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岸】岸的禅思(征文·散文)

精品 【流年·岸】岸的禅思(征文·散文)


作者:江凤鸣 探花,12118.7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148发表时间:2018-09-11 14:40:24

【流年·岸】岸的禅思(征文·散文)
   一
   秋到江南,没了蛙鸣蝉唱,辽阔的原野寂静下来,只有一阵阵清凉的风。
   我坐在午后的礁岩上,听湖水轻轻吟唱古老的摇篮曲,它曾经催眠过一代代湖畔人。或许它唱的是送别曲,送无数行人,从岸的这一边,去到那一边。暗红色的枫叶落下,悄悄点开圈圈涟漪,像是木桩上记载岁月的年轮。涟漪被雪白的浪花推到沙滩上,瞬间消失,宛若人短暂的一生,刚刚投入人海,尚未来得急畅游,便又被抛回岸上。
   湖岸上丛生着灌木、芦苇、水草,它们在秋风中微微摇动。红蜻蜓、花蝴蝶在植物的顶尖上忙碌着,它们的生命之歌,已经到了绚烂的尾声。拳头大小的翠顶水鸟在芦苇与蒲草间翻飞,南下的大雁在高空中嘶鸣。秋阳里,晴空无际,湖水无垠,仿佛一卷打开的庄子《逍遥游》。
   我转身走向高处的水阁,站在阁顶望向远方,远方是一道深蓝渐灰的线。我不能肯定它是水天的交汇线,还是另一边的湖岸。生活是水,人生是船,生死便是人生命的两岸。遥远而又短浅。
   小时候,我的家乡不远处有一条大河,那是一条大沙河。我的叔父曾带我在河边上捉过小鱼小虾,我们把捉到的小鱼小虾,直接用河水放在捡来的破瓦罐里煮了吃,没盐没酱的,只有一口腥气。可被岁月滤过苦涩的记忆总是美好的,仿佛那些白水清煮的鱼虾,比我日后在五星级大饭店里吃过的所有水产都要美味。
   我从来没有去到过沙河对岸,大人们不许我过河。听父亲说,他小时候放牛,要去河对岸。有一天,山水下来了,河水湍急而浑浊,像是咆哮着的怪兽。他是拽着牛尾巴过的河,骑在牛背上的孩子,没有上岸。乡里人说,是被龙王招去了。
   后来,拽着牛尾巴过河的父亲,和村里一帮十五六岁的少年当了八路,他们有人战死,有人成了校尉,有人当了将军。儿时,带我在河边摸鱼儿的叔父,也趟过河去,到县城读书,以后在别人的乡里,当了公社书记。
   那时,倚在沙滩的小树上,我小小的心儿立下一个志愿,长大了,我一定要到对岸看看。
   河的对岸是一片葱翠的树林。有松柏、杨树、垂柳和臭椿。大人们说,河的对岸林间空地里有上好的牧草,林子后边是村里最后的耕地。耕地是村里人祖祖辈辈的命根子。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春夏在那边灌溉耕耘,秋冬在这边打场储藏,一辈子忙碌在河的两岸。
   大哥大姐们说,河的对岸更远处,不再是丘陵坡地,而是一马平川的平原。一片接着一片的果园,桃花红、梨花白、杏花如雨。那边还有茶馆、酒店、百货公司,大车店里,有从青岛、烟台下来的穿短裙子的城里姑娘,好看得如同天上的仙女。
   老祖母见我趴在沙滩上发呆,手里拿了柳条一再警告我,不许过河到对岸去。她说对岸有咬人的蛇、有吃人的狼、还有迷拐小孩子的狐狸。我不听祖母的恐吓,笑着对她说:奶奶,我喜欢狐狸,听说它可以变成小姐姐。祖母黑了脸说,那边还有村上的坟地,夜里会闹鬼!
