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微淡(散文)

精品 【流年】微淡(散文)


作者:许冬林 布衣,324.4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21发表时间:2018-11-16 15:17:54


   一、新凉
   听雨。在深夜,在旧楼老宅。雨声苍老。
   阳台外的晾衣杆上,有雨声,清越,历历可数。也许是因了与金属的碰撞,所以雨声里掺了金属之音。是壮年的雨声。
   只是,听起来,那雨声步履迟缓,犹豫,像是怀着叹息。
   是女儿家的叹息吗?为胭脂未抹匀?还是为新衣落水掉了色?还是,为了某一个人?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这是初秋的雨。雨声在夜色里,一滴一滴,生起无限凉意。
   玻璃窗上,铁皮质的遮阳棚上,楼外的香樟叶上,皆有雨声。但这雨声,总像是不常来往的友人,情意有种克制的淡。
   躺在黑暗里,听雨声,点点滴滴,滴滴点点。像一个个逗号,不远不近,不急促,也不休止。只是孤寂而缓慢地延续,向前,向黑夜深处,一步一步,一步一点。这样的雨夜,多么像我正在行走的岁月,荒寂漫长的岁月。平平的旋律,微带叹息的旋律,在波西米亚长裙下,轻扬,轻扬。
   风起时,雨声会倏然密集。像急急翻书的声音,又是一页,然后又是一个一个逗号缓慢隔开的句子。在淡淡的光影里,散发陈旧的气息。
   雨声里,我是醒着的。窗外,街道悠长交错,路灯如眸。长街楼群也是醒着的,醒在微茫的秋雨里。这醒,染着清秋的凉,古意的凉。是的,这秋凉仿佛来自远古,而不是季节更替里。黄昏路过十字街口,陡然下意识卷紧了颌下的秋香色丝巾,之后恍然,原来还是旧年的凉,晤面来访。
   我在雨声里,情怀缱绻,觉得自己就这样老了。是微老吧。
   微老应该是凉的。像银杏叶子在秋风里刚刚泛黄,黄得还未透,还不厚,还没有在阳光下耀金。
   熄灯上床前,我换了碎花的旧棉睡衣。站在镜子前换,我看见镜子里的女人,像一尾鳞片昏暗失去光彩的鱼。
   这是我不喜欢的暗。
   我曾经不懂得,时间的尘沙是怎样掩埋物事。我把一位画家送我的画子装裱,挂在朝阳的房间里,时不时赏览,一个人,会心一笑。可是,某日翻出家里另一幅未装裱的画,两相比照,凛然一惊。橙红橘绿,那些颜色也在光阴里淡了,凉了,不那么丰硕饱满了,不那么野心勃勃了。
   睡前的镜子里,一个女人,黯然成一幅旧画。
   那些鲜明的、耀目的、翻腾跳跃的时光,离我将渐行渐远,像朝雾里的离人。
   那些滚烫的、麻辣的、动辄轰然的心情,也一日日平静安妥下来,慢慢就生了听雨的闲心。
   听雨,听得自己成了一块古老的磐石。听得自己成了一泓千尺的深潭,无声,无惊。
   少年听雨歌楼上,
   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
   江阔云低,
   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
   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
   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这是蒋捷的词,喜欢了许多年。从前喜欢时,惟觉得忧伤。如今喜欢,喜欢其中的澹然。人生处处听雨,少年壮年老年,好像那雨一拍子比一拍子慢,是下山的步伐,夕阳沉浸在远处的山脚下。其实,雨还是雨,是听雨的心慢了。慢了,慢得一任它点滴到天明,到午后,到黄昏。我的心,不深不浅,一半盛欢喜,一半盛清哀。
   窗外,午夜的雨,静静走在空气里,走在街灯上,走在广场上的那些常绿灌木和草地上。雨的脚,走在城市和乡村,走在山川大地之间。
   走在梦里。走在梦之外。
   走在夜里,那声音像温柔的叹息,霏霏,霏霏。
   它们在窗外,还有一夜的路要走,甚至更长,所以走得舒缓。
   它们走在时间里。
   像我一样。我的脚步也走在时间里。抬眼望望,还有半生的路要走,索性不急了,慢下来。
   在这个初落秋雨的凉夜,自己跟自己说话,想想远的和近的。想想无关名利的虚无之物。想想不会再见面的那些人。想想永不会开始的一场恋爱,想想……想想。
   想想,我就能淡然接受时间赠予的这一捧凉。一捧新凉。
   有些花,颜色会越开越淡。
   宅前的红蔷薇,开在春暮的晚风里,一洗铅华,似乎有了隐者之心。微淡微淡的淡红花瓣,薄薄地颤。
   清秋的月亮,从东边的篱笆上升起来,在弧形的天顶上踽踽独步,遥望大地,到晨晓,月色也是微淡的了。彼时,露水濡湿篱笆上朝颜花的叶和花蕾,也濡湿了瓦檐和瓦檐下的蛛网。鹅在河畈上吃草,伸头一啄,露水簌簌而下。月亮的那一点黄,那一点红,都化作露水洒给了大地万物。它自己,微淡微淡的影子,隐没在西天尽头的朝云里。
  
