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冰心草堂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冰心】我人生中的那些念头(散文)

编辑推荐 【冰心】我人生中的那些念头(散文)


作者:策马南山 秀才,1470.6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57发表时间:2018-10-16 14:51:48
摘要:这就是希望的魅力——希望是人类的精神灯塔。最早是物质的颜如玉、黄金屋,后来是精神的。不要被所谓的理想所累,只要有真实的生活就好。

【冰心】我人生中的那些念头(散文)
   一
   儿时的我最实际的想法,就是长大了一定要挣很多钱,这样全家人就能过上好日子;夜里,经常梦到捡了一麻袋钱。后来懂点事了,还想有个女人,这样心烦了就有个倾诉的对象,但很少梦到美人与我交往;因此,很羡慕聊斋里的书生,有善良的狐狸和女鬼相伴。现在想起来,金钱和美女,这两件事就是我人生理想的基础。
   十几岁的时候知道了理想实现的方法,就是读书,因为古人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古人说得确实好,我一生几乎就在实现理想的边缘徘徊,但总没有实现,就差一点点,总是失之交臂。现在我明白了,这就是希望的魅力——希望是人类的精神灯塔。
   从潘多拉的盒子里释放的希望之光,照亮了人类的思想征途,是人类最早的精神觉醒,这种觉醒是人文主义取代神文主义的伟大自信,同时也是人类对艰难历程的心理准备——光荣与梦想在这个星球上扎下了根。
   当我用最诚挚的心,怀揣着人生理想读书的时候,光荣与梦想就和金钱、美女交织在一起,难解难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此消彼长,绵延无期地深沉困惑,渗入我的皮肤、血液、骨髓,我无法将它们分开,至今如此。
   记得我行走在挣钱的路上,迎面只要看到一个漂亮女人就激动和冲动,要不是有法律的约束,我会忘记挣钱的必要而强行与之交欢,就像一只勇猛的雄性豹子;此时我心中的道德就是占有,甚至是施舍——我占有你就是对你好——就是施舍。梦中的我却是谦谦君子,见到女性总是礼让三尺;虚已者是进德之基,我懂。一旦挣到第一桶金,在饱腹的情况下,最先想到的还是女人,欲望是人类前进的动力。我记得书里有这样一段话:男人的天堂在英雄的马背上,在女人的胸膛上,在事业的征途中……因为这就是光荣与梦想的具体实现,历史上许多伟大的哲人都在用毕生的精力来续写——梦的解析、梦的呓语。
   后来我从书中读到了另外一种文字——知识和文化只是一块敲门砖;书上写得明明白白,学好文武艺后莫要慌,货卖帝王家就能化腐朽为神奇,身价百倍,光耀祖先。但要与帝王家结缘,历史上的平民子弟何其难!科举制度给平民书生提供了出人头地的机会。“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就是这时书生们的梦想,但这种梦想必须建立在依附的关系上,否则将一事无成。
  
