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时光之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时光】洗浴往事(散文)

精品 【时光】洗浴往事(散文)


作者:肖群 白丁,10.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26发表时间:2018-11-09 16:21:00
摘要:曾经红极一时的诸暨老浴池早就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各式各样洗浴中心随处可见,不过,时下大家去浴场不再是单纯的清洁身体,更多出于休闲、社交的现实需要。

【时光】洗浴往事(散文)
   诸暨老城关的“诸暨浴池”,位于大桥路上的水河里1号。当年,是县城里仅此一家对外开放的国营澡堂。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绝大多数人家都不具备家中洗浴的条件,而极少几个工厂单位的浴室,只供内部人员使用。因此,冬天里洗个浴,也成了生活中比较要紧的一件事体。
   有人为了节省几毛钱的浴资,整个冬季几乎不洗浴,脖子及耳朵背后,积了厚厚的污垢,像一层黑黢黢的蛇皮。
   也有人在家里面洗,不说盆浅水少洗不干净,或是室内温度偏低,冻起鸡皮疙瘩,单其中繁琐的洗澡程序,也实在让人有点望而却步。须是挑上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逼仄的屋内腾出一方空间,准备好沐浴的大木盆,还有若干盛清水的容器,煤球炉子烧好洗澡的热水,灌满所有的热水瓶,然后将全部门窗密闭,屋中央不忘放只烧得正旺的煤球炉取暖。
   匆匆洗完,抖抖索索地穿好衣服后,还要把一大盆脏水抬出倒掉,最后一点点拖干溅在地上的一摊水渍......
   因为利用煤炉取暖,又不通风,每年总有一、二起洗澡煤气中毒的消息传来,那时似乎也见怪不怪的。
   儿时的我,每个周末都要随父亲去诸暨浴池洗浴。那时,一到周末或节假日,去浴池洗浴的人会特别多,尤其是过年的前几日。民间有过年前剃头洗浴,洗净一年污垢,洗掉旧年晦气,清清爽爽迎新年的传统习俗。从每年腊月二十至三十夜下午的十来天,是一年之中浴池生意最火爆的时候,十里八乡的农村人也涌进城来洗浴。尽管浴池从清晨到深夜,整日开放,但仍拥挤鼎沸,常常人满为患。
   那几日,浴池门口一大早便排起一男一女两支长长的队伍,等待浴池开门。当时,大池的水一天一换,老浴客讲究“赶头汤”,每天浴池开门时,池水新鲜注入,清澈滚烫,先洗为快。
   那时的诸暨浴池还是个老式澡堂,热水全由烧原煤的大锅炉产生,现在已很难见到。
   休息大厅里,一字排开几十张长躺椅,椅与椅之间有个茶几,供客人摆放茶杯、烟缸等,躺椅上铺着一块蓝白相间的罩布,躺椅下部有个更衣箱,用来存放客人的换洗衣服。高高的天棚,靠近天棚一排采光的天窗,积满陈年灰尘的玻璃上几乎不透光亮。
   凭票进入休息厅后,浴池师傅会利索地将你引到一张空躺椅前,然后交一把更衣箱钥匙,脱下的外衣外裤,师傅会小心整理好,用杆长叉稳稳当当叉挂在躺椅上方的墙壁挂钩之上,既不占地又非常安全。大冬天的棉袄棉裤至少十几斤重,轻轻一叉就落到三米多高的衣钩上,师傅的功夫确实令人叫绝。
   拿上公用毛巾,换上一双木拖鞋,就可以进到洗浴间洗浴了。浴池里的木拖鞋,其实是用厚木板削成鞋底样子,再钉一截帆布带做袢子,做工简单粗糙。木拖鞋又笨又重,小孩子穿上没走几步就会摔跤的,我干脆光着脚跑去大池的。大人们穿着走来走去,发出清脆的“踢嗒踢嗒”声,一直传得很远很远。
   那时,浴池的设施也简陋,男浴室的也就一大一小两个砖砌水池,外加几个淋浴喷头而已。
   掀起脏兮兮、潮乎乎的厚棉门帘,一股热浪扑面而来,雾气氤氲得分不清东南西北,穹顶不时掉下几滴积雾不住的大水珠,冰冷的落在身子上。循着人声走近大池,池里全是赤条条的浴客,简直难以“插足”,而那池水浑浊得跟米汤似的,飘浮着一层泡沫似的污垢。
   我只得坐在池边,试着用脚入水,慢慢往身上撩水,等适应了水温,才敢把身体缓缓沉入池水中。
   一阵轻轻的战栗之后,热水很快浸润了皮肤,感觉每一个毛孔都舒展开了,有种说不出来的轻松惬意。
   有时我会垫块毛巾在池沿上,头枕着,微闭双眼,一任水没脖颈,整个人就如入云端,漂浮起来,一时不知身在何处。
   等到身体浸泡得差不多了,才开始搓洗,搓去了大把大把棉絮似的泥垢,抹上肥皂,再到淋浴喷头下冲洗一番,就可以如释重负地走出洗浴间。
   一出门口,早有师傅拿着烫人的热毛巾,替你前胸后背揩干身子,接着又递上一块烫手的毛巾让你揩脸。
