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生命是一场徒步旅行(散文)

精品 【流年】生命是一场徒步旅行(散文)


作者:心持若水 童生,533.6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94发表时间:2018-10-12 15:11:29


   现在的你我,钢筋水泥中裹着,生活久了,若能放下心中所有羁绊,走出去,不必太远。只要能触摸自然,未尝不是件愉悦的事。
   细数一年来,身体和灵魂没有一个在路上,更不说诗与远方。于是,期盼在心里慢慢滋生,山林、沟壑、田野、溪水、……
   恰逢这个假期,收到石头老弟相约,家乡知音公益团队策划,魏总组织的探寻“祈雨”古道徒步活动六号出发。心下忽地有些窃喜,先前武乡户外曾经去过,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参加,这倒弥补了徒步生涯里的小缺憾。转念一想,心生些许迟疑,不知道参加活动的朋友来自何方,是否认识,我的出现会不会给大家带来不便?所有的困惑完全抵不住徒步乐趣的诱惑。从石头口中得知有熟知的朋友,而且已安排了小友开车同行,心下顿时踏实了许多。
   徒步的装备相对省心,登山包里水壶,地垫,手杖,手套,饭盒等一应俱全。冲锋衣悬挂在那里好久未动,还有冷落了的鞋子。每次徒步的午饭既然离不开饼子,对武乡人而言,这比面包饼干汉堡好吃的多。因为不做饭,食物便零食化了。
   深秋的黎明,迷雾蒙蒙,小县城像襁褓中的婴儿一样,还在酣睡。我和两位小友已经穿过黎明前的黑暗,驱车向关牛角驶去。从太原回来的朋友已经在前一晚住在砖壁村,我们必须赶在约定时间与他们汇合。
   一路上,有零星的车子交错,路边的村庄已经闪烁着忽明忽暗的灯光,微弱,却是给这个秋天的黎明添了几分暖意。江波的车子开的老快,一不小心,就刷地驶出老远。回想着他的话:咱必须在约定时间赶到,不能让大部队等,所以没敢吱声,只是死死地盯着前方,心跳还是不由得加快。
   到了砖壁才六点多,已有徒友在农家大门口张望,小米稀饭早已盛好,不热不冷,农家的饭就是香甜,张超分分钟就消灭了三个煎饼。
   扫视一圈,好多是熟面孔。石头,王刚、志伟既不必说。暴总、老李那是监漳老乡,老魏曾有一顿饭之缘。两位美女、老王,老安初识。很庆幸见到了《板山赋赏析》作品的作者竹影清风老师,清瘦得像南方人,人与他的文一样利落。这完全出乎我的想象,这与他的故乡韩北大山完全背离,至少该粗狂一点,或是不要那么白净。
   离开老乡家,直奔关牛角,长治来的两位资深驴友已在等候,大家都不认识。但完全不影响武乡人的热情。出发时,听暴总说有个叫志睿的朋友未到,这下急坏了领队老魏。大家纷纷打电话,一听还有老远才能赶来,老魏发话:让他返回去,不用来了。既然是玩笑,他们才舍不得拉下他。要是换了我,说不定真被丢了。
   向导申大哥,65岁了,精神矍铄,一脸慈祥。或是看到我们部队的参差不齐,或是看到了两位外地美女,多少有点失望:你们有一半人走一半的路就得返回。
   因为不知这次活动的强度,无法预知自己是否能顺利完成,只是悄悄地跟着大伙儿,沿着田间小路,向目标进发。
   蜿蜒在崎岖的小路上,感受着四里沟阴深深的气息,深一脚浅一脚,不知何时双脚早已被打湿。沿沟的醋溜(沙棘)黄的、红的密密麻麻,一簇一簇拥挤在带刺的枝条上,口水早已泛滥,已是顾不了女人该有的矜持,嘴巴对着枝头的醋溜,贪婪地吸取大自然赋予的营养。折了一枝,赶忙追赶大部队。
