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柳岸•暖】妈(小说)

编辑推荐 【柳岸•暖】妈(小说)


作者:洁子 童生,644.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13发表时间:2018-08-16 15:39:48

【柳岸•暖】妈(小说)
   旅店老板娘,眼睛刚刚睁开就差一点被气炸了肺,就她这个爆脾气哪儿容得下住店不给钱的?在她这旅店住都得先交钱后住店。不是有特殊情况的客人根本就没有欠隔夜钱的。这次可碰到一个让她吃不消的主,今天都一个礼拜了,昨天早晨说来人送钱,一天过去了,还是没见个人影。
   店主刘霞可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她敢说敢做,办事不拖泥带水,说到哪办到哪。
   别看她是个矮胖子,要是打起架来可不含糊,两只小胖手专往人家脸上挠,要是碰到个大的,两只脚一蹦一跳向上直窜,越挠越来劲,就像一只永远斗不败的公鸡。
   上次来了一个醉鬼,来住店讨价还价,横挑鼻子竖挑眼,出口不逊。来一个客人不容易,刘霞强忍着,这也就罢了。没想到那个酒鬼对刘霞动手动脚,刘霞顿时像火山一样爆发了,窜上去伸手就是几把,还没等酒鬼反应过来,战斗已经结束,酒鬼立刻满脸是血。酒鬼捂着脸夺门而逃。几个住宿的客人互相嘀咕:“我的妈,来真的啊!”说完都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咱们再看看这个住店不给钱的茬吧,他十九岁,叫谢恩,在这个旅店已经住半个月了。他直挺挺地躺在房间的床上,一身衣服不知道穿多久了,身上到处都脏兮兮的,长长的头发,零乱着,像个鸡窝。一米八十的个头,瘦得剩一把骨头,圆圆的肚子,下面是两条精细的腿,像一个篮球,下面支着两根细棍。身子不能翻动,躺着吃喝,解手只能在床上。
   那他是怎么住进刘霞的旅店呢?
   半月前的一个中午,又下起了雨,刘霞的心情就像这阴雨天,一点也不好。这段时间,今天小雨,明天大雨,天上有块云彩就能下一阵雨。这时节庄稼正需要阳光,总是这么连雨,农民的庄稼肯定长不好,因为她知道,农民欠收,哪行的买卖都不好做,也包括自己的小旅店。
   正当刘霞望着窗外的雨,心情异常不痛快的时候,外面进来一个人:“老板,有房间吗?”
   因为连雨天生意冷清,一听来了客人,刘霞立马来了精气神,转过身,用手抹抹眼睛,仔细打量眼前问话的人。
   来人梳着沙宣发,接近一米七的个儿,略胖,显得很丰满。穿着淡蓝色短袖套装,脚下是一双矮跟皮凉鞋,整体看上去是那种有些气质的女性。
   刘霞喜出望外,立刻搭话:“有,想住楼上还是楼下,别看店小,便宜、干净。”她兴奋的介绍着。
   “我想在一楼要个房间,离门近点的有吗?”来人问道。
   “有,就住一零一吧,离门近,方便。”刘霞边说边指向靠房门的一个的房间。
   “老板娘,跟您说一下,住店的是个十九岁的孩子,身体有点毛病,如果有不方便的地方,还得麻烦您照顾一下,您看可以吗。”
   “不是您住啊,还有病?那他一个人在这行吗。”刘霞有些迟疑,她实在不想住进一个还没人照顾的病人。
   来的女人已经看出店主人的心思,急忙说:“你的价钱一宿二十元,这么吧,我一天给你五十元,负责照顾病人,还有一天三顿饭。”
   刘霞想,自从开店以来也没碰到过这样的主啊,虽然病人脏点,但看在钱的份上,勉强答应了。
   那女人把病人半架半扛地扶进房间,放到床上躺下,又放了一些东西,嘱咐了病人几句,给刘霞扔下三百元钱,走了。
   病人含着眼泪望着那个女人走出了房门。
  
