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往事】考试(散文)

编辑推荐 【柳岸•往事】考试(散文)


作者:吴岂强 白丁,63.7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48发表时间:2018-12-06 08:02:47
摘要:这是我35岁那年,参加的我人生中最后的一次考试,虽然是失败了,可败得我心服口服……


   我在家看电视,后院三哥兴匆匆地进屋来,笑眯眯地对我说:“妹夫,好消息……”
   “三哥,啥好事?你先坐下,慢慢说。”我忙起身让座,并递上一根红塔山。
   三哥接过烟,我熟练地拿出打火机给他点上。
   三哥猛地吸了一大口,边吐着烟边接着说:“我刚刚从村委开完会出来,家还没回,就来跟你透明这个信:村委会的主任、书记、会计、出纳都被村民告下台了。镇政府来人宣布的,书记,乡里任命匡延清来当,主任,后天开村民大会重新选,会计出纳通过考试,第一名当会计,第二名做出纳。妹夫,咱村就算你文化高,大家都说会计非你莫属。你赶紧去匡延清那里报个名,准备准备参加考试吧!”
   这个消息真叫我想不到。我这个外来的上门女婿果真能当村会计吗?我可做梦也不敢想。
   要说在村里目前还真是没人比我读书多的,高中毕业的村里也只有我这个后来的外乡人。到这个村都八年了,这些我还是知道的。
   “把整个村里人从头到尾履历一遍,能与你竞争的再也只有村东南角刘家大龙了,他比你小了好多,他初中刚毕业回来。会计出纳反正就是你们两人了。”我送三哥出大门时,他又冒出这么一句。
   晚上,妻子如雪在村小学下班回来,也跟我证实了考会计这件事。她是听学校同事(一个镇长的女儿)王老师说的。不过,她对于我考不考会计兴致不高。
   可我,可真的动心了。跃跃欲试。
   第二天一大早,我真的去匡延清那里报了名。早饭后我还去乡初中找妻的同学(初中校长)要了这两年的中考试题作参考,正式复习起来。
   我重点复习初三的语文数学。俨然像个要参加中考的学生,尽管我已三十五岁了。
   做完两份中考试题,自己判完后有110分的好成绩,我信心满满的,这个村会计我志在必得!
   可有一天挑水时,村里姜家嫂子提醒我:“妹夫,你不能光闷着看书复习呀。你得找找关系,花些钱疏通疏通……”
   一语道破。像一颗碎石子击破我内心的宁静!
   回家后,我就跟如雪学了这些话。如雪只顾埋头吃饭。
   我又小心试探着:“要不,你去市里找找,找找你那个在市委上班的同学?”
   临考前的第三天,我遇着刘大龙的三婶,她问我:“复习得咋样?可别考个第三名回来,考个第二名就不错嘛……”
   我怎么感觉怪怪的,好像话里有话,信心动摇起来。
   回家又跟妻子说了这些,完后决定着:“你今天还真得去市里找找人。”
   这回,如雪真的听了我的话,第二天去了城里。
   晚上,她没回来。打回电话,叫我放心,她找到人帮忙了,明天她在市经管中心等我。
  
