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杂文随笔 >> 【流年】知己一人谁是(随笔)

精品 【流年】知己一人谁是(随笔) ——红楼中人:情慧之紫鹃


作者:芦汀宿雁 举人,5766.7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182发表时间:2018-11-27 19:57:27

【流年】知己一人谁是(随笔) 悦读红楼者,关注黛玉情情与命程,绕不过一个知心人。他不是情不情的宝玉,也不是从小儿贴身的丫头雪雁,而是一时一刻不相离的紫鹃。
   她出场不多,位列薄命司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第六位,与袭人、鸳鸯、平儿并列红楼“四大丫鬟”,被冠之以“情慧”。
   紫鹃是有始有终、情比金坚的红楼第一人,紫鹃是黛玉心中的明月光,微如荧荧烛火,却骄傲地捧出了一剪光,暖着黛玉之心,也暖着笃爱紫鹃的读者心。
  
   一
   生来为绿叶,只合衬红花。
   紫鹃,是曹公涉笔最简、用墨最妙的一个。她的出场,皆围绕黛玉而展开。
   第三回,林黛玉抛父进京都。贾母“因见雪雁孩气,王嬷嬷极老”,便将鹦哥,与了黛玉。从此,鹦哥,更名紫鹃,由贾母的二等丫头,转场为黛玉的贴身丫鬟,启动了形影相附的生命交集。
   黛玉因含笑问他:谁叫你送来的?难为他费心,那里就冷死了我!雪雁道:紫鹃姐姐怕姑娘冷,使我送来的。亏她想着来!我素日里说的话你权当耳旁风,怎么今日她一句话你却如此听呢!
   紫鹃派雪雁送小手炉,天冷风寒,也提醒在座诸人,我们林姑娘也是有娘家人的。乍一看,半含酸半训人,黛玉貌似不解紫鹃好意,实则冷暖两心知,不过借机挖苦一下宝玉罢了。
   第八回,侧写紫鹃,未见其人,已闻其声,知其心。
   宝玉要茶吃,黛玉叫先舀水。紫鹃笑道:他是客,自然先倒了茶来再舀水去。宝玉赞道:好丫头。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
   第二十六回,家常的情节,通人情的互动,活化出紫鹃灵活善处的情商。
   饮食,起居,煲汤,服药……几年形影,打点生活,协调人际关系,紫鹃亲力亲为,个中辛劳,不言而喻。
   更深露重,黛玉倚窗痴望,泪湿衣襟。
   姑娘,夜深了,药快凉了,身子要紧!
   姑娘心要放宽些,只有身子养好了,才有以后的那些打算。
   那份心疼和知冷着热的清肠,蜿蜒而出。
   这话锋,那行动爱恼,刺拨他人,自怜生悲,孤高以自许,这是黛玉的性情。贾府上下,多因黛玉小性、敏感与多疑避之、慢之、怠之,唯有紫鹃,深昧其情,以情相慰,捧出一片丹心。
   第二十九回,清虚观打醮,因金玉一事,宝玉砸玉,黛玉吐药,两玉吵得不可开交,惊动了整个贾府。
   贾母埋怨“这真是一对冤家”,凤姐亲自出马劝和。
   紫鹃也一再明诫:“虽然生气,姑娘到底也该保重着些……倘或犯了病,宝二爷怎么过的去呢。”
   紫鹃的安抚里,有深悯黛玉的情衷,也有暗通宝玉的心曲。
   第三十回,黛玉自悔与宝玉角口,闷闷不乐,紫娟解其闷,又数其不是。
   黛玉一恼剪了穗子,紫鹃更是箴言相谏——“若论前日之事,竟是姑娘太浮躁了些,好好的,为什么剪了那穗子?岂不是宝玉只有三分不是,姑娘倒有七分不是。”
   宝玉赔不是,黛玉赌气不开门时,紫鹃又温言告谏——“姑娘又不是了,这么热天毒日底下,晒坏了他如何使得呢?”
