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传奇小说 >> 【柳岸】香火飘摇(小说)

精品 【柳岸】香火飘摇(小说)


作者:半梦如师师 布衣,443.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93发表时间:2018-11-09 10:15:46

【柳岸】香火飘摇(小说)
   一
   梦正沉的时候,未晓得从哪里窜来一股子的烟熏味儿,愈来愈烈地刺激着我沉睡的鼻息。这种土腥味、草灰味、焦烤味混合的气体,能让你突然打个喷嚏从梦中清醒。睁开眼睛,窗上还不大亮,炕头的方木桌上,静静地燃着一盏裹满灰垢的玻璃油灯,光线暗暗的,火芯子和山里的丹丹花那样,红彤彤地直往上跳。
   在这个三间土房的小屋里,生活着我娘,我爹,还有我和我的三个妹妹,娘说,倘若再有个弟弟,爹一定能给我们盖座敞亮的大瓦房住。在院里檐下,三条腿的泥灶前,传来奶奶咔擦咔擦折柴烧火的声音,跟着还有鸡蛋打到碗里哒哒哒搅拌的动静。奶奶和爷爷住在院里东屋,她每天似乎都在没命似得和时间赛跑,身忙,心也忙。哪条沟里连翘多,哪个坡上核桃稠,今年能打多少粮食,明年再开几亩荒地……干完地里干山上,自己的东西得拿回来,大伙的能拿也得拿回来,硬是把白白的天撵黑了,把红红的日撵没了,才肯扛着锄头携着战绩回家,腋下还不忘夹把柴火,拽把野菜。我常想,如果奶奶再长几只手,怕也难满足她那贪婪的心!瞧她到家不到半刻,又把战事挑起,吆喝这个把鸡圈了,那个把门锁了!发面呀缝衣呀,还得衲底做鞋呀,絮絮叨叨,像个招人嫌的指挥官。我们一觉醒来,她还没有睡下。村里人说,得亏没让她生个小子,太财迷了!
   “娘。”我揉揉眼睛,起身喊她。见娘的头上,又戴上了奶奶专门给她做的月子帽。莫非-----哈!我惊喜起来,一双发亮的眼睛紧盯着她。娘大概是太累了,侧头瞧了我一眼,又乏乏地耷上眼睛。两条腿像拱桥一般弯曲在被窝里。半会儿,可觉到她一声两声难过似得的呻吟。在娘的身边,果然躺着一团用大红腰带捆绑着的碎花襁褓。呀!那可是娘昨儿闹腾了一夜的辛苦,所带给我们的小生命?
   “娘!我又多个妹妹呀!”我欢喜着跳出被窝,伸手就去撩看被裹着的小婴儿。可话音未落,一个巴掌就朝我砍来,顿觉两耳嗡鸣,委屈逼得我嚎出声来。
   “嗨呀呀!我的祖宗,你生不出儿子拿她撒什么气呀!”奶奶闻声紧跑过来,一把拉过我,一边指着娘骂。娘没有反嘴,却呜呜地哭了,爬在被窝里哭得很伤心。那个落地几个时辰的小婴儿竟也跟着哇哭起来。声音吵醒了我的二妹和三妹,她们像睡窝里的小狗崽一样,撅着屁股,一个一个拱出来,满脸懵懂。四妹妹大概被梦捂实了耳朵,依然酣睡在娘的脚怀里呼呼噜噜。这时,院里突然哗啦一声碎响,接着就是爹在院里抡着牛鞭追打鸡群的声音。屋里院里,院里屋里,当下乱哄哄一片。记忆中,每个妹妹出生时,爹都有这么一回。
  