   二
   2001年5月22日,我和我们村九名符合条件的18到35岁青年在村支书匡延清的带领下,来到了市经管中心大楼,在一楼大厅我真的看见了妻子如雪,她没跟我们一行人谁说话,只是神秘兮兮地冲着我举手打着OK的手势微笑着。
   我们在镇经管站的人带领下,上到四楼会议室,发试题时,市经管中心负责这次考试的人还开玩笑地问镇经管站的人:“这里有高中生没?”
   “有一个,就是他。”镇经管站的人指了指我回答道。
   “那不用考了,就他当会计算了。”
   我听着,心中窃喜:会不会是如雪找的人啊!
   “那咋行?还得考完试说话。”
   就算镇经管站的人如此回答,我内心呐喊:考吧,考吧!谁怕谁?一付成竹在胸,势在必得的样子。
   打开试题一看,天啦!我几天的复习白忙乎了。试题涉及面仅仅是初中一年级的内容,太简单了,不会吧?这也叫会计出纳选拔考试?
   想着妻子OK的微笑,答语文试题时,有些模菱两可拿捏不准的题,我都没作答,是因为我在一厢情愿地想:我怕我做错了,帮我的人没法替我更正,所以我干脆空着,等帮我者替我补答。就算这样,语文我考的分还是最高的。
   做数学题时,还没答一半,我被中间一道15分的时速题,竟真的一下卡住了。不知为啥,我来了倔强劲,死抠起来,等答出来时,监考员提醒我们,还只有10分钟的时间了。
   我靠!后面我还有一半的题我没做呢。来不及了,我急急忙忙刚又做完一道题,时间就到了,尽管后面的题简单……
   结果我数学只有50分。而刘大龙最高80分。
   综合成绩,最后我是以5分之差,曲居第二。真的应了刘大龙三婶的“预言”。
   顿时,我气的满脸通红——我接受不了这个结果……
   我跑下楼去问如雪,到底找人没有?
   “没有!”
   “那……你……”
   “我是为了稳你军心。”
   后来,我听妻子说,王老师(镇长女儿)说,没考之前,她早就晓得我们村新会计是刘大龙。考试只是个过程。
   如雪还埋怨王老师咋不早说,省得我去白用功。白忙乎,白做梦!
   王老师对如雪说,就是怕伤着你老公,我才不敢早说。就算考个第二,做个出纳也行……
   再后来又听村里不少人说,他们早在考前就听小道消息说会计是刘大龙。经管中心主任是他家亲戚。
   后来又听说,去参加考试的九人,除了考第三的易飞和我,有七人先后到市里走关系。
   后来,奇怪的是,村里出纳员不换了,我这个第二算是白考了。
   我对着妻子咆哮:“这不是明摆着欺负外地人吗?”
   如雪怕我接受不了,“不当上这个出纳,我看你得疯!”所以才跟她市委的同学打电话,说了我的我们村里的这件事。
   她市委的同学还直埋怨不早给她打电话,“早点说,我让姐夫(她比如雪小一岁)当会计多好,大小也是个三职干部……”
  
   三
   三天后,村支书匡延清来我家,通知我去经管站接手出纳帐本。
   在后面和刘大龙同出同进村委和经管站的日子里,我逐渐慢慢在侧面获知刘大龙为当会计投资两万多块,这是不争的事实。
   在我做出纳不长的日子里(不到两年农村税费改革,出纳员被精简),我也想明白:且不提所谓的选拔考试是不是不排除有走过程,将不合法的事情合法化之嫌之外。但这种考试绝对不是象学校里单一的文化验收测试,它考的不仅仅是我们所拥有的知识量,而考的还有我们的做事的应对能力,以及心理素质,思想境界等等,就是要“快!准!稳!”
   我败就败在自己身上!
   ——不该受外界影响走歪门邪道,就凭自己的实力全力以赴。语文题我要是正确对待答题,分数不可能就那么少。答数学题时不死抠那一道题,若绕开答完其他题后再去解,如此我就不会只得50分。
   我败得心服口服!

共 235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且不论那些歪门邪道,就说考试,这种的失败自己觉得心服口服了,为什么?因为这不是单纯的文化诗题,还有做事的应对能力,以及心理素质,思想境界等等的考查。这篇随笔仿佛是一篇微小说,写得也算是曲折连绵。考前的判断都很自负,唯一的高中生,花落谁家,无需去看,但事与愿违,妻子为了给作者加油,还装模作样找关系,稳定军心,但到了考场,却出现了意外。考试过程也有不合法现象,可这些都在考试之后变得无足轻重了,考试成绩是硬杠杠,谁也不能推翻,因此作者深有感悟,找出了自己失败的原因。文章叙述故事曲折,充满悬念,在思想表达上也有对那些不合理现象的鞭挞,但更多的是重新审视自己,认识失败的根源。这个故事毕竟还是给了我们正能量的思考,推荐赏读,感谢奉稿。【编辑:怀才抱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12-06 08:04:39
  第一篇征文出来了,往事历历在目,且看考试的“猫腻”,当然更多的是找出失败的根源,读读受益。感谢奉稿,问候冬安!
2 楼        文友:金戈铁骑        2018-12-06 11:13:23
  在得失间能有所收获就足够了。正所谓天生我才必有用,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中修正、完美自己。祝人生更精采!
   另:吴老师的第一篇征文真正做到了“快!准!稳!”这就是收获!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