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暗香文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暗香】白云(散文)

精品 【暗香】白云(散文)


作者:青瓷碗盛雪 秀才,1411.8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115发表时间:2018-11-22 09:24:00

【暗香】白云(散文)
   疏树摇空,突然刮起一阵凉风。
   风吹得很婉约,似蝴蝶的细足,一路翩跹着,轻轻鼓动晾在竹竿上的白衬衣,空气里是美二久肥皂的香味。一抬头天空晴朗,闭目呼吸片刻,一睁眼,白云都在眼前。
   白云如流水,在天空形成滚滚的云涛,被风扯碎后蜕变成一只扑凌凌下水的白鹅,它们慢悠悠地漂浮,聚在一起又分开,分开了又聚拢。天空很蓝,这种蓝不像湖泊的粉蓝,应该是大气的孔雀蓝,如宋元年间青花瓷上层次丰富的蓝。这些凫水的“白鹅”绝不是从骆宾王诗句里游过来的,它们依旧保留着地面上的姿态,不见其曲项而歌亦看不见其红掌。是谁在牧鹅?是青草覆地的春天里换牙的孩童么?还是黄昏划过后路口归家的老人?
   不可思议。
   那都不要计较了,光阴流在手掌心。抬头看见白云如鱼游过窗户,单位的手动拉珠卷帘是白色的,中午阳光足时拉下窗帘,帘子就变成了一块天然的画布,窗户外的玉兰树影就刚好被阳光巧妙地画在窗帘子上,初冬叶还没有落尽,玉兰树上的冬芽从这画上一看,像极了单生花梗顶端的荷骨朵;树枝上残留的叶影影绰绰地在画布上动,呀!这时画布上的树影又变成了淡墨枯荷,简直要美到极致。
   下午拉起帘子,白云似鱼鳞,云越叠越厚,变成半圆的云涛被风赶着走,不知其所始,也不知其所止。冬天的风脾气有些暴躁,硬生生地把云赶过窗前,撕碎的云纹染上夕阳余光,就会变得稀薄而透明,像是春天里含光凋谢的白玉兰花瓣,东一瓣,西一瓣地散在月牙的四周。这时候的月,有大家闺秀之气,在云的烘托下这月更像是深坐闺阁女子弯弯的娥眉。
   翻看老家的地方志,那是我含蓄的思乡方式,不予众享。书里夹了泛旧的桂花瓣子,只是无论如何我再闻不到这旧桂花的香息。素色流年,记忆一翻折就能回到从前。
   十六年前,我还是个孩子,母亲还在井边浣衣,父亲正在山里耕地,姐姐正在写算术题,我正坐在石头上看云。小时候的风是香的,有时候是青草的味道,有时是栀子花的味道。此刻,我猜兄姐也会偶然也会回忆小时候,也许是八月桂花香,也许是藏在树叶下嘶鸣的夏蝉。
   晚饭时的桂花有金属光芒,花苞腌制在黄昏的光影里,我们成长在流年里。尝过玉米杆的我们会在看着远处的云发呆,偶尔有飞鸟掠过,也有未收的玉米叶子被风吹动时的声音。我很好奇,将拇指和食指捏靠在一起,四指弯曲形成一个小小望远镜的形状望向远方,只见少年在风里奔跑,衣袂飘飘如举,像是含光的白云。
   人太文艺,容易掉入温柔的陷阱。有人说云若愁心,看似千变万化,却空无一物,就算藏在山里,映在水里都是空。这和小学语文课本学过的《火烧云》如出一辙,极尽我对云的幻想,文章里说马的尾巴变得模糊,大狗跑着跑着也不见了,什么也看不清,什么也不像了。这一句与其说是写云,不如说是写变幻无常的人生。时至今日我才知道这篇文章是萧红写的,折服于她对色彩的运用,但是最叩动心弦的还是课文里的句子,这些我童年早课时诵读过的句子。句子尤在,只是光阴不复。
  
   二
   今年的七月十九,暴风后的天空出现两堵云墙,云墙中间有一道迷人的天青色。
   上面的云很薄,下面的云厚得有些过分,与小区土红色的墙面融在一起。天青横远无几迹,仿佛顺着它就能走进一首古诗深处。云和映在湿漉漉的地面上,马路上积水还未流尽,道路两旁被风折断的树枝还未清扫,石栏上的小蜗牛正伸出温柔的触角。
   这场风雨下得猛烈而又认真,走廊外头的枫树绿得盈窗,屋子的上空正好有云。
   工作累了,一扭头就能看见白云。像沾了雨滴的白鸽,它们正隔着窗与我对望。
   白云是这一年备考的唯一陪伴,就在眼底,就在窗前。
   它们也是调皮的,当心烦意乱的时候,它们会变成呆萌的小动物,让人心生愉悦。有时又像是老屋旁边的小溪,哗啦啦流淌。变成海浪,变成叠远的沙丘,变成青峰,变成山谷,让人美不胜收。
   我正在看书,它们幻成凤凰的羽衣,我给屋里的白掌和绿萝浇水它们也跟着欢腾。它们随风易形,不合群也不孤僻,自然而然地接纳飞鸟在自己的影子里唱歌,从容地被机翼压碎。山穷水尽是云,柳暗花明也是云,轻盈得像小花,小粉蝶,落在你的肩,落入我的眼。
   风雪倾城,云不知去向,它一走冬天就来了。如同一场残酷的考验,落了叶的树枝偶尔有两只喜鹊来访,经了霜的草露出枯白颜色,天沉下了脸,风也刮得生猛。我有时会感到疲倦,没有人愿意耐心听完我短暂的抱怨,我想这大抵是云走了留给我的孤单。
   我期待在春日里醒来,这样风雪止,一抬头云就像一只小白猫一样卧在我的窗前。我不必抚摸,不必靠近,不必声讨。
   如果我有一天,我将窖藏的云心和回忆都送给你,你必定是从诗里出游的云,是我的知音。
  