   二
   我的奶奶梅花其实是我的姥姥。
   姥姥的母亲,是村里大户人家的独生女,婚嫁的年纪选了倒插门的太姥爷,改了名儿换了姓,过门顶续了梅家。可偏偏婚后只生下姥姥一个女儿后就没了动静。未知是梅家风水问题,还是基因缘故,姥姥一生偏也只生养了我娘一个孩子,无奈,我娘又寻了我爹做上门女婿。不过我娘比她们出息,一口气就生下我们五个还算机灵的孩子,遗憾的是却也没有一个带把儿的。梅家香火虽然未断,但几辈女人都肩负着招人传宗的缺憾,因此行走于村中,总有矮人一等的愧疚。姥姥不喜欢我叫她姥姥,更不准我带歪了底下几个妹妹,只要我们奶奶喊得整齐动听,她就背着那几个小的给我买糖吃。
   家里还未消停呢,小婆婆来了。她是奶奶的嫡亲妯娌,十五岁时死了娘,被她爹卖给我小爷爷为媳,换回一担粮食。小婆婆虽然眼小嘴阔,面不俊秀,但生育能力却羞煞了好看又好强的奶奶,一过门就不停气的给我小爷爷生了四个大胖小子,如今各个都跟大杨树一样排场。如若不是这哥几个,一个撵着一个追命似的讨要媳妇儿,小婆婆的日子过得怕是比现在还要得意。大儿子头年媳妇刚娶过,二儿子跟着就相亲。小儿子在城里念书,三儿子在家害病。害的却不是肉身上的病,是精神上的病。犯病不能见细腰脸白的年轻女人,一见就褪光身子傻笑着狠追,像发了情的小种牛,对村里的女人充满危险性。每到这种情况,小爷爷就抽根刺槐往死里打。可那傻小子越打越欢笑。
   “我说,你给他带城里治治病嘢。”
   “我说,你给他寻个女人嘢。”
   ……
   “哼!狗日的,要你们说毬!眼目下我那能顾得上他!”小爷爷厌烦别人给他建议,一说就翻脸。
   小婆婆来了,抱着她的大孙子摇摆着来了,老远就把叽叽嘎嘎的笑声扬撒一路。一进院门,止声往院里瞧了瞧,看到我爹垂头丧气的样子,心里就明白了几分,故惊喜着问:“子群生啦?又是女?”我爹讨厌她幸灾乐祸的样子,没好气地撩下鞭子出了院门。小婆婆一惊,跺了脚,呕呕吐了一口痰。扭头又往屋里长喊:“老嫂子在吗?妹子给你道喜来啰!”过了会儿,奶奶出来了,方才气闷的脸上突然放了光彩,笑迎着说:“快来,快来,有喜有喜!”奶奶说着,掂过一把板凳,问:“在这坐会还是进去看看胎娃子?可喜人啦!”
   小婆婆有点诧异的盯着奶奶的脸,问:“啥娃儿?”
   “女!”
   “昂?”
   “是啊!女娃儿多好!好贴心!”
   “不要顶门的了?”
   “我群儿还能生!”
   “都五个了!”
   “十个我也不嫌!”
   小婆婆扭了扭嘴,说:“嘴硬!”
   奶奶哈哈笑着说:“走,看看娃儿去!”
   小婆婆手一扬,说:“不去不去,刚下了娃儿的屋,邪气大,再冲了我和我家宝蛋!”奶奶便撂下板凳。
   小婆婆瞧了眼奶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竟自个儿到屋里柜中取出一个大白馒头,塞给宝蛋说吃吧吃吧。宝蛋不吃也不拿,馒头就滚到地上。
   小婆婆赶紧捡起来,咬一大口,说:“哈哈,不吃我吃!哦哦,当真比那窝头香啊!”又囫噜着嘴说,“我说老嫂子,你也别心气高的不信命,我早找人给你算过了,你家祖坟就不长男草,不然谁见过祖上几辈女人不生男娃的?要我说,以后啊家里有钱有吃的,多管管我家宝蛋,孩子长大后还能不和你亲?就咱们这关系,一匝不比四指长。你那一窝子女娃,再叫奶奶也是外人的种,这个才是你正经孙子哩!”
   小婆婆边吧嗒嘴,边瞅着怀里画儿一样可爱的孙子,伸了脖子咽一口馍说:“大孙子哩你说是不是呀,是不是呀?”
   一岁多的宝蛋被奶奶逗的嘎嘎乐,口里跟听懂话似的啊啊回应着,小婆婆更加得意了,头顶到宝蛋的怀里拱一下,亲一下,不停歇地说:“奶奶的亲孙子哟,奶奶的小茶壶!扰哄人哩!扰哄人哩!”
   一旁,我的奶奶馋馋地看着,笑着,陶醉中,似被什么戳痛了一下,骂了一声狗屁话,就滚出两行浊泪来。刚要侧身揩去,却见小爷爷黑着脸伫在大门口。
   还未来得及起身招呼,就扑来他虎啸一样的训骂。“跑烂鞋的下流货,一大早就跑到这里躲清静,不知道二小子他娃儿闹的厉害?!”
   小婆婆在村里是怕男人出了名的,见此立刻收了声色,脸上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半天,怂了神态,又强还说一句:“人家一只手能管几个娃?她,她没本事就别养呀!”
   小爷爷铁着脸,脱了鞋子就要打过来,奶奶赶紧上前拦着。
   小婆婆便抽身儿从院里跳出来,一只胳膊夹着宝蛋,一边跑着哭着说:“打死我算啦,打死我算啦!这儿孙多罪孽多哦!”
  
