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传奇小说 >> 【菊韵】越狱(小说)

精品 【菊韵】越狱(小说)


作者:顾敬堂 童生,539.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93发表时间:2018-10-05 21:31:18


   号里新进来一个贪污犯,按规矩向各位老犯人交代犯罪事实和心路历程,这是号里传统节目。
   贪污犯是银行行长,姓白,口才不错。白行长从玛雅人对天文和数学方面的超前成就,讲到玛雅人对世界末日的预言,最后肯定地说道:“我上网查了很多资料,玛雅人的预测基本都应验了,以前我在单位兢兢业业,两袖清风,啥实惠也没捞着,眼瞅着也就一年多活头了,再不捞点钱享受一下生活还等啥呀,谁知道这么倒霉,搞了两千多万没花几个就被抓起来了。”
   监狱里消息闭塞,犯人们从来没听说过这事儿,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纷纷计算自己的刑期。这座监狱基本没有重刑犯,最多的十年,最少的两年。号长张大疤哈哈大笑:“老子判了十年,才蹲了一年多,算算日子还有一年地球就毁灭了,到时大家一起完蛋,我等于减了八年刑呀!”
   盗窃犯赵小手呜呜哭起来:“我判了两年,还有一年就出狱了,正好是冬至第二天呀!我命咋这么苦呀,要死在监狱里!”
   白行长家庭条件好,常有人探监,送吃送喝,他也会来事儿,经常孝敬号长张大疤,两人关系处得不错,在号里基本不受欺负。张大疤霸道得很,经常搞点小节目整其他犯人,号子里12个人,只有姜义敢和他叫板。姜义因为防卫过当致人死亡被判六年,已经服刑五年了,因为改造积极减了六个月刑,再有半年就出去了。
   这天收工回来,吃过晚饭,号子里12个人躺在自己的铺上,高棚上的灯光彻夜不息,以便窗外巡视的武警随时观察室内可能出现的情况。姜义正闭着眼睛想心事,忽然听到有人轻轻下地,进了室内简易的厕所,过了不一会儿,又有人蹑手蹑脚走进去。姜义眯着眼睛偷偷观察。过了半天,只见白行长从厕所出来,轻轻拍了拍赵小手,赵小手也鬼鬼祟祟爬起来到厕所去了;又过了一会儿,张大疤从厕所出来,观察众人谁没有睡觉。姜义闭上眼睛,假装睡得很香的样子。
   监狱外边有一个砖厂,犯人在这劳动改造,管教在外围拉开警戒线。这里远离人家,四周视野开阔,再远处有武警拿着冲锋枪巡睃。一辆拉砖的卡车开了过来,犯人们有条不紊地往车上装砖,眼看要装完了,赵小手忽然一头从车上栽了下来,面色潮红,口吐白沫。几个管教围过来,伸手一摸,赵小手脸热得烫手。管教急忙点了两名犯人把他抬到警车上,拉到内部卫生院去了。
   小插曲过后,车很快就装满了。武警仔细检查了车底和驾驶室,让犯人退后,卡车轰鸣着开走了。半个小时后,出窑和推土的犯人都被集中起来,一点名,少了三个人!所有犯人立刻被带回狱中,刺耳的警报声中,荷枪实弹的武警全面展开追捕。
   卡车开了半个小时之后,车上整齐的砖忽然动了,一个人从砖里站起来,原来的位置陷了一个坑,正是张大疤。张大疤观察了一下四周环境,弯下腰迅速地把上面的砖挪开几块,只见砖下码出了一个狭小的空间,一个人站了起来。张大疤大吃一惊:“怎么是你?”
   姜义笑着说道:“还有一年地球就毁灭了,傻子才在里面浪费时间呢,不如咱兄弟一起出去潇洒一年,到时候也没啥遗憾了!”说完把自己身边的砖挪开几块,白行长从里面出来时也是一愣:姜义咋也跟着跑出来了?