   活在此岸,葬在彼岸,人生不过一水间。
   我对祖母说:我现在还小,我听你的话,等我大了,一定要到岸那边去看看。
   祖母不是哲学家,但老太太懂天命。她说,等你大了,奶奶就不拦你,反正村里的人,迟早都要住到对岸去。
   沙河的水,总要从高坡流到山下去,年轻人也总会扬起自己的风帆,驶向自己的港湾和彼岸。当晚秋的风吹来时,蓦然回首,身后跟随的是似水流年,人生百味,世间万象……
  
   二
   成人之后,我从河畔,坐到了海边。大海有更多的水,更高的浪,更远的岸,看海的人,也就有了更多的期盼和希望。
   那个寂静的夜晚,满天的繁星眨着眼睛。月亮高高挂在天上,银色的光,像是撒满大海的鱼鳞。波涛有节奏地敲打海岸,浪花仿佛按照韵律在大海中绽放,细细地倾听,你能听到大海在歌唱。我眺望远方,放飞遐思,想着海天尽头的彼岸,那些神秘的地方……
   恋人在远方。我渴望着爱,渴望着关怀,我听到了那缠绵的歌吟,像海的涛声一样,清亮、悠远、深沉。
   风景在远方。我想去跋涉,我想去攀登,想去仰望那些挺拔的峰峦叠嶂,想去亲近那些溪流、池塘、水潭。
   理想在远方。我想伴随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书写自己生命的华章。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少年人总是轻狂。
   每逢来到岸边,我总是想到起源、起点,总想问天地、问长者,什么是生命的根本,因为它是生者的此岸,死者的彼岸,是一条人生随画随灭的航线。
   诗人艾青说:
   “有时/我伸出一只赤裸的臂/放平在壁上/让一片白垩的颜色/衬出那赭黄的健康/青色的河流鼓动在土地里/蓝色的静脉鼓动在我的臂膀里/五个手指/是五支新鲜的红色/里边旋流着/土地耕植者的血液/我知道/这是生命”。
   这是农耕文明对于生命的颂歌,是从女娲老祖母那里继承的关于生命的歌谣,从那些浪漫的词句里,我朦胧地懂得了什么,似乎又什么也没听懂。
   后来,在大学的图书馆里,我找到了《快乐的知识》,找到了尼采,这个宣布“上帝死了!”的哲学家,他关于生命的解释,让我恐怖,令人惊讶。他说:
   生命意味着,不断把想死的东西从身边推开;生命意味着,对抗我们身边的——一切虚弱而老朽的东西。那么,生命是否就意味着,毫无孝心地对付濒死者、可怜人和行将就木者呢?一直充当杀手呢?
   我的天,他是那么直白,一针见血!尼采从来都是标新立异,石破天惊。
   上帝死了。不会再有诺亚方舟。不论你是否乐意,从你诞生的那一刻起,生命之舟,已经自动升起了起航的风帆。不论你是绝顶聪明,还是浑浑噩噩,都会在生命的激流中,驶向彼岸。你能见证的只是推旧出新、日夜循环,生死相因。
   我为尼采震惊,也被尼采惊醒。
  
   三
   “譬如空中飞鸟,不知空是家乡;水中游鱼,忘却水是生命。”《五灯会元》这句禅语,或许更接近,我们大多凡夫俗子对于生命本真的无知。
   我们站在此岸,总是瞭望彼岸。想象着远方总有另一番风光,别样的风景、奇异的风采,以至于总是守不住初心,经不住诱惑,要渡河跨海,到对岸去。
   有一则老掉了牙的禅经故事,说的是,在一条大河两岸,一边住着农夫,一边住着僧人。农夫们十分羡慕僧人的生活,诵经撞钟,清闲无虑。僧人们也很向往农人们的日子,耕耘收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终于有一天,他们达成了互换生活的协议,各自到了对岸。几个月过去了,成了僧人的农夫们发现,僧人的日子并不好过,悠闲自在的日子让他们无所适从,骨头骨脑都疼。成了农夫的僧人们也体会到,他们根本无法忍受世间的种种烦恼、辛劳、困惑,想来还是当和尚好。于是,他们各自心中又有了新的渴望:回到对岸去。
