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文采飞扬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文采】战友娄兄来潮州(散文)

编辑推荐 【文采】战友娄兄来潮州(散文)


作者:灯之芯 童生,726.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590发表时间:2018-09-16 10:05:35

与战友娄兄相识于武警广州指挥学院的学员七队十七班。我们在一起工作、学习、生活了三年,积累了深厚的友谊。娄兄圆圆的脑袋,身体略胖,体格粗犷,待人和气,为人老实,说话沉稳略带幽默,性格内敛、不张扬,而且很节俭,是一位值得交往的益友。前些日子娄兄携母亲、妻女和丈人来潮州游玩。我作为老战友和半个湘桥区人,与娄兄畅叙往事,并为娄兄当了一回潮州老市区的导游。
   娄兄来潮州前几日,便给我发了微信。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意犹不尽。收到娄兄的微信消息,我很开心——时隔这么多年,他依然如故,并没有多少变化。唯一的改变是更成熟,更内敛。他还对我记忆很深啊,还想起我这个班里最早转业的战友。我很感慨,也很荣幸。我们聊了一些工作、生活上的事情。然后,他说他国庆要来潮州旅游,我们很期待相逢。毕竟阔别十年了,十年有多少思念呀?十年可以改变很多人和事,但是作为战友,我们都没有改变彼此相识的那份初心,也没有改变彼此心照不宣的那份默契。
   十年前,我由于家庭的变故和自己思想上、身体上的一些原因选择了转业,回到家乡参加工作。因此,与战友们各自天涯,之后便很少有联系。我有时会想起他们,想起那些一起摸爬滚打的岁月。甚至有时夜深人静,我独自一个人安静地写诗,也会想起那段难忘的岁月和那些感情真挚的战友,并不知不觉地在诗歌里流露出我怀念过去的情感。时至今日,我依然忘不了这份情感。感情呀,使我无法活在当下,活得更实在一些。我时常幻想我是一位英雄,是为心中的信念而生,而且我在将来的某一个时刻,也会因为心中的信念而死。而实际上在生与死之间,我从来没有放下过学习和思考。因为我觉得这是人生价值的体现之一。娄兄已经多年没有见我,我们有十几年没有在一起生活、工作和学习,今夜我写出我的心声,是想与娄兄共勉,与战友们共勉。
   娄兄来潮州,我是很兴奋的。见面的前一天夜晚,他发来微信告诉我,说他已经到潮州、并在酒店住下了。我心里有点不好意思,我该去帮他先订好酒店才是。但是,我没有表现出来,我觉得不表露更好一点,否则更显生分了。同志之交,还是不要涉及金钱、利益等名利的事物,否则一旦发生矛盾,彼此伤了感情,累。娄兄似乎读懂我,知道我囊中羞涩?我也不太清楚。其实娄兄呀,我现在确实不易,要供房贷,买奶粉,还要……就不一一赘述了。总之基本上是月光族。但是,我基本上还是保持了自己以前的脾气,再穷穷自己,待人还是应该大方。我们之间的这点性格都没变,见面不谈物质利益和招呼是否周到,只为了一份感情。你几百公里开车来潮州找我叙旧,我很感动。我如果有招呼不周到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了。
   次日中午,娄兄来到潮州市的西湖公园门口,我早已在等待。一见面,看到他还比以前略胖,我乐了。看来老肥就是老肥,改变不了。在指挥学院时,我们班里的同志便称呼他为老肥。如今,身材还在,且略有发福的迹象,因此这个绰号是免不了还得叫了。
   他下了车,我们握手。然后,他向我介绍他的母亲、妻女和岳父。我一一握手,并邀请他们到我家中做客。娄兄不是重利轻义的人,他的家人也不是。虽然我的小家只有五十几平米,但是他们并没有看不起我。相反,我们聊家庭、聊生活、聊往事、聊潮州……到了中午十一点多,我们步行到西湖附近的小食馆吃午餐。简单的几道家乡小吃,说不上丰盛,却能体现出潮州菜的风味来。娄兄的母亲说,娄兄是吃煎饼长大的。他刚来南方时吃米饭,可能有点不习惯。我说,阿姨你不必担心,娄兄当兵时间这么久,适应能力已经很强了。与娄兄的岳父谈论起梅州,因为他祖籍是梅州人。我很想说,丰顺古时候也是潮州的辖区,但因为我和他两次谋面,不是很熟悉,所以没有深入的交流。娄兄的妻子压力很大,她问我,娄兄是不是转业比较好?这样两地来回跑,挺累的。我说,我回到家乡这么多年了,对娄兄的情况和部队的情况都不了解,无法提供参考答案。反正他要继续干下去,你是军属,就支持他继续干下去;如果有一天部队宣布他转业,你就支持他转业。娄兄对我说,你说的都是废话。不过,你肯定给不了我参考的答案。娄兄的两个女儿都很可爱,和娄兄一样,长着圆圆的脸蛋。不过,当我看到两个小孩子还是略带乡土气息时,心里隐约有点痛。我说不出这种痛来源于哪里,根源是什么。许是由于心疼,许是由于感慨娄兄的处境。娄兄,我记得我们临别时的约定,待我有去广州,一定给你两个女儿送一份小礼物。