   张大疤一摆手:“别说了,先离开这里!”三人跳下卡车,猫着腰钻进旁边的苞米地,苞米地挨着铁路,三人来到一个急转弯的地方埋伏起来,不一会儿就听见火车轰隆隆开过来,近前时发现是一列拉煤车。趁火车拐弯减速的时候,张大疤先冲过去抓住车厢外的铁梯爬上去,然后伸出手。白行长笨拙地跑着,手已经抓住张大疤了,却怎么也上不去,脚下一绊,差点摔倒,姜义跟在后面扶住他,又推了一把,白行长这才爬上去。三人上了车厢,躺在煤堆里大口喘着粗气,半天才缓过劲来。
   张大疤对姜义说道:“兄弟,咱暂时脱离了危险,但三人一起目标太大。火车再开一个小时就离监狱有一百多里地了,到时候咱们就分道扬镳,各奔前程吧。”
   姜义笑了笑:“大疤,你也不要把我当傻子,白行长还攥着将近一千万没吐呢,咱们合作取出来,我只要一百万,一年咋也够挥霍的了,没有我,你们未必能跑多远!”
   张大疤冷笑道:“装的像诸葛亮似的,凭啥要分给你一百万?”
   姜义问到:“你们现在手里有钱吗?你们有地方换衣服吗?你们有安全地方藏身吗?”
   张大疤顿时瞠目结舌,他让赵小手在出工之前吞了一管牙膏和一盒藿香正气水,引起呕吐和发烧,然后趁混乱由狱友配合把他和白行长码到砖里,至于脱逃之后咋办,完全是听天由命,走一步算一步。
   姜义简单地讲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张大疤和白行长觉得还有点可取之处,毕竟有计划比没计划强。
   天黑时三人在一个叫明月镇的小站偷偷下了车,脱下囚服,塞到一列车厢的缝隙里。穿着背心,出站向人多的地方走去。这个地方是矿区,街上到处都是一身煤灰的工人,狼狈不堪的三个逃犯也并不惹眼。姜义用手在脸上抹了两把,脸上更黑了。他背过行人,手伸到裤腰里掏了半天,居然摸出一张信用卡,在一台自动取款机里取了五百块钱。
   张大疤吃惊的问:“你怎么会有卡?”
   姜义边走边小声说:“朋友探监时我让他带进来的,那时候想偷摸送给管教,幸好没来得及,要不咱们现在一分钱没有,动手搞钱弄不好就得把警察招来。”
   姜义给了张大疤二百块钱,让他去前面夜市地摊买三套便宜衣服,千万不要买一个款式的。不一会儿张大疤就拎着三个塑料袋回来了,三人找浴池洗了澡,换上廉价衣服,只觉得神清气爽。
   在路边每人吃了两碗馄饨,张大疤还想吃,被姜义制止了。姜义小声告诫他,一定要低调,别做引人注意的事情。吃过饭找地方睡觉。白行长问了几家旅店,都要身份证。三人站在街上,边上几台黑车正在卖力的吆喝着:“孤山,孤山,十元一位,满员就走!”
   孤山市离三人服刑的监狱足有一百公里,中间隔了两个市。姜义眼前一亮,对二人道:“咱进城!”
   三人分两拨坐进车里,姜义坐到副驾驶位置,彼此假装不认识,不一会儿又上来一个工人,凑够四人,司机往市里开去。
   姜义和司机搭讪,说自己想到市里玩玩,哪里住宿不要身份证。司机会意地笑了:“那你就去开心洗浴,花三十元连洗澡带睡觉,想玩儿别的另加钱。”
   20多分钟后,三人已经泡在开心洗浴的池子里了。姜义低声问白行长:“老白,你到底把钱藏在哪了,咱要制定个计划,怎么把它安全地取出来。”
   老白迟疑着没吭声,大疤急了:“你他妈不是想变卦吧?没有姜老弟估计咱现在还在野地里饿着肚子呢!钱一到手咱就从云南出境,江湖路数你一窍不通,自己能跑出去?”
   老白心有不甘地说:“反贪局挖地三尺,审问了两个多月我都没交代,反正大家都活不过一年,从严从宽没啥区别,我判得这么重却和你们关在一起,就是因为监狱近,方便提审。告诉你们吧,钱我就藏在咱们服刑的城市,现在那肯定布下了天罗地网,咱们回去不是飞蛾扑火吗?”