   三
   十六岁,我在广东虎门
   中午十二点的天空很干净,如清水洗过一般。天空的颜色是宫廷质感的复古蓝,塔吊在中科大厦的两幢楼间缓缓移动。楼层很高,塔吊横斜将一朵白云压进我的眉睫。哥哥和姐姐骑自行车去虎门大桥游玩,我坐在哥哥自行车的后座上。
   我只顾一心一意地看云,海中有个小岛,远处的快艇飞溅起水花。从大桥底的公路穿过有一片香蕉林,边上是古色古香的客舍酒家。海滩上时而有几只鸣唱的海鸟飞过,沙滩车开过时扬起一层细软的沙,但是再软也软不过天边的云。
   天气晴好,白云被风吹得高高低低,圆润的云朵,突然从海岛边边缘冒出来,像是漂浮灵动的水母,又像是呼啦啦地从地里钻出小脑袋的白玉菇。这些“白玉菇”被风排挤在一起,风吹开后又玲珑地绽放出钟形的小朵,像白铃兰。我坐在海滩上看着它变成白兔,变成白马,变成御风飞行的白衣侠客……
   风把云吹进香蕉林,吹进远山,一拨接一拨人,一朵挨一朵,时而干净利落,时而藕断丝连。终于在海的上空形成一条弯曲的云带,像是古时少女臂间飞扬的披帛;此时,不远处的渔民打开发动机,一张黑色的渔网从水底抻展开来,阳光照耀在活蹦乱跳的鱼身上,让人欢喜得想要惊呼。
   想借用渔民的网,网住一朵白云,一拖拽就能激起浪花朵朵,不用着急把它装进鱼桶,也不用着急将它拿去小铺贩卖。
   风吹动小铺木架上悬挂着待售的贝壳风铃,叮当作响,这哪里还是风铃,明明就是云,是流动的山溪。这是我第一次离家那么远,好在一切都很简单,不用烦恼,也不必较真,那时还好有家人陪伴身边,晚饭过后坐在椅子上发呆。
   笼子里的玄凤鹦鹉叫了两声,小家伙蓬松的羽毛让人忍不住想要抚摸,刚一伸手就被啄了一口。此时夕阳晚照,天上有一朵正在逼近,也许是紫霞仙子心里的盖世英雄正踏云而来。
  
   四
   杜甫写:“天上浮云似白衣”这一句写了白云的形状。若能裁云为衣,不知是否能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他用的这个“衣”字,令人沉思。是衣食住行的“衣”。是衣食父母的“衣”。是衣食无忧的“衣”。是衣不蔽体的“衣”。
   来此人间,原来都是为了感受尘世的冷暖饥寒。所谓隐逸在山,白云在天。我想不是每个人都会为着别人,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的爱恨倒进白云深处,任其舒卷自由,任其奔流人间。我们无法成为诗人,所以我们无法破解诗意背后的内心。白云,也不例外。
   若有石径盘山而上,诗人和画家就能随此路走进云深处,云海云涛尽在脚下,只有云动,不见茅斋,不见来人,趋出于红尘之外。烦恼和纷争都成了云,要心系天下才能看到白云如衣,那是不是看懂白云就能参悟佛心,去马归鸿都是空。
   没有多余的修饰,近乎于大白话的诗句却把诗人的愿景表达出来。在茅屋为秋风所破时依旧心系天下寒士疾苦,若心真情真又岂能写出这让人心疼得不知所措的诗句?我只能通过诗句去靠近诗人,可惜诗人已逝,任何人都无法还原诗意本身。
  

共 294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天边的白云,徒然幻化出各种形态,似花非花,似雾非雾,却有着特有的生命气息,有着独特的暗香气质。浮云飘荡在山谷间、河川间,或者城市的上空、农村的上空,无时无刻在向着我们展现着它婀娜多姿的身躯和景象,直到白云褪去,冬雪翩然而至……正如作者所说,所谓隐逸在山,白云在天,不是每个人都会为着别人,也不是每个人都会把自己的爱恨倒进白云深处,任由其纵横天际,激荡人间。白云是有诗意的,给予我们一些愿景,然后通过它,浮想阑珊,才成就了多少让人心疼的不知所措的诗句?推荐赏读!【编辑:且听岁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81126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且听岁月        2018-11-22 09:24:50
  感谢赐稿暗香,期待继续精彩!
心有野马,细嗅蔷薇
回复1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8-12-06 20:56:05
  谢谢你的辛苦编辑,你的鼓励是我前行的动力
2 楼        文友:停云        2018-11-30 08:11:29
  文字朴实细腻
3 楼        文友:水苍玉藏辂        2018-12-16 00:35:59
  碗的文字干净清冽,读之如甘泉沁洇,神清气爽。简简单单的白云,在他眼里却有千变万幻的姿色,或浩荡,或曼妙,或精致,或拙朴引人联想,诱人魂魄。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倏忽之间,装点高山大河闹市乡野,那怕一瞬,也得飘逸自在,无拘无束。可俗可雅,可深可浅,可急可缓,运笔也得白云之意,天马行空收放自如,天人合一,归于禅心。融于自然,终是大道。
4 楼        文友:阿陆        2019-11-02 10:35:23
  同样喜欢看云的人,拜读学习,写得真好!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