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冰心草堂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冰心】美妙的声音(散文)

精品 【冰心】美妙的声音(散文)


作者:维纳斯脚下的小丑 布衣,483.6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14发表时间:2018-11-09 10:33:02

【冰心】美妙的声音(散文)
   夜,又有雨落下,黑漆漆的天空看不到一丝光亮,但是我知道,隔着一帘重重的雨幕,那条满载爱意的河正静静流淌,生生不息,我静听着那雨声打在心里的痕迹。总在自己孤独的时候,回忆着一些往事,回忆着一些让自己感动的往事,然后把往事用文字串成一行行,然后在文字里回味着曾经的感动。
   ——题记
  
   我曾经听到比天籁之音还美妙动听的声音,是在校园里,1996年学业完结前夕的那晚。
   同学们都为毕业而相约去狂欢了。宿舍里,只有我和睡在对面的舍友在收拾行李,为打道回府做准备。
   南方的七月,比羽毛还轻的夜风带来拂面的凉意,也带了一场雨。黑沉的天幕,如泼墨般模糊了窗外的世界,浓密的雨珠也黯淡了路灯的影影绰绰,夜空中,被染成一条条银色的雨线在轻曼飞舞,扑朔扑朔的水滴打着窗上的玻璃,溅了无数颗的如璀璨的珍珠,缓缓地沿着窗台往下滑,在玻璃上留下似有似无的痕迹。
   舍友叫李煇,同届不同班。名字却和性格恰恰相反,平日沉默少语,听说是位特困生,刚开学不长时间就开始勤工俭学至今。不过学习挺棒,各门功课都是优。我是猴子性格,多手多脚,平时学习都是和尚敲钟的心态,吊儿郎当。性格的差距,所以感情也一般。加上之前因为窥探他的一个小秘密,和他发生过不愉快。
   这场雨没有闪电和雷鸣,也没有狂风的怒嚎,悄悄地,静静地下,淋淋沥沥,滴滴哒哒掩没了一切的嘈杂。我为了避开两个人平日不愉快的尴尬,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就倒出一杯开水,走出阳台站在窗前,看着无数个从天而降干净而又清澈的小精灵交织,编着妙逸的雨帘。此刻,宿舍里好像整个世界静了下来,只有外面噼里啪啦的雨声独奏着悦耳动听的乐曲。在我眼中只有雨,耳际只有孤寂而又飘渺的雨声的时候,突然地啪地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虽然很小的声音,但足以把死一般沉寂的小小空间打破。我转过头一看,是一盘磁带掉了下来。准确地说,李煇收拾东西的时候不小心从床上碰跌落在地上的磁带。
   我认得,是那盘磁带!是因为那盘磁带让我和李煇翻脸的。也因为这盘磁带划开了我和李煇友情的交集!
   那时候,我们都是睡在上铺,刚好是打对面。记得是一个假期后,他在开学的前一夜回到宿舍的时候,简单的行李里携带着一台随身听。在街头巷陌里是很普通的那种。已经不是时兴的产物了,不是很特别的玩儿。但让我好奇的是他视为珍品。自从他带回这个随身听后,每个晚上自修课过后,回到宿舍爬上架床睡觉前的第一时间里,就是取出收藏在包包里的随身听和唯一的一盘磁带,塞上耳塞,周而复始地如痴如醉地倾听着。有时候,他听着听着,眼角里溢出泪花。泪花里饱含着伤感的思念!他这个行为让我很好奇。我曾经问他让我听听那盘磁带,想知道磁带里是什么神秘的旋律让他那么入迷而百听不厌烦。可是他只是微笑委婉地回绝。也好几次以玩闹的方式去抢过他的耳塞,可是都不如我所愿。而且当我拿到他的随身听,他都会很气愤。我认定,磁带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有一次,我忍不住好奇心的作祟,就趁着他不在宿舍,鬼使神差地偷偷打开他的包包去找那盘磁带。但又碰巧,他随后回到了宿舍。发现我拿出他的那盘磁带,就象打了血针的野兽,愤怒的眼睛里吐出灼人可怕的光芒,额上也因为气愤勒起一条条青筋,他一把抢过我手中的磁带,一拳就往我脸上打。那时的我也是血气方刚,也不服气,扭打一团,弄得宿舍里一片狼藉。当然了,是我错在先,事后我也向他道歉,他也和我说他不对,但从此也就生份了。
   年少轻狂呀,我们可以错过许许多多东西。在茫茫人海里,我们可以遇到了爱失去爱,也可以遇到性失去性,这些都可以错过。但不能错过了解对方,那必定是最美的时光。因为这一夜,我才了解到李煇,了解到他一直以来不给别人碰他那盘磁带的原因。
   夜,寂静无声,只有雨打在树叶上发出轻微的沙沙声,渲染出一屋的寂静。虽然我们之间都有心灵的隔阂,但在离别前,所有恩怨再也没那么重要了。当他准备踩着床梯下来拾起那盘磁带,我转过身捡起递了上去。
   他接过磁带说着“谢谢!” 
