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征文】吃瓜时代(小说)

精品 【看点·征文】吃瓜时代(小说)


作者:寻找姚黄 举人,4738.2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410发表时间:2018-08-27 19:43:52

【看点·征文】吃瓜时代(小说)
   那时候,有个新鲜的词儿,叫做“瓜菜代”。也就是说,主粮不够吃,要用瓜和蔬菜来代替。生产队喜欢种瓜,种瓜当然得瓜。种瓜不仅产量高,还能拿过来就吃,不必做二次或三次加工。晚上收工回来,不想做饭或没米下锅,一家人啃几个瓜,肚子鼓起来了,洗洗睡吧。省了粮,省了柴,也省了力气。
   既然种瓜如此重要,那就得把种瓜当作种粮一样看待。那时种瓜,不叫“种”,叫“抹”。就是把瓜籽儿浸了水,放在高温下长出芽儿,再把芽儿栽到地里就行了。“种”,显得粗略,“抹”,显得细腻。可见种瓜比种粮麻烦。瓜熟时节,遍地喷香,老远就闻得到。不用“向导”,就能知道哪里有瓜熟了。所以,种瓜没有秘密可言。这就得找一个看瓜人。没有看瓜人的瓜田,不仅两条腿的人来偷,就连四条腿的猪呀狗呀也来糟蹋,种也是白种。那就是种瓜不一定得瓜了。生产队在瓜田中央,搭一个两头透气的棚子,里面放一张小床,看瓜人整日整夜地守在里面,直到瓜秧枯萎罢园。
   十七岁的张铁蛋就是生产队的看瓜人。那时的看瓜人都是满头白发的老头儿,只有铁蛋一个未成年人。看瓜不仅寂寞孤独,夜晚还得受蚊子的欺负。未成年人玩性大,不适合看瓜的。铁蛋原也不想看瓜,都是他娘劝服了他。娘说:“看瓜苦是不错,可工分可靠,白里夜里都有工分拿,一个人顶两个人。咱把工分挣多了,粮食分多了,好找媒人给你说媳妇儿。”
   张铁蛋最听娘的话,娶不娶媳妇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挣到工分,分到粮食。现在的人都喜欢储藏钱,那时的人,喜欢储藏粮。今年吃去年的陈粮,那得是土豪人家。普通人家没那个福分。也是生产队长同情他娘儿仨日子过得艰难,就在众多的报名看瓜的人中,选中了张铁蛋。生产队长也姓张,五十多岁了,是个好人,对孤儿寡母的人家特别照顾。于是,张铁蛋便拿了草席和被单,高高兴兴地上任去了。
   瓜田离村庄约一里远,大约十来亩。这片瓜田,种着十几种“杂瓜”。“杂瓜”指酥菜瓜、甜瓜(甜瓜又分若干种)、老肉牛(可炒菜)、面瓜,还有西瓜。西瓜成熟晚一些,要等那些杂瓜罢园了,才可以吃到西瓜。乡下人很懂土地利用,杂瓜与西瓜套种,一墒杂瓜,一墒西瓜。杂瓜败了,正是西瓜长藤蔓、结瓜娃的时节。细算起来,从看杂瓜到西瓜罢园,前后需两个多月呢!