   这让人想到了钱钟书的《围城》。生活中的人们,总是看到别人的光鲜,想到自己的苦难。其实,人生失意无南北,每一个生命都有缺陷。人生如吃饭,要自己咀嚼吞咽才能品出甜酸苦辣咸。你看到的并非都是真实,生活犹如女人的脸,出门,她要涂脂抹粉、描眉画眼;回家,她就一洗铅尘,素面朝天。你看到的是靓丽光鲜,笑颜如花,却看不到沟壑纵横,长吁短叹。
   既然,我们的生命之舟迟早都要驶向彼岸,所有的人都要在时空中兜兜转转。那就不如把每一天都看成阳光灿烂,把每一个日子都想象成霞光漫天,虽然我们都知道人生如海,潮起潮落,谁都有失意痛苦、惆怅漠然。但你等秋风老去,回望一生,就会发现,那不过是长袖舞罢,留下的一道人生高低起伏的曲线。
  
   四
   在江边,一个船夫正将沙滩上的渡船推向江里,准备载客渡江。有一位居士在江边散步,看到这一切若有所思。这时刚好有一位禅师路过,居士于是快步向前,作礼请示道:请问禅师,刚才船夫将船推入江时,将江滩上的螃蟹、虾、螺等压死不少,请问这是乘客的罪过,还是船夫的罪过?
   禅师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既不是乘客的罪过,也不是船夫的罪过。
   居士不解地问道:那是谁的罪过呢?
   禅师两眼圆睁,大声道:那是你的罪过!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想着直线到达彼岸的我们,往往在过程中,迷失了航向。
   我们一心追求的,原以为那就是本真,但那并不是。我们只是被追求之心支配,迷惑了是与非。站在岸上,我们有时会觉得站在水里的人很傻;站在水中我们有时会认为站在岸上的人很笨。我们相互把对方看成了眼中的风景。
   更多的时候,我们会因为别人的成就而心怀不满,因为别人获得掌声和鲜花而失落。我们往往会因为自己沾到一点便宜,而感到兴奋和骄傲,当别人错失时,心中充满欣慰。心绪不好的时候,我们会因为一片云,一洼水,去发泄、去诅咒,因为身边车辆的疾驶而过瞬间升起厌恶之心。而事实上,这些都不是别人的问题,而是你自己的问题。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岸不在目力所及处,岸在每个人的心间。
  
   五
   当我的人生航程在太湖佳绝处靠港,生命中的她,用一柄擎出雨巷的纸油伞将我拐上了她的航船。她约我在一个暗夜里,跨过水平如镜的太湖,去花港观鱼,去雷峰塔祭拜蛇精白娘子。透过时光隧道,我在相比太湖,只是一碗水大小的西子湖,见到了同样被白素贞用一柄纸油伞拐上船的许仙。我比许仙幸运得多,兴风作浪的法海,一直乖乖地躲在螺蛳壳里。
   女人的船,上去容易下来难。风雨同舟,我跟随着她,在生活的海洋里,漂泊了三十多年,一起相伴漂向未知的岸线。她是船长,我是水手。领袖说,妇女能顶半边天。我不想把天分成两半,大方的地把自己的一半也奉献给她,省得她去学女娲“炼石补天”。
   在我近六十个春秋的航线上,到过许多港湾,停靠不少岸线。大多是风平浪静,阳光灿烂。当然也有乌云压顶的时刻,也有些小波小浪。我是个小心谨慎的人,从不敢轻易涉险。我始终牢记着夫子的教诲: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就算有几次遭遇风高浪大、激流险滩,那也是因为我智商不高,情商近零,上了“贼”船。
   目的地不明。在生活的海洋中,风里浪里几十年,我从不知要走那条航线,也不知道我的船,要停靠哪里的岸线。因为,我从来就没有当过船长!