   二、微淡
   有些日子,也会越过越淡。
   从前迷恋红妆。化妆包里,胭脂和口红断然少不了,喜欢自己的一张脸是千里莺啼绿映红的繁丽与生动。现在,喜欢素颜,喜欢素色,喜欢自己是晚明烟雨里的一篱淡菊。绯红,桃红,橘红,曙红……那么多深深浅浅的红色,我只隔篱看花一般地瞟一眼,不再流连,不再恋恋放不下。
   回想从前热爱舞蹈的日子,穿过那么多耀眼的演出服,珠片叮当,美得像要去涅磐……每次演出,为了登台,总要过江辗转,到布匹批发大市场里挑布,回来跟裁缝细细谋划款式……如今电子购物方便快捷,买件演出服比上菜市场买大白菜还要容易,可是,我已经不买了。
   如今,喜欢麻,喜欢棉,喜欢板色没有款式的大衣在身上晃荡。秋日艳阳,穿一件茶褐色的苎麻风衣,穿过小半个中国,穿得人像个出土的哑蝉,衣不惊人,独享清风不语。
   一直以为,写作是一件浓情的事。在寂静的深夜,在键盘上敲,每一个字都像是自己的情人知己,背负着炽烈疼痛的相思。现在,一颗心写薄了,薄得迎光一照可见血丝。
   薄得,只愿意阅读。在深冬,拥衾抱卷,听时钟滴答滴答,觉得自己像一个还未解人世风情的蚕蛹,在不分雌雄地生长着。
   还记得,从前一味沉溺于书写表达的畅快,倒不大喜欢阅读。那时曾有一编辑善意提醒我:要留时间来阅读,还要留时间给自己冥想,不要总是写。
   怎么可能总是写呢!写着写着,写的心就淡了。像一朵睡莲,从早晨开到黄昏,夕阳在山的时候,我会收拢花瓣,不再吐露心香。
   情怀和心境,到最后,都会微微淡下去吧。
   读明末文人张岱的《湖心亭看雪》,那就是一幅墨色微淡的水墨啊。
   “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冬日寒山,应是黛色,是浓墨里加了一点点青,冷峭瘦硬,突兀在天地之间,突兀在宣纸上,突兀在国破山河在的旧文人的内心。现在,大雪之下,一切微淡。山与天和水,都笼在一片茫茫无际的白色里,慢慢隐藏起自己格格不入的色调。包括长堤和旧亭,都是淡色了。家国恨也好,别离悲也罢,都笼进了苍茫如雪的往事里。
   这是一幅淡墨绘就的澄澈清冷的世界,掺不进一点人间的是非与情感。因为内心清远,所以放眼看,江山辽阔。
   住在西湖边的那一拨明末文人,就这样一日日将墨浓如铁的旧恨写成了空灵无染的淡墨小品。心意淡,笔墨淡,将自己放逐于淡墨一样的云水之间,冷也逍遥,孤也自在。
   所有的颜色,所有的喜好,所有的情怀,太浓了,都是囚禁。所以,只能是选择转身,微淡下去吧。微淡,或许是条出路。
   黄昏过长桥,远远看见旧时人。我假装不知,低头看湖水,湖水里颤动一缕孑然行走的淡影。啊……她没有抹胭脂。
  
