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晓荷·家国天下】皎湖恋歌(散文)

编辑推荐 【晓荷·家国天下】皎湖恋歌(散文)


作者:毛竹 白丁,35.2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3发表时间:2018-10-12 11:17:46


   一,
   皎湖,是个美丽村庄。我到现在还想不明白50年前学校里凭什么把我分到这么好的地方来,也许是我胆小老实得到照顾,或许是运气吧。皎湖的春天很美,更美的是雨后初晴。那年春天的雨,淅淅沥沥的下了很久。总算天晴了,久违的太阳把天上的云赶得干干净净。暖暖的春天终于来了!地上还是湿漉漉的,欣喜的桃花树舍不得抖掉叶子上的水珠。那些水珠子因了太阳的温暖个个都争着发出耀眼的光芒。桃花已经凋零了,掉在地上,一片一片的不肯退去粉红。小草露出绿绿的嫩芽跟桃花做伴,红绿相间,更添了几分春色。几只鸟儿落在枝头上,用樱桃小嘴梳理着漂亮的羽毛和头冠。也有的蹦来蹦去,交头换颈,唧唧咕咕地打情骂俏。
   那天临到我当值,早早的把水挑了。看看时间还早,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的书桌旁看小说。看了一会儿,被小鸟的叫声吸引到外头,站了一下子,干脆走出院门。太阳照暖了大地,远处一层薄薄的雾气从地面弥漫开来。因为久雨初晴,有些妇女不出工,挤满了池塘岸边忙着洗衣洗被。估计她也可能是其中的一个。果然,她也在洗白色的被单和粉红柳条花的床单。她那苗条的身子时儿站起来时儿蹲下去,站起来把被单抛开,收拢后又蹲下去捶打。动作妖娆而利索。蹲下时还会露出雪白的细腰。让人心生羞涩,我忘乎所以,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美景。忽然,一个女社员叫我:“毛毛,一个人站这儿干吗呢?”“想洗衣服,”“可你空着手!”“看看有没有地方。”我急中生智的说。脸上却飞红起来。付泽芬听到说话声站起来,转身看着我,我赶紧回身走进了屋子。真不好意思。心思都差点被人看破了。
   我坐在书桌前,想着刚才的事,不知道付泽芬是不是看到了我脸红。我为什么要脸红呢?我又没做什么事呢!我只是在后面被她们的美丽吸引了,只因今天的她格外妩媚性感,我多看了一看罢了。这有什么关系呢。我平静了下来,安心的读着《一个非洲庄园的故事》。故事里说的是一个西方人,只身来到贫穷的非洲,而在她的眼里非洲庄园却充满了浪漫。里面描述的爱情故事把我带到了遥远的热带平原上。浮想联翩。
   我正沉浸在书中的情节和人物的命运中,只听轻盈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我转头向房门口望去,付泽芬靓丽的身影跨过门坎向屋后走去。听到她把大木盆放下的声音,又听到从水缸里舀水的声音。她是在用清水荡洗被单。她进进出出了几次,应该是把被单晒了。然而,她却没有停下来。只听啪哒!啪嗒!的声音。她拉起了风箱,烧燃了大灶。煮饭还早呢,再说她也从不会去煮饭的。看样子,她是要洗澡。
   她烧水洗澡,这是常有的事。每次我无事的时候总想去帮她烧水。但每次都没去。一来女的洗澡我们不便参与,二来我站在她身边看她用这么多水,她也许会生歉意。尽管她知道我在房间里看书,但眼不见为净,没有当面也就少了些不自在。因此,虽然心里想帮却是一次都没有帮过她烧洗澡水。
