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菊韵】老井(散文)

绝品 【菊韵】老井(散文)


作者:乐歌 秀才,1928.0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165发表时间:2018-11-10 20:06:27

【菊韵】老井(散文) 老家是个大湾,有着百余户人家,这在丘陵起伏、湖汊交错的鄂东水乡并不多见。能够聚集起这么多的人口,不仅仅因为湾中有两条历经几百年沧桑的龙窑,更在于有一眼经年不绝、清甜甘冽的老井。
   有时在梦中,世界缩小到只剩一口老井,而后才不断发散,覆盖了整个大湾。而老井是否记得,有一个我,神思悠悠,逃也似的投靠在它悠远和清澈的梦境里?唯有此时,我才可以放下心来,凝视它和它的周遭。大湾中央、几条小道汇聚之处,便是老井的所在了。放眼过去,湾子以龙窑与老井为中心,呈扇形向外扩展,房屋是典型的鄂东民居样式,三列六间格式,中间是堂屋和灶房,两边是厢房,屋前是连通全湾也是通向老井的道路。在梦中走着走着,我竟仿佛寻回岁月的源头,六根也变得清冽纯明。
   我家就住在老井附近,见得最多的是挑水人和桶沿下探头探脑的井水,还有小路上湿漉漉的一行水迹;听得最多的是井边人们热情的招呼声和挑水人沉重的脚步声,以及被压弯的扁担吱吱呀呀的嘶鸣声。这种感觉,颇像电影中的慢镜头,眼中所见的景象变得舒缓,声音入耳,恒久而辽阔——那是一种使人安静的温柔景象,一种如轻魂般游荡的醉人声音。
   老井到底有多老,就连湾里的老人也说不清。众口一词的说法是,从小井就在这儿。前几年回乡,偶然在井口附近一块斑驳的紫砂石碑上,隐约看到一串串文字:某某人捐资多少文,末尾处有道光某某年字样,显然是一块当年修井的“功德碑”。据此推测,老井距今约两百年了。四块长条紫砂石,围成一个四面出头的“口”字形,因常年踩踏和岁月侵蚀,井沿早已凹陷得不成样子,更显得老旧;井边是前几年才浇注的水泥井台,差不多赶上井沿的高度了,记忆中井边的青石板已不知去向。井中分下中上三层,底部最宽处三米有余,每往上一层,缩小一圈,井口只有一米见方。神奇的是,深度十五六米的井,并没有使用水泥砂浆或糯米石灰黏合,全是长达一米且透水性极强的紫砂石直接垒砌而成,这也许就是井水源源不断、清澈洁净的奥秘吧。尤为难得的是,老井虽历经两百年,却没有出现明显破损,始终充满着活力,只有条石上的青苔和石缝中长出的水草,年复一年,诉说着老井的故事。
   每年春上,湾里都要组织淘井。厂长先是到各家各户通知,要淘井了,赶紧蓄水。厂长就是村长,这是我们湾不同别处的地方,属于村企合一的组织,对外叫陶瓷厂。于是,每一户人家都灌满了水缸,水桶也存上水,大盆、小盆、坛子,甚至不用的锅都接满水。这样一来,很短时间里,井水就舀去一半。接着,各家的精壮劳力都赶到现场,三根粗壮的杉木杆已经竖起,上面安着滑轮,一条粗麻绳搭过去,一头系着比平时挑水大得多的巨型水桶,有专人放桶打水;另一头则有一群人往起拉,水桶出来后,又有专人过去抬水,倒在侧边水沟里。如此这般,配合相当默契。淘井,是春季的歌咏,此起彼伏、高亢嘹亮,能够让日子变得热闹、温情和欢畅。
   淘井是湾里的大事,少不得婆姨们也来看热闹。三个女人一台戏,叽叽喳喳的话里藏着机锋——“厂长真事多,水不是很干净么,干嘛还要淘,看把我伢他爸累得!”“哟,就晓得心疼你家男人,别是早晨厂长吵了你家春梦吧,哈哈哈!”“你们这些骚婆娘,就知道说这些,看我家三儿那一身腱子肉,做事多卖力气!”女人们的话,像软软的沙子,既不硌脚,又不冲撞,款款地抹去你全部的力气,温柔得可恨。无奈之下,女人们彼此放出井水般甘甜的笑,相互捶打的拳头也像搅动井水时温柔的浪花。而不懂事的我们在人群里穿来跃去,一会儿跑到水沟里看看有没有舀上小鱼,偶尔看到一只,一群小子冲过去争抢,抢到的高兴得像个获胜的将军,没抢到的也不懊丧,跃跃欲试地等着下一桶的到来;一会儿又跑到拉绳的队伍中,憋着小脸装模作样地用劲,这时家长们就呵斥各家孩子,道一声,上别处玩儿去!我们只好悻悻然地离开。但老井的诱惑终归是孩子们无法抗拒的,我们小心翼翼地试探着,挪近着,在被呵斥和亲近老井之间,努力丈量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
   随着时间推移,井水越来越少,等到舀干了,井底的淤泥袒露,真正的考验也就来了。这就需要一个人下去,把泥巴和杂物装到桶里。而这个人不仅要身体强壮,还必须胆大心细。要知道井底有十几米深,下面的稀泥到底有多深还是个未知数,没点胆量谁敢下去?而稀泥里兴许会有破玻璃瓶、碎瓦片,稍不注意就可能划破手脚;最要命的是下边可比上面冷好几度呢!又要站在泥水里干活,没个好身体咋扛得住?
