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洋槐庄往事(小说)

精品 【流年】洋槐庄往事(小说)


作者:山魔 童生,663.6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323发表时间:2018-08-23 08:41:33

【流年】洋槐庄往事(小说) 那年,故乡的洋槐花白得耀眼,一串一串在椭圆形的绿叶间盛大开放。村头的老槐树半个身子枯萎了,另外半边倔强地挂满了米白的洋槐花。斑驳的光影里,我祖母戴着黑边的老花镜端坐在玉米皮编制的墩子上,膝上放着一件过季的黑棉袄,用一把王麻子剪刀,挑开了棉衣前襟的布纽扣。三婶和几个女人坐在一边,拿着白布裹着的鞋底子,用针尖轻轻蹭着头皮,却瞅着一边的几个孩子。他们正在用一根顶端挂着弯铁丝的长钩子,扬着细脖子采摘洋槐花。
   蛟龙,就是这时候走近了老洋槐树,走进了树下一群人的视线。他可能是想由西向东去,也许毫无目的,他看到这么多人,刚抬起的脚有点拘谨。他不走了,站在远处畏首畏脑,不敢近前一步。突然,一串米白的槐花掉在他的脚边,蛟龙俯身拾花,腰还没有直起,花就到了嘴里。等站直了身子,食指还把嘴角残余的一瓣抿了进去,手却一直戳在嘴边。我婶子看到这一幕,拿着纳了没有几针的鞋底子,在鼻子跟前扇着,走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挥挥手说:“哪里热闹你往哪里站,赶快走,赶快走!”
   蛟龙看样子迟疑了一下,依然扭着乌黑黑的脖子,盯着那根钩子。我祖母眼神不好,摘了花镜,朝着蛟龙的方向深深剜了一眼:“蛟龙眼睛长了钩子,能把槐花钩下来吃了。给上他一串。”
   我们杨氏家族像这棵洋槐一样根系庞大。到了蛟龙爹这一辈,富裕却带来了厄运,眼看四十岁就要打光棍,蛟龙奶奶才私下托媒,给蛟龙求了一门婚事,那要求简单到没法再简单了——只要是个女人就行。
   那个女人皮肤很好,穿着短短的红棉袄,头发偏黄,厚嘴唇向外翻着,低头坐在屋檐下,不与任何人答话。蛟龙爹去世那年,女人跪在地上,还是不哭也不说。我祖母说她不是哑巴,是个实在的憨货。蛟龙生下来也像他娘一样皮肤白亮,张着一张大嘴,舌头总是舔着下嘴唇。蛟龙奶奶是个讲究的人,蛟龙才有了正名。我祖母说憨气是遗传的,叫成真龙也是个傻相,舌头舔出来像狗一样,活脱脱像了他的憨娘。
   我祖母对蛟龙的仇视和厌恶,是有渊源的。我祖父去世后的四七,是农历四月初七。家族里的人说是犯了七,所以,祖母命后辈在坟四周插了一圈红色的小旗驱赶晦气。当所有的白服孝子朝着插满小旗的墓地祭拜完毕,那时夕阳把血红的余晖铺在坟头上,在红色小旗的映衬下,我同族的家人身上都披上一层吉祥的红光。第二天,我祖母推开沉重的木门,迎着早晨新鲜的空气,正要开始一天的生活。发现眼前满地红亮亮的飘,门口方砖的缝隙里插满了小旗。九岁的蛟龙正站在一堆小旗子中间,歪着厚嘴笑:二娘,你的小旗子丢了,我都给你捡回来了。我插的。我祖母的脸一下子就气歪了,两只手端着木盆不停哆嗦。轰隆隆的喊声把我婶子也惊醒了,她拿着扫帚朝着蛟龙劈头盖脸打下去,疯了一样拔掉满院子的小旗,蹦了老高,把小旗子全部丢到蛟龙家的院墙里面。我祖母的骂声就像尘土一样落下来,扬上去,咒他们辈辈都出一个憨憨娃。
