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丹枫】老女人孙大英(小说)

编辑推荐 【丹枫】老女人孙大英(小说)


作者:金源 布衣,302.2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25发表时间:2018-11-09 11:27:40


   一
   早上去公园走路的老女人孙大英比平时迟回来了二十多分钟。
   只所以说是老女人,一来本身就老了,六十六岁,已属于人老珠黄的年龄,二是自从三十多年前二次成家,丈夫赵全不管人前人后,还是家里门外,就一直叫孙大英老女人,时间久了,就落个老女人的外号。孙大英也不以为然,老女人就老女人,自己本来就比赵全大,就是个老女人。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好好过日子就行。气不顺的时候,孙大英也说:“老女人是你妈。”
   自从丈夫赵全从单位内部退养,只要是孙大英在家,只要能爬起来,每天早上五点,就会按时起床,五点半准时出门,去公园走路。眼下男男女女们都热衷这个花钱少、效果不知道好不好的锻炼方式。绕着公园围墙边上的林间小道,走一圈大概需要二十七分钟,走上四圈,然后在那各式各样的公用锻炼器材上活动一下筋骨,再去早市上买上一天需要的菜,孙大英的晨炼就完事了,八点钟,就会准时回家,误差不会超过三分钟。
   可今天硬是迟了。
   走了一圈,孙大英就感觉头昏脑胀、胸口发闷、腰酸腿软,估计血压又高了。孙大英知道,这是昨晚没有休息好的原因,而没有休息好的原因是因为丈夫赵全的晚归。
   走不动了,就不走,孙大英不是那种固执的人。于是坐在树荫下的仿木石凳上,看着急急忙忙走路的人们发愣。孙大英突然有一种想法:锻炼是为了身体好,可身体好还要心情好才能好好活着,如自己这样几乎每天都心气不顺的,锻炼又有什么意思,无非是多拿两年退休工资,多吃两年闲饭,多生两年闲气而已,还能有啥。
   对于赵全,这个和自己生活了三十多年的丈夫,孙大英已无话可说。自从一年多前自己把他和他的相好再次堵在金三角那个私人宾馆的钟点房里面,自己的心就已经彻底死了。
   这些年来,自己的心死过几回,只有自己知道。赵全每干一次给活人眼里下蛆的事情,自己的心就会死上一回。不,从自己在无可奈何之下和赵全准备结婚的时候,自己对这桩婚姻就做好了死心的准备和最坏的打算,可没有想到自己逆来顺受、忍气吞声的用了三十多年时间,还是没有捂热赵全的心。
  
   二
   对于自己的婚姻,孙大英从第一次婚姻失败后就不再有奢望,那个自己曾经寄予了所有美好愿望的男人,还是在自己的百般挽留下,头也不回地走了,还带走了孩子。孙大英也理解他的心情,毕竟,距离自己太远了:一个来西北插队的上海青年,家里的独子,普通工人的后代,自己费了好大的劲才调回去,不可能再有能力把没有文凭、没有技术的孙大英也调到那个繁华的世界去。于是,自己的第一次婚姻就无疾而终了。那个时候的孙大英,就对婚姻有了恐惧感。
   和赵全结婚时,刚开始孙大英抱定了死熬到底的想法,对这个祸害了自己清白的人,他赵全就是个苍鹰,也要把他熬成家雀。虽然自己没有那些传统的从一而终的想法。可婚姻不是儿戏,即使是戏,也没有经常半途而止的演法。后来,孩子大了,自己的心就放在孩子身上,对赵全的一些行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后来,孩子上大学了,毕业了,去外地工作了,自己也老了,就想,老了就折腾不动了。可谁知道,赵全还是狗改不了吃屎,总是闹出一些花花草草的事情来。可自己每次准备离开的时候,赵全就可怜巴巴地给自己说好话,甚至不惜痛哭流涕,下跪求饶,赌咒发誓地保证下不为例。于是自己每次都会心软,看在孩子的脸上,也想着老来为伴的份上。可这样的日子到老了还没有个出头的迹象,六十多岁的自己还能折腾几回呢?
   这一年多来,赵全收敛了不少。很少晚上出门,必须晚归时也要打个电话,或是在女儿建的微信群中发个语言。回来了,只要看见自己的卧室的灯亮着,总要蹑手蹑脚地走进来,笑眯眯地说一声晚上好。自己心想着,眼看赵全也快六十岁的人了,也到了收心的时候了,就这样凑合着过吧。可昨天晚上赵全外出不仅没有打电话发微信,回来还在客厅折腾了好一阵。而这种情况的出现,就是赵全又有了花花肠子的时候。
   孙大英想的是有没有必要和以前一样,把赵全再次抓个现行,有没有必要继续维持这个名存实亡的家,自己还有没有心劲和必要继续这种让人心痛的日子。
   愣神的时候,天上竟然飘了几滴雨。菜也没有买,孙大英无精打采地回家了。
  