   终于,隔壁房间传来她洗澡的声音。这也是听惯了的,习以为常。我又开始看书,沉浸在书本里。“哎哟!”突然,付泽芬尖叫了一声。我赶紧隔着墙板问她:“做什俚呀!”“滑了一跤”我赶快向她的房间跑去。到了门口我又停了下来。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穿好了衣服。忙问她:“可以进去吗?”“门没有扣!”我推开门见她坐在床沿上,用手摸着左脚腕。“怎搞得!”“崴了脚,打掉了水。”“脚要紧吗?”“没有事。”我看到地上那个大木盆盛了大半盆水,混浊的水面上漂着一层垢花。一只搪瓷脸盆放在旁边,只有一点水。地上却湿了一片。“倒不动喊一声我嘛,我就在房里!”“我晓得。从来没有这样的事,不晓得今天啷个。”“脚到底要不要紧!”我担心的问她。她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站起来走了几步说:“好了!没事。”“我帮你把水倒了吧”我边说边弯腰去端大盆。“别!别!端不出去的,太大太满了。”“来,一起抬!”我和她抬着这个大盆子,小心地抬过房间门,抬过厨房门,再抬过后门,将水倒进门外的水沟里。“哎呀!快快进去!”我闪身进了屋。她拎进来倒了水的大盆竖靠在水缸边的墙壁上。我正要问她为啥命我快进来。她已开口了:“好险!差点被她看见了”“谁看见了”“贤宝她妈,”“有要紧吗?”“你傻啦,你给我倒洗澡水!乡下人看到了不要笑死我们啦!说都说不清了。”这我倒没想过。一会儿,付泽芬关切的问我:“毛毛,挑这么多水累吧?”“不算好累。”“真不累?!”“不累嘛,不信你来挑两担?”“去,我才不呢!”她冲我呲了一下牙,给予我一个灿烂的微笑。转身进房去打理满地的污水了。
   她用去了很多水,我还帮她倒了洗澡水,可她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只是给了我一个笑容,很美的笑容。但这个笑容足够了!男人如果喜欢一个女的,那他会为她做一切的。虽然那时我们都还小,不太懂这么多,但内心深处确是如此。最少我是。而女的呢?应该是最知道好歹的。虽然不肯轻易表白,但她会记在心里的。
   二,
   春天确实很美,特别是乡村。晴天时,阳光明媚,塘边的柳树垂下那长长的细条,每条都长滿了新绿的叶芽。燕子总喜欢在垂柳里打闹穿行。清新的池塘水里也有鱼儿戏耍,在水面上画出一个个圆圈。小狗跑上窜下,追逐小孩子你追我跑。大人们忙着整理农具,要迎来耕种的时节。而在雨天里。细雨绵绵,濛濛如烟,远淡近浓的富有层次的山水风景如同水墨丹青,百看不厌。当然,欣赏美景要有闲情逸致,当我们背朝天脸朝土的在田间劳作,累的半死时,哪有心思管风景。春耕春播和春插,一连串的劳累,差点就要把我们的文艺细胞转化成生理细胞。除了上工,回来就想吃饭睡觉!
   自古以来,农业主产按照二十四个节气来安排。总不会错。“懵里懵懂,清明下种!”“不栽立夏禾!”等等。依着这些老规矩要错也错不了哪里去。可那个人定胜天的年代,领导的话就是规矩!谁也不能反对。结果我们累死累活,男女老少一起上,中学生一律停课春插,为的是要完成程世清省革命委员会主任下达的不栽“五一”禾。好在天公作美,清明以来晴的多雨的少,五一前几天,禾苗晒足了太阳已长大成秧。男人女人,大人小孩,赶赶急急,拼死拼活。最终在五一那天插完了最后一把秧。皮都塌了一层!
   我们和付泽芬也不例外,混在女人堆里,弯腰曲背辛辛苦苦的又接受了一回贫下中农的劳动教育。人瘦了一圈,更显黑了也粗俗了许多!但这只是脸上的景象。骨子里的优雅气质在付泽芬哪儿不见少些。她常常也和女社员她们一样破衣烂衫,然而那优美的身姿却是破衣藏不住的。你看她就是耘禾都能很美。耘禾是相对轻松些的事。不要弯腰。两只赤脚跨在两行秧禾的行间,用脚趾头疏松禾根、清除野草,让它独享雨露阳光。男男女女叉开双腿在田间扭捏而作。为了平衡每人拿一根木棍,杵在水里,摇曳着行来走去。很不美观。但我看到付泽芬耘禾的动作却另有一番风味,这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呢,她确实如此!
   忽然,好好的晴天,怎么就乌云斗暗了,豆大的雨点噼噼啪啪地撒向人群。“快跑!暴风雨来啦!快跑!”好在离村子不远,人们纷纷向村里跑去。付泽芬娇艳的身体一阵风般的跑过去了。但还是被雨淋了个落汤鸡。我也是。“冷吗?”我问。“有点”她答。再没有半句多余的话。
   整个下午电闪雷鸣。我们都设有出工,各自在房间里休息,我很想去她的房间里坐坐,但想想她艳冷艳冷的,终是鼓不起足够的勇气!