   将心比心,紫鹃指出黛玉的不是。黛玉不恼亦不怒,虚心领受,解开心结,宝黛和好如初。
   第三十五回,宝玉被毒打,探视如流。黛玉在怡红院外的花荫下远远伫望,想起有父母的人的好处来,珠泪满面。
   紫娟连笑带诳,语气不卑不亢,像姐姐哄妹妹,催劝她回去吃药。
   第六十七回,宝姑娘送来的江南土仪,黛玉触物思乡……紫娟又劝道:“可见宝姑娘素日看得姑娘很重;再者这里老太太为姑娘的病体,千方百计请好大夫配药诊治,也为是姑娘的病好。况且姑娘这病,原是素日忧虑过度,伤了血气。姑娘的千金贵体,也别自己看轻了。”
   由宝姑娘的看重、念到老太太的怜疼、回到姑娘千金贵体的自爱自重,合适合宜的疏导,平平淡淡,却说到了心坎上,一次次化干戈为玉帛。
   第七十回,众姐妹写完诗,一起放风筝。
   黛玉道,这一放倒有趣,只是不忍。
   紫鹃笑道,我们姑娘越发小气了,哪一年不放几个?说着便向雪雁手里接过一把西洋小银剪子来。齐根寸丝不留,咯噔一声绞断,笑道,这一去把病根可都带去了!
   公众场合,紫鹃与黛玉来言去语,大方得体,行止间有慧光闪烁。
   体贴,无私心,劝抚黛玉服药;平等,无奴性,为宝玉鸣冤,责黛玉不是。照护黛玉生活起居,提点黛玉行差踏错,紫鹃一心一意都在黛玉身上。
  
   二
   腹心相结者,谓之知心。
   宝玉对黛玉的情分,紫鹃看得真切,更喜在心头,又担心宝黛爱情的走向与归宿,于第五十七回,上演了一出“慧紫鹃情辞试忙玉”的连环好戏。
   宝玉到潇湘馆,黛玉午睡,见紫鹃坐在风口,动手一摸,引出紫鹃年龄大男女授受不亲的话题,宝玉就躲到沁芳亭外,呆坐,垂泪。紫鹃又急急赶了去,谎称林妹妹要回苏州的话以试探宝玉。
   唬得宝玉忙问:谁?回哪个家?紫鹃道:当然是姑娘的老家苏州了……如今姑娘大了,该出阁时,自然要送还林家的……所以早则明年春,迟则秋天,这里纵不送去,林家必有人来接的了。
   呆呆的,一头热汗,满脸紫胀……眼珠发直,嘴角流涎,掐人中也没了知觉……宝玉骤听,犹如炸雷在顶,急痛迷心,死了大半个了。
   一呆,二闹,三装疯,宝玉嚷着把姓林的打出去,抱着摆放船不放,拽住紫鹃不让离开。
   袭人上门问罪,贾母眼里冒火,黛玉气紧愤责,紫鹃却声色不露,尽心服侍宝玉。
   宝玉告白了痴心,黛玉安顿了真心。紫鹃一颗一试二探的“慧”心,让两颗知己之心大白于天下。
   一回潇湘馆,紫鹃就卧谈心声。她悄向黛玉笑道:“宝玉的心倒实……”黛玉不答。紫鹃停了半晌,自言自语“倒不是白嚼蛆,我倒是一片真心为姑娘……趁早儿老太太还明白硬朗的时节,作定了大事要紧。”
   愁了好几年,心心念念为哪般?紫鹃愁黛玉的多病身,念黛玉的婚姻大事。
   “公子王孙虽多,那一个不是三房五妾,今儿朝东,明儿朝西?……姑娘是个明白人,岂不闻俗语说‘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
   “知心”,是紫娟的婚情理念,也是黛玉的爱与理想追求。
   宝钗和薛姨妈来探望黛玉。黛玉认了干妈,宝钗开了玩笑,薛姨妈戏语既出,又把话圆了回来。
   “我想你宝兄弟,老太太那样疼他,不如把你林妹妹定给他,岂不四角齐全?”