   二
   刘霞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个女人自从走了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
   现在房租已经欠了七、八天了,问谢恩,他总说,阿姨,您别急,会给你送钱来的。”
   刘霞想,自己不是心没底吗?万一把人扔这里没人管了,自己又挨累又赔钱,到时候找谁去啊?
   刘霞越想越生气,就站在病人门口开始数落了:“谢恩,不是我不可怜你,你要是没妈也行,看看你妈穿戴,像穷人吗?她把你往这一放就不管了,你说谁管你?一天收你五十块钱,还得给你倒屎尿,买饭,就她扔这三百块钱,早没了,如果你妈一年不来,我还得伺候你一年,我缺妈了还是少爹了?”
   谢恩瘦瘦的脸流下了汗水:“姨,你先别急,我今晚不吃饭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发怒的老板娘。
   “装可怜是吧,你们娘俩一唱一合的,演双簧啊,不吃饭,别看现在没人管,你要是饿死了你妈早就出来了,到那时你就不是一个没人要的废人了,你就值钱了,别看你妈外表像个人样,就没安啥好心。”刘霞又气急败坏了。
   刘霞的一顿骂,好像谢恩心里特别的难受,他翻了一下身背对着她,默默地流着眼泪。
  
   三
   第二天,刘霞刚起床,还没等去逼债,就听到谢恩喊着:“阿姨,麻烦你过来一下。”
   “你又干啥,这可到好,我就成了你的免费保姆了,是吧,啥事?”刘霞没好气地问。
   “姨,我把房费给您。”谢恩脸上挂着心喜的笑意。
   “你哪来的钱啊?”刘霞并没有感觉高兴。
   “阿姨,给我发来二百块钱红包,我转给你吧。”
   “这都欠几天了,就算你给我,那不还得欠吗?另外,她当妈的不伺候你,让我伺候是吧,这二百块钱可真大呀,安的什么心啊?”刘霞又数落了一通。
   现在的生意真的不好做,刘霞经营旅店还真靠谱,没事从不离开旅店半步,就怕漏掉一个客人,每晚不到十二点不睡觉。有客人来敲门,无论冬夏她都会毫不犹豫地起来,恐怕起来晚了客人会走掉。
  