   智慧的禅光照耀在船长的头顶上,荣耀的闪光灿烂在大副的笑脸上,而我只是一个面无表情的水手,半生漂泊,都在为别人撑篙划桨。我只需要贡献死力,无需把握方向。
   作家梁晓声说:
   若生命是一朵花就应自然地开放,散发一缕芬芳于人间;若生命是一棵草就应自然地生长,不因是一棵草自叹;若生命不过是一阵风则便送爽;‘若生命好比一只蝶,何不翩翩飞舞?
   作家总是诗意盎然,浪漫洒脱,潇洒怡然。
   我想,我就是那棵小草,那阵给人送爽的风。在别人爽过之后,我甚至没有权利自叹。
   在这个红尘滚滚的世界上,谁都想一展歌喉,绕梁三匝;谁都想翩翩起舞,美若惊鸿;谁都想走上舞台中央,一颦一笑,尽显学识风度;谁都想成为万众瞩目的主宰,沉浸在鲜花和掌声中……而我们芸芸众生,却都平凡的像大海中的一滴水,戈壁滩上的一粒沙,丛林中的一片叶,原野里的一抔土。
   在生活的海洋里行船,不做船长,可以做最好的水手。看不到灯塔,选不准航向,跟着走,或许就是人生最好的选择。
   在生命的航船上,船长不一定能坚持到最久。能做一个不可替代的水手,我们同样可以为自己自豪,能够有惊无险地驶向生命的彼岸,便是我们永恒的骄傲。
  
   六
   我在秋日的湖岸上,坐了很久,思考了很久。我遥望着天水一线的远方,看不到远方的岸线。唯有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漂浮着一艘艘挂满风帆的打鱼船。渔民们娴熟地抛下渔网,优美地在蓝天白云下,画出美丽的弧线。
   远远地寺庙里的钟声响起来了,宏亮、悠长、沉远。我忽然想到,其实这个世界上,生命坚韧、生活简单、随处是机缘。

共 440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生活是水,人生是船,生死便是人生命的两岸。在这个世界上,生命坚韧,生活简单,随处是机缘。这是作者站在“生之岸”边对人生意义的思考大作,也是对过往的生活智慧之总结。全文六小节,依次从少年成长、恋爱、婚姻、家庭、事业等各个方面,以禅心之思,自问自答人生应该如何从生之岸到达彼岸。作者说,在生命的航船上,船长不一定能坚持到最久。能做一个不可替代的水手,我们同样可以为自己自豪,能够有惊无险地驶向生命的彼岸,便是我们永恒的骄傲。许多时候,我们会因为别人的成就而心怀不满,因为别人获得掌声和鲜花而失落。许多时候,我们也会因为自己沾到一点便宜,而感到兴奋和骄傲,当别人错失时,心中充满欣慰。心绪不好的时候,我们会因为一片云,一洼水,去发泄、去诅咒,因为身边车辆的疾驶而过瞬间升起厌恶之心。而事实上,这些都不是别人的问题,而是你自己的问题。什么是禅?满目青山是禅,茫茫大地是禅,那“轻轻吟唱”的太湖水更是禅。只要善修、善思,生活中无处不是禅。若能以这样的禅心,去指导生活、点化生活、净化自心,那在“生之岸”,就一定会幸福、自在、洒脱。散文语言优美、字字珠玑、句句哲理、诗味深厚、禅意醇香、哲理故事、让人回味。佳作。流年倾情荐阅。【编辑:一海明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912001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一海明月        2018-09-11 14:47:17
  禅意,无时不在,无处不在,吃饭穿衣,游山玩水等日常生活,无一不展现禅之风貌。
   禅思,是对生活智慧的总结,直指人心。
   拜读凤鸣老师佳作。遥祝秋安!