   “姨太太既有主意,为什么不和太太说去?”紫鹃忙也跑出来,借话传话,央求薛姨妈去和王夫人说媒。挑明两玉心意,赛似《莺莺传》里的红娘,呼之欲出。
   一个反问句,紫娟含而不露的求援,却也命中宝黛问题的要害——说到底,阻碍木石前盟的是“太太”而非“老太太”。
   薛姨妈说:这孩子急什么?想必催姑娘出了阁,你也要早些寻一个小女婿去了?老经事故的薛姨妈反将了一军。
   紫娟脸一红,说:姨太太越发的倚老卖老了!一个青春女孩,碰了软钉子,只得逃开了事。
   不附势,做红娘,求薛姨妈提亲,有胆识,情辞试忙玉,力挺宝黛爱情……担忧,悬心,筹划,力争,不惜冒僭越之罪,跋涉在宝黛爱情的荆棘之路上。这就是紫鹃情慧的表达式。
   紫娟谋“慧”,以“情”为本,心与神会,深知黛玉心腹,为宝黛爱情殚精竭虑,最是至纯至善。
  
   三
   “服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如今服侍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袭人照顾宝玉是“知昼暖”,她会娇嗔宝玉,会与好友叙旧,也会回家小聚。
   比之袭人,紫鹃的“痴”,基于生活,探入心灵,别有境界。
   黛玉之人格,清洁了紫鹃的德操。紫娟洁身自守,忠心不二。除了招呼应酬,不过是偶与平儿、鸳鸯互动,隔几日去贾母、凤姐那儿一趟……遇上姑娘们来闲坐,她独坐窗下,自做针线;黛玉午觉,她挪到回廊,照做针线;这个贾府家生的丫头,除了怡红院,罕见她到哪里去坐坐逛逛。
   紫鹃不八卦,不算计,不拉帮结伙,不点汤要菜的摆谱……是非场里,没有她的身影。
   潇湘馆里,和谐怡然。紫鹃有袭人的周全妥帖,却无虚情媚上之心机;紫鹃有平儿的良善公正,却无包庇营私之心;有晴雯的自爱与真性情,却无打骂小丫头的凌下。这就是可当白璧者,紫鹃也。
   雪雁把赵姨娘给丫环借衣服的事情说了,紫娟马上就说:“你倒是巧,你不借,往我和姑娘身上推!让人怨不到你”。
   紫娟圆通与灵慧,宛在眼前。
   宝玉摸了一摸,紫鹃闪躲,奚落加批评;宝玉要“好茶”,紫娟一口回绝;宝玉用情,“怎舍得叠被铺床”,紫娟不搭理。
   紫鹃自重自爱,迂回毕现。
   抄检大观园时,各色人等,丑态毕现。大快人心的“叛逆”,除了秉烛而待的探春,开锁倾箱的晴雯,还有一位坦荡荡的真人,便是紫娟了。
   潇湘馆内,王善保家的带了众人,到丫鬟房中,也一一开箱倒笼,抄捡了一番。寄名符儿,披带,荷包并伞套……宝玉的旧物,从紫鹃房内翻出来不少。“这些东西是从那里来的?”王善保家的自以为得了意,一面说,一面遂忙请凤姐过来检视。凤姐笑说:宝玉的旧东西,且撂下,再往别处去是正经。紫娟笑道:“直到如今,我们两下里的账也算不清。要问这一个,连我也忘了是那年月日有的了。”
   一番举重若轻的言语,不仗势,也不示弱,捎出不屑之意,让那帮张牙舞爪、气势汹汹的婆子们悻悻而去。
   紫鹃善处,做人低调,也管事有方。
   潇湘馆里,檐下燕子自由飞,架上鹦鹉长吟短叹,龙吟细细,凤尾森森,生活祥和,为多愁多病的黛玉营造了一个静养环境。
   黛玉和潇湘馆,是紫鹃全部的世界。
   但,曹公之意,在于紫鹃的痴,更在于知心一人谁是。
   黛玉之所急,就是紫鹃的急。
   黛玉先骂:“又与你这蹄子什么相干!”
   黛玉也笑道:“阿弥陀佛,该该该!也臊了一鼻子灰去了。”
   嬉笑怒骂,情同姊妹。薛姨妈戏说亲时,黛玉之所羞,就是紫鹃的羞。
   一听宝玉失心疯,黛玉急火攻心,推紫鹃道:“你不用捶,你竟拿绳子来勒死我是正经!"
   生死与之的爱,是痴颦的病灶,也是紫鹃的愁之所起。
   宝玉笑道:“原来是你愁这个,所以你是傻子!……我告诉你一句打趸儿的话:活着,咱们一处活着;不活着,咱们一处化灰、化烟。如何?”