   藏在山坳里的故乡,从里到外都是洋槐树。洋槐花的绿荫和清香,覆盖着祖上那些青砖瓦房和屋脊连着屋脊的院落。村中那条白亮的土路飞起沙尘,曲曲弯弯地向东伸展,洋槐树充满人情味,在一边摇摆。蛟龙穿着的衣服垮得老长,从那个黑色的门走出来,一路寻寻觅觅,在粪堆里找来找去,最后到村边的洋槐树下就不走了。蛟龙赤脚站在洋槐树下,舔着和他娘一样的厚嘴唇,裤腿挑得老高,脚边挂着一条黑乎乎的影子。旁边有一座小院早没有了主人,据说是做木器的,举家迁到了南方。有人看到蛟龙靠着木器厂的外墙蹭痒痒。树荫下依然是我祖母和婶子们在有趣地说笑,纳不完的鞋底子,摘不完的菜秧子。她们的眼睛不看站在一边的蛟龙,话题一不留心把他拉扯进来。
   娟子在城里穷讲究,回来还用自己的碗,这不是嫌我们不干净吗?人家蛟龙天天抠粪堆里烂苹果吃,也没有被毒死。
   谷场那个河南马戏团的老虎瘦得老可怜。咂咂,不如拽几个憨憨喂了老虎,也算为珍稀动物做点贡献。
   你说咋没有个缺胳膊少腿的女人,给蛟龙摊上一个。好歹不再这里像根针,扎一大家子人的眼。
   蛟龙很少说话,他的脸上一如既往的乱七八糟,像天天钻了烟囱似的,衣服从没有合体过,头发也从没有剪过,又黑又厚又脏盖住半个脸。我丝毫不否认故乡的父老乡亲是淳朴善良的。在他们热闹的红白喜事上,总不忘把吃剩下的馒头递给站在远处的蛟龙,客气地把他打发走。我祖母也会把我的叔叔们不穿的衣服丢给蛟龙,以免他的又黑又脏的屁股被自己的孙女看到。
   吴秀丽走进小木器厂的时候,春天里下了一场雨,洋槐花飘下来,落了一地,村子就在雨花的滴答中不安静地动荡了。我的祖母包括洋槐庄的女人们,在自家的墙根下猜测着那个单身的女人从哪里来,身后的小女孩是谁的。她们说吴秀丽长了一双桃花眼,你看那眼角向上挑,眉毛还会动,脸蛋像玉脂一看就是会勾引男人的货色。雨还没有停,吴秀丽挽着高高的裤腿,露出两根白萝卜样的小腿,趿拉着一双人字拖在门前忙活开了,才两天的光景就张罗了一爿百货小店,最让我祖母和婶子们不能容忍的是,吴秀丽居然招呼蛟龙给他帮忙,蛟龙搬来一把靠椅,上面叠了五个砖头,站在砖头上把“秀丽小店”的招牌钉在门楣上。蛟龙冒着细雨、挑着裤腿把院子里的杂草用篓子背出来,在吴秀丽的指点下倒在路边的沟里,又返回去装了满满的一篓子背出来,鞋子上全是泥巴。
   这下,我婶子站出来了。她不能看着这个远来的白骨精抓了他们同辈兄弟的大头,给她义务劳动。我婶子还有一件不能容忍的是,听人说是我叔叔把这个小院子的钥匙给了吴秀丽。我叔叔是村委主任。她在雨过初晴的下午,站在秀丽小店的门外,对着门楣上的几个大字喊:“蛟龙,你干一天活多少钱了?这年头,去哪里找免费的小工?”
   蛟龙背着篓子站在墙角下,我婶子立刻瞪圆了眼睛。因为一夜之间蛟龙一头又黑又密又脏的头发被剪了,理成了新潮的发型,裤腿不那么挑,还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毫无疑问,是这女人干的。婶子的声音又尖又细:“哎哟,蛟龙,你这是什么角色?”
   “弟弟,没活干不用背篓子了。”春寒料峭的季节,我婶子穿着两件衣服,我祖母还穿着棉衣。吴秀丽跟着出来。穿着一件露肩的褂子,雪白的脖子仰着老高。
   “我问你,你跟蛟龙是啥血缘,你叫他弟弟?”