   大疤也没有主意,眼巴巴地看着姜义。姜义说:“如果不去拿钱,咱就白越狱了,整天提心吊胆东躲西藏,还不如在监狱等着大家一起完蛋舒服,抓回去大不了加刑,计划周密点未必不能成功!”两人思索半天,不约而同地点了头。
   上楼休息时门口风尘仆仆地进来五六个人,穿着自行车防护服,带着安全头盔,一看就是骑车旅行的驴友。姜义看了他们几眼,到休息大厅时交给大疤一个任务。
   天不亮,三人就从休息大厅下来,服务生睡眼朦胧地看了他们的号牌,给他们打开了衣柜。不一会儿,三人全副武装,俨然是三个自行车手,到后院开了自行车,一人一辆骑着走了。老白感叹到:“大疤偷号牌的手艺绝,姜义的主意更绝,咱们现在光明正大蒙着脸,还有了交通工具,不用怕警察在车站客运站堵截了,直接骑回老家去!”
   三人骑了一上午,到了第一个城市。自行车主人的兜里有一千多块钱,几人在路边买了饮料和食物,吃完后继续赶路。在入城的路口看见几辆警车拦住机动车排查,都是拦截出城的,对入城的机动车根本不管,更何况是自行车了,谁会想到几个逃犯逃出去之后又大摇大摆地骑着车子往回走呢!
   穿城而出时又遇见警车,这次却是拦截入城车辆,三人有惊无险地过了关。天黑了,姜义在路边找了一个小山包,把车子拖进山上的树林里,三人支起车子上带的帐篷,挤在里面开了个小会。模拟了监狱方面的追捕方向,以公路和铁路两条线追踪,他们塞到拉煤火车里的囚服,最远会在三百公里之外的中转站列车安检时被发现,这会转移警方大部分视线,追捕重心将不在本市,三人又推敲了取完钱出逃的计划后挤在帐篷里睡了。
   天亮时三人又上路了,很快到了和家乡毗邻的城市,去商场买了一些装备,在下午时三个逃犯回到了家乡。
  
   三人先在一个叫做七道江的城乡结合部买了吃的,老白建议先到江边钓鱼,捱到天黑再进城。他带路来到江边,沿着江边又骑了十多分钟,这段地方非常荒凉,远近看不到人家。老白从包里拿出在临市买的鱼竿,人手一把,好不容易坐到天黑,姜义问到:“老白,钱到底藏在哪儿,我们也好有个准备呀。”
   老白高深莫测地一笑:“你再说一遍咱们离开的计划!”
   姜义道:“你还玩上深沉了,橡皮艇都买好了,取完钱咱就顺江漂流,两天时间就能到入海口,花钱雇一艘捕鱼船,一路沿海南下,在湛江登陆,我朋友在那接应,安排咱们出境。”
   老白说:“大疤现在把橡皮艇充好气,姜义拿着绳子下水,江边水不深,也就两米左右,水底有三块水泥预制板,每块上面都有一个铁圈,你把三条绳子都拴到铁圈上就行了。”
   姜义潜到水底,果然摸到了水泥板,把绳子逐个系到铁圈上,爬上岸,三人一起拉了起来,水泥板比想象得轻,借助水的浮力,很容易就拖上了岸。三块水泥板堆在岸上,大疤看着老白问道:“你搞什么鬼,钱呢?”
   姜义从包里掏出锤子,对着水泥板均匀地敲了一会,然后稍稍一用力,水泥板被砸下了一块,露出了里面的塑料,大疤急忙蹲下一摸,惊喜地说:“老白,你真他妈是个天才,把钱藏这儿了!”
   老白也挺得意:“没点智商能当上行长!赶紧把钱都弄出来。”
   三人七手八脚把水泥砸开,钱装了满满三大包,足有二百斤。老白把三个大包放进橡皮艇,刚要往水里推,大疤忽然说道:“咱三个人加上钱足有七百多斤,这个橡皮艇根本吃不住水!”
   老白呆住了,喃喃地说:“这可咋办呀?”
   大疤狞笑道:“要是少一个人就好办了!”
   老白恐惧地的问:“你什么意思?”
   大疤手中忽然多了一个牙刷,塑料柄磨得非常尖锐,他用牙刷一下抵住老白的喉咙:“咱仨数你最胖,看来要你留下了!”
   老白惊慌地喊道:“兄弟,你可不能过河拆桥呀!”
