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冰心草堂 >> 短篇 >> 传奇小说 >> 【冰心】地界纠纷(小说)

精品 【冰心】地界纠纷(小说)


作者:宁星 布衣,102.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10发表时间:2018-11-07 13:28:42


   浙南山区的一个小山村,立冬刚过不久的一个上午,天气阴森森的,寒风卷着一枚枚落叶四处飘荡,路上的行人因寒风刺骨变得有些缩头缩手,已经感觉得到寒冬的来临。
   寂静的山村传来老妇人的嚎啕大哭声和骂声:“你这个短命死!天杀的!没事寻事的!你有本事把那么多荒地都种了?!”
   一位80多岁的老汉“扑通”一声跪在大儿子的遗像跟前,老泪纵横……
   他叫葛木守,10几岁在做地主的长工时就开始种田,历经旧社会的困苦生活和58年大跃进期间的极度饥荒岁月,是一个地地道道一辈子种田的农民。所以,他与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甚至视土地为命根子。他经常对人说:大跃进那会儿,在几张桌面大的田头地角开荒,种的番薯和南瓜就救了一家人的命啊。“有土地就有粮食就有饭吃嘛”,成为他的口头禅。还是生产队时,有一次,南弄有一小块自留地被洪水冲毁,成为乱石滩。但他并不放弃它,起早摸黑,挑石块砌围垦、地坎;从远处挑来泥土平填土地,白天要到生产劳动,他是用了3个多月早晚的时间来完成这一小块自留地的“重生”。因此他是一个对土地有着特别钟爱和珍惜之情的老农民。
   上世纪70年代末,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精神,即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包产到户),像春风吹到了这个小山村,于是生产队轰轰烈烈地开展分田地分山林的工作。但是由于时间仓促,对于分后的土地、山林等分界线只有做简单的记号,比如两头尾埋两块石头或以垄沟为记号;比如山顶山脚埋两块石头或山顶山脚两头尾挖一条沟,甚至以几颗树木等为记号。之后村里一直没有对分界线进行维护和界定。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就会发生农户之间的地界纠纷,但唯独葛木守与人发生地界纠纷最多,从那时起到如今先后发生大小纠纷达20多次。村民们在背后戳他的脊梁骨:“葛木守争地界真是天诛的扭捏!锄头柄长得很(跨占他人地界)!”“与他做地界前生倒了八辈子霉晦气!”
   葛木守每当自己的地界流失一寸一厘就会憋气,就好像失去做人的尊严,但他有个原则:不会更多地去占有他人的地界,只要自己的地界没有少,略跨占他人地界的一点点,就感到身轻气爽,具有胜利感。所以,在地界纠纷方面,谦让、公道与葛木守始终粘不上边。再加上依仗着子女多,4儿3女,有的在政府部门当官,有的当老板,因而使他有恃无恐。葛木守就像小说《欧也妮·葛朗台》里的守财奴、吝啬鬼葛朗台,而他就是争地界的吝啬鬼。
   1990年夏天,阳坡凹里有农户葛木守、奚平儿的责任田,一条水渠经过葛木守责任田的地坎壁,原本生产队时这条水渠就灌溉这两片的农田。干旱了,葛木守把水渠堵截了,把水全部引到自己的田里,一点儿没分流给奚平儿的稻田。奚平儿眼看稻田干裂,就把水渠堵截位置的泥土扒开分流部分水给自己的稻田。
   那时的葛木守才50多岁,身材矮墩、结实,由于长年肩挑劳动,背微弓,睫毛浓密、前坠,仿佛要挡住远视的目光。葛木守又把水渠缺口堵上,未了,还用锄头砘了几下,响声回荡山谷,骂道:“水渠经过我的田地,水就要先满足我的责任田,多余的再给你!”奚平儿气呼呼地跑过去,狠狠地把堵截的泥土和石块又扒开,骂道:“你蛮不讲道理,这水应该平分!”谩骂发展到肢体冲突,然后战火扩大至双方的子女。双方的三儿子时不时发生打斗,葛木守的三儿子多次被奚平儿的三儿子打伤,双方长达一年多时间的互打,或葛木守的子女们为寻求解决而奔波于公安、法院。最后,葛木守的三儿子被打成轻伤,奚平儿的三儿子被法院判刑,这纠纷才平息了。
   但葛木守并没有改掉这种思想行为,子女们也没有从中吸取教训。
   1995年的冬天,葛木守又为西坑弄的山林地界与老支书产生纠纷。分山林时,山顶以一棵松树、山脚以挖沟为分界线,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山脚那浅沟的确早已模糊了,但是葛木守认定离实际分界线1米左右在老支书那边山林的一条被山水冲成的小沟为分界线。葛木守一次次叫老支书爬到山岗看地界,他说:“你看,这样按我说的小沟分界线看是直的!是对的嘛!”老支书被他搞得很累,愤懑独自离去,对村里人说:“葛木守,这个天诛的扭捏,没法与他说理的!”叹了一口气,“唉,算了吧,反正那些是荒秃山。”
   不过,葛木守争地界也不会事事都如他所愿。
   那是1996年的秋天,葛木守又与田寡妇争地界。那天早晨,葛木守往田寡妇的土地上扒泥土,说:“分界线向我这边偏过来了!”田寡妇见状一下子就跳起来,哭喊道:“葛木守皇天!你占死人坑吧!皇天啊!”噼啪的手巴掌声,尖叫的声音,几乎响彻全村。葛木守愣住了,把持锄头的手僵持在那里,嘴巴张一张,想说又说不出来,只是最后挤出一句:“你这个田寡妇,你这个赖泼妇!”溜回家去了。而田寡妇追到他的家里,坐在门槛上哭着叫皇天。此时葛木守的妻子出来一边相劝,一边骂葛木守。田寡妇说要葛木守把扒掉的土地、毁掉的庄稼恢复原样才肯摆休。葛木守板着脸,只好去往田寡妇的土地上“修补”。事后田寡妇说:“大妈,我这是给你的面子才算的呢!”葛木守的妻子倒是通情达理的,平时一些纠纷不少是靠她和解,缓和了村民的对立。尽管这样,但她性格软弱,在家里没有什么号召力的。
   背后村民们高兴地说:真是一物降一物,糯米饭服砂糖;石板也有石板刨,辣椒也有辣椒虫。
   这些年,葛木守年岁已大,子女们接两老到城里居住,安享幸福晚年。葛木守却不习惯居住城市,偶尔回乡下老家居住一段时间,城市与乡下交替居住。土地基本上已经荒芜,只有在几处临近村庄的土地上种些蔬菜。
   村庄边的那片土地有3家农户为界,分别葛木守与刘仁土的土地,为东西之间;刘仁土与另一村民的土地,为西南之间。那天,葛木守又与刘仁土发生地界纠纷,在刘仁土的土地上扒,刘仁土上前要夺掉葛木守的锄头,他却死死捏住,刘仁土只好一松手,葛木守便仰天倒地。葛木守摸一摸屁股,说疼,费了很大劲才站起来,说:“你等着,你等着,有你苦头吃的!”
   立冬日,葛木守的大儿子回到村里要与刘仁土理论,要他赔偿父亲的医药费等等。刘仁土说:“你父亲是他自己跌倒的。”葛木守的大儿子一听就发火,冲上前去抓住刘仁土的衣襟,说要拽他到村干部那里评理。因此,他们就互相发生肢体的冲突。忽然葛木守的大儿子,脸色变白变青,手松开了刘仁土的衣襟,倒地了……当救护车赶到时,经医生抢救已死亡,据初步判断为心脏病复发。刘仁土当天就被公安局警察带走接受进一步调查。
   葛木守的二儿子的眼睛湿润,免不了又端详起削瘦的大哥,挂在墙壁的大哥,就是在40多岁时妻子随老板而去至今独身的,在自己高考成功而无钱上大学时到砖瓦厂打工到工地挑沙灰赚钱供自己上学的大哥,自己的亲哥哥……他想到这里,眼泪吧嗒,吧嗒滴落下来……
   这些天,悲伤、劳神、繁忙一直困扰着他,在房间里里想睡又不能入睡,身体很难过。上幼儿园、5岁的孙女,聪明伶俐、乖巧,见爷爷不高兴,说:“爷爷,我给你唱歌,念诗好吗?”他嘶哑地说:“还是念诗吧。”孙女说:“好!”就念道:“《让墙诗》千里家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谁见当年秦始皇。”他似乎恍然大悟,只依稀记得学生时代曾听过这个故事。于是他拿出手机在百度里搜索一下详细内容,显示为《六尺巷的故事》。看了详细内容以后,对他触动很大,他觉得知道或体会得太晚了,对不起大哥,如果早就像张英那样相劝家人或受这故事的一点点启发,或许就不会发生今天的悲剧。身为国家干部,自己没有做好家人的思想工作啊,父亲的不良行为不但没有制止,反而有时还为其开绿灯,错误认为父亲这样过度争地界,强势、不谦让就不会受村里人,欺负,就会在村民中形成敬畏的心理……反思到这里他感到愧疚,感到痛心,甚至感到可耻。
   夜深时,仿佛耳畔又萦绕孙女那清纯的童音:“……让他三尺又何妨……”声音渐渐增大,在山村里久久回荡……