   三
   赵全坐在家门口玄关处的鞋柜旁擦着皮鞋。
   鞋已擦得很干净,锃光瓦亮,一尘不染。按孙大英的说法,爬个苍蝇都会滑倒,但赵全还是很认真地擦着,鞋面上每一个缝纫孔、鞋底和鞋面的接缝处,都用小牙刷反反复复擦着。擦几下,还吹一吹,然后把鞋伸出去,借着窗户外面的光亮看看,再擦。
   鞋是过年的时候买的,花了一千多元钱,说是正宗花花公子牌的。为这个事情,还和老婆孙大英吵了好几天,不过也怪自己,非要说是只掏了四百八,还开了个收据证明。谁知道老婆不但讥笑他,还说让他给别人也代买几双。孙大英反对的原因很是简单,退休的人了,还那么讲究干嘛,整天油头粉面的收拾着。没有明说的原因是,那段时间,赵全天天要去大市场闲逛,卖鞋的那个店自己也去过,这个地方就这么大,孙大英在这里生活了四十多年,那个旮旯里面有什么,都在自己心里。孙大英知道那是一家高档鞋店,价格低于一千的鞋几乎没有,而老板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孙大英对赵全和漂亮女人搭讪有一种不由自主的警惕。赵全撒谎的理由却说不出来:那个老板是个单身,姑娘马上大学毕业,人长的漂亮,还特别善解人意,本来是不准备买的。可老板说,这双鞋特别符合赵全的年龄和气质,就鬼使神差地买了一双。
   孙大英进来时,两人没有说话。赵全只是迅速地瞄了一眼。而孙大英却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脸平静。
  
   四
   孙大英在餐厅吃早饭,早饭是赵全做的荷包鸡蛋。腰花喜欢吃六成熟的,电视上说这个程度的鸡蛋最有营养。可今天早上做的时候,赵全想着去和玉风见面的事情,一愣神就煮过了。通常,这种情况孙大英是肯定要唠叨的,赵全打定主意不吭气,不管说什么,都不能影响自己去约会的心情,这次一定要下决心离婚,离开这个黄脸婆。擦着鞋,赵全还不时装作很自然的样子,瞄一眼慢嚼细咽的老婆。可孙大英只是低头吃饭,那大饼一样的肥脸根本看不出表情来。
   孙大英退休十几年了,去年冬天,五十五岁的赵全按单位的规定离岗退养。孩子在外地上班快十年了,家也安在外面,平时家里就他们两个。两人就约定:早饭由赵全做,午饭由孙大英做,晚上要么去外面随意吃点,要么两人合伙在家里做,理由是分工合作。所以,每天早上的赵全要在老婆去锻炼的时候给老婆做好早饭。
   一边吃饭的孙大英一边想着心事。昨晚在外面喝完酒回来的赵全一个人在客厅中发呆,还破天荒自己泡了一壶茶喝,说是醒酒,还不时地来回走动,长吁短叹,坐立不安。一个人折腾了好一阵,睡下还不时起夜、翻身。虽说两人分床已快十年了,可在一个屋里,大大小小的动静还是能听见的,搞得孙大英也失眠了。按孙大英的说法,赵全全身的骨节怎么长的孙大英都了解。孙大英知道,赵全的心里又有了妖蛾子。
   本来两三口就吃完的鸡蛋,孙大英吃得很慢,夹起来,吃一点,又放下,心里在想着要不要拆穿赵全的把戏,根本就没有注意赵全心神不安的样子。
   “吃完了没有,我要洗碗呢。再磨叽就到中午了。”赵全终于耐不住了,看看手表,已是九点过三分了,和玉风约定的时间只剩二十七分钟。
   “我有些头痛,不想吃了。你干什么去?”孙大英说。
   “我也去锻炼锻炼。”赵全头也不抬地回答。
   看着赵全欲盖弥彰的神情,孙大英终于下定了决心,不管是什么情况,还是要搞清楚的,日子过不过不要紧,这口气咽不下去。几十年了,磕磕碰碰、打打闹闹的,这个日子就没有轻松过。想好了就放下碗,竟自穿鞋出门:“那你去吧。我去超市买些菜。血压高了,回来睡一阵。”
   不等赵全回音,孙大英已出门了。
  
