叹一声。

共 337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充满轻松氛围的文字。文章首先通过对作家王安忆和张爱玲笔下对于上海的不同描写和简单对比,表明了作者更喜欢前者。然后很自然的过渡到了她的代表作品《月色撩人》。文章介绍了提提,一个美丽而任性,狡黠而又青春的女孩和呼玛丽强势妩媚的老女人之间,围绕共同喜欢的男人简迟生展开的两代女人的“战争”。诚如作者所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不能简单地判别提提和呼玛丽的好坏优劣。但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简迟生在分别获得她们感情的同时,也注定最后他将会完全失去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月色撩人?撩的不只是男人和女人,更是人性中的欲望。美文佳作,推荐【编辑:上官风】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上官风        2018-08-10 22:00:29
  看完这篇文章,我想我该拜读一下原作了,哈。
   赏析很精彩。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