   我也微笑地说:“举手之劳,客气了。”我耸耸肩,接着问:“毕业了,分配到那呢?”
   “申请回离家最近的矿区,我要回到我养父的身边。”他不容置疑地回答,肯定的语言里带着深沉。说着,他把磁带放进随身听,递给了我说,“你不是一直想知道磁带里的秘密吗?你听听,里面是我的秘密。”
   我接过随身听把耳塞放进耳朵,磁带里近似空白,听了许久许久,既没激扬人心的朗诵,也没有余音绕梁的音乐,除了一点小小轻微的似是呻吟和打呼噜的声音外,整盘磁带都是一个安静的世界,安静的无声无息的世界。
   我不解所以然!把随身听还给李煇。
   “这是我养父熟睡时候呼吸的声音。”接着李煇说起了和这盘磁带有关的故事。
   李煇说他现在的父亲是住在矿区附近一位残疾人,他住在矿区的矸子山下(矸子山原来不叫矸子山,只是矿区开拓出来的乱石和沙矸堆放积起的大泥丘),以拾掇在矿井提升起来遗留在泥石中的煤碴为生。
   李煇原来是个弃儿,父母是城里到矿区上山下乡知青。他刚吃过一个月母乳的时候,社会上抛起一股回城再就业的惊风涛浪,把他放在矸子山边的野菊下,然后就不知去向。
   是那个秋天,是在那个黄黄绿绿野菊开遍山岗的秋天,他被以拾掇煤碴为生的养父抱起放在黑乎乎的箩筐里。
   再后来的日子里,李煇知道了那年代曾经发生的故事,在他的生活世界里,在他的梦中常常出现那年的秋雨景象……
   秋雨缠绵的冷寂,无情地摧残着山野沟沟岔岔里象征幸福、静美、优雅、温柔、可爱的小菊花。养父走在岖崎的山路上。肩胛上的扁担把他黑黝的肩窝压得深深的,扁担的两头,是两只箩筐,一只箩筐里装着煤块,另一头是小李煇在躺着。黑乎乎的箩筐里,纷扬的雨点飘落在箩筐边缘上,溅起打在小李煇的白嫩嫩的脸上,小李煇的双手扑腾几下。养父一个踉跄,箩筐一歪,小李煇“哇”地一声,咕嘟嘟地从箩筐里滚了出来。这头的煤块也凑了个热闹,呼啦啦地撒个满地开花。
   养父急促促地扶起箩筐,把小李煇放回,把厚重的旧棉袄蒙上箩筐口。泥泞的小路是那么地长,天地间在朦胧的雨雾中变得格外寂静,只听见摇摇晃晃的箩筐碰撞着小路边的荆莽沙沙的声音。养父把压在左肩的扁担双手托起换到右肩。朝着山脚小屋的方向走着。
   到了,到了!养父放下扁担,打开蒙在箩筐上的旧棉袄,一丝桔黄的煤油灯光亮起。养父弓着腰拔开炉里的煤灰未儿,一股香香清新的米汤味道混着煤炭燃烧的暖融融气息环绕着,蔓延了整个小屋。养父舔了舔小勺里的米汤,然后小心地一口一口地喂进小李煇的嘴里。小李煇吸吮着小勺里的稀烂的米粥,兴奋地挥起双手。养父努着嘴,眼眉间的褶皱也笑成一个大大的“川”字。
   矿山上的树木翠绿了又枯萎了,一年又一年,小屋里养父拾回的煤渣多了,又少了。李煇一天天地长大,养父给了他一个和别人一样无忧无虑的童年。但是遗憾的是李煇从来没有听到过世界上最动听的催眠曲。也没有听到过养父半句亲切的呼唤。因为除了父亲劳累的时候有重重的喘气和入眠时候打着呼噜声外,嘴巴里发不出一丁点的声音。
   到了上学的年龄,李煇上学报名的那一天,养父把早天卖煤买回的一套新衣服给李煇穿上,背着李煇出门,来到半路,下起了雨。