   每每此时,总会有一两个后生勇敢地站出来。这其中就有我大哥,别看他身材不高,却体格健壮、一身的胆气。大哥站到大桶里,绳子准备往下放时,母亲送来一件旧棉袄要他穿上,又逼他喝了半碗热姜汤,这才忐忑不安地看着他下到井里,一直等到他从井中安然无恙地爬上来,母亲不曾离开半步。等回到家中,母亲做了热气腾腾的鸡蛋面,看着他吃完,又要他躺上床,压两床棉被,边盖被边数落——以后这种事你少在外边逞能!父亲却对大哥投以赞许的目光。不以为然地说,要我看伢蛮懂事,这大人了,为湾里做点事也是应该的!
   淘洗过的老井果然容光焕发,出水量更大了,水也更清了。全湾男女老少六百来口,除了洗衣,煮饭烧茶洗澡洗脸喂牲畜,全靠这眼老井。每天来老井打水的人,从早到晚络绎不绝,却不见水位下降多少,似乎总也用不完。而水的洁净,向来为湾里人所自豪。以至于多年后,湾里安装了自来水,很多乡亲却嫌自来水有异味不好喝,而宁愿到老井挑水。记得小时候,我们常常在外边玩儿得一身汗或是从学校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在水缸舀大半瓢水猛灌,却从不见生病。就连六一儿童节到镇上看电影,别湾的孩子买酸梅汤喝,而我们都是带着大瓶加了糖精的井水,一口下去,甜丝丝、清凉凉的滋味经喉咙流向四肢百骸,能瞬间感到老井珍贵的赐予。
   夏天里,老井更透出它独特的魅力。外边温度高达三十七八度甚至四十度,而井水却一如既往的冰冷刺骨。于是就有人把啤酒装进小桶,放到井里“冰镇”,似乎老井成了他们家冰箱。这种行为令大多数湾里人所不齿,只能偷偷摸摸地干。也有人嚷嚷天太热了,真想跳到井里凉爽一下,然而也只是说说,终不敢那么做,因为老井在人们心中的神圣着呢!更何况自己也要吃水,怎么舍得弄脏呢?甚至有小两口闹别扭,外嫁过来的新媳妇不知就里,威胁说要跳井,男的不但不阻拦,还反唇相讥——你跳啊?看湾里人不撕了你!
   我家离老井很近,又在湾里的主路上。夏天的傍晚,湾里人都要去湾口乘凉,夜深了又要路过这里回家。这时候父亲总要打一桶井水放在家门口,路过的人渴了,舀一瓢饮,顿时全身有了清冽之意;有时候气温高,父亲发现才打的水很快就不凉了,就把原来的水倒掉,重新打一桶,反反复复,不厌其烦。湾里人不道一声谢,父亲也从来不着恼。古人讲,水利万物而不争,我想父亲是有着井水一样的品质的。
   夏夜,湾口的泥墩之上,摆满了竹床,清一色用井水冲刷一遍,洗去尘埃之后,自然生出丝丝凉意。男人们围坐在一起,谈天说地,讲古论今;女人则扎堆聊东家长西家短,比划谁谁的针线活更出色,谁谁做的布鞋好看又耐穿;一口水桶就架在泥墩中间,里边是加了糖精的井水,谁渴了,就去舀一碗喝,冰爽沁心;躺在竹床上的我,吹着裹着草香味的清风,听奶奶讲古老的故事,看着满天星星眨眼,仿佛整个宇宙都在微微晃动;而在月朗星稀的时候,月光如泣如诉,幽咽泉流一般,引得我望着冰轮出神。想着什么时候能够上去看看嫦娥姐姐,还有她怀抱里的小玉兔……
   寒冷的冬天,湾里一片萧瑟,可井边仍最是热闹。从井口往外冒着热气,似乎有神仙住在里边,不禁让人啧啧称奇。于是乎,井台俨然成了全湾的集散中心。有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自告奋勇专门负责打水,而大姑娘小媳妇们也乐享其成,手里忙活着自家物事,还不忘相互打闹调笑,有时候也整出一两句荤不荤素不素的话儿逗小伙,憨厚的小伙往往不敢吱声,脸却红到了脖子根。一来二去,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也就有姑娘和小伙好上了。老井水滋养的爱情是甜蜜的,你听,姑娘的歌:老井沿上哥挑水/哥影子倒在井水里/妹娃子纳鞋想起你/一针扎到手指里……你再听一听小伙子的歌:老井里的水干了/井里的小鱼儿见了/不见的妹妹又见了/心里的疙瘩又散了……唱着唱着,就在井边唱出一段美好的姻缘。
   记忆中,我家挑水的活计总是大哥在干,他去挑水,我总喜欢跟着。他到了井边,放下扁担,用扁担钩钩起一只水桶,放下井,然后就那么一晃,提起半桶水往下“咚咚”两下,再拉上来就是满满一桶水了,我觉得非常神奇,好几次都想自己试试,但都被大哥推开,还说,小孩不要往井里看,会掉下去的!吓得我后退好几步。但孩童的好奇心是按捺不住的。上学时,尽管老师和大人一再告诫,不要到井边去玩,但顽皮的我们,总是撂爪就忘,把他们的话当耳旁风。到了放学的时候,我们这帮孩子趴在井口往里看,冲着水中的自己傻笑,幻想着会不会也像《西游记》中说的,从井里跑出一个龙王来!龙王是没有的。家长却不声不响到了身后,拎起浑然不觉的我们,丢到远离老井的地方,用细竹条抽打,边打边问,以后还长记性不?长。还去不去井边玩了?不去了!错误是必须承认的,至少可以少挨几下揍。但下次还去不去两说。