   吃完午餐,我们沿着小巷子,开始游览潮州老市区。潮州的小巷子静呀,静得似乎时间都停止了。我们一边走,一边看潮州的老房子。斑驳的墙壁爬满青苔,破旧的门墙,灰色的瓦,这些景物对于我来说多么的熟悉。不知娄兄是否熟悉呢?是否看出历史的沧桑?我对他们说,潮州老市区是受保护的,不可以随意开发。哪怕一座普通的民宅,都不可以随意重建。我说这些,是想表达自己对历史、对文物的尊重。娄兄他们没有回答,他们关心风景,初来乍到看不出潮州古韵的厚重。甚至在这里生活了八年并学习写古诗的我,也仅有一颗敬畏的心而已,谈不上熟悉。
   我们沿着小巷,走到第一个景点:开元寺。在开元寺,我们烧香礼佛,并谈论了自己对古寺的一些看法。娄兄说很气派,气势宏伟。我说,开元寺文革时遭到过破坏,后来重建。比如,李嘉诚先生就独自一人捐资修建了天王殿。潮州人会做生意,闻名海内外。但潮州本地的经济发展,却是比较落后的。原因何在?我找不到答案。我对娄兄的岳父说,我偶尔来拜佛,拜完之后心里便舒服很多。拜佛可以减压,而且佛教中的一些教义,和共产主义信仰是有相似之处的。比如佛家的普度众生,与共产党的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其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娄兄的岳父问我,潮州受什么影响最深刻?我说儒家。我想,他是在提醒我,要入世、要多实践?不知是否如此,但这一问,却引起了我的思考。娄兄的妻子礼佛比较虔诚,她告诉我,她也会背心经。我和她说,拜佛可以减压,更可以使人心情愉悦。
   在开元寺里,我们谈到了今天的行程。迫于我自己没有汽车,他的车我又坐不下,于是仅能在老市区逛一逛了。商量了一下,我们决定只在老市区走一走,他们第二天就回广州。我看得出娄兄意犹未尽,但我实在别无他法,有招呼不周的地方,再请娄兄见谅。
   走出开元寺,我们逛了一会儿牌坊街。在牌坊街,娄兄不经意间遇到他新兵连的老战友,于是聊了起来。他说:“你没变。”他们聊了很多,我只记得这一句:“你没变”。没变,就是不忘初心呀。
   娄兄他们很喜欢牌坊街。喜欢看牌坊,听牌坊的故事。无奈我对牌坊的典故所知不多,仅能略叙一二。我想,他们心底一定也有好古、好奇之心吧。在牌坊街游玩了一会儿之后,我们向广济楼走去。,
   广济楼上人来人往,登上楼顶时,我看见娄兄兴致勃勃的样子。他约我拍了一张合影,并独自拍了一张照片。我也很喜欢广济楼,不止一次登广济楼。喜欢登广济楼的人,都是喜欢山水、有闲情逸致和远大抱负的人。广济楼前的风景气派呀,娄兄的心情不知如何?我的心情前几年都写在诗里了,将来有出版,一定赠送一本诗集,还请娄兄笑纳。
   游完广济楼,我们便沿着牌坊街,经过中山路,再次回到西湖公园,并就此作别了。路上,我和他母亲闲聊了许久。他母亲很慈祥,也很好客,约我去她家乡玩,我感到很荣幸。我喜欢祖国的大好河山,如果将来老了,退休了,一定要去走一走,吃吃娄兄吃过的煎饼,看看养育娄兄的家乡。娄兄的提议很好:十七班每个战友轮流做一次东道主,邀请战友到自己的家乡做客。无奈我如今囊中羞涩,且有家庭、工作的事情系于一身,这样的愿望,恐怕退休前是无法实现了。

共 300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重情重义是军人的风范。不管条件多么艰苦,彼此相见,仍能像以往一样心照不宣,真诚相待,抛却世俗之念,物欲之念,在彼此心底存有一份永远值得珍藏回味的友谊,这是千金难买的感情。“人生得一知己足”,这是本文的情感所系。面对惜别十年的战友突来潮州看望他,与其叙旧,追忆往事,作者万分激动,虽囊中羞涩,但还是以最大热情招待和款待战友全家,字里行间无不流露出对往昔生活的怀念,对战友的牵挂和对未来轮流当东道主设宴款待战友的憧憬。这一切,充分映照了作者真诚、真心、真挚的思想情怀。“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此文无疑是“教人求真”——感情真挚,以情动人的典范。推荐阅读。【编辑:纪昀清】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易辞        2019-08-10 07:28:39
  哎哟,在这里也能遇见故乡友人,我也是潮州的,品读美文,哈哈哈~~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回复1 楼        文友:灯之芯        2019-08-10 08:13:59
  问好
回复1 楼        文友:灯之芯        2019-08-13 22:58:16
  你好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