   九月的雨,是那么地狂,大大的雨滴夹杂着风扫落树叶向人袭来,伏在养父背后的李煇打了个寒颤。养父把李煇放下,解开外套把李煇裹了起来,把缠在腰间用来做裤带的包装带在李煇的身上绕了一圈,然后弓下腰背上李煇,再用薄膜紧紧地盖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去学校的泥泞小路上。雨无情地打在满是褶皱和黑黝黝的养父的脸庞上,水珠顺着黑白相间乱糟糟的头发上落下,一滴一滴的,触在紧紧趴在养父脖子的小手上,李煇用手一碰,那水珠碎了,碎在李煇嫩嫩的小手上,一直融到了李煇幼小的心灵里。
   在报名处,全身湿淋淋的养父用手比划了老半天,才帮他在矿区的小学报上了名。
   李煇很值得养父骄傲的,在小学一直到高中,学习成绩都很优越。接到大学通知书的那天,大字不识一个的养父用和煤球一样黑乎乎的手抚摸着通知书,像李煇小时候接过养父卖煤买回的新玩具那样高兴。眼神却流露出一半欢颜一半忧。高兴的是,李煇考上了大学,有出息了。忧的是大学那昂贵的学费不知道去那里凑!
   生活中有些姿态无需要修饰和调整,就算这样的举止是那么不自知地笨拙,那些姿势,依然优美,而这一切都源于爱!
   养父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夜,重重呼吸很真切,到了清晨,比以前起得更早。
   微微的偏北风从远处吹来,在矸子山矮矮的小屋缝隙里窜绕,那冰凉的寒意在他一年到头都是灰色的棉布旧衣裳里钻来钻去。然而他似乎没有觉察这些,和往常一样,做好李煇的早餐。自己则捧起盛着晚上的剩饭熬成的稀粥的碗,撒上一点盐巴,和着粥里余温升起的热气吃上几口,他出了门口,摸了摸搁在屋檐下用来拾掇煤渣换钱的箩筐,经年的箩筐被煤渣摩擦得上上下下都起了毛葺葺的,拿起了扁担又放下。然后小心地来到李煇的房间,把通知书放进口袋,出门了。
   他走遍了矿区,遇到熟人,就把通知书取出,颠颠倒倒地摆放在熟人的面前哎哎呀呀地向人借钱。很多人都不懂他什么意思,以为他拿着通知书来炫耀。他困难地比划,有时候急得满脸通红,又是点头又是躹躬,那样子让人看到既滑稽又心酸。临近入夜,寒意渐浓了,横斜的细雨纷纷扬扬地飘落在行人的头上,他回来了。他把东一家西一家借来的钱和通知书交给了李煇。
   随后大学四年,李煇很少回家,努力地学习,为以后找一份好的工作做铺垫。也为了减轻养父供他上学的经济负担,剩余的时间都在务工。除了留了生活费外,余下的全捎回给养父。
   大三那年春节,李煇回家一趟,三年不见,养父老了,深陷的眼睛没有一点精神,浑浊的眼珠暗然无色。他把务工赚的钱从口袋里掏出来放在养父的手上。这个过程,不过就是一个往口袋里塞进去,一个往外掏放到另外一个的手上。但最终钱还是回到了李煇的口袋里。
   临回学校的那晚。寒冬的夜,天幕异常地深邃高远,房前树木光秃秃的枝头,被夜模糊成墨色并揉成一团,狂起的寒风吹得吱吱作响,在养父的房间,养父在堆放旧衣物里摸索了许久,取出一个油纸包好的小包包,颤抖地把包包交给了李煇。包包里,除了李煇大学务工捎回的钱外,还有养父毕生的积蓄和一张发黄的纸条。他用手比划着,意思是说:我老了,以后挣不到钱供养你了。我对不起你,因为纸条上写着你父母所在的城市,我在拾起你的时候,就发现这张纸条。但我有私心,想把你养大,让你给我养老送终的。但你上了大学后,我的良心就开始受到谴责,你是属于城市的孩子,你拿上这些钱,毕业后,你就在城里找份好的工作,再去找你的亲生父母。
