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那年花开月正圆】女儿国里女儿花(征文·散文)

精品 【流年·那年花开月正圆】女儿国里女儿花(征文·散文)


作者:燕剪春光 进士,8642.0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692发表时间:2018-09-28 21:54:45

【流年·那年花开月正圆】女儿国里女儿花(征文·散文) 一、水性扬花
   一到泸沽湖,我就醉倒在一片清幽的湖水里。
   天气格外晴朗,高原的太阳热辣辣的,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我们一行十三人,坐上最大的一条猪槽船。两位船工,一个在船头,一个在船尾,奋力地摇着桨。他们穿着摩梭人的传统服装,强悍利索,颇有点蒙古骑士的遗风(有资料说摩梭人是蒙古人的后裔)。
   猪槽船轻轻地犁铧出一道道波纹,在宽阔的湖面上悠悠地荡漾。如瀑的阳光倾泻在水面,闪着粼粼的波光。清澈见底的湖水里,倒映着碧蓝碧蓝的天空。我真的无法分辨,那棉絮一般的云朵到底是在天上飘呢,还是在水里游。
   “你们看,那是什么花?”同伴中有人兴奋地喊叫。
   顺着同伴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不远的水面上,飘着点点白花,好像碧空里闪耀的星星。
   “水性扬花。”在船头的船工抢先回答,黝黑的脸上绽放出自豪的笑容。
   水性扬花?竟然有这种花名!请原谅我的孤陋寡闻,我真的是第一次听说。
   怀着强烈的好奇心,我细细地打量起来。她的根扎在深水中,纤细的茎在水里伞状散开,伸展到离根很远的地方。三片白色的花瓣,簇拥着一朵鹅黄的花蕊,质朴简洁,宁静素雅。花朵探出水面,像是一张娇嫩的小脸,正对着阳光调皮地嬉笑呢。这缤纷的色彩,这素洁而昂扬的生命力,让我不禁想起印象派大师莫奈晚年的巅峰之作——《睡莲》。
   “你们真幸运,遇上这么好的天气。这种花很特别,只有太阳出来才会盛开,晚上或者阴雨天,花瓣是闭合的。”站在船尾的船工一边摇着桨,一边向我们介绍水性扬花的特性。
   真的,我们太幸运了。水性扬花是泸沽湖独有的一种花,在别处是见不到的。试想,如果到了泸沽湖,却无缘见到绽放的水性杨花,岂不是一件大憾事?
   “这种花很娇气,对水质要求非常高。如果泸沽湖被污染了,它就无法生存,有可能会绝迹。”船工继续说。
   不同于莲的出淤泥而不染,水性扬花天生就有一种冰清玉洁的气质,有一种“拣尽寒枝不肯栖”的傲骨。怪不得她选择了人间仙境泸沽湖作为自己的家园。我想,是泸沽湖清澈优质的水留住了水性杨花,同时,花儿的纯粹和高洁又为泸沽湖增添了一分优美和绮丽。她与泸沽湖,泸沽湖与她,是不可分割的。她是泸沽湖的女儿,是女儿国里的女儿花。
   水性扬花,知水性而绽放。我终于明白了她的含义,简直妙不可言。我敢说,为她取名的一定是一位诗人,一位具有浪漫情怀的天才诗人。
   我将一只手从船舷伸入水中,小心翼翼地托起一朵花。一股清凉瞬时漫过掌心,流泻在指尖,仿佛自己也与泸沽湖融为一体了。
  
   二、王妃岛
   在泸沽湖的万顷碧波之中,有一座面积仅为七点五亩的小岛,犹如从天而降的一颗璀璨的宝石,闪着夺目的光芒。它便是博洼岛,即王妃岛。
   据说王妃岛的倒影与王妃岛形成了一尊睡佛像,栩栩如生。只有有缘人在晴天丽日、风平浪静的时候才有机会见到。
   我自然是无缘看到睡佛,但我并没有一丝气馁。我登上王妃岛,不为别的,只是为她——肖淑明而来。
   徘徊在修葺一新的王妃府前,我很难想象,一个十六年的花季少女,一个无忧无虑的中学生,突然之间命运发生了陡转,被省主席刘文辉选中,远离故乡,远离亲人,跋山涉水,到一个未知的远方当“和亲大使”,做土司的妃子,她的心情该当如何?