   两侧的山坡上偶有红叶露头,却有独领风骚的几分韵味。走出四里沟,眼前一下亮堂起来。
   爬上小岭山,开始有点喘气。当然比起小安来说,简直算不了啥,他可是早就在拉风箱。申大哥看看我,又回头看了看小安,笑笑:爬山讲究技巧,山高出慢汉。我开始第一次和他攀谈,得知,我们脚下的路,曾经是武乡通往黎城的官道,也是商业通道,周围百姓的祈雨古道。包括四里沟以东南都是农耕地,后来都成荒沟。自然有情也无情,随着时代变迁,老祖宗的丢失的东西何止这些。
   小岭山的半山腰,回望,掉队的朋友还未赶来。路上已多出岔路,路标是唯一给予他不偏离的希望。标识物却是毫无准备,这一点有些遗憾。忽然想到装地垫的红袋子,索性拿出来,石头高兴得像是沙漠中发现水源般激动,王刚一改平日的沉闷,露出了难得的笑。一个红袋子,分分钟被撕成布条,系在路边的枝条上。这下,大家才心安,迈开步子赶路。
   脚下的乱石路扭曲着向山顶延伸,黄色的花草挤出石缝,倔强地生长,歪斜着身子,迎着初升的朝阳。对面的山开始渐渐凸现她的妩媚,满山红叶相间在翠绿的松柏之间,分不清谁是谁的景。与我同行的两位小友,也是这次年龄最小的,却也满头大汗,不停地喘着粗气。的确该喘气,小二百斤的身躯本身就是负荷。
   终于爬上了梨树煙。这时雾气已经散去,天高云淡,阳光正好,顿觉神清气爽。跳入眼里的远山,山顶温柔的波浪弧形与蔚蓝的天际甚是分明,仿佛穿上了华丽的盛装,色彩斑斓,红的、绿的、黄的……颜色深浅交织相融。在阳光的折射下显得更加透亮妖娆。大伙儿被眼前的美景刺激到兴奋,激动,欢呼呐喊,跳跃……我干脆卸下装备,张开双臂,闭住双目,让嘴巴成“O”型,使气道最大程度的顺畅,一呼一吸间,采日月之精华,吐自然之灵气。
   几位驴友激动之余,爬去靠东的方向,大概是远望到了赶来的好友,开始七嘴八舌,话里话外透着开心。
   老安早已激动得不成样子,挂着他的相机,在山坡上上窜下跳,时而站立,时而半蹲,时而单膝跪地,或人或景,都被他捕捉定格。女女们既然不会错过臭美的机会,咔嚓咔嚓不停,不知是哪位徒友,看见我们霸着老安,打趣到:“老安,还有没有胶卷。”老安完全顾不上寻声回应,只是随口喊了声:“多呢,尽情拍。”摄影人仿佛都是如此,好的作品才是他们生命里最主要的元素。
   申大哥坐在石头上,笑嘻嘻的。随手摸出一根烟,正如他的话:“爬上梨树煙,歇歇吃锅烟。”这是他一生穿梭在这一带留下的习惯。或是想到了啥,只是闻了闻,又放回兜里。看见我们乐此不彼,不疾不徐说道:前面的景色更好。简单的留了影,志睿也正好赶来。
   崎岖的山路,像蚯蚓,扭捏着。杂草,矮小带刺的干枝桠,安静地蹲在那里,伺机而动,冷不防就刺向你。石头大概穿少了,一路上叫唤着疼。其实野外徒步,这样的路堪称高速路,用点心,没有啥危险。
   走过一程,站一高处极目远眺。远处蓝色迷雾一片,近处一山连着一山,根相连体相依,山山相依偎,若一长龙向着焦爷庙的方向走动。此刻,我的内心已经思潮翻滚,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深深折服。也再次领悟到“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深刻内涵。
   收回思绪,问申大哥:还有多远?