   真性互动,掏心窝子,一派誓言做知己。
   紫娟说:“我并不是林家的人,我也和袭人、鸳鸯是一伙的,偏把我给了林姑娘使,偏偏他又和我极好,比苏州带来的还好十倍,一时一刻,我们俩个离不开。”
   坦荡荡,紫鹃向宝玉申明,她最大的心愿是,相守一生,不离不弃。
   黛玉说:“妹妹,你是我最知心的……我拿你就当我的亲妹妹。”
   一声“妹妹”,亲昵爱敬,托付后事,道尽了情切凛人的姐妹情。
   黛玉的情殇,就是紫鹃的情殇。
   宝玉知已是黛玉,也是紫鹃。而黛玉的知已,却唯有紫鹃。
   黛玉追求爱与自由,平等待人,成全了紫鹃忠义之心。
   何谓知心人?因为懂得,所以慈悲。紫鹃以知心人的打开方式,贴近黛玉。当黛玉被挤兑时,及时送“小手炉”以壮亲威;当黛玉忧思绵缠时,真情化雨添慰语,当黛玉枕畔泣泪时,烛光帐影话心腑,当黛玉杜鹃啼血时,红尘相伴守香魂。
   她爱黛玉之所爱,并将一腔深情,化为一往无前的动力,支持木石前缘,诠释人情美和人性美。
  
   四
   一百二十回红楼,是紫鹃德品完成时。
   第八十二回,当黛玉噩梦醒来,吐了血痰,紫鹃“心中一酸,那眼泪直流下来,声儿也早已岔了。”
   第八十三回,她一直“守着旁边,看着黛玉,又是心酸,又不敢哭泣”。
   第九十七回,当李纨问及黛玉病情,“紫鹃欲说话时,唯有喉中哽咽的份儿,却一字说不出。那眼泪一似断线珍珠一般,只将一只手回过去指着黛玉”。
   “只见紫鹃在外间空床上躺着,颜色青黄,闭了眼只管流泪,把一个砌花锦边的褥子已湿了碗大的一片……”
   黛玉急怒吐血,紫鹃遍寻贾母不得,又想起宝玉誓言,便想找他质问,四处乱转——
   紫鹃一面走,一面哭,咬着牙,发狠道:“宝玉!我看他明儿死了,你算是躲的过,不见了!你过了你那如心如意的事儿,拿什么脸来见我!”
   紫鹃恨然心痛,其情可嘉,其意可怜。
   “可知天下男子之心真真是冰寒雪冷,令人切齿的!”
   第九十八回,黛玉命悬一线,紫娟哀哀戚哭,贾府上下却一片喜庆。
   林之孝家的来传令,婚礼要使唤紫娟。
   “林奶奶,你先请罢!等着人死了,我们自然是要出去的,那用这么——”
   紫鹃不假颜色,断然回怼。其果敢,其赤诚,其恨痛,跃然纸上。
   宝玉完婚时,配合掉包计的只能是雪雁。
   紫鹃泣守病榻,服侍黛玉,一心一意,不改初心。
   当李纨催促她给黛玉换衣裳时,紫鹃终于失控痛哭。
   第一百十一回,黛玉以一句“宝玉,你好……”,魂归离恨天。人去情灭,紫鹃悲愤交集,泪如雨下,一叫一回一断肠,泣血而心死。她彻底认清了封建大家庭的冷酷和虚伪,也悟感到了“这些人怎么竟这样狠毒冷淡”。
   当宝玉哭灵、痛问前情,紫鹃红尘再无可恋,再不肯多说一句。
   鹃之血,即作者之泪,承载着性灵之爱的种种信息。
   一个冰冷的贾府,有宝玉的痴情,还有紫鹃的情慧。黛玉红颜早夭,也是红楼的幸运女神。
   那情深义重的也不过临风对月,洒泪悲啼。可怜那死的倒未必知道,这活的真真苦恼伤心,无休无了。算来竟不如草木石头,无知无觉,倒也心中干净。
   爱之殇、人性之恶、人生悲苦与幻灭,紫鹃一片酸热之心化作冰冷。
   善言鹦哥,泣血紫鹃,一旦心死,恩断绝。
   林姑娘死了,我恨不得跟了他去。我又受主子家的恩典,难以从死。如今四姑娘既要修行,我求太太们将我派了跟着姑娘,服侍姑娘一辈子,就是我的造化了。
   紫鹃自请出家,践行了黛玉葬花吟“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的槛外人生。
   潇湘水云间,黛玉活成了一首风露清愁的情诗,紫鹃活成了人性美、人情美、人格美的无字诗。
   由爱之真、幻灭到青灯古佛,这是紫鹃的性格使然,也是黛玉情梦之花的陨谢与诗意栖居的生命完成,更是心神灵合一的生命大解脱。
   情到深处则无情,这是“慧”的福祉。
   我愿做一紫鹃,知己一人谁是?