   二
   自商以降,失势的权贵们不想下地耕田务农养家,就长途贩卖物资从中渔利,商人和商品就诞生了。商人虽然挣钱多,但他们的社会地位低,在社会关系中是这样排位的——士农工学商;也有这样排位的——仕农工学商,道理很简单:战争时期“士”在前,盛世状态下“仕”优先,商人永远排在最后,“钱”在精神理念的层面上还是躲在暗处,不登大雅之堂。商人们用人脉关系游走于四个阶层中间,提供生活和生产服务,挣点劳务费和差价,“无奸不商”就成了经商者的面具。但如果政府不认可某种交易行为,商品交换就无法实行,所以历史上成功的商人就必须与官家合作,或成为红顶商人。
   因此,梦想中的“颜如玉”和“黄金屋”都不是靠读书就能实现的,而是要依附于皇家贵戚才能实现;有钱能使鬼推磨,有权则能让磨推鬼。而这最初的社会形态就是“拼爹”——拼亲爹或拼干爹,没有这层关系,读书致死也一事无成,弄好了也就是另一个“范进中举”,疯癫后必须依附,否则将被逆淘汰。人类从父系社会起就要拼爹,就要用各种人际圈子和团伙来组成部落集团,以此来达到终极者至高无上的理想天堂——权力、金钱、美女,是所有欲望的集中体现,无比的灿烂辉煌。对于我来说,最为伤心的是我的执拗,把这三件大事从来没一块儿去理解,结果就失去了重新再来的机会;不是晚了,是太晚了,无法破釜沉舟,绝地逆转,除非天降玄鸟。
   知识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很难惬意张扬,只能让知味者细心品读。但能细心品读的人在哪里呢?个中滋味,唯有自知。红袖添香夜读书的意境很让人畅想,但这只是一种书生梦,断断续续,残梦不觉……在一次晚餐时,上初中的女儿说了一句话: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不想那些大理想,有饭吃,有衣穿,快快乐乐地生活就好。我的孩子居然教育了我,她知道自己不能和别人一样能拼爹,她也明白“百无一用是书生”,对我这个父亲有了真切的基本认识,她知道未来的路要靠自己走,天不会降玄鸟。孩子的话让我再次梦醒——难道她是神遣来的精灵,不断敲打我的灵魂——让我夜夜自省,梦游太虚。
   年轻时读书,想用“均天下”的思想改造世界。记得十三岁时读西汉演义,曾被张良桥下拾履,陈胜、吴广揭竿抗秦,刘邦斩白蛇起义,陈平分肉抒怀,项羽力拔山河气盖世,韩信用兵多多益善,而动容;还有遥想烟尘中的十面埋伏,垓下之战,霸王别姬的伤情悲戗,泪满襟;苏武牧羊,李陵痛殇,李广射虎,卫青、霍去病征北;旷世悲情的虞姬,陪伴苏武在大漠的匈奴女子,汉武帝一见钟情的“好一个卫子夫”,赵飞燕姊妹……这些英雄和美人的故事,是光荣与梦想的历史,更是启蒙我人生的心灵钥匙。西汉是一个迷人的时代,迷倒了世代枭雄。多年后,我从武侠小说中找到了这个梦——成年男人们的童话梦。书中的大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既能侍君安邦,又能除暴安民,更有数位美女相伴。看得过瘾。
  
   三
   读外国人写的书有许多感触,比如《一千零一夜》、《神曲》、《荷马史诗》等等,英雄和美人是那样让人泪眼朦胧,就像是读西汉的故事。在人类历史中,女人不仅是倾诉的对象,还是欲望的源泉,更是荣耀的展示。金钱和权力是欲望的资本,女人是资本的目标,而国家是英雄们收拢这一切的围墙。此时的女人都是最美好的,即使因她而挑起战争,也是男人们的过,女人永远是女神。女神不仅成为男人们灵魂的寄托,还是各部落的保护神,在战争中女神们各支持一方,还能扭转战局,改写历史。书中描述的女神形象是丰腴美丽健康的,还长了翅膀,是能飞的那种——既亲切,又陌生,还遥远……
   此时的女人就成了两种极端的化身,倾城倾国貌就可能媚君祸国,沦为妖精;而集美貌智慧于一身的女子也可能降福驱魔,成为女神。温柔之乡最容易让人沉迷堕落,抛开所有的一切因素,女人首当其冲就成了背黑锅的祸水。英雄永远是英雄,即使是悲情英雄,而女人此时就成了英雄的点缀,或是悲情英雄的注脚,甚至是妖精。好男人为了理想大业应该是不近女色,贪图女色的男人没出息,成了一种教化,成了有志者的精神座右铭,以此来刻骨铭心,写入正史,让后人警醒。古代将军在被敌军围城断粮时,杀了爱妾烹煮,再分与将士充饥,以此励志突围反击取胜,就被后人颂为英雄,至今还传唱不衰。女人们世代荣哀俱在,或在天堂,或在地狱。若不能与之在天堂相守,那就在地狱中与之肆意沉沦;身陷地狱的男人,在最后一刻想到的就是摧毁女人的天堂,让其为己陪葬!
   这种观念在未来的日子里,在东西方文化中逐步发生了一些变化,尤其是在“黑死病”猖獗的时期,欧洲的骑士精神让女性有了更多的呵护,所以外国文学中有很多的女神,各司其职,充当了人类的理想人格化身,虽然她们也有缺点,但离人间更近,也更亲切,更像朋友。而我们更多的是对女性的限制和摧残,所有的灾难都会让女人来领罪,所有的痛苦都让女人来承受,男人只是被魅惑的英雄。即使有少数女神出现,也是以母亲的角色出现,没有一丁点缺点,主要是祈愿、保平安、驱邪,这样就离人间较远,只能伏地祈拜,比如妈祖。因此,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对女性的尊重还不够。具体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乘车让座,中国的男人们没有一点“骑士精神”,当然女性也缺乏恰当的优雅,这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生活中的女人,是多重性的,有女神的感觉,有普通女人的俗气;也能是倾诉对象,也能制造麻烦,理想的生活太难。现在那些达官贵人身边的女人和背后的N个女人,或许只是女人,没有神性,甚至缺乏人性,只是物欲的化身。人常说:成功的男人背后有一个女人。事实上,成功的男人背后不仅有一个女人,还有另外一个女人,或者说是还有一个神秘女人。女人是具有神性的迷。自古以来,金钱一直是和罪恶联系在一起,很难找到一种既挣钱,又没有负罪感的方式。而女人则充当了这其中闪瞎眼的亮点,现今不是有女子“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泣,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的真言吗?对一些人来说,只要有金钱,管它洪水滔天。这滔天的洪水就来自人们心中的理想——金钱和美女,而获得这一切就必须要王权,哪怕只是管理厕所的逐臭王,也能设卡索要,成就王业。
  