   我猜想,她一定哭过、闹过,拼死抗争过。可那有用吗?在男人专权的汉族社会,一个柔软的女孩,怎能决定自己的命运?即便她是刘文辉手下将领的掌上明珠。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相隔两千多年的两个美丽的女人,却有着惊人相似的遭遇。肖淑明一定也像王昭君那样,一步三回头,五里一徘徊,用随身携带的脚踏风琴,倾诉对家乡亲人的留恋,对未知前程的恐惧,听来让人断肠。
   幸好她去的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女儿国,幸好她得到了左所末代土司喇宝臣的宠爱,幸好她有了一座世外桃源般清净美丽的小岛——博洼岛。
   在岛上,她练习骑马、打枪,成了一位能征善战的女将军;在岛上,她执掌土司大印,管理内部事务,精明强干,深得人心;在岛上,她传播汉族文化,发展当地教育,为摩梭人走出原始状态贡献了自己的血汗;在岛上,她读书赋诗,抚琴唱歌,种下从家乡带来的牡丹、芍药、桃李、桑葚,以慰思乡之情。
   然而,这样的日子只持续了六年多一点,时代的风云变幻惊扰了泸沽湖的宁静,也再一次改写了肖淑明的命运。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作为末代土司的喇宝臣,解放后一直在新政府任职,没有受到任何不公正的待遇。而作为掌帅王妃的肖淑明,却为她的这一身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她当了二十多年的不法地主,在监狱里度过了十几年的阴暗日子。出狱后,她成了一位普通的农妇,耕田织布,洗衣做饭,过着穷困不堪的生活。到了老年,她又来到了博洼岛上,以末代王妃的身份,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们,宣讲美丽的泸沽湖和充满神奇色彩的摩梭文化。
   二零零九年,八十一岁的末代王妃静悄悄地去世了。她的子孙按照当地摩梭人的习俗举行了火葬,并把她的骨灰安放在博洼岛上。她终于魂归这座美丽的小岛。
   六十五年的悠悠岁月,她对泸沽湖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有了深厚的感情,她已经完全融进了摩梭人的生活习俗之中,完成了从汉家女儿到摩梭女儿的蜕变。在我的心目中,她是女儿国里一朵最最光彩夺目的女儿花。
   站在王妃岛上的观景亭,举目四望,但见青山逶迤,湖水泱泱,五彩的猪槽船在湖中穿梭游弋。想起末代王妃充满传奇的一生,不禁唏嘘叹息。从十六岁的花季少女,到八十一的耄耋老妪;从未谙世事的中学生,到荣华富贵的王妃,再到受尽凌辱的地主,再到一贫如洗的农妇,六十五年的人生轨迹,跌宕起伏,荆棘丛生。她是如何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这其中的甜酸苦辣谁人能够体会?
   一阵风从湖面吹来,树叶沙沙作响,我的耳边仿佛响起了肖淑明生前最喜欢的那首歌曲:“湖上海藻花,风吹阵阵香。我的思念在远方,在远方……”
  
   三、走婚桥
   下午五点左右,我们一行人,顶着依旧灼热的阳光,慢慢地,从走婚桥的这头走到那头。我们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三百多米的距离,似乎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丈量。
   桥的两边是郁郁葱葱的草海。一只小木船,泊在草丛中。阳光在草丛中跳舞。一对青年男女并排坐在船头,披着一身的金光,凝神望着走婚桥上来来往往的人群。
   驻足桥上,我听到了从芦苇荡里传来的悠扬情歌:
   情妹妹,情妹妹,满山金菊你最美,你是明月当空照,我像星星紧相随。阿妹,阿妹,玛达米。
   情哥哥,情哥哥,人心更比金子贵,只要情谊深如海,黄鸭就会成双对。阿哥,阿哥,玛达米。
   ……
   我国古代有一个美丽的传说,每年的七夕,天上的织女渡银河与牛郎相会。喜鹊为他们搭成桥,称鹊桥。
   如今,我的眼前不就是一座人间鹊桥吗?它的每一根木头上的每一丝纹理,都刻下了阿注踏着夜色去会阿夏的足印,它是摩梭儿女世世代代爱情的见证。
   我的脑海不禁浮现出有关女儿国神秘而浪漫的走婚习俗的一些印象。
   十几年前,有个网上的朋友,去云南旅游回来写了一篇游记,介绍了摩梭人走婚的习俗。男不婚,女不嫁,阿注晚上去阿夏家过夜,享受男欢女爱,天不亮即离开。生了孩子,当父亲的不用抚养,由舅舅养大成人。有的孩子,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谁。我感到好奇,又有些不可思议。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在遥远的彩云之南,有一群神秘的摩梭人,还处于半原始的母系社会。
   不记得是哪一年,在图书馆看到《走出女儿国》,杨二车娜姆以写实的笔法讲述了一个摩梭女孩闯荡世界的故事,也带领读者走进摩梭人的世界。从此,神秘的女儿国便在我心中扎下了根,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走进这个神秘的大山深处,亲眼见证它的存在。
   女儿国,我终于来了,你终于在我的面前揭开了神秘的面纱,露出你千年不变的美丽容颜。
   恰巧,一路上给我们开车的就是一位摩梭小伙子。通过与他的交谈,我对走婚有了更多的认识。
   “我走过婚。”他坦诚而羞涩地对我们说。
   “是吗?”我的好奇心顿时爆表,“有没有生孩子?”