   “婶子,等收拾好了,欢迎您光临。”我婶子看着吴秀丽隆起的胸露出鄙夷的神情:“你可真热啊!这洋槐庄的土路上来来往往可都是光膀子的爷们,你这身打扮,让蛟龙看见倒没啥,其他人受得了受不了可不好说。”
   吴秀丽立刻语塞了。
   蛟龙还是以弟弟的名义走进了“秀丽小店”,他的脸不再像钻了烟囱,露出了本来的红润,更像死去的憨娘。他习惯背着那个破篓子,像是随时听候吴秀丽的召唤,站在门外边。没事时食指依然戳在嘴边,吴秀丽朝着他“咕咕”两声,蛟龙就慌忙放下来。吴秀丽捡到一个身强力壮的小工,每天只消管他三顿饭,总是乐得发出一阵阵浪荡的笑。
   我婶子在洋槐树下纳鞋底子,听到吴秀丽夸张的笑声,脸总是扭到一边,骂她就像发情的驴。关键是蛟龙,不在村子里的垃圾和洋槐树边游荡,被吴秀丽指挥着学会了蹬破三轮,在灼热的阳光下,沿着那条白亮亮的土路去五里墩批发市场拉啤酒和卫生纸。接送吴秀丽的女儿去五里路外的幼儿园上学。他坐在饭桌上,呆呆地看着吴秀丽把叉烧肉放进他碗里,然后他大口地吃起来,脸上油亮油亮的,吃饱了歪着厚嘴傻笑。
   吴秀丽也不闲着,除了卖一些百货,小店外还增加了一个透明小柜,摆放着凉皮面皮之类的小吃。我叔叔说是正宗的陕西凉皮。他就爱这一口。我叔叔喜欢结束一天的劳动后,慢慢地踱进秀丽小店。
   “龙龙,把篓子放下给客人拿一袋凉皮,那边……”
   “哎哎哎,秀妹子,你给我拿。这凉皮过别人的手味道可就不正宗了。”
   吴秀丽一点也不含糊,过去抓起一袋凉拌好的凉皮,挑着桃花眼:“你美美地吃,把你吃成个弥勒佛,别后悔。”
   “再放个辣子。”我叔叔喜欢吃辣子在整个洋槐庄是出名的。他的眼睛里冒出油泼辣子的颜色。
   吴秀丽的桃花眼非常勾魂,像《西游记》白骨精,这是我祖母说的,她的肤色赛过每个从黄土熏染过的小路走来的女人。她的穿着也很大胆,穿着胸开得很低的上衣,低头理货时白白的奶子就要蹦出来一样。我祖母说,人还没有来,奶就挤过来,一身的骚味,一定是哪一个男人进了她的圈套。
   谁也没有想到进了圈套的不是别人,是蛟龙。那天傍晚,确切地说还是黄昏,夕阳刚刚沉下去,山尖像烧红了的烙铁,洋槐庄暗淡的景物散发出灼热的气息。有人趴在木器厂的外墙看到了令人眼红耳热的一幕;吴秀丽穿着大裤衩,上身只有一件胸衣,头发散在脸上,指挥憨憨蛟龙给她擦背,不时发出放浪的笑声。这一幕就像风一样吹翻了小村的宁静,人们好像都亲眼目睹了蛟龙强烈的生理反应,看到吴秀丽淫笑着骂蛟龙挠了她的咯吱窝,还看到了蛟龙把吴秀丽背进了屋子。洋槐庄的女人发挥了自己有生以来强大的想象力,把自己男人看得死死的,管得严严的。她们宁愿意亲自跑腿,都不让自己的男人走进秀丽小店。她们说到蛟龙很久没有回过那扇黑门,把眼睛使劲地往上翻。这个女人连一个憨憨都不放过,太阴招了。
   洋槐庄的女人依然坐在百年槐树下悠闲地拿着鞋底,她们的眼睛瞟着秀丽小店,看那个风骚的女人麻利切凉皮或者抹擦着两扇掉了漆皮的木门,无可奈何地给自己的孙子两块钱,让孩子小跑着去小店里买棒棒糖,吵着要吃那酸辣凉皮。蛟龙双目无光,洋槐树下的女人却能听到他嘎嘎的笑。她们清晰地看到洗干净的蛟龙,脸庞像他娘一样圆润俊丽,他走过洋槐树,留下虎背熊腰的背影。祖母很久都不去洋槐树下拆棉袄,吴秀丽不加节制的浪笑击打着她日渐衰退的身体,她靠在帆布躺椅上,食指按着太阳穴,长时间闭着眼睛,还是头昏目眩。但有的事情还是传进了她的耳朵,因为全村人瞪大了眼睛,他们都看见了一个情景——那个月光皎洁的夜,暖风吹着北方干枯的泥土,洋槐树婆娑的身姿扫着故乡的屋脊,蛟龙走进了吴秀丽的屋子,有人亲耳听到吴秀丽手把手辅导蛟龙探入自己的身子,听到了蛟龙野猪一样的嘶吼,吴秀丽淫荡的娇喘响彻故乡的夜空。关于吴秀丽和傻子蛟龙的传言就像夏天的暴雨一样,在故乡洋槐庄的土路上肆意横流。