   四
   理想有时会害死人,就像是但丁,为了心中的女神,要去地狱里转一圈,但他也看到了天堂。当年斯巴达三百勇士也是为了荣誉,为了家乡的女人孩子,他们跨入了地狱之门,而书写了光荣与梦想。中国历史上的英雄似乎也悲情角色多一些,在风萧萧,易水寒的年月里,唱着满江红,马革裹尸不惧死,风卷红旗冻不翻;或是壮志一去不复返,在秋风秋雨里祈盼——在埋葬自己的黄土堆旁,也会长出爱情的花儿。理想中的光荣与梦想,是用生命来书写,光照青史,万古流芳。我读此煌煌历史大书,看到了更为荣光的颜如玉,黄金屋——那是人类最后的希望。
   年轻时也被所谓的理想所累,追求浅薄的颜如玉,黄金屋,误了许多人生乐趣,回想起来,难以自容,泪湿青衫……为了心中的虚梦,我曾尽情地奔簸在书中划定的狭路上,误了青春误子孙,直到实年三十有二才择偶为婚。因此,单位有人就对我说,结婚晚就得子晚,得子晚不仅耽误了孙子、重孙、玄孙,还耽误了许多正经事……古人讲究要对子女尽心尽责,扶上马再送一程,到时候你老了怎么能送一程?他说得似乎有道理,但多年过去了,我只见他的头发永远是直立地交叉乱长,就像是村里面说得那种“倔巴头”,也不见他有太多的神奇变化。他为孩子能上个好学校,为了孩子学习成绩能前二十名,为了孩子能考上大学……白了头,碎了心,现在又为儿子找对象、买房子发愁。他得子是早,但要扶上马再送一程,这一程一程又一程,送得分外苦哇……
   其实人生都一样,这里得到,那里失去;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得其必然,顺其自然,就是本真。人的一生就是“失之东隅,得之桑榆”。谁也不要笑话谁,谁也不用羡慕谁。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这是天理。
   人类的理想归根到底是要找回自身的魂灵。因为自人呱呱坠地起,人类就一脚踏在地狱里,一脚迈进了天堂;人的纯净魂魄就被撕扯到两边,一半像天使,一半像魔鬼。为了自身的短浅利益或为了大众深远的福祉,不同的人选择了不同的精神思考,或更像天使,或更像魔鬼,这一点在金钱的诱惑下更为突出——为了一块铜板就能把所有的灵魂出卖给魔鬼。因此,在人间,金钱的力量比美女的诱惑更为诡异。至今,人类对金钱的理解还停留在告诫的层面——要和金钱保持一定的距离。
   这许多告诫在金钱强大的引力面前是空洞的,虚无的,脆弱的……
   关于金钱我只说这么多。
  