   三、月白
   相思一老,都作了月白色。
   是啊,是月白。比春暮晚风里的樱花还要淡的白,比雨中梨花还要凉的白。是被初涨潮的海水舔了一口的白月亮,寂寂走了一夜,落在沙洲上,从此脱不去那水润润的浅蓝,忧伤的浅蓝。
   月白本是极清新的颜色,电视剧里民国的女学生常常上着月白斜襟小袄,下着齐膝黑色半身裙:电视剧外,一不小心就掀起民国风。但那月白色被《红楼梦》里的妙玉一穿,就全是一股寥落的仙气了。第109回里,贾母生病,妙玉来看望。那一天,妙玉身上穿一件月白素绸袄儿,外罩一件水田青缎镶边长背心,拴着秋香色的丝绦,腰下系一条淡墨画的白绫裙,风姿飘逸,很有出家人的范儿。回头看前文,无论是曹公,还是高鹗,都没有哪一次像这样工笔细描过妙玉的形貌风姿。我私下揣摩,妙玉此时的心境一定也大不如前了。那一次来看贾母时,宝玉已经成婚,她一颗芳心一定被尖尖冷冷地刺了一针。虽然,矫情自称是槛外人,但到底是脸红心跳地动过心的。现在,热热烫烫的心缓缓冷却下来,波平浪静的,于是一件月白的袄儿穿在身上显得格外贴。
   我常想,妙玉和黛玉就是一个人,同样的孤傲不群,同样的风神飘逸,是作者将一个人分开了写。黛玉因相思而死,死得幽幽寂寂,时光到此,便成为深无可测的黑洞。如果黛玉活着,大约就是像妙玉这样活着,耳热脸红之后,独自心跳之后,还要揣起隐痛,装着月白风清的样子,着一件月白的袄儿,来看视亲戚。
   相思一场,有什么用!相思老在心里了,终于自己清了场。心里的这片山河就这样瘦了,寒月当天,白水东流,浅蓝色的水气朦胧中,孤舟远行。人生从此也是这月白色的了,冷冷澹澹的月白。
   一本红楼里,月白色的袄儿,只见妙玉明明白白地穿过这一回。黛玉从扬州带来的贴身丫头雪雁,也有一件月白缎子袄儿,赵姨娘曾向雪雁借,要给自己的丫头穿了陪她回娘家去奔丧,雪雁没答应。雪雁的那件月白袄收在箱子里,想必不常穿,到底太素。宝玉大婚,雪雁被令去引新娘,从此做了宝玉房里的丫头,想必那件月白的袄儿更不常穿了,是啊,太冷清。旧物旧人和旧情,都暗暗敛进那一方月白色里了。
   只是月白,还不是茫茫大地真干净的大白。宝玉别父时,贾政正在船中写家书,停笔凝神之间,看见微微雪影里面一个人,光头赤脚,身披斗篷,与他拜别。贾政起身问询,登岸追赶,转过山坡,人影已倏然不见,只剩茫茫空阔的一片雪野。在宝玉那里,那是彻底地走了,彻底地挥袖干净了。
   但我们还在红尘中,只能轻轻放下,慢慢不想,独抱一份寂寥情怀,不与他人语。往事拢拢叠叠,与那人不电话,也不往来。即便咫尺之间,一转身,不想了,彼此即是天涯。从此,那时光便都作了月白色,淡淡的白,浅浅的蓝,微微的凉。
   遥想在栊翠庵前的某个夜晚,月色入户,妙玉感慨不眠,一个人起床步月至庭前,无茶,无棋,无诗,无琴。栊翠庵外,月华茫茫覆下,山川静默不语如禅者。一个侍儿近前来,捧一件月白的袄儿,道:“露水下来了!”
   是啊,露水下来了,在石阶上晃着清泠的月光。妙玉替黛玉活在世上,老了相思,只剩天地一片月白,一片平凉。

共 387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微淡》这是一篇情感细腻、真情流露的散文佳作,美丽灵动的文字里显露出作者的内心世界。新凉,秋雨的新凉里,我们读出作者的心声:“其实,雨还是雨,是听雨的心慢了。慢了,慢得一任它点滴到天明,到午后,到黄昏。我的心,不深不浅,一半盛欢喜,一半盛清哀。”静静的听雨,淡然的心情,静听这世界的风风雨雨,淡然的人生境界。微淡,作者以女性的视角描写尘世间的生活以及爱情,唯美、灵动,打动人心。所有的颜色,所有的喜好,所有的情怀,太浓了,都是囚禁。所以,只能是选择转身,微淡下去吧。微淡,或许是条出路。月白,这简单素静的月白色,在作者的笔下含韵生香,将红楼梦中的人物诠释的淋漓尽致。令人感慨!将小女人的心思表达的丝丝入扣,相得益彰。作者笔力丰盈、情感饱满,作者行云流水的文字里是细腻的真情,文字是心灵的窗户,借文字表达内心的真实感受,作者用娴熟、深情的笔触为我们描写了行走在红尘中的心境,淡然处之。欣赏佳作!倾情推荐阅读。【编辑:永远红梅】【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118001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永远红梅        2018-11-16 15:19:50
  感谢作者赐稿流年,祝作者写出更多佳作,写作快乐!
永远红梅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