   三
   小爷爷自小识得几个字,村里的红白喜事他总愿写写记记,算是半个台面人物。眼下又有几个旗杆一样的儿子,更加涨了势。随着年龄增长,在村子里也威望日高,向来说一不二,对我爷爷他哥哥也是如此。早年,他见我奶奶生不出儿子,自己儿子又多的吃死老子,就跟我爷爷奶奶商量,叫他的三儿子过继给梅家顶门立户。可我奶奶却说:我生不出儿子我闺女可以生,闺女生不出,孙女可以生,咋也不至于把家业交给那个脑子不精的侄儿。此事失了小爷爷面子,当下摔了梅家的祖宗神位,掀了桌子,戳着我爷爷的脑门说:梅家祖宗八代不绝户,我颠倒着走。
   也就从那一件事情起,原本就懦弱些的爷爷,在村里就有了个挑刺的对头。动不动地就被他弟弟刁难,羞辱,甚至打骂。绝户头的绰号像天上的一朵愁云,爷爷总也藏躲不掉。走路就拣没人的地方走,下地就往草深处钻。老远若听见有小爷爷和人们热闹的声音,就恨不能隐了身的急往回跑。回去把自己关起来,一个劲地抽闷烟。他怕极了和人说话,怕极了说谁家又生了男娃。奶奶见不了爷爷的可怜,哭着求我娘说:“群儿,就算为了你爹,你也要给咱生个小子,娘活一天就给你当牛做马一天,行不?”
   可生人不是种地,春种秋收,想啥种啥。娘已经一连生了五个女娃了,三十几岁的年纪,看着比她娘都老。可她知道家里的短处,再难也从来不说什么,像院里的大梨树,春来开花,秋至落叶,任由天命摆布。
  
   四
   庄稼人的春天总是要来的欢喜一些。椿树发芽儿的时候,是奶奶最开心的日子。整整一个冬天,奶奶除了照顾全家人的吃喝洗涮,剩余的时间尽是扛着锄头铁锹,召唤着爷爷四处山头、河沟开荒填地。大地刚一染绿,奶奶开垦的荒地早被整理得松软又肥厚,一片片,一道道,镶嵌在沟沟卯卯之间,像等待生命降生的温床,充满希望。春雨一过,奶奶㧟着篮子,爷爷扛着锄头,他们带上谷子、玉米、豆角、南瓜等各种各色瓜果蔬菜的种子,趁着播种的季节加紧播种,到入了秋,都是样样数数喜人的收成。奶奶常对爷爷说:“咱闺女命苦,这辈子没有兄弟姐妹,当下又被一群娃累着,咱们不趁着年轻多给她积攒些家业,死后谁还能帮她呀?”爷爷点点头。爷爷是奶奶的老黄牛。
   “大哥,干活哪!”这一天,小爷爷破天荒地来到爷爷的地头,示好地递根烟搭话。
   正在给苗儿追肥的爷爷抬起头,看到这个成日人前背后喊他绝户头的弟弟,寒了心,低头继续干活。
   “大哥啊,也别怪我往日狠话咒你,你也不想想,你成日辛苦置家,现成的家业不给一个血脉的侄子,偏要一个外姓人来继承,我能不记恨你吗?”小爷爷收回了纸烟,丧了脸说。
   “你们心强命不强,家里你也不拿个主意,凭我嫂子胡来。招了那个废物女婿能怎么样?不是照样没给你生下孙子吗?咱三儿是没有他大哥二哥机灵,可那是你祖宗的正经血统,给你生三个五个孙子还有问题?要我看,不如撵走了那个废物,你给三儿娶门媳妇,以后他就给你叫爹,给你顶门。”
   “你?……唉!”爷爷嘴拙面软,对不上来,恨了口气提了锄头躲着走。
   小爷爷怔了下,跨了几步追上他,软了口气说:“好,好!算我狗咬吕洞宾!你一家死活我不管行了吧?”他猫腰窥了眼爷爷,又立刻直回身子,说:“言归正传,今儿我来找你,是说东洼里你那块自留地,正好挨着我的那块玉米田,成日你们家进进出出干活,没少踩毁的苗子,俩小子几次要来找你算账,被我挡住。今天不如咱们做个交换,那块地你给我,我门下的那八分水地给你。”
   爷爷想起,他说的那块八分地是成年涝水的一块洼地,因为总是没有收成,播了种到秋连籽儿几乎都打不回来。如今蒿草都一人深了。
   听到这话,爷爷收了锄头看着他弟弟笑了,说:“老二啊,咱娘生下你就精明,如今仗着儿子倒越会盘算了!”
   小爷爷不好意思地笑了说:“我说大哥,你也知道我家小子多,黑好一顿饭都能干掉一大锅。你家底子厚实,又都是女娃吃的少,这些年谁不知道你家囤粮养老鼠哩?我可是三顿难有一顿饱饭,时常挨饿的哟!”
   小爷爷仿佛很艰难的样子,说话间脸上盘起的皱纹,像小时候哥哥给他编制的龙须草笊篱。爷爷看着低下了头,又转目望了天边,想了会儿说:“那地是你嫂子的命根子,给你我不说什么,你去给她说说吧!”
   “我不给她说!你是我大哥,又是家里的男人,这点主意都拿不了?!”
   小爷爷焦躁起来,怒圆了眼睛。
   “哎,我这上门女婿还真拿不了。”爷爷摇了摇头,再不说话了,提起锄头开始干活。
   “你?”小爷爷顿时噎住了喉咙。不知所措。
   爷爷仍继续一棵一棵地锄着他心爱的苗子。
   “让你白顶个骷髅!让你白顶个骷髅!”小爷爷突然拿脚连环踢踏爷爷手里的锄头,试图逼出一个像样的说法。
   爷爷不理睬他,躲过几步还继续干活。
   小爷爷这下可恼了,猛地上前夺过爷爷手里的锄头,像举起伐命的武器,对着半尺多高的玉茭苗儿一顿祸害,嘴里狠着:“绝户,绝户,活该绝户!”顷刻间,一大片油绿的青苗横七竖八歪倒一地。
   爷爷惊白了脸,扑上去阻拦,无奈气力不如弟弟,不但没拦住,还和苗子一样挨了打。这事儿,是爷爷后来才告诉奶奶的。
  