   铁蛋看瓜可认真了,他很少呆在阴凉的瓜棚里,而是在瓜田四周逡巡着,像个放哨的小八路,警惕地注视着瓜田四周的动静。村子里的半大孩子,都爱吃瓜。他们不去学校上学,大孩子带着小孩子,在瓜田附近躲藏着,一有机会,摘一个就跑,也不管生熟,只管吃。有些甜瓜未成熟时,还有苦味,他们就啃了两口扔掉了,挺心疼人的。铁蛋就严密地监视他们,不给他们偷瓜的机会。
   村里有个跟铁蛋妹妹一般大的孩子,名叫孬货,最爱吃瓜,人送外号叫“瓜蒌子”。他是个狡猾的家伙,不管谁看瓜,没有他吃不到嘴的。
   孬货还有个姐姐,名叫“大妞”。姐姐虽然比弟弟大,但姐姐得听弟弟的。那时候,村里正搞计划生育,孬货的妈妈生下这个男孩,就做了绝育手术。所以,孬货便担负了传宗接代的中心任务。当姐姐的当然得为这个中心服务。她实际上就成了弟弟的保姆兼保镖了。弟弟去塘里洗澡,大妞得坐在岸上看着;弟弟去偷瓜,姐姐得严密配合,以保证弟弟百分百成功。大妞的主业是保护弟弟,副业是放一头草驴。通常,弟弟到哪儿,姐姐就牵着驴跟到那儿。
   其实,铁蛋与孬货是好朋友,“抹泥”之交。在水塘里洗澡,都朝对方脸上身上涂抹泥巴。以前,孬货就像铁蛋的“跟班”。铁蛋朝东,他也跟着朝东。铁蛋上任看瓜的第二天,孬货和他姐姐就来了。他们直接走到瓜棚,要铁蛋摘甜瓜给他们吃,好像他们是铁蛋请来的客人。
   铁蛋说:“你俩跟我好,我记得的。可这瓜是生产队的,不是我私人的。我今天给你们面子,下次不要再来了。”说着,就跑去瓜田,摘了一个甜瓜,摔成两半,一半给了大妞,一半给了孬货。说:“赶紧吃,吃完了就走,别叫人逮着。”
   孬货说:“铁蛋哥,麻烦你再摘两个,我和姐一人一个带回家吃。”
   铁蛋说:“妄想,赶紧吃了走人。”
   孬货说:“铁蛋哥,去年俺偷了瓜,还送给你两个吃呢!今年你看瓜,得加倍还我。”
   铁蛋说:“好,等生产队分了瓜,我还你!”
   孬货说:“我要你这会儿就还!”
   铁蛋发脾气说:“你想叫我拿公家瓜还你,没门!赶紧吃了滚蛋!”
   大妞大了,有点爱面子,见铁蛋发脾气,就胡乱啃完,先走了。孬货吃完,吹着口哨往外走,快走出瓜田时,瞅准一个,摘了就跑。铁蛋在后面大叫:“好你个孬货!下次别想踏进地边了!”
   可是,次日上午,孬货又来了,这次是他自己来。大摇大摆地进了瓜棚,叫铁蛋给他摘瓜吃。铁蛋当然不摘,孬货就躺在小床上,用双脚蹬着铁蛋的背,说:“你不摘瓜我吃,我就不走。”
   铁蛋说:“不走也不摘!你要想搁这儿陪我,我也不分给你一个工分!”
   孬货磨蹭了一会儿,铁蛋不为所动,只得走了。铁蛋怕他故伎重演,就紧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像押解犯人似的,送他走出瓜田。
   可孬货还是经常来,但都被铁蛋挡在瓜田之外,瓜棚更不让进了。孬货知道铁蛋不给面子了,明着不行,就来暗的。他常常潜伏在瓜田西边的玉米地里,只要铁蛋巡逻到东边,他就像泥鳅一样,钻进瓜秧里,挑成熟的瓜来偷。他偷来的瓜不吃独食,总要跟姐姐一起分享。有一次,铁蛋差一点抓住了他,他把摘掉的一只瓜摔在地上,瓜碎裂成若干块,流出淡黄色的瓜籽,铁蛋心疼得直跺脚。