回复1 楼        文友:江凤鸣        2018-09-11 22:27:28
  明月老师,谢谢您的美按,编辑文章辛苦了。自旧年失去双亲,不免惆怅无绪。寂静无人处,常常呆想,生命可畏,人生无常。于是读《庄子》,读《楞伽》,读《无门关》,读《林间录》,心下稍静。读禅不是好佛,只以空我天怀;谈玄不是羡《老》,只以贞我内养。这篇《岸》,就是我数月读书的感想,借助岸,宣泄一下情怀。“生活是水,人生是船,生死便是人生命的两岸。”拉杂数千言,只这一句是我的核心感念。不知当否?再次谢谢您的解读,秋安!
2 楼        文友:一海明月        2018-09-11 14:47:45
  插图:网络。
3 楼        文友:上官风        2018-09-11 21:56:24
  所谓的人生,不过是此岸和彼岸的距离。
   这篇文章与作者以往的文章有所不同,作者以前的文章着重于记事,而这篇文章?更多地是明理。但相同的是,这篇文章同样彰显了作者渊博的知识和独到的见解,高屋建瓴。
   从现实到虚幻,从彼岸到此岸,这篇文章很生动而准确地契合了这次征文的主题——岸。
   美文佳作,拜读学习了,问好师傅。
回复3 楼        文友:江凤鸣        2018-09-11 22:48:08
  谢谢小风关注。是的,我很少写这样独抒心曲的文字。因为天生不擅演讲,不会浪漫。只是数月默思,感逝伤心,感恩酸心,无以宣泄。雪出了“岸“这样一个题目,极具象征意义。万事纷乘,总归一理;万物沓至,不外一情。生死一口气,是非一念间。花开花落,可知富贵无常;春去春来,堪叹光阴有限。生命不过一河之宽,生死即是两岸。写此文,不过把一点感想与大家分享而已。还有,尝试如此写文,我也想改变一下文风,换一种风格。小风敏锐,谢谢鼓励。
4 楼        文友:江楼望雨        2018-09-11 22:55:25
  看得透,却不一定看得开。看得透,是由于想得深;如果看得开,便不必想那么多。生活,就是日子;过日子,就离不开生命;有生命就有生活;日子总要过下去,就这么简单!嘿嘿,好久没抬杠了。
回复4 楼        文友:江凤鸣        2018-09-12 09:20:06
  哈哈,江楼老哥哥,很高兴你依然有兴致来抬杠。不过,我很同意你的话啊,人生就是过日子。云卷云舒,花开花落,都是心外之物。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多少年来,这就是中国农民的追求。然而,现在这个理想还存在吗?你瞧瞧火车站内外,那些准备出门进城打工的人流。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儒也好,道也好,禅也好,在老百姓的日子面前,想的再多都可笑。老哥哥,是这个样子吗?
5 楼        文友:风逝        2018-09-12 14:08:04
  读了二哥的岸,尽管我读不懂蕴含其中的深邃的哲理,但却深受启发,那就是:不去过分羡慕远方的风景,而是活在当下,珍惜身边的一切。
   问好二哥,佳作不断!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5 楼        文友:江凤鸣        2018-09-12 22:02:51
  风逝老乡,你说得很对。谢谢一直以来的关注和激励。
回复5 楼        文友:江凤鸣        2018-09-12 22:07:16
  知音,都在不言中。
6 楼        文友:峙榛起航        2018-09-12 15:44:20
  岸的禅思,其实就是人生是是非非的前后总结,字字禅意,何尝不是在点拨一些人,开导一些人,带走一些人,识得禅的真谛,便是对人生的最好解答。不错的文字,欣赏了,赞一个!
坚持原创文学,梦想将在这里起航!
回复6 楼        文友:江凤鸣        2018-09-12 22:06:00
  起航,非常感谢您的关注。四季风物都是情,山水、风雨、花草、亭台,回首一望,都是机缘。
7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9-12 16:00:12
  若为草木,当欣欣以向荣;若为溪水,当涓涓而始流。
   珍惜身边机缘,不游戏人生,否则,葬身生活深水里,到达不了彼岸。
   文极具思想性,又富有哲理,还有禅味。
   二哥这篇作品,不同以往的风格,读来耳目一新。
   学习了!
