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柳岸】争来争去(小说)

精品 【柳岸】争来争去(小说)


作者:洁子 童生,644.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145发表时间:2018-09-24 09:57:15


   一
   这天清晨,于大妈早早就起来,出门去买早点。她一手拎着豆浆,一手拎着油条,刚一进屋,正好碰上要出去的儿子于晓峰。她一看儿子急急就要出去,连忙堵在门口问:“你不吃饭,这么早干啥去?”
   “我能干啥去,林霞让我去法院等她,我得先去找律师商量一下。”
   “怎么?你们真要离婚?”
   “妈,您就别操这个心了。”
   “我就你这一个儿子,我能不操心吗?”
   “妈,您就别添乱了啊。”于晓峰不耐烦地说。
   “我怎么叫添乱?你先告诉我,你们离婚了,我的孙子兵兵跟谁?”
   “妈,这个事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清楚的,等我有时间再跟您说。”
   “你们都要去法院了,还有什么时间?等你们离婚了,我的孙子恐怕就没了,这不是作孽吗?”于大妈一想起自己的宝贝孙子,忍不住大哭起来。
   于晓峰顾不上再理会母亲,急急忙忙地出门了。
   于晓峰和林霞的家,位于翰林小区。他家在十四楼,是一个一百二十平的高层。翰林小区在这个北方城市,也属于高档小区了。从这个小区出出进进的人,不是遛狗的就是开豪车的。要说这个小区的价值,在这个城市也是无法估量的。
   室内的精美的家具、考究的陈设和高档电器等不说,站在窗前,看外面的景色,也足够让人心旷神怡。楼前有个很大的鱼池,里面花鱼、红鱼、黄鱼、白鱼、黑鱼、黑白花鱼、红白花鱼、黄白花鱼应有尽有。那个红白花的鱼偶尔也会像跳水运动员一样,跃出水面,跳得很高。谁要是扔点吃的东西,这些鱼就会像土匪一样抢食吃。在小区内,不看别的地方,就看这个大鱼池,足够让人开心了。
  
   二
   望着于晓峰远去的背影,于大妈气呼呼地打开了电视。因为想着儿子根本不顾忌自己的感受,执意要去离婚,顿时心中又添了很多烦恼,就连平时喜爱看的韩剧,也没心思看。她在宽敞的客厅转个圈之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林霞一晚上都没有回来,肯定在她妈妈刘淑琴的家里,我一定要问个明白。”她一边想,一边顺手摸起电话,拨了刘淑琴的手机。
   电话通了,于大妈没好气地问:“林霞在家吗?”
   “没在。”刘淑琴回应。
   “你闺女去法院了,你知道吗?”
   “她去法院干什么?”刘淑琴听后,愣住了。
   “你还跟我装,是吧?她去离婚,难道你不知道?”于大妈越说越气愤。
   “好好的,离什么婚啊?”刘淑琴有点莫名其妙。
   “那得问你宝贝女儿!”于大妈说完,竟挂了电话。
   刘淑琴被挂断电话后,急忙在通讯录里找林霞的手机号,然后拨了过去。电话一通,她就急不可耐地问:“林霞,你现在在哪?”