   铁蛋知道了孬货出没的地方,就守在玉米地边。孬货没了机会,开始改变策略,就跳进瓜田北边的土井坎里躲藏着。这口土井,是前几年抗旱保苗时挖的。土井那地方,原来是一口半亩地的池塘,池塘里已经没一滴水了。生产队长领着大家往下深挖,后来就挖出了水。人们挑着水桶,一担一担地把水运到南边红薯地里,然后一瓢一瓢地浇在土垅上,再插上红薯苗。隔一夜,红薯苗就醒过来,举起小旗帜一样的叶儿,艰难地生长着。后来,下了几场大雨,土井被碎土淤了一部分,还有大约一人多深。孬货别看只有十四岁,可他的水性很好,可以在水面上漂浮而不下沉,也可以在水里憋上几分钟不换气。孬货在土井里悠然自得地游来游去,但他瞒不过铁蛋的火眼金睛。铁蛋知道他不是为了洗澡而洗澡,是瞅机会偷瓜。所以,铁蛋就坐在土井不远处,监视孬货的一举一动。
   其实,孬货不过是调虎离山之计,他在土井洗澡,是为了吸引铁蛋,而他的姐姐大妞从玉米地钻出来,偷摘半筐熟瓜。后来,铁蛋发现靠着玉米地的熟瓜都神秘地消失了,这才知道他中了孬货的诡计。于是,他就把妹妹找来,专看玉米地的动静。孬货姐弟俩也就无计可施了。
   铁蛋娘每天夜里都来陪着铁蛋,她担心铁蛋夜里害怕。铁蛋从小胆子就小,夜里不敢出去解手。铁蛋娘吃了饭,安排妹妹石花闩上门,自己就提着陶罐来给铁蛋送饭吃。陶罐里盛着三大碗面条,能把铁蛋的肚子吃得溜溜圆。俗话说,半大小子,吃死老子。铁蛋就是一个吃死老子的货。
   铁蛋娘也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人,她每天早上离开瓜田时就对铁蛋说:“除了生产队长,谁来摘瓜都不允许。不听劝的大人,你还要向队长报告,扣那人的工分。”
   铁蛋点点头说:“放心吧娘,我一定把瓜看好。”
   那天上午,生产队民兵排长拿个布袋来摘瓜,说是生产队长让他摘一布袋甜瓜,送给大队支部书记。支部书记是什么官,铁蛋不知道,但他知道支部书记能管住生产队长。
   民兵排长说:“你帮我摘一布袋好瓜,送给支部书记。”民兵排长把自己当成了大官,坐在小床上等待着铁蛋摘瓜。
   铁蛋说:“你送给谁我管不着,可你摘瓜得队长批准。”
   民兵排长说:“就是队长叫我来摘的呀!”
   铁蛋说:“你说生产队长叫你摘瓜,空口无凭我不信你。”
   民兵排长说:“等我送完瓜,叫队长给你补个条子好吧?”
   铁蛋说:“不行,必须先有条子再摘瓜。”
   民兵排长无奈,只得气咻咻地走了,一会儿功夫弄了一个摘瓜的条子来。其实,条子是民兵排长自己写的,反正铁蛋也认不了几个字,更认不得队长的笔迹。他就这么糊弄了铁蛋一回。
   这件事后来队长知道了,还表扬了铁蛋,让记分员给铁蛋记了三十分。铁蛋可高兴了,三十分等于大人干满满三天活儿。
   铁蛋最爱吃面瓜,面瓜不仅香,还有点像吃面食,最能管肚子饿。吃着还不费劲,没牙的老头儿也能吃。但铁蛋嘴馋得淌水也不吃,因为他是看瓜人,看瓜人怎么能带头破坏生产队的规矩呢?铁蛋不仅自己不吃,他还不让妹妹吃,妹妹天天中午来给铁蛋送饭,妹妹爱吃甜瓜,就缠着哥哥给她摘甜瓜吃。铁蛋耐心地开导她,说这瓜是生产队的,哥是看瓜人,不能偷着吃。妹妹石花也是十四岁,很听哥哥的话,她咽下口水,不再提吃瓜的事了。
   第一轮瓜成熟了,生产队长派人来摘了一堆瓜,分给各家各户。生产队长说:“今年的瓜比往年任何一年都好,原因就是铁蛋看得紧。不像那些老家伙,不仅管不住偷瓜的半大孩子,还把沾亲带故的叫来大吃二吃,拿公家的东西送人情。”
