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韵】铁神之位(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传奇小说 >> 【菊韵】铁神之位(小说)

编辑推荐 【菊韵】铁神之位(小说)


作者:雁塔青云 童生,829.0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87发表时间:2018-08-10 22:49:20


   几个毛伢子懂得个啥?捡几个瓶子,装满烧酒就是五粮液啦?也不知道如今的孩子是怎么想的。整天的鬼混,就混到钱啦?王铁匠一边收拾着屋子,一边对着桌子上的牌位唠叨着。只见他拿着个抹布,仔细地擦着陈旧的桌子。桌面上隐约看到牌位的字迹,上面写着“铁神之位”字样。忽然听见外屋吱呀呀地响着,似是有人推门走了进来。急忙跑了出去,闭门时,特意伸出头去看了看。原来是起风了,天沉着个脸,显得夜晚更加得黑了。可能要下雪,看来天要冷了。正思量间,不远匆匆走来一个人影。人还没到跟前,嘴就咋呼上了:“当家的,出事了。”原来是铁花奔了过来。王铁匠心想这婆姨不是去城里了?怎么这一小会儿,就回来了。真不愿意见自己这个婆姨,简直是一个小辣椒。不是今天去跟人吵架,就是昨天人家找上门来。搞得又得自己去替她“擦屁股”,真是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这会儿,她这么匆忙,不会又给我惹祸了吧?
   见铁花走得近了,来不及细想。问道:“啥事,这么急?”铁花紧赶几步,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抹布。狠狠地地扔出去道:“我王铁花哪受过这等窝囊气,此气不出,誓不为人。”转过身形,抓起桌上的牌位就要给扔了。王铁匠急忙来抢,一个没注意踩在门槛上,身子没刹住,竟然跌了出去。“噗通”声钻入铁花的耳朵,紧接着传来一声闷哼。不对呀,王铁花心里想着。这声音,怎么那么年轻?难道是自己男人,受此一跤返老还童了?求知欲,使得怒火转为好奇。双脚不由得也跟了出去。啊,铁花一声尖叫晕倒在地。王铁匠心里一惊,也顾不得疼痛,翻身搂住自己婆姨。用手使劲掐按铁花的人中,一会儿铁花悠悠转醒。长嘘了一口气后,马上回头用手指着,刚才王铁匠跌倒的地方,瞪圆了俩眼。没有说话,但是惊恐至极。王铁匠回想了一下刚才,自己跌倒时确实感觉有些异样。不过,没来得及细想。于是顺着铁花指尖望去,哎呀,不好了。王铁匠也尖叫了起来,俩人相拥着,就这么干看着前方发呆。
   此时的老天,脸变得更黑了。不一会儿,竟然下起了雪。飘洒的雪花落了下来,也落在他们望着的地方。那里蜷缩着一个物事,就像一团垃圾包。唯一不同的是,在垃圾包上竟然有一只紫手。在门边的垃圾包上,显得那么扎眼。经过王铁匠一压后,那团垃圾包有些扁了。忽然,那个垃圾包动了一下。竟然露出一个人头来,满脸的灰尘。无法辨认其模样,在黑夜里活脱脱一个鬼模样。王铁匠喊道:“有影子,你看。”少年或许是被刚才的王铁匠压疼了,晃悠悠地爬了起来。没等站稳,“咕咚”一声跌了下去。王铁花缓过神来,喊道:“救人,快,快抬他进屋……”
   一番折腾以后,王铁花早就把怒火忘了。此时少年被洗干净,换了一身衣服。衣服虽不合身,也比以前的好多了。少年背靠床头,在灯光下显得英俊了些。一边的王铁花,端着米汤准备喂少年。忽然,门外有咯咯笑声。人还没到,声音就银铃般响了起来:“爹,妈。”一个二十三四模样的少女,跑了进来。一把搂着坐在一边的王铁匠脖子,坐在了他腿上。王铁匠推了一把,见没推动佯怒道:“雪莹别闹,看有外人。”雪莹转身惊呼:“艾玛,这一会儿我不在,你老两口上哪里捡来个孩子?”仔细看着走近床头,道:“哦,是不是又认了徒弟吧?你们收徒有瘾么,上次是个富家子弟。这次,又是小叫花子。你们是重口味嘛,啥样的也想体验一下。”咯咯,又笑了起来。