   “妈,我在单位上班,有事吗?”林霞还在隐瞒母亲。
   “你都去法院了,还在骗我?好好的,离什么婚呢?你赶紧给我回来说清楚!”刘淑琴也有点沉不住气了。
   正这时,于晓峰到了。他看了一眼林霞说:“你可想好了,如果你要兵兵,房子就没有你的份,你可别说我独吞财产。”于晓峰明显刁难林霞,想用兵兵逼迫林霞放弃房子所有权。
   “现在离开庭还有些时间,你在这等着,我先回去看看我妈。咱们离婚的事,是你告诉我妈的?”林霞气愤地问。
   “不是我告诉的,你快去快回吧,我可没那么大的耐性。”于晓峰不满地说。
   林霞顾不得于晓峰,急忙往家走去。
   刘淑琴一见林霞进了屋,就一把拉住女儿的手,焦急地问:“你真去法院了?你这是为啥呀?”刘淑琴还真不是装糊涂。
   林霞赶紧扶母亲坐在沙发上,她真怕母亲一着急,就会犯了心脏病。刘淑琴可是个老心脏病患者了,每年最少住一次院。平时家里没事时,还常常犯病,只要有事一刺激,那还了得吗?林霞拍了拍妈妈的后背,温和地说:“妈,离婚肯定是有原因的,没事谁离婚玩呀,您就别操心了。”
   “你离婚,也得让我明白吧。最重要的是,我的外孙兵兵咋办,我可不能没有兵兵啊。”刘淑琴一看林霞真要离婚,也急了。
   这时,林霞突然接到兵兵老师的电话,说还没放中午学,兵兵就已经被他奶奶叫出教室,然后直接带走了。兵兵走时,也没跟老师打招呼。林霞一听,急忙离开刘淑琴家,朝自己家跑去。路上,她还给于晓峰打了电话。林霞心中着急,又给婆婆于大妈打电话,可是铃声一直响着,却无人接听。
   林霞和于晓峰一前一后赶回家,只见屋里空无一人。他们互相看了一下对方,谁也没有说话,都在各自想着,老太太究竟能把孩子带到哪去呢?
   这时林霞电话又急促地响起,是刘淑琴打来的。刘淑琴在电话中问林霞,现在都中午了,为啥还不带兵兵回去吃饭。林霞听了,对于晓峰说:“你去找找妈和兵兵,我得赶紧回去。我妈一个人在家,一着急就会犯心脏病。”林霞说完转身出去了。
   于晓峰一直打于大妈的电话,可是还是没人接。他想,老太太能把孙子带哪去呢?
   刘淑琴一看林霞自己回来了,立刻慌了神,扯住女儿的一只胳膊,焦急地问:“兵兵呢?”
   林霞急忙回应:“今天单位有点事,接兵兵有点晚了。他要吃黄焖鸡米饭,我就带他去吃了。他吃完,我又把他送回学校了。”
   “你没说谎吧?你婆婆说你去法院离婚去了,为什么?”刘淑琴还想着离婚的事情。
   “妈,您别着急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这事儿您就别操心了,好吗?”
   “离婚这是小事吗?房子给谁?孩子怎么办?这些你都想过吗?”刘淑琴真的着急了,站在原地直打转。
   “妈,您放心,孩子肯定不能给他,我能让您的外孙子受后妈气吗?”林霞安慰说。
   “那房子呢?你这些年做生意,吃了多少苦啊,大冬天站在冰天雪地里,卖点快餐那么容易呢!冬天冻个死,夏天晒个死,你吃了这些年的苦,就挣回了这么个房子。现在,你的小摊,城管也不让摆了,你还不知道能干啥呢。再没了房子,你跟兵兵可怎么活啊?你那房子买得早,要是现在,你还能买得起吗?”
   “妈,您也别急,财产是每人一半,那是我们俩一起挣来的,属于共同财产。你在家好好待着吧,我得上班去了。”林霞说完,转身匆匆走了。
   刘淑琴看着女儿出去了,关上门,坐在沙发上抽泣起来。
  
   三
   林霞下了楼,急忙拿出手机给于晓峰打电话:“晓峰,你在哪?找到她们了吗?”
   “找到了,在家吃饭呢,一会我把兵兵送学校去。”林霞听了,心中舒了一口气,急忙又补了一句:“还是我去送兵兵吧。”
   林霞见到兵兵后,生气地问:“你为什么没放学就跟奶奶走了?”
