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五个杠子馍全进肚了(散文)

编辑推荐 【流年】五个杠子馍全进肚了(散文)


作者:快乐一轻舟 秀才,2669.1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25发表时间:2018-11-09 13:00:43

【流年】五个杠子馍全进肚了(散文) 1960年,我六岁,还没上学。某一天,我在县城大街上碰见了我爹。那时候,我爹还在供销社工作,工作地点是离县城有七八里的一个乡村代销店,平时很少回家,我们住姥娘家,见面就更稀。
   住姥娘家,主要为的是给我和我二哥治病。我和二哥从小都得了肺炎和气管炎,稍微一受凉,就憋闷得很,呼哧呼哧喘粗气。我姥爷和两个舅舅是医生,家里就开着药铺,治疗起来比较方便一些。经过在姥爷家的一段治疗,我的病基本痊愈,我二哥不太听话,不按时吃药,还有些尾巴,但毕竟好多了。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姥爷和两个舅舅都是医生,家庭收入相对好一些,姥娘家里生活条件也就比一般人家就好一些,能吃个饱饭。当然,毕竟是大饥馑年代,姥娘家里生活条件也只是相对好一些,所谓吃饱,也是饥不择食,面食主要是红薯面加高粱面,外加野菜,不断顿,填饱肚子而已。平时里也几乎吃不到精细的饭食,别说肉食了,就是小麦面做的白面馍也很少见到。即使这样,也比在我们家里好了许多,最起码,能填饱肚子了。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我们弟兄两个身上因饥饿而产生的浮肿也渐渐消减,胸膛上高挑的肋骨也逐渐趴伏下去。
   我爹遇见我之后,就领着我到姥娘家附近某一个单位食堂,买了五个好面杠子馍。所谓杠子馍,就是两个卷子连在一起。所谓好面,就是小麦面,也称白面。那个年代,一年四季,几乎很少吃到白面,即使是夏季,收获了麦子,大多都上缴国库了,普通老百姓也吃不上几顿白面做的饭。所谓物以稀为贵,在那个年代,白面称为好面大概也是这个原因吧?将面和好后,卷成卷筒状,然后用刀一块块均匀地剁开,剁成长方形,在笼上蒸出来,叫好面巻子。剁卷子的时候,每两个为一组,中间虽有一道刀印,但并没有彻底断开,蒸好以后,两个卷子还连在一起,就被称为杠子馍。
   我爹先递给我一个杠子馍,叫我吃着,然后,拿一条手绢,把剩下的四个包裹好,递给我,告诉我,“把这四个杠子馍拿回姥娘家,让你二哥、姥爷、姥娘、大舅和二舅吃。”然后就离开我,忙别的去了。
   姥娘家就在附近,我一边吃着,一边提着用手绢包裹好的那四个杠子馍,往我姥娘家走。
   多少天都吃不到好面馍,这次吃到了,又甜又香,面也很柔韧,有嚼劲,真是解馋啊!嘴里就难免咬得快,嚼得急,大有狼吞虎咽之势,没走多远,一个杠子馍就全进了肚子。这一吃不当紧,唤醒了我肚子里的饿虫,它在我肚子里上下翻腾,搅动得胃肠蠢蠢而动,就憋不住还想吃一个。
   无奈,有爹爹的话在前,再吃一个,回到姥娘家怎么说呢?一旦爹爹什么时候再问起来,又如何交代?就只好懒洋洋继续走路。
   走不几步,那饿虫像着了魔一样,爬进我脑子里,大喊:“吃吧!吃吧!那杠子馍多香啊!”
   但是,另一个声音也在呐喊:“不能吃!不能吃!”
   饿虫又说:“再吃一个,还有三个杠子馍呢,回到姥娘家以后,把杠子馍掰开了,就还有六个卷子。他们还都能吃上一个卷子呢!”
   另一个声音说:“不行啊,姥爷姥娘要知道了,多不好啊,他们待我那么好,给我和二哥治病,又经常给我带吃的,我要多吃了,多对不起他们啊!”
   饿虫接着说:“他们知道了,也一定不会怪你,他们待你那么亲,你就是拿回家,他们也一定会心疼你,舍不得自己吃,让你多吃呢!”
   就这样,解开手帕,拿出一个杠子馍,迫不及待,又猴急猴急地吃起来。没走多远,又吃完了。
   吃完第二个,肚子里有了些充实的感觉,总算消停了一会儿,脚下就快了一些。
   走着走着,脚步却又渐渐缓慢下来,那饿虫又在脑子里滚爬,想吃的感觉又蜂拥而来,叫我招架不住。脑子里两个声音吵闹得不可开交,最终,饿虫道高一丈,胜了,它发布命令,“吃吧!再吃一个,就一个嘛,吃了这一个,还有两个杠子馍,掰开来就是四个卷子呢,还能让四个人解馋呢,没事!”
   就这样,稀里糊涂,又吃掉了一个杠子馍。吃完之后,心里还一再警告自己,“可是不能再吃了,再吃就太没法交代了!”
   这以后,一边走,一边在心里不断警告自己。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座桥跟前,过了桥,就到了我姥娘家里,我姥娘家的房子已经清晰在望了。
   桥下是一条环城河,河床干涸。平时里,我和二哥及其他小朋友经常钻到桥底下去玩。这一次,不知为何,竟然鬼使神差,不由自主,钻到了桥洞里。
   到了下面,坐在桥洞里,瞅着还剩下的两个杠子馍,竟然长时间发呆。其实,那里是发呆,还是饿虫在作乱,在高一声低一声地喊着:“吃吧!吃吧!多么香甜的杠子馍啊!”而且,肚子里竟然越来越饥饿难耐,想吃掉那两个杠子馍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今天,借用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里面的一句名言,“Tobe,ornottobe,thatisthequestion。”稍加改动一下,吃还是不吃,这是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折磨着我,让我一边因为想吃而感觉耻辱,深深自责;一边又罗列应该吃掉的理由,而自我宽慰。这种矛盾纠葛,让我心里异常难受,让我的心如同在炼狱里煎熬。
   最后,一个似乎最有说服力的理由给了我吃下去的力量:就带回去两个杠子馍,姥娘家里人问起来,还得编瞎话,编不圆,漏了馅儿,保准丢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全吃掉,权当没这回事儿,大人就是知道了,吃掉一个杠子馍和吃掉四个杠子馍的过错,也差不哪去!
   吃!
   解开手绢,拿起来,一口接一口,吃了一个再吃一个,终于,最后两个杠子馍也全进了我的肚子。吃完以后,肚子依然不鼓不涨,大概也就是不太饿而已。肚里有了食儿了,心里反倒如释重负,觉得轻松起来。
   手绢怎么办?崭新的……思来想去,没舍得扔。
   钻出桥洞,回到姥娘家以后,心里一直扑通扑通乱跳,做贼似的,不时拿眼偷瞧大人,唯恐大人们问起我到哪里去了,干了什么事儿。大人们哪里知道前面发生的故事,各忙各的,全然无人顾得搭理我。我倒感觉非常幸运。
   到了吃饭的时候,姥娘叫我,“三儿,吃饭了。”我假装若无其事,端起碗就吃,而且,怕露出什么破绽来,和平时吃得一样多。吃起来,才知道有那五个杠子馍垫底,和平时感觉就是不太一样,但是,也没感觉太困难,就把应该吃的饭又吃了下去。当然,大人们谁也没有看出我有什么异样,就连我二哥也浑然不觉。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饭量真是大得惊人。要搁现在,一顿饭吃掉一个杠子馍,就算大饭量了,而那时,我才是一个六岁的小孩啊!
   唉,不还都是饥饿闹的嘛!
   后来,我爹也从未再问起过,这件事儿真的就是天知地知我知了。
   再后来,几十年之后,我才对家里人讲过,而且,就拿《猪八戒吃西瓜》的故事作比较,我那时多像贪吃的猪八戒啊!家里人只当笑话听,哈哈一笑,过去了。
   哦,对了,忘了交代了。后来,我姥娘发现了那块手绢,问我怎么回事,我说:“大街上拾的!”