回复7 楼        文友:江凤鸣        2018-09-12 22:24:04
  虽爱尘世,依然潇洒遁去。张养浩说:可怜秋,一帘疏雨暗西楼。黄花零落重阳后,减尽风流。我想,一生风流,不过是知所进退而已。非常同意你的文学主张,为文者,应该求新求变,一个格式写到底,就成了老调常谈,不免令人生厌。渐渐有了些年纪,方懂得散文写作要有文化含量,有对生活的思考,追求人文精神,关注人文关怀。中国古文八大家,一言以蔽之,文以载道。文学、美学、哲学,三味配方和一起,不知文章是否有点新味道?敬请指正。谢谢山地五阿哥美评。
8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09-12 16:16:03
  人生是一条河,从此岸到彼岸,距离可长可短,河水可深可浅。
   只是这一路要经过多少风风雨雨,潮涨潮落,激流险滩。
   谁也别指望能轻轻松松,一帆风顺就畅游到了那边。
   二哥大手笔,自然历史哲学等信手拈来,充满哲思和禅意。
   拜读!学习!祝二哥秋天安顺!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回复8 楼        文友:江凤鸣        2018-09-12 22:37:56
  谢谢春光美评。你的见解,我全都同意。有时,我会想,人生要是没有死,活着就没意义。你看天上神仙,也不喝也不吃,就连以神仙自诩,想着乘风归去的苏东坡,想到“高处不胜寒”,也就长留人间。上帝给你一段时间,叫人下界体验生活,个人不同的活法,就构成了不同的生活哲学。禅思,就是顿悟。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经历,对生命的理解也就有不同的意义。我以为对生命的阐释应该是一道有数个解的多元函数,而不应该是趋向于无穷大或者无穷小的积分。有时我会自负地想,或许学理工的比学文学的人,更懂得生命的意义。因为他们更接近理性思维。
9 楼        文友:生米        2018-09-13 13:17:11
  读完作者的这篇文字,我顺着作者的思维去思考,真的得到了很多启发,是的是的,人这一辈子,从生到死,真的如涉水过河一样,我们在游向彼岸的过程中,都要经历着很多很多,有风平浪静,也有波涛汹涌,大家游向同一个方向,扑通扑通,你追我赶,若是想要在你追我赶的人流中争些名利,那就得到风口浪尖上去拼搏,位置居高,就成了别人眼里的风景,风景和荣耀可以获得夸奖和羡慕,但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我们也不要没标准的去效仿别人,更不要去妒忌,在自己的人生中,只要做到能把握好自己的优势,平稳努力的当好自己的舵手,做出一个最好的自己,那就足够了,那就可以在登上彼岸的那一刻,不感到遗憾!
回复9 楼        文友:江凤鸣        2018-09-13 16:36:52
  生米老师,谢谢你的关注。我一直觉得文学作品,应该更多的去关注人文,关注生命的本真。我历来不相信因果报应,也讨厌心灵鸡汤。人是天地之子,应该顺应自然。每一个独立的个体,都有自己的天地。珍爱生命,把握自己,在有限的生命中,以自己的方式,放射独有的光彩,人生就不算虚度。在我们的宇宙里,时间永恒,一切都是过程。
10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8-09-14 05:17:38
  活在此岸,死在彼岸,生死之间不过一江池水。生命短暂,要活的洒脱,就要与世无争,看淡一切,才能安然度过一生。二哥的文不但有高度,还有广度,一颗禅心,朴素的情怀,却充满了人生哲理。
五十玫瑰
回复10 楼        文友:江凤鸣        2018-09-18 09:50:30
  玫瑰老姐。谢谢您的美评。这篇小文,写了我生活中的一些感悟。人是个奇怪的动物,到了一定年龄,就开始思考人生。西方谚语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我的想法或许也很可笑,但是,我就是这么想的,上帝的想法咱不知道。老姐的说法,我全都同意。
共 15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