   分瓜之后的大约五天之内,见不到偷瓜的孩子。这时候,铁蛋就可以躺在瓜棚里,享受着西风或者东风进出瓜棚带来的爽快,听取土井里的蛙声蓬勃而生动的鸣唱。铁蛋想,要是五天分一次瓜就好了。可惜瓜熟得没那么快,要等十来天才能分一次。
   这天中午,妹妹还没送饭来(后来才知道,妹妹送饭的路上,被绊了一跤,装饭的罐子摔碎了,妹妹就哭着回家了)。铁蛋此刻肚子很饿,早晨吃的是麦仁粥,又没有馍,不顶饿。他想摘个瓜垫巴垫巴,可他又不好意思。哪能自己看瓜又偷瓜吃呢?监守自盗的词儿,铁蛋不知道,可他知道这个意思。踌躇半天,肚子催得紧,胃都快饿掉裤裆里去了,他这才去瓜田四周转了转。确信没人看见后,他找了个小小的面瓜,小心地摘掉了,拿到土井那儿去洗。土井水很清,肉眼可以看到水底的杂草。铁蛋坐在土井边,细细地洗着面瓜。突然,他看见土井中央泛起一串水泡,待定睛看时,倏地冒出一颗黑发飘浮的人头。铁蛋“妈呀”一声,扔掉面瓜,扭头就跑。一口气跑回家,连吓带累,扑倒在院子里,晕过去了。
   铁蛋娘正在厨房重新给铁蛋做饭,听到动静,跑院子里一看,发现儿子直挺挺地趴在地上,喊了几声,不见回应。她急忙去找了几个邻居,摘掉一扇门板,把铁蛋放在门板上,抬到镇上卫生院。一个戴眼镜的医生检查完毕,叫护士打了一针强心剂。过了一会儿,张铁蛋醒过来了。医生问他:“你这是怎么啦?”
   铁蛋想了想,回忆起晌午洗瓜时的情形,但他不好意思讲他偷瓜吃。医生再三询问,他才结结巴巴地说了。
   医生笑笑说:“你做贼心虚,自己吓自己。”然后医生开了药方,说:“你这是惊吓过度,回家把这一盒‘安神丸’吃完就好了。”
   回到家里,张铁蛋再也不去瓜田了。不管妈妈怎么劝,他就是不放一个屁。他傻傻地坐在门坎上,手里拿一根筷子,在灰土地上画那颗虚幻的人头。娘和妹妹跟他说话,他也不理。一盒“安神丸”吃完了,病还不见好。铁蛋娘着急了,跑邻村找葛半仙,葛半仙问明了情况,又掐指算了算说:“你儿子是吓掉魂魄了。人有三魂七魄,你儿子吓掉了两魂四魄,能有好吗?吃药打针都是瞎子点灯白费油的。”
   铁蛋娘点点头说:“俺想许是吓着了。老神仙给俺儿治治吧!”
   葛半仙说:“你回家,取一根树枝桠,上面搭一件儿子平时穿的衣裳,正晌午时,拉着树枝绕着那口土井转七七四十九圈。叫着儿子的名,还得一人应着,连喊三晌就好了。”
   铁蛋娘千恩万谢,付了十只鸡蛋,作为酬谢。
   铁蛋不愿出门,娘和妹妹就替他看瓜。娘通常给铁蛋做了饭,自己扒拉两口,就提着罐子给石花送来。等石花吃了饭,娘看看日头,再看看影子,影子萎缩在脚下了就是正晌午。娘就拉着树枝走出瓜棚,开始在土井绕圈儿。娘叫道:“张铁蛋哎,来家呀——”妹妹应道:“来了啦!”石花还得记数,娘儿俩转够一圈,石花就把事先装到兜里的小石子取出一枚,丢在地上。兜里的石子没了,娘儿俩就完成了任务,停止绕圈。
   三天过去了,张铁蛋仍未见一点好转,还是傻乎乎地画着人头,不理他娘和妹妹。娘忧心忡忡地去找葛半仙。半仙说:“你儿子的魂魄可能沉到水底,被水草缠住了,他在水底上不来,你喊他,他干着急,就是上不来。还有,你儿子为啥叫‘铁蛋’呢?这个名字不好!你想想,‘铁蛋’掉水里了,能不沉吗?要是当初取名‘木棍’、‘船儿’啥的,就没有这样的麻烦了!你还是等水塘没水了,再喊魂吧!”