   五
   昨天晚上是朋友约赵全吃饭的。
   地方平常,羊肉一条街上一家叫“羊羊得意”的羊肉馆,但是装修精美,环境优雅,饭菜质量也不错。特别是黄焖羊肉,做得十分地道。当时朋友说要去市里最好的“紫云阁”,说那是中央首长曾经来过的地方。赵全坚决反对,现在是什么时候,还要去那种地方?随便找个饭馆,大家在一起说会话,意思一下就行了。朋友说还是朱经理想得周到,只是委屈了朱经理。赵全说:“都是朋友,不必那么客套。”于是就去了这个地方。
   说是聚聚,其实是有人想请赵全帮忙把自己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儿安排到赵全他们单位。这个事情不是个大事,现在的企业都是招聘制,人员进进出出的很是频繁,进个把人,凭赵全在单位开了一辈子小车的面子,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所以赵全就很是痛快地答应了。而让赵全没有想到的是求赵全办事的就是那个鞋店的老板玉风,自己念念不忘的女人。
   玉风是个个体小老板,和别人合作开了个鞋店。赵全是在退休后去市场闲逛的时候,认识玉风的。看见玉风第一眼,就被这个风姿绰约的女人迷住了:这个女人十分漂亮,保养得也很好,身上洋溢着成熟女人那种独有的韵味,大眼睛,瓜子脸,眼如点漆,眼波盈盈,皮肤如雪,过腰长发在脑后束了条金带,给人一种清秀绝俗的感觉,特别是那个身材,保养得很好,孙大英和人家根本就没法相比。后来,赵全就常常去那个店里,有事无事总要搭讪几句。一来二去,两人就熟了,也知道了玉风的一些情况,从那个时候起,赵全的心里就有了活想法,想着怎么去接近她,即使哄不进门,哄上床自己也不吃亏。赵全正绞尽脑汁呢,这个女人自己找上门来。
   “早知道你是公司的经理,我就直接找您了。”玉风端着“五粮液”给赵全敬酒,精心修饰过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一身白底紫花的连衣裙更显得身材凹凸有致,淡淡的香水味让赵全有些心猿意马。
   赵全犹豫了一下,接过酒:“好些年不喝酒了,今天就破例。我干了,在座的一起来。”除了玉风,来的还有玉风的一个闺蜜,还有就是赵全的两个朋友。
   “早知道你们认识,我就不费这个周折了。”中间人八面玲珑,见两人相熟,连忙见缝插针打着圆场。
   “没事,没事。大家都是熟人,好说,好说。”赵全满面春风,心花怒放。心想总算老天有眼,有些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感觉。
   好久不怎么喝酒的赵全,竟然放开了量,不等别人相劝,主动关了手机,和别人喝起酒来,一边喝还一边说:“这就是美女的力量。”惹得众人都哈哈大笑。恍惚间,赵全似乎回到了年轻时代,张口妙语连珠,举杯觚干觯净。惹得玉风都有些醉眼迷离了。酒足饭饱后,又说去KTV,赵全说:“这个年龄的人了,还是打几把牌吧。”于是又打麻将,玉风搞服务,更多的时候是坐在赵全旁边看,时不时还用圆润的手臂不露痕迹地有意无意的接触一下,更加让赵全心神荡漾。十二点多了才散场。
   临走时赵全说:“姑娘的事情包在我身上,没有问题。”
   玉风说:“那太感谢了。哪天我去拜访你和嫂子。”
   “不用不用。我就住在单位家属楼上,来来往往的都是熟人。单位呢,我已内退快一年了。”赵全说。
   “那就有情后补。”玉风说着,递给了赵全一个装着烟酒的袋子。
   “不过,你姑娘的相关资料要给我。户口呀,学历呀,这些东西必须要有,还要快。”赵全用牙签剔着牙,看着玉风。
   “这……”玉风扭头看着中间人。
   “明天去鞋店,给朱经理挑一双鞋。”朋友点了一句。
   “哪有送鞋的。”另外一个朋友开着玩笑说。“我看公园合适。年龄相仿,还有些那个什么像。”
   于是就约好了在公园见面。其实,赵全是怕玉风来家里的,家里那个母老虎说翻脸就翻脸,一看玉风这么有气质,再闹出一番,谁的脸上都不好看。还有一个原因,别人给玉风介绍说自己是退休的经理,自己心里清楚得很,自己只是在九十年代发展第三产业时,在单位的“三产”当过几天销售副经理,享受过一段时间的副科级待遇,后来那个部门撤销,就又开始干自己的老本行,在机关开值班车。可从那以后别人都叫赵全朱经理,就这么叫了下来。如果去了,知道自己只是个司机,那不是自己打脸的事吗?
  