   秀丽小店后来空空荡荡的,像唱过戏散了场的舞台。生意明显清淡了,吴秀丽把蛟龙按在椅子上,朝着他脖子吹了一口香气,唱着那个信天游。她的嗓音高亢,引得蛟龙扭过头傻傻地笑。
   “龙龙,你的头发又成狗窝了,再不理就发臭了。”吴秀丽麻利地把半个床单围在蛟龙的身上,取出一把剪子。
   蛟龙歪过头刚裂开厚嘴,我叔叔就在这时候摇着身子踱进可秀丽小店。他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朝着蛟龙瞄了一眼,目光停在吴秀丽崛起的前胸,露出富有深意的笑:“还龙龙,你咋不叫他皇上呢。今天给我也理一个时髦的发型。”
   我叔叔腾地一声坐在人造革沙发上,才知道那海绵早已经坐虚了,下面的木板也不平,硌了他的本来就很消瘦的屁股。他哎哟了一声,表情很快就淡定了。
   “我这手艺只能给龙龙理,他不讲究。您抽烟。”
   “我也不讲究。”我叔叔抽出只来,弹弹烟嘴,目光瞅着吴秀丽趿拉着人字拖的脚趾头,那指甲凃着一层香喷喷的红辣椒油样的东西。我叔叔当时忍不住舔了一下嘴唇。
   吴秀丽用海绵给蛟龙擦了脖子,正要把他引到脸盆跟前冲洗。我叔叔从沙发里站了起来:“行了,秀妹子,你这还全套服务呢。先给我理个发,村上一滩公事。”我叔叔当年是村委主任。
   叔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脑袋往后靠,硬茬子头发蹭着吴秀丽的胸,然后脸就涨得通红,他一把按住了吴秀丽握着剪刀的手,冲着一边的蛟龙说:“蛟龙,到外面去。”
   蛟龙含着手指头,低头不语。
   “蛟龙!”我叔叔瞪了蛟龙一眼,据说叔叔的大眼睛跟一只狗对视,狗都要“嗷嗷”叫着后退几步。蛟龙听到我叔叔严厉的喊声,碰到我叔叔的目光,低着头疾步往外走。
   “咕咕,咕咕。龙龙别走远。”吴秀丽朝着蛟龙的背影,蛟龙听到暗号,手指头急忙拿掉了,脚慌慌忙忙往外走。
   “野鸡呀,还咕咕。”我叔叔当然听不懂吴秀丽的暗号,他只听到的是野鸡的叫声,一下把吴秀丽压在软硬不平的沙发上。
   我叔叔长得消瘦,骨子里却有一疙瘩风吹日晒久经考验的劲儿,一只手捏住了吴秀丽的一双手:“你忘了还是老子给你找的这间房子。你让憨憨给你搓脊背老子早看见了,还装正经。今天你也伺候伺候老子。”
   吴秀丽抓破了我叔叔的脸,扯着嗓子喊着龙龙的名字。
   我祖母从医院回来,洋槐树下集聚了整个洋槐庄的人,他们长着一脸的怒容,脸色就像洋槐的叶子那样闪烁不定,口口相传着这个刁蛮放荡的外乡女指使蛟龙敲破我叔叔后脑勺的事。我婶子站在最前面。一根食指举过头顶,一遍一遍叫骂我叔叔被冤打的实情。

共 614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洋槐庄往事,一种痛,从人性里流淌了出来。小说通过描写乡村里最底层的弱势人物从而表达了一个时代乡村的痛,以及各色人物人性里自私嫉妒狭隘,以及美好的一面。结尾让人无奈,痛心,也表达了祖母内心深处深深的悔意和自责。蛟龙,祖母,叔叔,婶子,有外来的吴秀丽,上演了一场人性之戏。蛟龙的身世,经历,蛟龙被吴秀丽指使,还有蛟龙打伤叔叔的由来,这些都逃不出祖母的眼睛。祖母有自己态度,表现,正如大洋槐树一样,半边枯萎半边盛开。小说的情节,顺着洋槐庄的进展流转,到收尾处,祖母的一声叹息,道出人性的原本,道出了祖母的内疚。洋槐树花开花落,村庄人来人往,乡村的美与丑交替。为啥蛟龙在人们眼中是一个傻子?而在吴秀丽眼里,是一个正常人。所以,蛟龙在村人面前过着傻子的生活;蛟龙在吴秀丽面前,过着正常人的生活。这样一对比,人性就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出来。