   铁蛋娘完全相信半仙的话。铁蛋十二岁那年夏天,跟爹从地里回家,到村口水塘边,他说要洗澡,爹还没答应,他就脱光衣裳,一个猛子扎进水中,但半天没出来。爹急了,跑到铁蛋入水的地方摸,摸到了铁蛋的腿,他被水草缠住,挣扎不动,险些淹死。至于“铁蛋”这个名,就是为了好养活、泼皮,才起的。现在改名也晚了。唉!

共 764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困难年代,以瓜为主食,于是就有了种瓜、守瓜和偷瓜。张铁蛋守瓜,虽然年轻,但聪明,责任性强,不徇私情,与孬货姐俩斗智斗勇。因他严防死守,那年的瓜获得丰收。可他胆小,有次竟然被吓傻了,此后孬货姐俩发生了很大变化,不再偷瓜,对铁蛋非常好。可能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通过换亲,孬货让姐与铁蛋结了婚,有个完美的结局。同时给人留下悬念,究竟是谁吓傻了铁蛋。小说反映那个年代的人与人之间淳朴的感情、人的思想和战胜困难的勇气。非常接地气的一篇小说,好文!推荐共赏。【编辑:空城深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829001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8-27 19:45:15
  老师的文非常精彩,编辑不到之处,请多包涵!感谢赐稿看点!
回复1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27 19:56:38
  唐老弟过谦了。你们几位领导的文都在我之上。今后不要太客气了。
2 楼        文友:山涧戏水        2018-08-27 20:07:09
  老师的小说可算是我学习的典范了。
我的笔名还有:寒竹雪、网络飞鼠等。
回复2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27 21:02:19
  岳先生客气了。你的小说深受读者喜爱,文笔非常好,吾不及也。
3 楼        文友:诗情划意        2018-08-29 19:32:48
  一篇接地气的小说,非常吸引读者的眼球。问候姚黄老师。
-我诗我心,写意人生!
回复3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29 22:01:25
  谢谢关注,留评。
4 楼        文友:桂木        2018-08-29 22:41:44
  有一种幸运就是我正进来拜读,文章就加精了!先恭贺!(^_^)
人无信不立, 天有日方明。
回复4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30 10:53:49
  谢谢您的关注!
5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8-29 22:45:36
  恭喜老师获精!厉害!
回复5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30 10:54:56
  同样恭喜您,篇篇皆精。
6 楼        文友:桂木        2018-08-29 22:49:44
  拜读老师佳作,接地气。
  
   虽然贫穷,却有骨头和原则的人物,让人敬佩。学习了!
  
   祝您文思泉涌,佳作不断!(^_^)
人无信不立, 天有日方明。
回复6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30 10:55:48
  写文较少,一个月也就一两篇。再次感谢!
7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8-29 23:14:11
  来恭贺姚黄老师摘精,更期待佳作连连累累。怀才抱器留言。
回复7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30 10:56:57
  感谢您的留言!
8 楼        文友:大地琴韵        2018-08-29 23:15:21
  祝贺老师精美佳作获得精品,特劳向老师学习致敬!
回复8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30 10:57:45
  同样恭喜您!成为系统第一人!
9 楼        文友:梓烨灼灼        2018-08-30 08:42:01
  老师的文,真功夫,就看瓜小伙伴这点事,写得如此深动,足见平日对生活观察的功夫。不为精品,诚信点赞!
依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
回复9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30 10:58:31
  谢谢总编一直以来的支持!
10 楼        文友:山涧戏水        2018-08-30 15:11:02
  恭喜张老师作品荣获精品。老师的作品一直是我学习的样板。
我的笔名还有:寒竹雪、网络飞鼠等。
共 11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