   四
   夜幕又降临了,一些临街的买卖商铺也是霓虹闪烁。
   刘霞刚刚打开旅店的门灯,就听有人问:“还有房间吗?”
   “有,几个人?”刘霞并没有去看来人,只听见是个女的声音。
   “楼下还有地方吗?我的腿这几天疼得上不了楼。”
   刘霞抬起头,来人五十多岁,有点微胖。
   “楼下一零二闲着呢,进来看看吧。”客人推开了房门。
   “我的妈呀,你们这旅店啥味呀,”女人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来回搧着鼻子,
   “有味,不会呀,你过来看看屋子干净不。”她赶紧解释着。
   “你是不感冒了,你过来闻闻,我还能说瞎话,一股厕所味,这店不要钱都不能住。”中年女人说完捂着鼻子走了。
   眼看要进兜的钱了,就这么的又泡汤了,刘霞怒不可遏,一脚踹开谢恩的房门,高声喊着:
   “还叫谢恩,谢谁的恩?我这么伺候你,房费还欠着,你们还这么坑我。好不容易来个客人,也被你熏跑了。这回你们母子高兴了!我的小店这回就住你一个人吧!你妈又躲哪去了?自从把你放这就再没露过面,瞅不瞅看不看的,世界上有这样的妈?我要不管你,饿死你!到头来你们还害我,这店非让你们整黄了不可。”她的气满满的。
   “阿姨,您别这么说,她真的很忙,还得给我联系住院的事儿。”谢恩忙解释。
   “懵谁呀,哪没有医院啊,联系这么多天啊,你当咱们这是北京那么大?你爸呢,他怎么也一趟不来?”
   “我本不想说的,可是……”谢恩显得很无奈。
   “我爸把人打坏了进监狱了。”他说完闭上了眼睛。
   “为什么?”他又问。
   “我爸在工地干力工,结束了包工头不给钱,他就给人打了。那年我九岁,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他的眼里再也藏不住泪水,眼泪还是簌簌地流下来。
   “那你妈就这么把你放在旅店,为啥不让你住在家里呢?”她的语气缓和了些。
   “我家是个挺破的土坯房子,这些日子连雨天怕倒了砸着,所以才让我住在这的。”
   “那也不能老让你住这吧,你也听到了,现在已经影响我的生意了,另外你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万一出什么意外,我的店可真就黄了”她说完,也觉得这话说得有点过了头,缓和了一下口气接着又说:
   “告诉我,送你来的叫啥名?”
   “李春华。”谢恩被逼无奈,很不情愿的回答。
   “你妈没有电话么?你问问她啥时把你接走,也不能就这么没个头啊。”
   “阿姨,还是别打了,她真的忙,等她安排好肯定会来接我的。”谢恩着急的说。
   “还没见过你这样的,都影响我的生意了还不赶紧接走,我问下还不行吗?”她的火又上来了,从床上捡起谢恩的手机翻找着通讯录,见到妈妈俩字就按了过去。只听到电话里说:
   “小恩,着急了吧,等我安排好就接你啊。”还没等电话里再说什么,就接过来话茬说:“你就是孩子他妈呀,你把孩子往我这一扔就不管了,是吧?就你这当妈的也真够可以的,一天不管不问,那孩子都啥样了还不整走,放我这已经影响我的生意了,你不怕死这我还怕呢。”刘霞啥难听说啥,她就想激怒李春华把谢恩带走。
   等刘霞说完那头才说:
   “老板娘,这些日子辛苦你了,我在给他联系医院,主要还是得筹措钱,孩子是强制性脊柱炎,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肾还特别不好,全身都浮肿了,这面完事,我立刻就去接他,放心。”
   刘霞只好说:“告诉你不能超过三天。”她下了最后通碟。
   “好,我一定尽快。”刘霞听到对方这么说,这才善罢甘休。
  