   三,
   付泽芬在我们面前不太说话,但在田间地头常听到她的咯咯的笑声。雨过天晴了。几天来总算是把禾耘了一遍,暂时到山坡旱地里作业。劳动中,心中总觉缺了什么!可又想不起来。哦,原来付泽芬这两天都没来!听不到她的笑声,更看不见她的身影。惆怅之情从心中生来。
   算了,这不是我想的事,也许她偷懒休息了。即使有了什么事也是轮不到我管的呢。但她的不在还是影响了我的劳动。心不在焉的,做不好事。我正在想着她时,下放干部老刘扛着锄头来到我身边,边锄地边问我:“毛毛,你注意到了付泽芬没来吗?”。我心中一咯噔,怪了,难道我的心思他会知道?“好像没来。”“什么好像没来,她都两天没出工,也没吃东西,病啦!”听说她病了,我心里有些着急,问老刘:“什么病?”“不知道,你去看看她吧。我家小闵看了她,虽然小付没明说,但意思是只肯要你去照顾她。”“那她是怎样说的呢?”我问老刘。老刘告诉我说:“小闵要今天值日的罗剑民熬些稀饭给她吃。而小付听到后忙说:’不吃不吃,我不饿’。小闵想了想笑着说:‘要么,让毛毛来,怎样。’小付就不做声了。”还有什么说的呢。我忙着回来了,当值的罗剑民不在,我径直走到了她的房间里,她躺在床上,看到我进来了,说:“来啦。”我看着她问:“什么病?哪里不舒服了?蒋医生来过吗?”她看我焦急的样子说:“不要紧的,蒋医生说了是风寒感冒,调养几天就好了。”“你真是,怎么不说一声嘛,我就在你隔壁。”“唉,我哪愿麻烦人呢,我还生怕让你知道呢。要弄的你出不了工了。”“你说别人傻,你才是真傻,我同他们换几天轮值就不成了”说着她已坐了起来,上身只穿了件白衬衫,上面几个扣子都没扣!薄薄的白洋布哪里裹得住她那勃发的青春,雪白的胸脯挺挺的展现在我眼前,慌得我赶快出了门说:“你披好衣服,别再着凉了,我给你烧水。”她门口就是大灶,我卷了一把稻草,用洋火点燃了,加入一些干柴,拉动了风箱,盼着水快快的开起来。在火力的催化下水冒泡了,一下子又上下翻滚起来,水开了!我熄了火用她的碗盛了开水送到床头边,放到一个方凳上。她从枕头下掏出一个小白纸包,取出几片药丸,我赶紧拿了个勺子舀了开水放在嘴边吹了几下递过去。她吃了药又躺下了。看来病还是蛮重的。我拿了她的毛巾,顺手在床底下拿了个脸盆。床底下有两个脸盆,一个白的一个花的,我手上是个白的。她用眼瞄了一眼着急的说:“不是那个,花的!”我明白了她的意思,赶紧换了那个花脸盆,到厨房大锅里打了半盆热水加了点冷的,端到刚才放开水的凳子上。拧干了毛巾送过去,她接着毛巾还是躺在床上擦了擦脸。我拧了几次把水倒了,在大灶里煮起了稀粥。虽然不算很稠但也可以将就一下,盛了一小碗给她。本想喂给她吃却又难为情!她勉强坐了起来捧着碗喝了一些。
   少年时期的身体就是不一样。一受寒就发烧,烧他两天排掉那浓痰也就好了。我照顾了她三天后山坡上又出现了她那美丽的身影。
   四,
   自从她好了以后,我和她亲近了许多。我到她房间里去再也不要鼓勇气了。就像到我自己的房间一样自在方便。晚上,当把一切要做的事情都做了,我最盼着去的地方就是她的房间。虽然不能说每天但一定是差不多每天我会到她床边坐在方凳上,靠着那张小书桌。她呢,每每都会脱了鞋子整个人坐在床上,靠着与我的房间一隔的木板墙壁上。她看着我,我看着她。她闪动着眼晴,变化那迷人的嘴唇,絮絮叨叨的说着心里想说的话。我满心欢喜的听着她那莺歌般的语句。迷醉的心生出一股温热在我的胸口里,那是丝丝电流激荡着我的心窝!