   少年含泪,一口一口接过王铁花的喂食。吃完以后,自然谈及自己的经历。少年名叫朱元,名字是爷爷取得。看名字就知道爷爷是个财迷,很想把富贵传给孙子。可是,事情往往没有想象中的好。爷爷年轻时,是个养驴的。在一次去四川贩卖小脚驴时,遇上山匪。被打瘸双腿,还被人种下“蛊毒”。在一次巧合中,逃进荒山。幸好,遇到了上山采药的奶奶。索性,奶奶背他回家。听说了爷爷的遭遇,奶奶很是同情。奶奶说,凡是被种下“蛊毒”的没有解药必死。而且,身上没有任何症状。就算找到名医也没用,如果不知道原因也无法查出病因。奶奶说,有很多例子。相传有个人自己去四川经商,误入土匪窝子。让一个女匪相中,在他饭菜里下了“蛊毒”。开玩笑说,你若负我将死无葬身之地。那人不明就里,饭菜里又没有异味。只觉得妻子是开玩笑,就没有在意。结果,他过了几月提出回家探亲。没想到女匪一口答应了,还特意做了一桌好菜。那男的感觉很意外,本以为女匪会发火,没想到这么顺利。不过,第二天女匪特意叮嘱他,要在三个月之内必须回来。男子满口应允,却没在意。结果,在家呆了一个月。父母又不同意这门婚事,说门不当户不对。你就不去了,那女匪能把你怎样?他想想也是,就没再回去。后来,出事了。在一个半月的时候,那人觉得腹中有异动。接下来就疼痛难忍,这才想起女匪的话。王铁花来了兴趣,追问道:“后来呢?是不是蛊毒发作了?”少年应了一声,接着道:“据奶奶说,那个被女匪缠住的男人死得很惨。那个男人发现自己病发时,已经快要两个月了。离与女匪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多月。没办法,只好去找中医看看了。那男的去中医那里把脉,中医只有摇头。说他没病,可他疼的样子又不像装的。所以,力劝男子回去。但那时没有火车,只有骑马。那男的骑马日夜飞奔,结果在半路就死了。”所以,爷爷非常感激奶奶。就娶了奶奶,奶奶也非常高兴。因为,爷爷在那时的四川是“高”女胥。年轻帅气,又很会揣摩人的心意。所以奶奶找了这么个夫君,谁不羡慕?
   奶奶下定决心,跟着爷爷跑了回来。王铁花道:“那你,怎么在我家门口?”朱元接着说:“如今,谁家还用驴驮东西?所以,父母早就失业了。只留下我和爷爷,奶奶早已去世。父母自从前两年外出打工,到如今还没回家。所以,我跟爷爷是来寻亲的。后来,在火车站走散……”
  
   二
   王铁匠要拜祖宗了,人们相互传递着这个新鲜事。一大清早王铁匠家,早就围满了人。院里院外的人们,都看着屋内。王铁匠手拿三支香,正在内屋里嘟囔。一边站着铁花、朱元、雪莹,还有三个陌生的青年。院子里有两个靠墙的男子在聊天,声音很小。这人说:“你看你看,这王铁匠收徒的阵势就是不一般。这都机械化了,谁还稀罕那些玩意儿?”那人道:“你这就不懂了吧,王铁匠现在改行干的叫艺术品。”先说话的人蹭了蹭这人膀子,压低了声音道:“听说,王铁匠有个宝贝。”这人急道:“别说了,你小心被人听去。他家只是做工艺品的,哪里有宝贝?你没亲眼看到,可别乱说。”正说话的当儿,只见王铁匠领着徒弟和家口走进院子。一抱拳:“各位乡邻朋友,今天谢谢大家来捧场。虽然我们世居农村,但我们现在也算是城郊了。距离市区就几里路,交通也方便。所以...”顿了顿又道:“这也快到中午了,但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这样吧,既然大家来捧场。也不能让大家空手回家,让雪莹每人发一个纪念品。也算,大家缘分一场了。”不知何时,雪莹手里多了一个篮子,里面是些小铜器。只见她,一个一个发到人们手里。人们在叹息中走了,边走边不情愿的说着。本想来看仪式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幸好,有礼物相赠。