   “妈,我当时看奶奶挺激动的,如果我不把她哄回家,怕她再出啥事?”兵兵解释说。
   林霞明白了,点头说道:“这次算你做的对,但是,应该先跟老师打个招呼,省得老师和我们着急。”
   “妈,你没看奶奶那副样子呢,她抓住我不撒手。”
   “好,你去上学吧,晚上我去接你啊。我还有事,不多说了。”林霞一直将兵兵送到了学校,这才离去。
   林霞知道晚上再不把兵兵带回去,刘淑琴可能就真的要犯病了。
   于晓峰又给林霞打电话。于大妈一听儿子在电话里说又要去法院,就一下子倚住了门,死活不让于晓峰出去,还一个劲地问:“你咋打算的?跟妈说说不行吗?”
   于晓峰被逼无奈,只好对于大妈说:“房子,我不能给她。”
   “房子可是共同财产啊,你说不给就不给了?”于大妈对婚姻法多少还是懂点的。
   “妈,我还正想跟您商量这件事呢。您要是答应了,这个房子可就是咱们的了。”于晓峰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有些得意。
   “我不明白,你说为啥非要离这个婚呢?不离不行吗?为啥这么好的媳妇,说离就离了呢?”于大妈对林霞还是很满意的,她不理解儿子为啥非要这么做。
   “妈,现在就算我不想离也没用了,林霞非离不可了。”于晓峰心知肚明,还吞吞吐吐不愿意跟于大妈说出实情。
   “为什么?她咋就这么绝情呢?”于大妈满腹怨气。
   “妈,我还有事,先走了啊。”于晓峰不愿多说,找个借口就走下楼去。
   林霞将离婚的原因都告诉了刘淑琴。刘淑琴知道后,就一直为女儿难过。她了解女儿的倔脾气,若不离,女儿说啥也咽不下这口气;若是离了,女儿就会一无所有。因为她已经知道,于晓峰用孩子要挟林霞放弃房子。林霞只要提出要房子,于晓峰就要兵兵。其实于晓峰不是真心想要兵兵,这只是能够得到房子的一个筹码。
   至于于大妈,始终不明白儿子的用心,见面就一个劲问:“你要是非离婚,我就要兵兵,别的我不管。”她不但不知道儿子为啥要离婚,就连儿子要放弃兵兵的监护权,她也一概不知。
   晚上,林霞将兵兵接到了刘淑琴家。刘淑琴喜欢不得了,给兵兵做了一桌子好饭。第二天一早,林霞就送兵兵去上学了。
   刘淑琴把女儿和兵兵送出屋,她知道女儿送兵兵后,就要去法院了。眼看着女儿就要一无所有了,刘淑琴心中就像针扎一样难受。她又想起女儿为了能买个房子,付出那么多辛苦,就再也按耐不住。她只觉得有一股怒火已经窜出头顶,在客厅转了几圈后,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摸起了电话,拨通了于大妈的号码。电话一通,她就气呼呼地说:“你们娘俩真行啊,合起伙来欺负我女儿是吧?你孙子无家可归了,你们娘俩这回可高兴了是吧?你们还有没有良心了?你们的心,难道都让狗吃了么?”刘淑琴越骂越气。
   “谁合伙欺负你女儿了?是你姑娘非要离婚的。”于大妈听了,也不示弱。
   “还不是因为你儿子在外胡搞吗?他都把人家黄花大姑娘的肚子搞大了,你还不知道吗?不是我女儿愿意离婚,都是你养的好儿子,干的好事!”刘淑琴越骂越来劲。没一会,只听刘淑琴哼哼两声,手机掉在了地上。于大妈知道刘淑琴有严重的心脏病,她喊了两声没人应,就知道坏了,老太太犯病了。她急忙给林霞打电话。此时,林霞刚到法院门口,还没有见到于晓峰,就接到了婆婆的电话。她听说刘淑琴犯病了,立刻叫了救护车,自己也打车赶紧往家跑。
  
   四
   医院里,刘淑琴已经醒过来了。林霞看刘淑琴睁开了眼睛,连忙趴在床边,拉着她的手安慰说:“妈,您别跟我操心了。我刚结婚的时候,不啥也没有吗?大不了一夜回到解放前,我还年轻,什么做不了啊。房子,将来会有的,我们不是还有宝贝兵兵么?”