   “不远了,下去,沿沟走,爬过枪杆背,就到顶山了。”
   下山的路开始变得艰难,可以说不是路,山上不知名的植物开始多了起来,丝丝络络扭打着,前后距离只能拉大,不然只能被枝条啪啪打脸。小安又在叫唤:多会儿就有路了。大家轰然一笑,开始打趣:“脚下就是路。”“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
   我们走走停停,小安挪着他臃肿的身体,碎着步子,老李自告奋勇呵护着。终是有一处,断石,不高,却是不好下去,前面的老王传来诀窍:坐下,一出溜就好。照他说的,坐下,还真是一出溜正好落脚。
   下到谷底,阴凉阴凉。仿佛进入原始森林,古树参天,遮天蔽日,完全望不到左右的山,四周再无花草红叶,完全被葱茏的绿色包围。小憩片刻,继续向东。脚下有了路,松软松软,边上苔藓遍地,头顶藤条缠绕。看似有路,甚时难走。低头,弯腰,屈膝,往往连滚带爬才能挪动一小步。汗水开始止不住的外渗,肚子在不停叫唤。即便这样,也不敢做太多休息,咕咚咕咚喝俩口水,闷着头继续赶路。
   老安好像脚下有风,身影矫健,早已不见踪影,殊不知,他早已守在茂密的拐弯处,守株待兔。大家一露头,咔咔咔,你、我、她、他一个不少,都被记录在案。
   汗流浃背,饥肠辘辘。总算爬出枪杆背到达顶山。眼前空旷一片萧条的枯草地,友友们们摔了背包,一个个东倒西歪躺在那里。张超实是让人感觉意外,包里掏出俩石块,形状着实不错。小安依然最后一个,一屁股坐那里,嘴里叨叨着:气都不想出了。出气这事儿大概老李也没法帮忙。大家只能以小安为中心留下了此次徒步人员最全的一张照片。
   午饭就地解决,武乡饼子正式提上议程。长治的美女大概是听醉了,一提武乡饼子就笑个不停。的确,武乡饼子是我们徒步食物的“代言人”。唯一带着锅灶的是途牛,他宠辱不惊地一件一件摆弄着,点燃煤气炉,开水,煮面,香喷喷的康师傅出锅,顺手拿出袖珍小瓶,加了醋。石头大概没见过,问道:这是啥?途牛的回答让人捧腹大笑,他说是脚喷净,我顿时笑的岔了气,你别说,小样还真像。
   吃着,喝着,乐着……
   大家不约而同把申大哥围在中间,有关焦爷庙一带的故事,绘声绘色地钻进大家的耳朵里。我干脆躺在外围,闭住眼,听着申大哥故事入眠,幸福也不过如此,在家躺会儿,还有人给你讲故事吗?
   太阳开始偏移,到焦爷庙还有最后一公里的路程。一路悬崖峭壁,怪石嶙峋。沿着小道,小心翼翼挪至石香炉。眼前的景致更加广阔,完全看到了山顶的模样,真是“一览众山小,山高我为峰”。巍巍太行绵延千里,这只是冰山一角。
   申大哥手指南边说:山那边是黎城。心忽地亮了下,对,黎城的山的确美,但黎城所有的美景只能站在武乡的山顶才能一览无遗。的确是站在武乡看黎城,景色越看越宜人。
   悬空而建的焦爷庙,三间正房,东西厢房,孤独地处在顶山的半山腰,院子里杂草丛生。看不出有多盛名,只是他悠久的历史和厚重的文化足以闻名遐迩。回望焦爷庙,摇摇欲坠,尽是悲凉。好在群山环绕,枚不胜举,让人无暇顾及焦爷庙的一地沧桑。
   返程的路,走了防火通道,宽阔到人员分散,三三俩俩结伴而行。没多久就把好多徒友远远地甩在身后。暴总却是以惊人的速度进行了最后的冲刺,一会儿看不见人影。同行的两位美女也毫不逊色,她们以实际行动告诉世人,拼耐力,女人最棒!
   路径黄纪垴,从便道下去称钩角,过了刀把咀。当我们沿沟越岭返回关牛角时已是下午五点半。山间穿行,感受路边的奇花异草,没有芳香,却点缀了整个山脉,夕阳西下,落日余晖,太阳以她最后的力量抚摸着大地。
   回望我们一路走过的路,歪歪斜斜,有宽阔平坦,有崎岖山路,有汗水,有艰险,有苦有乐,更少不了退缩。这或许,才是我们真正的人生。

共 394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生命是一场徒步旅行》是作者行走太行祁雨古道之后的感悟。文章依照脚步丈量的土地为序,书写了所遇所见的美景真情。出发前的忐忑,临行时的质疑,行走路上的山高出慢汉,一出溜就好,脚下都是路的领悟,以及走出大山时的欣喜和感慨,如一次生命旅程般精彩。不走入,不知山中有山,不走出,怎知山中有路。一路上的野果滋润喉咙,聚餐彼此支撑,是一种生活态度的回归,大家领路牵头,伙伴呵护鼓励,是人与人之间的有爱相携。作者的文字,若温暖的手,牵着读者相伴而行,若清爽的风,抚平那一缕尘世的繁杂。佳作,流年推荐赏阅!【编辑:平淡是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013001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8-10-12 15:12:32
  编辑文章,就像跟着姐姐走过一样,有机会,也喜欢参与这样的行走,在锻炼中,成长。
回复1 楼        文友:心持若水        2018-10-12 15:44:08
  谢谢真真辛苦编辑和一路不离不弃的指导,感恩感动
2 楼        文友:劳英        2018-10-14 04:40:05
  相约出游是一件很开心的事。不论途中遇到了多少辛苦,都是非常愉快的事。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大家都相约出游吧!
相信自己的努力
回复2 楼        文友:心持若水        2018-10-14 06:41:37
  非常感谢文友鼓励,有机会一同郊游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