   令我向往的夜晚在夏天暂时中断了。她忙着双抢,我日夜在平里大田中抽水。两三个月的相离並没有让我们生疏。当双抢结束,关闭了平里的抽水机后,我们的幸福之夜又开始了。在那些个夜晚里有时呆的长有时呆的短。每天的相会都有不一样的喜悦,也都有说不尽的话。但也有说累的时候,我用手撑着头静静地看着她,她却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小手,绞动细细的指头,时不时的瞟我一眼。这时我们不需要语言的交流。我的心和她的心感应在一起。有几次她脸上泛出淡淡的红晕,令人着迷的酥胸一起一伏。我被她的素雅动人的模样感动了,有热流在心里头回旋!满胸堂充满了幸福。时间对我们已失去了意义。当!当!当!隔壁的钟声敲了一下又一下,我们都往往没有听见。有一回钟声足足敲了十一下。我说:“哦,这么晚了。”她却说:“不晚!我还数过十二下的呢。”
   五,
   秋天不知不觉的就到了,而且是深秋,山坡脚下的一排枫树已开始抛下那红过了的干枯叶片。红不红,黄不黄的铺满了一地。一阵风刮来,到处飞扬。我的身上却感觉到衣服的单薄。夜晚,坐在她房里感到了一些凉意。付泽芬叫我打开她的大木箱,拿出一件黑色的衣服,没有袖子。展开一看原是一件棉背心!男式的!“毛毛,穿上试试。”我把它穿到身上,觉得很合身。我问:“谁的?”她没回答,却说:“过来,让我看看。”她没有下床,我向她靠过去,她一手拿着一边合拢,说:“正合适。把扣子缝了就可以穿了。”我想,莫不是跟我做的吧?为了确定又问了一句:“跟谁做的?”“你这人呀,真是一个傻瓜,猜猜看,谁的。”我看了一下她那欢喜的表情,说:“我的!”她拖长了声音说:“是……”我兴奋的双手抱住她的双肩,摇了摇。“别逗了,脱下来把扣子订了吧。”在她订扣时我打量了一下背心,内外两层的布都是黑色的,但外面的布有暗花纹,下面的两个摆角裁成了弧形。我问她,角上怎么是圆的。她说这是西式马甲!《复活》书里有这种样式。我第一次知道背心是可以称为马甲的。她很快就把钮扣订好了。她要我靠近她。在她的摆布中我又套上那件背心。她那纤细修长的手指从上到下一个一个把钮扣扣好,拍了拍:“紧吗?”“不紧。”她很满意的笑了。却又把它解下来脱在她手里说:“我也试试。”在我身上刚好的衣裳到她身上竟比她大衣外套还大。一米六几的身材,身体却这么娇小,更显精致可爱!我伸出手替她解开马甲的扣子,一片在内一片在外的卷紧在她身上,足足绕了一圈半还多!“真看不出,你又不胖竟比我大这么多!”她说。忽然,我的手无意中碰到了她的胸脯,真是无意中!虽然有厚厚的棉背心也沒有隔掉那柔软的销魂的感觉,一股强烈的电流传遍了我全身!我情不自禁地双手抱住她的两肩,脑子里一片空白,浑身发热。她呢?她的身体也向我靠来,美丽的眼皮垂下了一些,睫毛上下微微跳动,眼睛迷乱的看着我,发出了我的心能感到的渴望的光。我的身体期待着她,欲把她整个的揉进胸膛!她的脸渐渐地变红,红透了的嘴唇半开着离我越来越近!啊!我就要亲到她了。她仰起头,两旁的香腮近在眼前!刹那间!我的嘴就要亲上她的唇,我的胸就快压着她的胸。可她却闭上了眼睛,关掉了心灵之窗。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串字“不!不可以!我们还太小!不能欺负她!”我一下子冷静下来,双手轻轻的放下她。我退缩了,她也退缩了,她怔怔的看着我,一脸的羞涩。我也呆呆的看着她。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过了很久。她开了口,“回去吧,回去睡觉吧。”我恋恋不舍的出了她的房间,来到我的床上睡觉了。

共 733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篇散文是作者的知青岁月系列文章之一,生动的叙述,深情的文字,回忆自己当知青时在皎湖村的岁月里一段难忘的恋情,感人至深的文字。那是“我”在皎湖村的知青岁月,在接受了贫下中农的劳动教育的时候,与同是知青的女孩付泽芬产生了纯真的恋情。文中详细地叙述了两人生活中的互相关心,特别是付泽芬生病的时候“我”的挂念,还有付泽芬为“我”做衣服的细节,再现了这是两个年轻人的初恋,单纯而淳朴。最后,由于“我”提前招工回城,“我”和付泽芬就这样分开了,也许以后就难以相见了,我的心在滴血,撕心裂肺的痛。优美的散文,感人的文字,感谢发文分享,推荐阅读共赏!【编辑:秋觅】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秋觅        2018-10-12 11:18:55
  作者的知青岁月系列文章之一,生动的叙述,深情的文字,回忆自己当知青时在皎湖村的岁月里一段难忘的恋情,感人至深的文字。感谢赐稿支持,欣赏佳作,期待更多精彩!
秋觅
回复1 楼        文友:毛竹        2018-10-12 14:01:56
  谢谢老师点评与鼓励。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