   整个童年时代,老井总是在我心里充满了神秘感。小学课文里“吃水不忘挖井人”的故事也让我充满遐想,我们这口老井的挖井人是谁呢?是不是也不能忘了他们呢?
   日子慢悠悠过着,我们在井边排列谁第一跟谁好,第二跟谁好……中,欢欣欣地长大,学到的知识越来越多,视野一点点扩大,而老井依旧面目慈祥地、不紧不慢地出水,长年累月守护着这方土地,滋润着土地上生活的人们。十六岁那年,我去了很远的他乡,每每忆起家乡的模样,除了亲人,就是那一眼老井。多少个夜里,我在梦中问询和眺望生命最初的风景,化身一只燕子飞回家乡,飞到井台之上。梦中醒来,有些发愣,不知道湿透枕巾的,是眼中的泪水还是那清冽的井水。
   母亲健在的时候,每次回乡,我都要到井边看看,亲手打一桶水,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缓解自己的乡愁。而此时的老井,已变得荒凉、孤寂。厂子垮了,年轻力壮的都外出谋生,只剩下一些风烛残年的老人伴着老井生活,湾子已破败得不成样子,没落、荒芜随处可见,曾经的沸腾、朝气与生动,已随风逝去。母亲说,老井已经好几年没有淘了,井水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味道。而母亲离开后,我再一次回到家乡,回到了梦牵魂绕的老井边,井台附近已然长出衰草,沟里积满了污水,不明的飞虫与苍蝇共舞,井沿也有了薄薄的灰尘,只有少许踏痕,井壁处长出的杂灌已布满半个井口,俯身下看,虽也白云悠悠,井水深深,却没有了往日的灵性与神秘。
   近日读古籍。《水曹清暇录》一书写到北京安定门的老井,“井高于地,泉平于眉,冬夏不竭……士人酌泉”;而到晚清,这眼井在《天咫偶间》一书里,就已经变成“白沙夕起,远接荒村,欲问昔日之古木苍藤……无复藏鸦故迹矣。”读着读着,联想到家乡的老井,我的眼里就泛起泪光。天若有情天亦老。有情的老井终于老了,它与垮塌的龙窑、废弃的工棚、破败的老屋、荒芜的村道、空旷的村庄一样,被时光淹没,被岁月遗弃了。尽管这并非它之所愿,尽管它也怀念湾里袅袅的炊烟,树梢上婉转的鸟鸣,屋檐下合家的笑语与欢声。而今,这一切已经在人们的记忆中衰老,生命最初的模样,已消逝在浩渺时空,不久的将来,就连这口老井也会渐渐被人遗忘。
   那么,今天,我又该不该回家乡再去看望老井,以凭吊的心情哀叹今非昨是?仔细思忖之下,它为家乡做了那么多,也累了,不必再打扰它歇息,莫如静静地在心里探问它就好了。并且我觉得我是做到了的,因为,我经常梦见,老井如家乡温情的眼睛,母爱滴落的泪水;经常梦见,我已苍老如井,但永远流淌着清冽的甘泉。
   是的。我在老井旁,老井在我心。

共 465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口老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人,而今终于到了暮年,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作者用了热情洋溢的文字,描述了老井曾经的热闹景象,把读者的记忆带进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带进了那个热火朝天的生活中。透过这些文字,展现给读者那世世代代靠吃井水的人们那种友善互助的快乐生活。井边男人们谈天说地谈古论今;女人们聊天畅谈家长里短;孩子们听着老人们讲故事,仰望天空意想着嫦娥姐姐和玉兔的样子……描绘出了一幅太平盛世欢乐祥和的生活图画,令人感慨万千。一篇载满乡愁的散文,一幅蘸饱浓情的生活画卷,读后让人流连、回味、感动无穷。推荐给大家欣赏。【编辑:叶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1110020】【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81206第1144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叶雨        2018-11-10 20:08:41