共 261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好有意思的一篇小文,孩子偷吃的心理戏描写的丰满俏皮。饥饿是哪个孩子也抵挡不住的,何况在六十年代初期。作者用五个杠子馍来回忆自己当时的淘气和矛盾心理,读起来觉得趣味横生,但一丝苦涩在喉头久久横鬲,没有经历过饥饿的人或许不理解当时面对美食的诱惑,一个六岁的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身体对营养的吸收也呈现饥渴的状态,六岁的孩子纠结着,矛盾着,安慰着,又尝试着,作者文字平实但生活味儿十足,语言充满童趣、天真,心里活动发生时的对话典型有趣,突出六岁孩子自我约束、自我解劝的孩子特性,读后仿佛就是自己在经受这种诱惑考验,一个字:好,推荐阅读!【编辑:茉莉花香香满苑】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茉莉花香香满苑        2018-11-09 13:02:22
  感谢作者投稿流年,编辑的有点迟,请多多原谅,问安!
回复1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8-11-09 13:58:40
  在江山文学网的编辑几乎都是义务劳动,每个人还都有自己的工作,还要挣钱养家糊口,能坚持下来,也全靠的是一种兴趣爱好,理解,辛苦了!
2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8-11-09 13:54:32
  感谢茉莉花香香满苑编辑的编审和精彩的编者按语,文字的思想和语言把握得很准确!
回复2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8-11-09 13:56:14
  在江山文学网的编辑几乎都是义务劳动,每个人还都有自己的工作,还要挣钱养家糊口,能坚持下来,也全靠的是一种兴趣爱好,理解,辛苦了!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