   等人们都散光了,王铁匠才招呼徒众走进里屋。雪莹知趣的关好院门,还没走进屋内,就听见王铁匠在屋里训话。王铁匠正指着院门,朝着王铁花吼道:“是谁?”王铁花抢着说:“我哪里知道?我又不是神算子。你朝我发的哪门子火?有本事你自己去算算?”王铁匠气得浑身哆嗦了起来:“神算子,神算子。别提那个瞎汉了,那瞎子他老婆跟你吵架,还不是我去擦的屁股?”王铁花冷哼了一声,道:“我咋嫁了你这么一个窝囊废?你给人赔不是,真是丢尽王家的脸了。当初我爹,怎么相中了你?还,还把那物事传给了你。”还没等王铁花说完,王铁匠急忙吼道“给我滚,你疯了?怎么啥也说,滚吧。”紧接着,朝着她使劲瞪了两眼。王铁花下意识中捂了一下嘴,会意道:“走就走,看你今晚咋吃饭。”雪莹他们看着老两口吵架,吓得都低着个头。王铁匠见王铁花走远了,回过头来喊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夫妻吵架?”顿了顿又道:“雪莹你们都走吧,朱元你留下我有话说。”雪莹松了一口气,跟着是哥们走了。只留下朱元低着头,在那里发呆。
   一夜无事,王铁匠早早地起了床。在东侧屋里生起了火,一股儿浓烟从东屋里窜了出来。王铁花则在一旁,拉着风箱。一边拉,一边说:“我说当家的,你放着铸造厂里的机械不用。怎么又干起这打铁的营生来了?”王铁匠擦了一把汗,用铁钳从火炉里夹出一块红铁。放在站着的铁疙瘩上,用手锤狠劲砸下。顿时,火星四溅。路过他家的人,这是都会听到“叮当、叮当”声。王铁花知趣儿,拿来八棒槌。就这么,大锤砸一下。小锤,紧赶几下的敲击了起来。过了一会儿,王铁匠停住了握锤的手。另一只手拿着铁钳,夹着那块打扁了的铁块往水桶里伸去。只见一股青烟,从水面腾出。王铁匠道:“自古名器,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打铁也是一种手艺,手艺不精干啥能行?如今虽是机械化了,但祖传的手艺不能丢。”猛然一抬头,只见徒弟都站在身前。故意大声说道:“打铁的营生,是祖宗一代代传下来的经验。要想做我徒弟,就必须先学会打铁。你们来得正好,我给你们做个示范。”说完,又猛力打起铁来。只见王铁匠左锤右锤,不一会儿,就打出一把锄头的雏形来了。找来磨石,磨了几下,一扔走了。只剩下三个青年和朱元,王铁花见事也走了。个高的青年说:“我叫王琦,是最早来的。所以,我就是大师兄。”中等个,略胖的青年说:“我叫周富,大家可以称我二师兄。”个矮的青年说:“我叫柳郎,是三师兄。”说完,回头看了一下朱元。接着道:“猪圈,你负责拉风箱。”朱元没有说话,蹲了下去。王琦走过来,拿起了铁钳……
  
   三
   雪莹傻了,朱元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朱元无家可归,师傅让他住在西侧屋。西侧屋斜对面,就是雪莹住的西北屋。所以,每到早上和傍晚都能遇见雪莹。所以他觉得雪莹最近,确实傻了。透过窗户,可以看见雪莹在屋里发呆。手里还拿着一张精致的纸片,纸片是金黄色锁边。好奇心驱使,朱元要查个究竟。虽然他知道,跟踪是一件丑事。但还是忍不住,跟在了雪莹后面。凑巧,被那三个出去买东西的师兄撞见。王琦悄悄走近趴在桥尾的朱元,一把就抓住了他衣领。佯怒道:“干嘛呢?癞蛤蟆。”朱元匆忙回身,解释:“没,只是见师姐最近有些奇怪。所以,跟来看看。”周富笑道:“你才奇怪呢,你以为你是朱元璋?你顶多是猪八戒的耙子,你还想干嘛?”柳郎紧接道:“猪八戒咋说也是净坛使者,你咋配?你也就是,是师傅手里的小耙子罢了。”那两人同声附和道:“对对对,你就是师傅的小耙子。”三个人,你说我道损了起来。正在这时,只见雪莹走进了对面院子。朱元解释道:“师哥们快看,师姐被人搂了!”啥?众人顺着朱元的指头望去。只见一个瘦弱的男子,搂着雪莹消失在对面。四个人相续跟了过去,只见这院门上写着(知友轩)几个字。