吴秀丽的善良,眼里看到的是美。村人心里藏着污垢,眼里看到的是臭。小说叙事沉稳,情节流转自如,借一个能说却不说的老人家,和不能说说不出的憨子的经历,道出人性真谛。佳作,流年推荐赏阅!【编辑:平淡是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824001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8-08-23 08:45:25
  半边盛开半边干枯的老槐树,我也见过。感谢姐姐分享佳作,很喜欢这个收尾。人世并不薄凉。
回复1 楼        文友:山魔        2018-08-24 21:40:57
  编辑辛苦,谢了!
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8-23 13:19:01
  傻子,喊多了就真成了傻子。
   当吴秀丽视傻子为一个正常男人时,啥子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那么,又是谁,破坏了傻子的正常生活呢?其实,很多人才是真的傻子。就如我们这个社会一样。
   小说极富思想性,艺术性,堪为佳作!
回复2 楼        文友:山魔        2018-08-24 21:41:48
  谢谢山哥用心阅读修改,有你一切都不是问题。
3 楼        文友:苦尽甘来        2018-08-26 15:31:15
  看了本文,有一种心酸和疼痛的感觉。文章有一定的教育意义,哲理性极强,道出了洋槐庄人性的真善美,假恶丑。傻子真的傻吗?外表的脏洗洗打理一下,干净整洁,可乡民自以为很干净的人,内心的污逅能洗干净吗?傻子都能听懂暗号,救自己心爱的女人,他真傻吗?村主任为什么挨打?又不报警?他心知肚明。婶子打着正义的幌子欺压弱小群体,她真正的目的就是赶走吴秀丽。小说揭示了洋槐庄的丑恶人性,和腐败的社会现实,让人心寒。最后老祖母的一声叹息,道出了人性的悔意。故事接地气,令人深思,文笔流畅,耐读,值得品尝。
4 楼        文友:上官风        2018-08-26 18:49:39
  看完这篇文章,首先感到的是浓郁的乡村生活气息,古朴的乡村、慈祥的祖母、闲话的乡亲……
   然后?然后说实话,第一次看确实没看懂。后来结合了编安和自己的一点思考,恍然大悟。
   的确,蛟龙表现出憨憨傻傻的状态,乡亲们习以为常,甚至于以特殊的照顾,表现了乡亲们的淳朴善良。
   但当外表漂亮,甚至妖娆的吴秀丽出现在乡村,甚至与蛟龙在一起时,乡民们便表现出了强烈的反对,是嫉妒,是鄙视,或者说更多的是心胸狭隘?或者,在乡邻看来,漂亮、美丽或者高层次的生活(娟子在城里穷讲究,回来还用自己的碗),凡是与他们的“价值观”不同的,都是一种糟粕,都必须抵制。
   的确,这是一篇充满人性思考的美文,欣赏了。
5 楼        文友:康心        2018-08-26 21:54:30
  乡里人的生活,我小时候记得,他们关心别人家的事比自己家的事都上心。唉。读完心头沉重。笔力穿心。
用文字记录人生的轨迹,修一条心心相通的小径
6 楼        文友:浩歌        2018-08-26 23:03:01
  透过浓浓的乡土气息,可以窥见这是一篇反映人性的作品,语言老到,思想深刻。国民劣根性于中显现了大半,槐庄之戏在此可谓是你方唱罢我登场。
   赞赏该故事,堪称佳作!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