   五
   初冬的早晨,窗外还下着零星小雨,奇冷。忽然听到一些声音,拉开窗帘一看,是几个民工在冒雨干活,和灰、拉砖、砌墙,这样的小雨如在屋里坐着休息读书,他们不敢。他们要挣钱、养家、养女人和孩子,他们的身影在我读过的书中出现过,从古至今,形影相绰。这就是人生这本大书里寥寥众生的“颜如玉、黄金屋”奋斗之身影。
   昨晚做了一个梦,年轻的我站在小屋前的马路牙子边发呆,神情迷糊。此时,从远处走来了一个妙龄女子,袭一身白色的短衣裙,轻轻地朝我走来。我抬起左手示意她跟我走,一直走进了我的小屋里。没有过多的言语,没有金钱,没有女皇,也没有女神,互望一眼,便知心知意……
   梦是被惊醒的,但一种真实的愉悦残留,将我人生后半期的时光照亮;生命的另一种开始,不是冷寂凄美的,欲望仍在心头,生命的火花依然迸放,光荣与梦想同在!即使什么欲望都消失了,有梦就好。
   梦中自有颜如玉,梦中自有黄金屋……
  

共 461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作者从儿时的最实在想法写起,说到最初的梦想和实现梦想的途径,以及在实现梦想的旅途中逐步认识到现实与虚拟梦想的区别,告诉读者人既要有梦想,更要努力去实现,适时去畅想;人生是思想与行动的接力赛,相辅相成;人生因为有梦想,并努力去实现而幸福。作者纵观人类发展历史,结合个人心灵成长体验,认为构筑梦想中的颜如玉、黄金屋是人类的理想;对颜如玉与黄金屋的内涵有了更深刻的认知,由物欲满足到精神追求,认为理想的人生境界是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人与环境之间,没有过多的言语,没有金钱,没有女皇,也没有女神,互望一眼,便知心知意。无论怎样,有梦就好。本文从个人逐梦的心路历程联想到人类的寻梦之旅,引领读者感知梦想的丰富内涵,给人启迪。感谢精彩创作,佳作推荐共赏。【编辑:心灵飞鸿】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心灵飞鸿        2018-10-16 14:58:16
  最初的梦想确实是向前行走的内在驱动力,在文字里似乎找到了自己最初的梦想的影子,也发现了在圆梦中走着走着,渐渐地清晰了起初模糊的梦想,甚至走向了另外的方向,直至又有了新的衡量是非的标准,又有了新的梦想。正如作者所言:有梦就好!感谢辛勤创作,遥祝秋安!
勿忘本真
回复1 楼        文友:策马南山        2018-10-16 18:18:03
  感谢飞鸿社长的热情帮助和鼓励,我想说的话你都说了,让我觉得很开心很快乐,谢谢你!
2 楼        文友:冰凝暗香        2018-10-16 17:31:15
  梦想予我们这些平民来说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否则,如何度过那些看不到太阳的漫漫长夜?
回复2 楼        文友:策马南山        2018-10-16 18:25:35
  穷人喜欢夏天,富人喜欢冬天,这是我听过的最真实的话。但冬季夜长昼短适合穷人做梦,所以我近期梦比较多,很好!因为好梦让人高兴,坏梦醒来就没事了,如此这般就是愉悦的享受。谢谢朋友来访鼓励,问好朋友了!
3 楼        文友:苏小鱼        2018-10-16 20:08:30
  希望是一道光,时刻照亮余生!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人生其实就在得失之间! 拜读佳作,问候山哥!
4 楼        文友:策马南山        2018-10-16 20:51:55
   今天是个好日子,又看到小鱼儿,你将一道亮光射进我的梦里,照亮了我的梦想,你真像是天使,会飞!问好朋友了!
人生如梦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