共 307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小说以老妇人的哭诉声和80岁老汉葛木守的长跪忏悔引出一个为地界纠纷,气死大儿子的悲惨故事。文章用倒叙手法,开篇设置悬念,葛木守是一个对土地有着深厚感情、视土地为命根子的老农民,他经过灾荒,知道土地能救命,可他也自私固执强势不谦让,当土地分到户后,他为地界与村民发生过20多次纠纷,甚至仗着儿女多,有权势,不惜让争吵升级。甚至三儿子被打伤,大儿子为给他争面子心脏病突发死亡,二儿子在孙女的诗句里为自己没有及时劝阻父亲后悔痛心,甚至感到可耻。地界之争实则面子之争,乡邻和睦相处,互敬互让,才是真正有面子。小说以悲剧结局震撼读者心灵,一个热爱土地,但又寸土必争的老农民形象跃然纸上。感谢赐稿,推荐共赏。【编辑:心灵飞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10800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心灵飞鸿        2018-11-07 13:36:35
  开头设置悬念,结尾含蓄意味深远,主体部分描述生动,在情节发展中塑造人物性格,是篇耐人寻味的小说。感谢赐稿,问好文友!
勿忘本真
回复1 楼        文友:宁星        2018-11-09 14:10:05
  谢谢老师从小说的思想内容到创作手法等全面、精准的编按!谢谢老师的辛苦!
2 楼        文友:孙鹤        2018-11-09 13:54:31
  适当的谦让是美德,过度的谦让是怯弱。该如何把握,人各有度。拜读老师很有深度的文章,无论人物刻画,还是思想境界,都非常好,大赞。恭喜佳作获精,遥祝,上茶。
敢于自嘲 善于自悦
回复2 楼        文友:宁星        2018-11-09 14:12:32
  谢谢老师对我作品的认可!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