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晓荷·家国天下】那年鸡事(散文)

精品 【晓荷·家国天下】那年鸡事(散文)


作者:叶华君 进士,6831.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447发表时间:2018-09-27 15:22:26

【晓荷·家国天下】那年鸡事(散文)
   傍晚放学回家,我像往常一样,将书包挂到正房大门背后的铁钉上,然后拎着一个小竹篮兴冲冲地钻到左边的偏房里。
   偏房里堆满了稻草,草垛中间露出一个洞口,那是我家几只老母鸡下蛋的地方。我俯身猫腰,往窝里探手进去,习惯地摸到了几个光溜溜的东西。
   我小心翼翼地把鸡蛋掏出来放进小竹篮里,心里默念着:一个,两个,三个……
   咦!掏空鸡窝一数,六个鸡蛋。平时固定只有五个鸡蛋的,今天怎么多了一个鸡蛋呀?哈!我立刻兴奋地想到,看来家里哪只母鸡又下蛋啦!
   折回里屋,我拿了一块毛巾打湿,仔细地将鸡蛋一个个地擦拭干净,然后轻轻地放进一个铺了稻草的小背篓里。背篓里的鸡蛋一天天地在垒高着,我的心里美滋滋的。母亲说过,按照这个产量,再过十多天这一背篓的鸡蛋卖了,我拖欠的学费就有着落了。
   收工回来的父母显然很疲惫,但是听我说家里又有一只母鸡下蛋了,都喜不自禁。母亲一个劲地唠叨:“真不错,真不错!这样多一只母鸡下蛋就多一份收入!我们一家人好久都没有吃鸡蛋了,今晚得煮几个吃。”
   啊!有鸡蛋吃。听着母亲的话,我情不自禁地欢呼雀跃起来:“妈妈,我要吃煎蛋!煎蛋好香哟!”
   母亲疼爱地抚摸着我的小脑袋点点头,父亲则瘫坐在竹椅上“啪嗒啪嗒”抽着叶子烟,乐呵呵地望着我们。
   母亲朝我呶了呶嘴,我马上心领神会。我急忙端起桌上的煤油灯,跟着母亲来到了小背篓前蹲下。
   借着忽明忽暗的灯光,母亲拿起一个个鸡蛋仔细端详着。
   “君儿,今天的鸡蛋是放在上面的几个吧?”母亲问。
   我点点头。
   母亲嘀咕着:“奇怪了!刚下蛋的鸡产出的蛋应该都很小,怎么这几个鸡蛋都差不多大呢?”
   父亲接话了:“孩子他妈,你累不累呀!鸡下蛋就下蛋了嘛,管它干啥?”
   母亲扭头双眼一瞪,白了父亲一眼。父亲的话立马打住了。
   母亲唠叨着:“我家养的鸡我还不了解吗,哪只的长相,哪只的性格我都清楚。它们下的每一个蛋,我都有印象!”
   一边说着,母亲挑出一个鸡蛋:“我家的鸡下的蛋都是白色的,只有这个鸡蛋是淡黄色,而且比其它鸡蛋明显要大些。应该没有错,多的应该就是这个蛋。”
   我心不在焉地接过话茬:“或许这只母鸡跟其它鸡不一样呢?妈妈,我饿了……”
   母亲看我可怜巴巴的样子不再说什么,在背篓里掏出鸡蛋利索地对比着,大的鸡蛋当然得放回去,因为大的鸡蛋有卖相能卖得好价钱,我们肯定舍不得自己吃,我们吃的鸡蛋经常都是专挑那些小的。每次,母亲都选出五个鸡蛋,她吃一个,而我和父亲分别能吃两个。母亲经常说我读书动脑子需要营养,而父亲干的都是体力活,更辛苦。
   厨房里,母亲伫立灶台旁开始洗锅,我殷勤地蹲在灶台口拾掇柴火点燃往灶堂里塞。我时不时瞅瞅放在灶台上的五个鸡蛋,想象着一会儿它们下锅被炸得嗤嗤响,那美味仿佛已经在厨房里弥漫开了渗进了我的五脏六腑,我馋得喉结不停地鼓动吞咽着清口水。
   锅底在慢慢变热,锅壁的一点水蒸发出一缕雾气袅袅散去,锅开始发烫了。可是,意外发生了。这时,母亲拎起油壶摇了摇,明显感觉很轻的样子:“哎!油不多了。这个月还有几天,得撑到月底啊!等把家里这一背篓鸡蛋卖了,才有钱打油啊!”