王琦急眼了:“马勒个巴子,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周富:“要不,我找几个黑道把那小子做了?我爸是律师,认识不少大人物。”柳郎:“这个知己轩我知道,这是一个酒楼。老板为了吸引游客,故意改了名。以前叫小岳阳,因为特设了雅间才临时改的。雅间里分两种,一种是老板才有资格去的。另一种则是,男女交友的地方。还在里面墙上挂了单子,是供青年信鸽传书用的。有专门人员负责查看,还不是要效仿古人?”王琦道:“看看再说,我们偷偷进去。”
   雪莹背对着二楼的楼道,那个瘦男在她对面坐着。只见有三个青年走了上来,背后紧跟着朱元。瘦男认识,就要站起。雪莹捂嘴笑了笑,示意瘦男坐下。接着说道:“我爹收了四个徒弟,一个比一个古怪。那个朱元你是认识的,其他三人简直就是三个奇葩。”咯咯咯,笑了起来……
   直到夜深时,王铁匠见雪莹他们一个未回。担心起来,不时站在院门口到处张望。王铁花跟了出来,拉着自己男人走进里屋。她说:“当家的,莫不是有人知道了我们底细?”王铁匠轻声道:“不会吧,我们来此已经三十多年了。那物事,我一直藏得很好。”正说话间,雪莹的声音传来:“爹,妈我回来了。”身后,跟着朱元。王铁匠急道:“怎么才回来?你妈都急坏了。”咯咯咯,雪莹笑道:“这事吧,得问你的宝贝徒弟们了。我去跟表哥约会,白给了四个电灯泡呢。”王铁花高兴道:“那感情好啊,你给妈拿来。厨房里的电灯坏了,正想明天去买。你看,又省钱了。”王铁匠也乐了,他说:“那灯泡是活的,你咋用?”王铁花仔细想了想,也笑了:“你看,只顾想着女儿了。我说呢,神算子何时那么大方呢?”王铁匠道:“神算子,神算子。你就忘不了他,他开的酒店何时慷慨过?”话音刚落,只听得有强烈的敲门声。众人心道,是谁半夜来敲门?雪莹性子急,跑了出去。一会儿,有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跑了进来。喘着粗气,冲着王铁匠急道:“姨父不好了,不好了。”王铁匠把脸一沉:“我还没死,哪里有啥不好?你别咒我,没大没小。”王铁花一把拉过发愣的少年,哄道:“秦文,别怕。你慢慢说,有啥事我给你做主。”秦文哭道:“我爹,他他怕是不行了。在家里,正满地的爬呢。”王铁花瞄了一眼自己男人,王铁匠故意扭过头去。仰起了头看着房梁,没言语。大约静了五分钟后,王铁匠自语了一声罢了,就走进里屋。一会儿,双手托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交在秦文手里,让秦文拿回家给父亲。说里面是药引子,让神算子自己服下。不用天明,就好了。秦文接过,飞奔了出去。望着秦文的背影,王铁匠叹道:“这孩子,跟他爹一样急性子。以后,别走他爹的老路才好!”

共 11946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一块神奇的牌位,让几个人的命运纠结在一块。围绕着铁匠铺展开的故事引人入胜。铁匠,神算子,铁匠的女儿与几个徒弟逐一登场,事情一环一环相扣,逐渐深入,跌宕起伏,随着展开,几代人的恩怨情仇也浮现出来。是是非非也不是可以一下说清楚的。读者跟随着线索去进一步细细的品味,揣摩其间的恩怨。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远近        2018-08-10 23:02:22
  欣赏佳作,问好雁塔青云,生动有趣,叙述故事笔下生花,惊叹才情。
2 楼        文友:枫魂帝星        2018-08-11 22:46:55
  铁匠铺里故事多,神秘之事层出不穷,环环相扣便引出一系列事件。感谢赐稿菊韵,问好秋祺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