   “你这是啥命啊,我能看着你们娘俩流落街头啊。不管咋地,你爸还给我留下个破房子,虽然不那么大,屋子也旧了,可是能给你娘俩遮风挡雨呀。”
   “妈,我知道的。只要有妈在,女儿还怕啥呢?没事儿啊。”林霞不想让刘淑琴担心,一个劲地安慰说。
   刘淑琴心里想的,其实和林霞想的一样,只要兵兵在,没什么都行。
   此时,在于晓峰的家里,于大妈正在管教儿子,问他为什么为了一个别的女人,就连自己好好的儿子媳妇都不要了。她还说,就算你有房子,可我的孙子不也没了嘛。
   于晓峰可不这么想,他毫不在乎地对于大妈说:“妈,啥事咋就非得明说呢?您怎么就不明白呢?您想啊,要孙子的话,房子就没了。将来孙子长大了,结婚要不要房子?现在这个房子咋的,也值四百万了。您儿子这辈子就是再挣,也挣不回四百万。”于大妈听了,一声不吭。
   “您孙子没了,我不会再生么?可是四百万的房子,能再生出来吗?妈,再告诉您个好事,您那个未来的儿媳妇已经怀孕了,说不定就是个男孩呢,您还愁没孙子吗?如果没了这个房子,人家一个姑娘,能跟我过日子吗?妈,您好好想想吧,要是没了房子,那就什么都没了。有了这个房子,您还愁啥呀?在这个城市里,只要一提在翰林小区有个一百二十平的房子,就算身无分文,那也是富人。”于晓峰如意算盘打得真叫一个精。
   于大妈听后,疑惑地问:“那兵兵也是你的儿子,就这么推出去不管了?”
   “妈,您咋就啥都得给你说明白呢?兵兵他姥姥那里,不有个老楼吗?房子虽然破,可是暂时住着是没问题的。她妈那人你还不了解吗?拿兵兵像眼珠似的,稀罕得不得了。她能看着自己的女儿和外孙流落街头吗?等兵兵长大了,那个老楼没准就动迁了,您还愁啥?她就这么一个女儿,这房子还能给谁。”
   于大妈愣愣地看着于晓峰,似乎今天才明白儿子的心思了。她觉得儿子的肚子里还真有个小九九,这如意算盘打得精啊!她一拍大腿,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一脸哭丧的皱纹也舒展开来。她又往儿子面前凑了凑,细看着儿子的脸说:“我咋就没想到呢?现在你要是没有房子,就是个穷光蛋。看来还是你做的对,只要有房子,媳妇、孙子也就又有了,其实也没啥损失。要是没了房子,再带个儿子,那个姑娘愿意跟你呀?你那时,就是个穷要饭的了。”于大妈让儿子说得有点开窍了。她也觉得,儿子说得有点道理,可谓万无一失。通过这次沟通,于大妈的心里有了底。
   中午,林霞从学校接到兵兵后,本想回孩子姥姥家。自从闹离婚之后,林霞接送兵兵都是回刘淑琴家。兵兵一个多月没回自己的家了,今天他非要回家看奶奶。林霞虽说不爱回那个没有温暖的家,可孩子执意要看奶奶,她也就只好顺从了。可是让林霞和兵兵没想到的是,当他们走到客厅的时候,正好听到了于大妈和儿子的说话吗,也明白了于晓峰打的如意算盘。林霞心里像明镜似的,自从于晓峰用儿子做筹码,想独吞房子的时候起,她就已经看透了这个人,再想到他在外面的所做所为,就知道这个人已经不可救药了。兵兵听后,眼里立刻闪动着泪水,跑进了暂时还属于他的卧室。

共 15378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离婚,是个多么沉重的话题,他不仅在夫妻之间、子女之间引起波澜,也会卷进夫妻双方的家庭及亲人,在中秋庆团圆之时,更让人感摡万端。在物欲横流的时代,光怪陆离,纸醉金迷,生活多姿多彩,诱惑太多,陷阱也太多。