   在那一瞬间,李煇心里像打翻了情感的五味坛子。也是那一夜,他才知道他是个弃儿。那晚李煇久久不能入睡。然而,养父似乎睡得异常地香,睡得很安稳,均匀的呼吸,伴着一阵一阵香香甜甜的呼噜。
   那晚,李煇把养父睡觉时候的呼吸声和呼噜声录了下来,带到了学校。每当思量是留在城里工作去寻觅亲生父母,还是回到养父身边的时候,就拿出来听听,心里就很踏实很踏实!
   你伴我长大,我伴你终老!
   雨静了,风把天空刮得真干净,落下的树叶都拢近树根,李煇回到矸子山了!
   他养父入眠时那呼吸和打呼噜必定更加美妙动听!

共 442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我和同学李煇同在一间校舍,经历了一些生活中的磕磕碰碰,在临毕业之时,忽然有了一次恰好的沟通,让我知道了许多难以想象的事情,也让同学之间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李煇的身世与共和国一段尘封的往事有关,那年那月的社会动荡引发了许多悲剧,知青的命运决定了李煇的命运,当年的万丈豪情都化为泡影,为了生命的再次安排,宁愿将幼年的爱子留在那曾经的广阔天地……这是李煇的伤痛,也是时代的殇痛,这其中的养父情,同学谊,还有李煇最后的选择,都给人们留下了沉重的思考——美妙的声音就是人间挚爱的亲情。佳作,特此推荐!【编辑:策马南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111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策马南山        2018-11-09 10:39:09
  感谢作者将一曲美妙的人间大爱的生命之歌与我们分享,让我们的心灵受到一次来自远方的感动!问好朋友了!
人生如梦
回复1 楼        文友:维纳斯脚下的小丑        2018-11-09 19:33:01
  谢谢老师的细心编辑与精彩的编按。辛苦了。问好!
2 楼        文友:心灵飞鸿        2018-11-09 13:19:51
  这美妙的声音,是满怀感恩情的养子录下的拾煤渣的哑巴养父在辛辛苦苦把孩子拉扯大,四处奔走借来学费,在即将奔赴省城读大学前告诉了养子实情后释然香甜的酣睡声,这深情的父爱令人潸然泪下!感谢精彩创作!问好维纳斯!
勿忘本真
回复2 楼        文友:维纳斯脚下的小丑        2018-11-09 22:10:10
  谢谢总编的鼓励,问好总编!
3 楼        文友:孙鹤        2018-11-12 22:54:49
  父爱深深,父爱沉沉,读之眼眶婆娑,感动不已。问好老师,恭喜老师美文获精,遥祝,奉茶
敢于自嘲 善于自悦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