   “不知道。对方不会告诉的。要等孩子十三岁,举行了成人礼,才会父子相认。”
   “真的呀?”我有点不敢相信,“这,这也太神奇了!”
   漫步在走婚桥,四周皆是赏心悦目的风景,我却有点心不在焉。我沉浸于对走婚文化的思考中。
   恩格斯说:“只有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才是合乎道德的。”
   泸沽湖的女儿一个个勤劳善良、美丽多情,是一朵朵艳丽多姿的女儿花。一旦成年,便在自己的花房里编制着美丽的少女梦,等待着心爱的阿肖来走婚。一切皆出于本性、真心,决不会做权力和金钱的奴隶。这,难道不是我们一直渴望的最纯碎、最高尚的爱情吗?
   阿肖们,要么是在生产劳动中互生爱慕,要么是在转山、转海活动中相互吸引。完全没有所谓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阿肖们也不像外界所误传的那样朝三暮四,关系混乱。他们之间虽然没有法律的约束,但有道德的自律。除非感情出现了裂痕,否则不会轻率地更换阿肖。即便要结束彼此的关系,也没有任何的纠缠。没有孩子的羁绊,没有财产的争执。
   这,难道不是最文明、最具人性的婚姻关系?
   有学者认为走婚属于原始社会的对偶婚。我倒觉得它糅合了原始对偶婚和现代一夫一妻制的长处,比对偶婚规范,符合契约精神;比一夫一妻制更加贴合人性,更有利于家庭的稳定,孩子的成长。
   一夫一妻制走到今天,面临的问题越来越多,离婚率越来越高,破碎的家庭带给当事人和孩子深深的伤害。难怪有专家大胆预言,婚姻终将消亡,而走婚将是许多民族、许多国家未来婚姻的选择。
   我想,这并不是没有可能。
   夕阳西下,晚霞满天。我们终于到达走婚桥的另一端。我频频回首,只见茫茫草海,幻化成一匹金碧辉煌的魔毯,绚烂夺目。走婚桥上,人们依旧来往穿梭,络绎不绝……
  

共 375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走进女儿国,就在清洁的水气里漂浮,被一种知水性而绽放的意绪迷醉。这是读燕剪春光女儿国里的女儿花之身受同感,眼前就幻化出一幅幅水墨风景画——郁郁葱葱的草海,水意泱泱的泸沽湖,不污不染的女儿花,命程多舛却昂扬向上的末代王妃,阿肖们浪漫而纯粹的走婚文化。散文以“水性扬花”、“王妃岛”、“走婚桥”三个代表性物象为叙写对象,阿肖们悠扬的情歌,水性杨花质本洁来还洁去的写意,末代王妃肖淑明的和亲与人生沉浮,泸沽湖水岸摩梭人最文明、最具人性的婚姻关系与真实生活,在舒缓而质朴的笔致下,流泻而出,携带着作者真诚的礼赞、美好的期许、脱俗的理趣。人花互喻,托物言情,寓理于事,花质,人形,骨节,自然之美,爱之生命力,人生的昂扬,历历在目。文畅质洁,推荐共赏。【编辑:芦汀宿雁】【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93001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8-09-28 22:29:08
  水性扬花,形美,质洁,有昂扬的生命力,与末代王妃肖淑明,都是是泸沽湖的女儿。
   质疑现代婚姻,激赏走婚习俗。
   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阿肖们,互生爱慕,相互吸引。一切皆出于本性、真心,以道德自律,不做权力和金钱的奴隶,不轻率地更换阿肖。抛开文明进步,走婚、对偶婚,不就是最文明、最具人性的婚姻关系?走婚是最纯碎、最高尚的爱情,符合契约精神,有利于家庭的稳定,孩子的成长,也或是许多民族、许多国家未来婚姻的选择。
网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回复1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09-28 22:43:54
  辛苦雁子了!
   关于走婚,我们了解得还很少。这也是我的一家之言,做好被拍砖的准备。
2 楼        文友:一海明月        2018-09-28 22:50:21
  如果说雪社的《时光,重叠在一片湖上》是写意,那么春光社长的《女儿国里女儿花》就是写实。两者结合,正好形神兼备,一个美丽的泸沽湖完整地出现在我们读者面前。真好。
   相对来说,写实更难,于日常的司空见惯的景物和传说的故事中,写出意境,写出自己独特的见解,更需要文史资料的筛选和智慧的铺垫。
   由于亲历泸沽湖景物和传说故事中,因此,读此文倍感亲切。
   春光辛苦!写得真好!为你喝彩!