共 518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紫鹃是《红楼梦》中,林黛玉的丫鬟。这个丫鬟虽说是贾母所赐,却对林黛玉忠心不二。林黛玉多愁善感,又敏感,多疑,喜欢使小性子,却对贾宝玉一往情深。薛宝钗明事理,大度,深得贾府中的老太太、太太们的喜爱,又加之是姨太太之女,有近水楼台的优势。在这一点上,黛玉的是知晓的,明知竞争不过薛宝钗,却又对贾宝玉充满了幻想,不舍得放手,久而久之,思虑过重成疾。贾府里上上下下,只有紫鹃最了解林黛玉,最懂得林黛玉,也深知林黛玉对贾宝玉情深义重,所以,紫鹃处处为林黛玉着想,只要有机会就替林黛玉说话、开导。林黛玉死后,紫鹃也想到了死,因念着老太太的恩德,不易去殉葬,只好要求随着四姑娘去出家。此篇随笔,文美意丰,构思轻巧,用诗性的语言,小说中的片段,剖析了紫鹃这个人物,并用事实证明了她是林黛玉的知己。佳作,编者推荐阅读!【编辑:五十玫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12900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8-11-27 20:00:03
  只有把《红楼梦》熟读于心,才能写出如此深刻的文章。
   可见作者的文学修养。欣赏学习,感谢分享!
五十玫瑰
回复1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8-11-28 16:40:16
  随读随写,没有章法,谢谢姐姐编审。
2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8-11-27 20:01:49
  牛牛雁了得?井喷的速度,再来一篇!
五十玫瑰
回复2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8-11-28 16:41:07
  一月两篇字,亵渎了“井喷”一词。
   姐姐,我们一起加油。
   写中寻乐,乐中编。
3 楼        文友:泪珠魚儿        2018-11-28 14:26:41
  早年囫囵吞枣看过一遍《红楼梦》,没怎么记住紫娟这个丫头。经雁姐发文这一注解评述,大开眼界,《红楼梦》白看了。
回复3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8-11-28 16:42:16
  鱼儿,你工作那么忙,还一直坚持写作。棒棒哒。
   最近忙,没来得及拜读你的新作。有暇时,细细品读。
   鱼儿的文字,生活浓郁,有高于生活的智慧。喜欢。
4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11-28 21:16:30
  紫鹃,也是我喜欢的丫鬟,她宽厚、忠诚。黛玉得她为知己,也算是一种幸运。
   我印象最深的是黛玉临终前,只有紫鹃一直陪伴在身边;还有宝玉哭灵,一句句问紫鹃,紫鹃悲愤应答。
   雁子熟读红楼,似乎有将红楼女儿一网打尽之目标。如此读书、写评,真正的读书人也。期待下一篇。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回复4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8-12-03 08:29:51
  严格地说,紫鹃还算不得是黛玉精神层面的知己。
   不过,她的忠心护主,理解并支持保黛爱情,数为可贵。
   喜欢紫鹃,喜欢红楼,正在重读,试图一一梳理红楼中人。
5 楼        文友:风逝        2018-12-09 21:55:22
  读罢慨叹:雁子妹妹,是真正的读书人!读得细致,读到精髓!
   羡慕你行文那精美的语言,看到你一篇篇与红楼有关的美文出炉,方明白你诗意凝练精辟灵动的语言,是花无穷精力和心血读出来的。
   向你学习!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5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9-01-01 10:49:38
  风姐姐,新年快乐。
   雁子写文,有掉书袋的嫌疑了。
6 楼        文友:石语        2019-01-03 22:18:55
  貌似我错过了你很多佳作,惭愧。此篇又是玫瑰????姐编辑的,你们两个,珠联璧合,羡煞人也!
   亲,继续努力,可以出个专集呢。
回复6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9-01-04 08:03:00
  哈哈,玫瑰姐姐,总是第一时间,帮雁子审文,雁子感念于心。
   花儿但凡一出文,必是精绝。生活之中,又诗意纷飞,难得的隽永与深刻。
   雁子仰视。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