   母亲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歉意地望着我:“君儿,我们吃荷包蛋好不好?我给你加点糖精,甜甜的,一样好吃!”
   我小小的年纪,已经见惯了家里窘迫的日子。能吃上鸡蛋已经不错了,我还有什么理由挑剔呢?
   后面的几天,每天放学回家我都能从鸡窝里掏出六个鸡蛋。因为多了一只鸡下蛋,母亲破例隔一天煮一个鸡蛋给我吃。每次天未亮,母亲把煮熟的鸡蛋剥去蛋壳,拿着到我床前,递到我唇边轻轻地触触,我立刻反应过来,心领神会地咬上一口。妈妈在一旁慈祥地望着叮嘱:“孩子,吃慢点,别噎着。”
   我知道我生活的改善源于多了一只下蛋的鸡,所以,有空的时候,我总是尽心地照顾好家里十来只母鸡。院子里的饮水槽里,我随时将水灌满,供它们饮用。只要它们围着我,我就撒玉米或稻谷给它们吃。我想象着,如果再多一只鸡下蛋,我是不是每天都能吃上一个鸡蛋呢?
   有一天放学,我回家照常提着小竹篮去偏房的稻草堆里捡鸡蛋,伸手进鸡窝里却摸到一团毛乎乎、肉溜溜的东西。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只大黑鸡从鸡窝里窜出来,“咯咯”叫着往院子里奔去,很快到了篱笆墙前,接着展开翅膀扑腾几下,翻到了隔院李婶那边去了。
   瞬间发生的事情让我一愣一愣的,缓过劲突然明白了。我赶紧把窝里的几个鸡蛋掏出来,还是六个鸡蛋。其中的一个鸡蛋还是明显的不一样,蛋壳呈黄色。我用手轮流捂了捂几个鸡蛋,明显黄壳鸡蛋更暖些。我的心情低落起来:我家的其它鸡并没有下蛋啊,这段时间是邻居李婶家的大黑鸡跑到我家下蛋了。我这段时间能吃上鸡蛋,原来都拜它所赐。
   那晚,我吃饭细嚼慢咽,心事重重。我思想激烈斗争着,要不要把这事情给父母说呢?如果说了,父母肯定会告诉李婶,说得清楚还没有什么,说不清楚李婶还会责怪我们全家。关键的是,父母肯定会退还鸡蛋,那我也不可能隔天有一个鸡蛋吃了。
   我的魂不守舍怎么逃得过母亲的眼睛,她一个劲地问:“君儿,你是咋啦?”
   我木然着不吭声。
   母亲紧张地伸手过来拍着我的后背:“儿啊,你怎么了?别吓妈妈。孩子他爸,快去拿点香蜡纸出来烧烧,估计孩子遇邪了。”
   父亲是当兵出身的,平时不迷信。不过看到这场景也慌了手脚,马上丢下饭碗按照母亲的吩咐去做了。
   好一会儿,我钻进母亲的怀里,放声“哇哇”大哭起来。
   我终究没有告诉父母。我每天放学,依旧从鸡窝里捡出六个鸡蛋,每隔一天,我依然能吃上一个妈妈的煮鸡蛋。但是,我感觉鸡蛋吃起来没有以前那么香了。以前,我经常隔着篱笆墙,还会朝李婶家张望,如果看到李婶李叔还会甜甜地打招呼。隔着篱笆墙,李婶有什么好吃的也会递给我,比如几个水果糖或苹果梨子什么的。而现在,已经好长时间,我不敢把目光落向那堵篱笆墙,偶尔听得李婶家有声响,我的心紧张得砰砰直跳,赶紧躲开。
   那天放学回家,我依然去捡鸡蛋,掏出来却只有五个,仔细看了看,那个黄壳鸡蛋没有了,我有些怅然若失。我鼓起勇气,蹑手蹑脚地来到篱笆墙前,隔着空隙向李婶家张望。果不出所料,那只大黑鸡被一个竹圈囚禁在院子的角落,孤零零的那么无助。我意识到,李婶家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后来的几天,我每天只能捡五个鸡蛋了。母亲奇怪地问过好几次了:“有只鸡怎么不生蛋了。光吃粮食不下蛋可不行啊!这几天农活多,有空了我得查查,查出来了逮去卖了。”
   我暗自庆幸,觉得这样的结局挺好,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天知地知我知,如今不是烟消云散了吗?