象于小峰,有个精明能干、吃苦耐劳的妻子刘霞,有个聪明懂事的儿子兵兵,住着四百多万的豪宅,出门开宝马车,生活风光无限、顺风顺水,别提有多惬意,可他身在福中不知福,还动起了花花肠子,和别的女人出轨,让林霞要么选儿子要么选房子,用儿子作要挟,想独吞房子,于小峰的妈妈、林霞的妈妈又加入争夺房子和兵兵的战团中来,真是惊险激烈、异彩纷呈,不过人算不如天算,林小峰到后来儿子监护权没了,房子又平分了,出轨的女人又打掉了孩子,把他甩了,如意算盘落空了,但是令人欣慰的是,于小峰在得知刘霞母亲去世后,刘霞又在出车祸有腿伤之时,又患上肺结核、肾结核,懂事的兵兵辍学了,接过了妈妈的小生意,好在于小峰迷途知返,浪子回头,用实际行动换回了妻子的心,获得了儿子的谅解,使得一家团圆。作品故事跌岩起伏,情节曲折,在写房子和兵兵的争夺战时写得太精彩激烈,那情景、语言非常精到,绘声绘色,惟妙惟肖,后来刘霞病了,母子陷入困顿,简直令人肝肠寸断,写得那是感人肺腑,催人泪下。故事分分合合、有笑有泪,人生有弯路,但千万别走错路,唯愿世人多顾惜家,珍惜眼前人,家和万事兴。难得的佳作,推荐共赏。【编辑:中岩】【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81002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中岩        2018-09-24 09:59:05
  问候作者,佳作点缀柳岸,祝中秋快乐、创作丰收。
回复1 楼        文友:洁子        2018-09-24 12:48:56
  感谢中岩老师的精彩编按,每个人物,细节都理解的提别到位,过节也没休息,辛苦了,祝老师及家人节日快乐!心想事成。
2 楼        文友:中岩        2018-09-24 10:03:16
  洁子老师的作品越来越精彩了,非常荣幸得到洁子老师的信任,非常感谢,希望我的编按也越来越进步提高,和佳作匹配。
回复2 楼        文友:洁子        2018-09-24 12:54:46
  中岩老师,也是我欣赏和学习的榜样之一,您的编按给作品增辉了,有了您的理解,使得作品更立意透彻,
3 楼        文友:宫国军        2018-09-24 18:30:04
  拜读洁子老师小说,语言细腻,人物刻画成功!学习了!
回复3 楼        文友:洁子        2018-09-25 18:21:01
  感谢宫国军老师留墨,您的关注是对我最大的支持,谢谢,祝节日快乐!
4 楼        文友:山水伴流云        2018-09-25 09:07:41
  生活的精彩又演绎着怎样的无奈与酸涩,唯有珍惜才能体会平淡的幸福!
回复4 楼        文友:洁子        2018-09-25 18:24:55
  感谢山水伴流云老师留下墨香,谢谢对洁子的关注,有了您的支持我会更努力,谢谢!祝老师及家人,节日快乐!心想事成。
5 楼        文友:申恒运        2018-09-27 13:24:53
  文章虽短,但是读来令人荡气回肠,大有占魁老师小品的韵味,情节曲折,动人。特别是文中的兵兵,不但懂事,有责任心,更是从侧面教育了只图自己舒服,没责任心的父亲,终使他浪子回头,家和人聚,十分感人。真希望能看到洁子老师的新作!!
回复5 楼        文友:洁子        2018-09-27 17:07:05
  感谢老师留墨,更感谢对洁子的支持与厚爱,多谢,祝老师及家人节日快乐!
6 楼        文友:韦思祎        2018-10-04 20:03:25
  洁子是个会讲故事的人,文字功力也渐长,小韦永远是你最忠实的读者!
何止文学专栏作者。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