   姜义配合地拿过绳子,把老白按倒在地,捆得结结实实,对大疤说:“你把他袜子脱下来,堵上嘴。”
   大疤刚蹲下,姜义一脚把他踹到了江里。顿时呛了一口水,大疤手刨脚蹬地往岸边游,却见姜义手里拎着锤子蹲在岸边看着他,大疤有心往下面游,还舍不得眼看到手的钱,扑通了一会儿没有劲了,姜义抓起一条绳子挽了个套扔到江里:“套在腰上,我拉着你,你先在水里呆一会。”
   大疤无奈地套好绳子,悬在水里,好话说尽,姜义就是一言不发。不一会,忽然听到远处传来警笛声,大疤吓了一跳,急忙想解开绳套脱身。姜义却站起来逆着水流的方向拖着他一溜小跑,绳套一下勒紧了,像是在遛一条上钩的大鱼。手电筒的光柱在上空扫来扫去,几道强光照到姜义身上:“不许动,举起手来!”
   监狱长跑过来吩咐武警:“把水里的那个拉上来,这个人交给我!”
   监狱长照姜义胸口砸了一拳:“好小子,有你的,没让我失望,我要给你请功!”姜义取下腰带上的一个纽扣大的东西递给他:“这个监听器用不到了。”
  
   五年前,姜义在外地坐长途客车回家,半路上四个家伙突然掏出刀来,从前向后开始洗劫,几个歹徒劫完钱财,又盯上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三个人拎着刀看着乘客,一个人上去撕扯女孩的衣服,女孩的男朋友弱弱地劝了两句,被一个耳光打得不敢言语。面对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喊,全车的人都低下了头。姜义就坐在后面,女孩绝望地喊叫让血液一点点涌上了大脑,他悄悄打开维修电脑的工具包,掏出一把螺丝刀,猛地站起来,一下扎到那个匪徒的脖子上。歹徒惨叫一声倒在地上,鲜血喷泉般窜出来。姜义大脑一片空白,捡起砍刀,对着他一顿砍,后来证实,一共砍了十一刀。其余几个匪徒全惊呆了,打开车门跑了。法院审理此案时争议很大,姜义虽然属于见义勇为,但手段过激,在犯罪嫌疑人失去抵抗能力之后,仍然砍了十一刀,最后以防卫过当致人死亡罪被判六年。
   被救的小姑娘叫阿妙,经常来看他,以前的男友早就分手了,虽然姜义还在服刑,但阿妙在心里还是把他当成了英雄。几年时间,阿妙已经成了大姑娘,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外企,对姜义的称呼也由姜哥哥变成了阿义。一个阿妙,一个阿义,傻子也知道咋回事,面对阿妙的感情,阿义却迟迟不敢接受。
   在白行长刚入狱的时候,姜义被叫到了办公室,检察院的同志告诉姜义:他的减刑申请已经批下来了,再次减刑半年。也就是说,剩下的半年刑期没有了,他马上就可以出狱。但是希望姜义在出狱前帮助留意一下白行长的动向,争取把他贪污的钱追缴回来,给国家减少损失。姜义一口答应了,在发现大疤和白行长计划越狱时汇报给监狱长,几个部门制定了详细的计划,故意让三人成功出逃,直到白行长取出钱来,才一举收网。
   2012年12月22日,冬至第二天,姜义和阿娇举行了婚礼,检察长和监狱长为两位新人证婚,同时代表政府送来了十万元的奖金。阿妙甜蜜地依偎在姜义身边,感谢那个末日谣言,让姜义放下顾虑,终于接受了自己的感情。

共 523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狡猾的白行长因贪污入狱,不甘失去自由的他又何去何从?他借一个预言鼓动囚室的人脱逃。经过缜密计划,几个人精心设计,成功出逃。张大疤,白行长,姜义逃出,三个人的命运联系于一起。随着他们三人的足迹,三个人为了取出白行长藏匿起的脏款,三个人几经周折,终于成功。可钱到手,几个人却矛盾重重。突然警察从天而降。三个人束手就缚。事件至此掀开重幕,是警察布下局,为了揭穿白行长让姜义从中帮忙,从而一举起获狡猾的白行长脏款。终于完美收官。姜义立功受奖同时也收获爱情。故事告诉人们,再狡猾的狐狸斗不过好猎人,事情总有败露一天,天网恢恢,疏而不露。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00700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枫魂帝星        2018-10-05 22:59:05
  白行长绞尽脑汁逃出监狱,谁知最终还是难逃法网。感谢赐稿菊韵,问好秋祺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2 楼        文友:远近        2018-10-05 23:32:35
  越狱也有套路,警察故意放跑他们为了追回贪污款。小说引人入胜,结尾既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