   可是,有一天我去捡鸡蛋,从鸡窝里又掏出六个鸡蛋,其中,那个黄色蛋壳鸡蛋又出现了。我却没有前次的喜悦,手哆哆嗦嗦地捏着它,仿佛握住的是一颗炸弹。
   我再一次轻手轻脚地来到篱笆墙蹲下,用手轻轻地掰开竹片露出一条大缝隙,将目光投向李婶的院子。我俨然看见那只大黑鸡在院子里的鸡群里,似乎心有灵犀,它突然昂起脖子朝我的方向亲热地“咯咯”几声,拍了拍翅膀。我惊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接下来几天,我又可以捡上六个鸡蛋了。母亲又高兴起来,她煞有经验地对我和父亲说:“以我多年养鸡的经验,刚开始下蛋的鸡出现断蛋的情况是正常的,只要喂养的营养供应得上,以后就能正常产蛋了。”
   对于母亲的高谈阔论,父亲总是诺诺连声。如果反驳的话,肯定会和母亲针尖对麦芒。而这一切,只有我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过好景不长,那晚放学回家我又去捡蛋。但是掏出来又只有五个了。我怅然若失地想,估计那只大黑鸡又被李婶家关起来了吧。
   晚上,我们一家人正在吃饭。院子的门突然“咚咚”地响起来了。
   父母对望了一下,意思晚上了谁找呢。
   母亲接着起身出去开门。
   伴随着“呀呀”的开门声,传来了李婶的大嗓门:“我杀了鸡,给你家端一碗!还是热的,叫君娃子趁热吃。你们都吃,一大碗呢,都是肉。”
   母亲的声音显然诚惶诚恐:“李婶啊!又不逢年过节的,干嘛杀鸡吃啊!”要知道,那年月的鸡多么宝贵。
   李婶叹了口气:“君娃他娘啊,你不知道。我这只黑母鸡正下蛋,下的蛋又大又圆。我当然舍不得杀,可是它就是不听使唤,到处乱下蛋。我还养着它干嘛?”
   我听到李婶的话感觉背心一阵阵发凉,让我大脑“嗡嗡”响,她后面的话我没有听清楚了。
   恍惚间,母亲已经端着大碗进屋来,一边不停地说着感激的话:“好邻居啊!李婶每次打牙祭总是给我家送一份。”
   母亲把那碗鸡肉端到了桌上。
   “君儿,吃鸡肉咯。好香!”母亲翕动鼻子使劲地嗅着,用夸张的表情诱惑着我。
   望着那碗鸡肉,我的眼前突然闪现出那只大黑鸡,脖子上似乎鲜血淋漓。它凶煞的眼神狠狠地瞪着我充满怨恨,似乎恶狠狠地在骂我:“你是一个坏人,是你害死我的。”我惊骇地起身离桌后退几步,全身哆哆嗦嗦起来。
   “君儿,你怎么了?”母亲吓坏了,马上靠近我,把我紧紧搂在怀里。
   我虚弱地靠在母亲的怀里抽泣着,泪流满面。
   “爸爸,妈妈。端上这碗鸡肉我们去李婶家吧。有一件事情我要给你们讲清楚……”
   父母看着我的表情如此凝重,没有追问什么,只是使劲地点了点头,异口同声地说:“好,好!君儿,我们马上就去李婶家。”
   ……
  

共 357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我”照例在放学后冲到草垛,却在鸡窝里发现了六个鸡蛋,比平常多出一个的鸡蛋,却能让我们家喜不自禁,这将会给家里多出一份收入,同时也将改善我们伙食。“我”央求母亲给我煎蛋,可家里实在窘迫,连煎蛋的油都指望着背篓里的鸡蛋去换。“我“每天小心翼翼地经管着这些鸡蛋,却在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秘密,原来,这多出来的鸡蛋并不是自己家里的鸡下的,而是来自于隔壁家的李婶。正是这个发现,让“我”备受煎熬,既期待它的出现能给“我”改善伙食,又害怕它的出现让“我”坐立不安……隔壁李婶端来了一碗鸡肉,原来,因为黑母鸡不听使唤,总将鸡蛋下丢,李婶才将母鸡宰杀了,只是望着这碗鸡肉,“我”却泪流满面,当即请求父母陪同去李婶家……散文选取了生活中的一个小镜头,心理揣摩细致入微,也正因为“小”从而将人性放大,让“我”终于有了面对的勇气。很精彩的作品,推荐共赏。【编辑:清粥小菜】【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929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清粥小菜        2018-09-27 15:23:13
  感谢华君老师的分享,期待更多佳作。
回复1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9-27 23:19:16
  谢谢小菜辛苦编文,敬上香茶一杯。预祝国庆节快乐!