  读者乐歌的这篇老井,想起了我们村子的老井,老井没了,但老井的故事依然在我们这代人中传颂着,回味起来,其乐无穷。好的作品,是能够引起和读者的共鸣,乐歌这篇文做到了,堪称是一篇佳作。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回复1 楼        文友:乐歌        2018-11-12 10:34:31
  感谢社长辛勤审稿,您的编按实在太好了,精辟解析了主题,为小文增添了光彩。
2 楼        文友:丝柳        2018-11-10 21:12:46
  这老井,勾起我的回忆,与我小时候村里一样的井,还有哪些会议,绵绵不绝的回忆里,都是对家乡的怀念和感情。
   喜欢这样的文字。
回复2 楼        文友:乐歌        2018-11-12 10:41:29
  曾经的老井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而今时代变迁,老井已失去了当初的使用价值,然而它可以留在我们的记忆里,是关于家乡与亲人的温暖回忆。
3 楼        文友:黄金山        2018-11-10 22:18:49
  农家老井,写得好,我写不来,请教我!
回复3 楼        文友:乐歌        2018-11-12 10:42:50
  黄老师您客气了,您是真正的大师。感谢您温暖留评,祝安好。
4 楼        文友:孙巨才        2018-11-11 22:33:40
  乡井,乡井,有乡就有井,每个人对童年时的乡井都记忆犹新。乐歌的文章激动人心,打开了每个读者有关乡井记忆的闸门。
回复4 楼        文友:乐歌        2018-11-12 10:45:33
  谢谢孙大哥温暖留评,祝安好,敬茶。
5 楼        文友:远近        2018-11-12 09:06:09
  老井就像一位历史老人,在沧桑的岁月里奉献甘泉,在一代一代人们的心中留下了丰碑。完成了它的使命之后,到了暮年,淹没在杂草之中。文字饱含深情,语言真挚恳切,充满浓浓的乡恋。
回复5 楼        文友:乐歌        2018-11-12 10:48:27
  老井饱经沧桑的模样,和悠悠情缘,根植于每一个游子的心中,那抹不去记忆,温馨而绵长,那淳朴的甘泉和丢不下的乡情,永远在生命里流淌。
6 楼        文友:贾录会        2018-11-12 13:05:44
  很好的一篇散文,学习了,老井没了。但是记忆还在
回复6 楼        文友:乐歌        2018-11-12 18:49:07
  感谢老师温暖留评,祝安好,敬茶。
7 楼        文友:北辰        2018-11-12 14:05:31
  水井自发明以来,就成为中华民族繁衍生息的重要水源之一。滋养生命,灌溉五谷,在悠悠岁月中,井流淌出永汲不竭的文化之玉液琼浆。
回复7 楼        文友:乐歌        2018-11-12 18:49:54
  谢谢北辰老师鼓励!也期待您的大作。
8 楼        文友:劳英        2018-11-12 15:20:09
  老井流出来来的甘泉 ,是人们心中永远都不会忘记的甘甜。那是中国人祖先留下的功劳,是祖先留下来宝贝。就是这个宝贝,让人们永远都不会忘记祖先。俗话说的,喝水不忘挖井人。
相信自己的努力
回复8 楼        文友:乐歌        2018-11-12 18:53:44
  中华民族是一个非常重亲情、乡情、友情的民族,“知恩图报”、“饮水思源”、“孝敬父母”、“回报桑梓”、“反哺故土”、“扶弱济困”、“邻里互助”等美德的激励和传承,铸成了中华民族的向心力、凝聚力。
9 楼        文友:秦孺        2018-11-15 11:48:31
  老井是一面镜子折射出故乡生活的苦乐。
回复9 楼        文友:乐歌        2018-11-18 09:29:40
  感谢老师热情关注,秋安,敬茶。
10 楼        文友:如风姐姐        2018-12-09 07:14:37
  佳作美按,强强联手,天下无敌!耶!点赞!(#^.^#)
回复10 楼        文友:乐歌        2018-12-12 19:53:28
  感谢老师温暖留评,祝冬安,敬茶。
共 11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