   回到躺位,若你需要继续揩拭,眼疾手快的师傅,照样会及时送上热毛巾的。
   滚烫的毛巾,就在大池门口的汽锅里蒸着,师傅也不过去取,而是高喊一声,那边的人听到后,取出一叠热毛巾,便飞碟似地抛出,也不知几个师傅中途传递了几回,最后,热气腾腾的毛巾竟奇妙地传到这边师傅手上,这绝活看得大家眼花缭乱,啧啧称奇。
   浴客们陆续出浴后,休息大厅的空气异常热闹起来,谈笑声、夹杂各具特色的呼噜声不绝于耳,有人一高兴,还会清唱几句戏文,自娱自乐。
   裹上浴巾的浴客,有的在松松软软,酣然大睡,也有的一边喝茶抽烟,一边下棋看报或漫无边际的与邻座浴友闲聊,大到国家大事,天文地理,小到家长里短,鸡毛蒜皮,任何话题皆能成为他们的谈资;当然聊得最多的还是女人与生计。大人们的这些,对于小孩子来说,似懂非懂,皆兴趣索然。唯一的兴致大多与一点吃食有关。
   当年浴池的弄口,人民电影院大门前面,有许多小摊的,主要卖花生米、葵花籽、罗汉豆、甘蔗、麦芽糖等廉价炒货、零食,也有油灯盏、南瓜饼之类的小吃。待天气较凉,番薯、板栗上市,便又会冒出一二个卖烤番薯、糖炒栗子的摊子来。
   深秋时节,街头的梧桐树叶掉落一地,冷风裹挟着落叶“悉悉簌簌”地打转,平添了几分萧瑟的寒意。影院旁边的避风角落,多了只大铁锅,锅里面炒爆的板栗,飘出阵阵甜香,温暖着小城赶路的人们。
   去洗浴路过,禁不住我的软磨硬泡,父亲总会买上一包油光发烫的糖炒栗子,带进浴池去。
   小时候,我不太情愿做的事情就是浴池洗浴,因为去浴池要走很多路,为了“赶头汤”,就得起早,天还未亮,就被父亲叫醒,瞌充懵懂地提着装有肥皂及换洗内衣的尼龙丝网兜,跌煞绊倒地赶往浴池,尽管如此,也已有不少人捷足先登,买浴票经常要排上半天队才轮到。
   此外,大池里人挤人,人挨人,气急胸闷,想小便也无卫生间,好多孩子都在水池里偷偷地解决。热气蒸腾下,池里常有股难闻的尿骚味。
   最使我难忍的还是每次下大池,父亲总要我泡够时间,皮松肉胖之后,像褪猪毛一样给我搓泥垢,父亲的手劲特大,搓得我大呼小叫的,浑身皮肤红哧哧的,好几处还火辣辣的生痛,皮屑污垢纷纷掉下,他还说没有搓干净。
   那时候我一心盼望父亲的搓澡快一点结束。到了躺椅,我就可以吃炒栗子了。
   浴后,当父亲进入梦乡或者侃侃而谈之时,便是我手捧纸袋,享受糖炒栗子美味的大好时机。
   此时的栗子外壳还流着黏黏的糖汁,热度尚存,去壳已相当容易。不时从袋中夹一个出来,吹一吹,剥壳入口,香甜粉糯,根本停不下来,一包栗子就这样一颗颗地被我吃进肚里。
   回忆像面筛子,经时光之水不断地淘洗,总能漏掉那些痛苦与忧伤,把幸福与美好的一切留于记忆深处,在某个不经意间晒出来温润心田。
   现如今,家中想洗个浴相当方便,曾经红极一时的诸暨老浴池早就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各式各样洗浴中心随处可见,不过,时下大家去浴场不再是单纯的清洁身体,更多出于休闲、社交的现实需要。
   时隔数年,不知怎地,我仍忘不了那糖炒栗子的味道,总也怀念那些在“诸暨浴池”洗浴的往事。

共 271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老城关的诸暨浴池呈现的是一派旧时生活景象。文章场景描绘得真实,将读者视线拉到物质还远没如今丰富,甚至洗澡也是件奢侈讲究的生活年代。早早起来排头汤的长长的两队男女,热气腾腾看不清对面的场面,这些隆重热闹把那个年代的物质与精神生活一语道破。而今洗浴已是件稀松平常之事,成了一种休闲方式,却少了许多生活的味道。散文很有场面感,如一幅幅铅笔素描般,虽画面的底板是灰色,但那些线条依然清晰,甚而,浴汤中的热气也徐徐升腾,以及栗子的香甜,将人们的满足与喜悦尽数道来。荐阅!欢迎肖群老师投稿时光城!【编辑:雪飞】【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81113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雪飞        2018-11-09 17:10:14
  诸暨老城关的生活记忆,系列片断,期待精彩!
回复1 楼        文友:肖群        2018-11-13 08:20:15
  感谢雪飞老师的精彩编按。
2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8-11-13 15:18:46
  好多场景似曾相识。想起有部电影“泡澡”。真是生动形象!
时光是一朵清澈的回忆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