2 楼        文友:老翁        2018-09-27 15:59:33
  拜读华君老师这篇散文,使我想起了文革初期被遣送老家当狗崽子时期,老乡们都称鸡蛋储蓄所,家庭所有零花钱都靠鸡蛋维系。表述具有真实的感觉能勾起读者的回忆,一定是一篇好文。问好!
一个喜爱文字的糟老头,总想用文字留着过往的时光。
回复2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9-27 23:34:36
  谢谢老翁老师雅评。这篇文章我想蕴含有贫困的记忆,有父母爱的温暖,有邻里的友善,更有人性的煎熬和拷问吧?
3 楼        文友:你猜        2018-09-27 17:12:36
  厉害,美文美按,欣赏了。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回复3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9-27 23:36:12
  谢谢猜哥,感谢一路有你。有你同在是一种幸运,与你同行让我懂得一份感恩。
4 楼        文友:知足        2018-09-27 23:27:08
  好文,接地气!人之性,善恶混,有的人总能及时掐断心头的恶之芽,栽上善之花,然后让心灵散文异香,也熏陶了他人。叶老师的为人,字里行间一览无余,让人深信不疑。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回复4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9-27 23:40:05
  感谢老师深夜阅读拙作,感谢老师精彩的点评。希望多多交流多多学习,共同提升。问好老师,预祝国庆节快乐,阖家幸福!
5 楼        文友:樱雪        2018-09-28 08:55:45
  特定年代里的故事。大黑鸡的善心,遭到了李婶的“毒手”,令“我”坐立不安。故事很简单,哲理很深厚,情感很真挚,非常好。欣赏学习,祝开心。
一个人的KTV,自己唱给自己听。
回复5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9-28 10:08:18
  感谢樱雪老师对拙作精辟的解读,也感谢老师这段时间对晓荷社团的支持。有你同在,感恩同行!以后多多向您学习。预祝国庆节快乐,阖家幸福!
6 楼        文友:何叶        2018-09-28 09:06:50
  文章写得不错很有感染力,文章朴实无华精彩好文。不得不赞!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
回复6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9-28 10:10:00
  这段时间可能对写作迷茫起来,不知道图个什么,也影响了产量。感谢社长一直以来的鼓励支持,感恩同行,感动常在,预祝国庆节快乐。
7 楼        文友:静坐闲谈        2018-09-28 10:18:15
  拜读老师精彩美文佳作!都是在写鸡蛋,但鸡蛋跟鸡蛋不一样啊!甘拜下风!
   老师的文有一种画面感,就好像身临其境,您的文把我带进了那个年代。拜读学习了!
回复7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9-28 10:22:24
  反正都是那个年代的鸡下的蛋,嘿嘿【偷笑】。感谢老师赏阅,奉上香茶一杯。预祝国庆节快乐万事如意阖家幸福!
8 楼        文友:老翁        2018-09-28 16:29:22
  华君老师您好;关于您文字里所蕴含的贫困记忆,父母爱的温暖,邻里的友善以及人性的煎熬和拷问,我在那个时期看到的和经历的太多太多了。所以,我采用具有真实的感觉来概括了,因为能走进读者心灵的文字对作者是最好的褒奖。华君老师抱歉了,怪我没详细解读您的这篇佳作。问好!
一个喜爱文字的糟老头,总想用文字留着过往的时光。
回复8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9-28 16:47:08
  老师客气了。其实这两年多我的写作有一个明显的改变,以前写一篇文可能表现单一,文章表达的是爱就是爱,是恨就是恨,是恶就是恶,是善就是善,就像平面镜,折射的东西是一就是一,是二就是二,我表达的主题思想自己很明白,读者也能轻易看明白;而在后期的写作中,写一篇作品我知道表达了某种思想,但是如果要具体说出来,连自己都不是清楚。我可能越来越明白如果能用文字还原生活的本身,至于折射的思想让读者去想吧,生活本来就是多元化和复杂的,就像一面多棱镜。我的作品,如果不同的作者从不同的角度感悟出不一样的东西,我想应该是比以前进步了。谢谢您,希望以后多多交流。预祝老师国庆节快乐!
9 楼        文友:老翁        2018-09-28 18:00:45
  华君老师,老翁非常喜欢您的文笔,希望今后多交流。预祝国庆节快乐!
一个喜爱文字的糟老头,总想用文字留着过往的时光。
回复9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9-28 22:21:16
  好的,谢谢老师,节日同乐。遥握!
10 楼        文友:清粥小菜        2018-09-30 05:53:44
  祝贺华君老师精品。
回复10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9-30 06:31:02
  谢谢小菜,早上好!祝周末愉快!预祝国庆节快乐!
共 13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