   五
   这天,一辆捷达轿车停在了旅店门口,紧接着下来一个女人,还没等女人走进屋,刘霞一看就立刻迎了出去,口无遮拦地说道:“这都多长时间了,你不想要他了吧,我这一天成了他的使唤丫鬟不说,别人都不在这住店了,这旅店就他一个人,来一个被他熏跑一个。”刘霞说话,只顾自己痛快,一张嘴像机关枪似的“嗒嗒”个不停。
   “老板娘,这段时间真的辛苦你了,把账结了吧。”李春华笑呵呵地说。
   “一共十六天,你给我三百,还差五百。”刘霞已经算好了帐。
   “感谢你这么长时间照顾他。”李春华充满了感激地
   说道。
   “还算你这个当妈的有点良心,行了,反正也要走了,你自己能整动吗?”
   “老板娘,麻烦帮我扶一下好吗?”
   “太脏了,看你也是个女人不容易,帮你一把吧。”
   这么高的男人像根棍似的不会打弯真的不好弄,两个人使出吃奶力气才把谢恩弄下床,站在地上也是直立不能走,李春华说:
   “老板娘,麻烦你帮我一下,我背着吧。”
   “这么大个头,你能背动吗?”刘霞咋泼辣也是个女人心,有点担心李春华了。
   “没事,来吧。”
   李春华背起脏兮兮的谢恩往门外走去,两条腿在地上拖着,还没等到门口已经满头大汗,脚步也有些蹒跚了,刘霞急忙跑过去帮助往上抬两只脚,好不容易才放进了车里。
   李春华长舒一口气,回头看着刘霞,笑了一下说:
   “谢谢你了,多亏有你帮忙,我没想到现在不能走了,都是我事情办得太慢了,一涉及到资金,事就难办了,谢谢了。”
   “就别说这些了,赶紧给孩子治病去吧,做妈的可要称职啊!”
   李春华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开车走了。
   刘霞看着远去的小车长长出了一口气,肚子里的气儿也顺多了,就好像刚刚做完手术,去掉心中一块瘤子,顿觉轻松。
   没多大功夫,她收到谢恩一条信息,看完这条信息,她的轻松劲一扫而光了。
   信息这这样写的:
   “阿姨,实在对不起,打扰您这么长时间,你不但伺候我,还影响了您的生意,发自内心得跟您说声谢谢,您为我付出那么多,阿姨辛苦了!”
   刘霞认真的看着信息,眼睛有点近视,顺手带上了镜子。
   “阿姨,您错怪李春华妈妈了,她不是我的亲妈妈,她是我们向荣村的书记,我的亲妈自从我爸出事以后她就走了,因为爷爷奶奶没得早,家里就剩我一个人了,十五岁我就在外打工,后来就有病了,活也不能干了,最近几年都是李春华妈妈一直在照顾我,每天都去给我送吃的,看我,还给我买药。可是现在我的病越来越重,医生说看病要不少钱,村里也没办法,最近连雨天,怕房倒了就把我送到您的旅店来了,她是出去帮我联系医院,另外去乡里、县里找领导想办法凑钱,把我送省城大医院去治疗,看病回来就把我送去幸福院,一切她都为我安排好了,李春华书记就是我亲妈……”
   刘霞的眼前又出现了李春华背着脏兮兮谢恩的画面。
   刘霞摘下来眼镜,用湿巾擦了擦眼睛:“谢恩,我也当了你十六天妈啊……”

共 434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个身患疾病、不能走动的青年住进了旅店,病人的“妈妈”扔下钱、做了交代就走了。店老板刘霞以一天五十元钱的报酬照顾患病的青年。可是一天天过去了,押金没了,病人的“妈妈”始终不见。刘霞非常担心病人没人管,自己遭受损失。因此把气撒在病人的身上。最后真相大白,感动了店主人刘霞。小说成功地塑造了一位心系弱势百姓的农村好干部形象,读来令人感动不已。对店老板刘霞的塑造,也栩栩如生。语言朴实、流畅,一篇令人耳目一新的小说,极力推荐文友共赏!【编辑:宫国军】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宫国军        2018-08-16 15:45:55
  小说人物的塑造非常成功,感谢作者投稿柳岸,望继续佳作点缀柳岸!
2 楼        文友:洁子        2018-08-16 16:00:58
  感谢宫国军老师的精彩编按,编按特别用心,是的作品不再有瑕疵,辛苦了,奉茶一盏润润喉吧,祝,一切顺利。
3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8-16 16:08:22
  生活里有无奈,也有大爱,尽管是迫不得已的,但却是没有推出门外。爱从来不计较形式,就像英雄不问出处一样。洁子老师的小说写得很好看,吸引力好,表达着社会里的正能量。点赞!怀才抱器到访拜读留言。
回复3 楼        文友:洁子        2018-08-16 17:36:28
  感谢怀才抱器老师留墨,更感谢老师的点评,多谢老师的鼓励和帮助,督促洁子会更加努力,奉茶一盏已解秋凉,祝,一切顺利。
回复3 楼        文友:洁子        2018-08-21 21:51:30
  感谢怀才老师留墨,多谢支持与鼓励,谢谢????
回复3 楼        文友:洁子        2018-08-21 21:51:36
  感谢怀才老师留墨,多谢支持与鼓励,谢谢????
4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8-21 22:14:25
  回复:洁子老师的小说给人的是正能量,阅读的感觉有着转过一山又一山看风景镜头的美感体验,且不雷同,受用。问候洁子老师秋爽。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