回复2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09-28 23:04:04
  谢谢明月哥第一时间的阅读!谢谢明月哥的鼓励!
   从云南回来两个月,终于能够写出一点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也算对自己有个交代。
   游记难写,我好多年不写游记了。这篇依然不尽如人意。希望明月哥批评指正。
3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9-28 23:11:33
  燕子的文字,就是燕子的风格,朴实,稳妥,有质有感。
   畅游美丽的泸沽湖,采撷“水性扬花”、“王妃岛”、“走婚桥”经典,抒发了自己的感想。读来,仿佛又回到那仙境般。
   这次游泸沽湖一切都是那么幸运,获得眷顾,把泸沽湖最美好的一面尽收眼底。我们是不是很有福气啊!
   读着,又想去那儿了!
   散文借景抒情,情景交融,并有自己独到的思想。三个片段描绘的都是泸沽湖的“特殊女儿”,都有不一般的“女儿情”。譬如末代王妃传奇陡转的一生,又有几人能懂其中的甜酸苦辣,又有几人能够体会风云变化带给她命运的冲击?
   还是自己去读自己去品味……
回复3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09-29 06:41:54
  感谢五阿哥深夜来读拙文,并留下雅评!
   我们一起坐猪槽船,一起登王妃岛,一起游走婚桥,留下一段美好时光。出去玩,游伴很重要,可以激发旅游的乐趣,可以留下文字互相分享。你在云南,可以找机会再去,我们呢????
4 楼        文友:风逝        2018-09-29 08:23:29
  读燕子姐姐的文,不仅是享受,也收获颇多。
   第一是姐姐写游记选择的切入点深具匠心。这一点,在大标题和小标题的设计上就已很好体现出来了。不仅仅写景,更把和名胜有关的历史故事巧妙串在了一起,增加了游记的厚重感。
   第二、恰当地穿插作者自己的思悟,体味,写出了不流于他人的独到见解,带给读者深刻的思考。
   第三、雅致优美的语言干净、形象、活泼、生动,恰切描述出彼时内心真实的感受,展示了姐姐深厚的文学功底。如:“花儿探出水面,像是一张娇嫩的小脸……”“一股清凉瞬时漫过掌心,流泻到指尖……”“阳光在草丛中跳舞。一对青年男女……披着一身金光。”
   姐姐醉倒在了清幽的泸沽湖水中,我醉到在了姐姐的美文里!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4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09-29 09:59:26
  风,你是天生的评论家,总是条分缕析,深得要领。
   虽然对拙作有所拔高,但我还是很受用的。自己的文字有人读,有人懂,不亦乐乎!
5 楼        文友:江凤鸣        2018-09-29 12:33:53
  一朵水性杨花,说尽了泸沽湖的纯洁;一座王妃岛,阅尽人间秋色;一条走婚路,走出对人性本真的思索。春光的散文,语言质朴,行文简约,却言简意赅,道理深刻。与雪笔下的泸沽湖,一样的美丽,不一样的颜色。
江凤鸣
回复5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09-29 17:21:55
  感谢二哥来读拙文!二哥的鼓励,感怀在心。虽然拙文远远未达到这个境界,但我有了努力追赶的目标。
6 楼        文友:石语        2018-09-29 23:25:06
  美景,美文,相映成趣。读姐姐此文,更多了些向往。计划10月下旬去泸沽湖。
回复6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09-30 08:43:30
  感谢花儿来读拙文!期待去云南归来分享不一样的感受。
7 楼        文友:生米        2018-09-30 09:45:52
  泸沽湖,吸引众多游人,她不仅是花美,水美,人美,而且还有很多的故事美!
   春光姐姐,你百闻不如一见,你看到了,并写出了,真的是让好朋友们如同身临其境!
回复7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09-30 10:04:56
  谢谢生米妹妹!泸沽湖值得一去,摩梭人的走婚习俗值得研究。
8 楼        文友:寒江玉笛        2018-10-02 17:48:09
  犹忆当时携手处,且共从容。今读美文,赏心悦目是花红。
回复8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10-09 17:33:43
  谢谢朋友关注!
9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8-10-07 08:10:16
  读着这篇美文,泸沽湖的美景浮现在了眼前……厚重,富有韵味文章,感谢燕子的分享!
五十玫瑰
回复9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10-09 17:32:37
  谢谢玫瑰姐的阅读和评论。
10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8-10-07 08:11:13
  我看雁子也写了,我怎么办?
五十玫瑰
回复10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10-09 17:33:14
  姐姐随意。有感触就写。
共 10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