   六
   等老婆一出门,赵全三下五除二洗了碗,又在板寸头上打了些发乳,还在腋窝处撒了些香水,把新换的本来就很平整的白衬衣领拽了几下,才出了门。
   开着自己的比亚迪小车,赵全直接去了公园大门。赵全一面开车一面想,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把玉风追到手。想想自己的婚姻,赵全就是一肚子懊恼,当年自己吹牛说能上了刚刚寡居的孙大英,不惜采取偷配钥匙、下安眠药的办法,实现了自己的目的。本来以为孙大英爱面子,只要自己不留下痕迹,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谁知道就那么春风一度,孙大英竟然怀孕了。自己还在向别人吹牛如何上的孙大英,孙大英的肚子就鼓起来了,且不顾一切要把孩子生下来。那是什么年代呀,刚刚经过严打的八十年代,要是孙大英上公安局告状,别说是其它,就一个流氓罪,自己就得在里面待上十年八年的,那些年,因为这个事情,自己的朋友们好几个都栽了。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娶了比自己大十岁的孙大英。

共 9834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老女人孙大英的故事十分凄凉!还是姑娘的时候,她和一名上海知青恋爱结婚,生育了一个女儿。后来知青回城,却无力为孙大英办户口问题,孙大英无奈就与上海知青离婚了。就在寡居的日子里,同事赵全与人打赌竟然采用配钥匙、下药的手段占有了孙大英,还四处吹嘘自己的能耐。想不到就这一次孙大英就怀孕了,那时候国家正在搞严打,赵全就心不甘情不愿地娶了孙大英。孙大英婚后才知道赵全拈花惹草的毛病总也改不掉。后来女儿大了,孙大英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想和赵全白头到老。想不到三十多年都熬过来了,赵全一年前做的孽,报应却报到家了。万念俱灰的孙大英刀架脖子逼走了来人,也赶走了赵全,将房产证和银行卡还有各种密码写在一张纸上,以快递邮件寄给了女儿,自己选择在公园深处的一颗树上,上吊自杀!小说结构严谨,故事典型,富有生活气息,敲响了家庭婚姻道德的警钟!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8-11-09 11:28:47
  孙大英一生的坎坷令人惋惜!为你的佳作点赞!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2 楼        文友:陆屿璠        2018-11-09 21:08:21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公平的事就在这些经里。如果孙大英多为自己想想就不会选择这样一个结局。很可惜的一个人。值得一读的好作品,为你点赞!
回复2 楼        文友:金源        2018-11-10 18:08:04
  谢谢老师点评。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