   五
   必须生个男娃,梅家再不能是那无骨的老虎垂头的柳!一窝子的花花绿绿,中看不中用,十个加起来也不如一个男娃硬气。奶奶一边想着,一边喊爹回来屋里。
   “大志,你坐下。”奶奶端坐在正屋的木圈椅上,指着面前的小板凳说。爹有点迟疑,但看到奶奶肃若钟鼓的表情,就顺着坐下,低着头。

共 13101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小说用第一人称的写法,讲述了“我”的娘和奶奶的故事。娘在生产,又是一个女孩,娘彻底灰心了,拿“我”出气,奶奶过来袒护“我”。其实奶奶是“我”的姥姥,姥姥的母亲,是家里的独生女,婚嫁的年纪选了倒插门的太姥爷,改了名儿换了姓,过门顶续了梅家。可偏偏婚后只生下姥姥一个女儿。姥姥一生偏也只生养了我娘一个孩子,无奈,我娘又寻了我爹做上门女婿,我娘一口气就生下我们五个孩子,遗憾的是却也没有一个带把儿的。梅家香火虽然未断,但几辈女人都肩负着招人传宗的缺憾,因此行走于村中,总有矮人一等的愧疚。姥姥喜欢我和妹妹叫她奶奶,只要我们喊得动听,就给我们买糖吃。小婆婆是奶奶的嫡亲妯娌,她给小爷爷生了四个儿子,大儿子娶了媳妇,二儿子跟着就相亲。小儿子在城里念书,三儿子是个精神病。在香火意识很重的年代,她家有了延续烟火的后代,相比都是女孩的“我”家来说,她有着得天独厚的优越感,因此,她和小爷爷不断挤兑娘和爷爷,冷言冷语嘲笑奶奶,由于没有儿子,奶奶和爷爷受尽了他们一家的欺负。小爷爷还企图把他家的三儿子过继给我们家,霸占我们家的财产。奶奶要挣这口气,要爹娘再给生个儿子,不惜放下身价给爹面授经验。可娘的肚子却不争气,始终没给奶奶生出儿子来,却又赶上了计划生育,奶奶带着礼物央求村长也没得到村长不让爹娘结扎的许诺,小爷爷又趁机来家里要粮食,处处被人欺负的奶奶心憔力悴,从一位磨刀老人身上得到感悟,似乎看开了,心释然了,却病倒了,在亲人的呼唤中,在小婆婆的无休止的要挟中,奶奶走了,而小婆婆的孙子也栽进水缸里淹死了……小说通过一家人女人的故事,叙述出在农村重男轻女的封建意识给家庭和女人带来的不幸福的一生,也隐喻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道德理念。小说语言流畅,脉络清晰,人物形象鲜活血肉,语言对话生动,故事感人,贴近生活,读来令人心起波澜,引人共鸣!推荐共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110001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刘柳琴        2018-11-09 10:18:46
  欣赏佳作,为佳作点赞!敬请加入柳岸文友交流群QQ: 490413039。方便交流。恭祝创作丰收,期待更多佳作点缀柳岸,展示您的风采!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2 楼        文友:刘柳琴        2018-11-09 11:17:13
  精彩的小说,本文已向江山精品审核组申报!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3 楼        文友:半梦如师师        2018-11-09 20:03:01
  感谢柳岸社团百老师对拙作的厚爱,感谢刘柳琴老师的辛苦编辑!衷心祝愿社团红红火火,老师们身体健健康康!
4 楼        文友:金戈铁骑        2018-11-09 20:10:38
  拜读大作,满满画面感!祝在柳岸收获满满!
5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11-10 20:59:33
  故事精彩,文笔温婉,读之想笑,怀才抱器恭贺作者摘精。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