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一直在路上(小说)

编辑推荐 【看点】一直在路上(小说)


作者:九品吃货 秀才,1146.8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96发表时间:2018-12-06 20:37:09


   那天晚上,林吉搂着李星,愁眉苦脸地说,“老婆,我家就我一个独苗,要是无后,会被村里人戳脊梁骨,全家都抬不起头……”
   李星警惕地问:“你什么意思?”
   “咱还年轻,把丫头做了,生个男孩多好?”林吉说。
   “不行!”李星甩开林吉的胳膊坐起来,用手护住肚子,瞪着眼睛说,“女儿今天都踢我了,可她还不知道,她的爸爸和奶奶成天琢磨着要杀死她。告诉你,有我在,你们想都别想!”
   林吉的脸黑下来,一翻身自己睡了。
  
   二
   李星和林吉的家都在本溪农村,经人介绍成了亲。过门后,婆婆待她真不错,重活从不让她干。婚后不久,李星怀上了,婆婆很高兴,伺候得更加尽心尽力,就差把饭喂到她嘴里。
   随着月份加大,李星有了明显的妊娠反应和身体变化,婆婆经常直勾勾盯着她看,各种唠叨:“你真的一点酸的不想吃?”
   “我怎么看你比怀孕前好看了呢?”
   “你没事得动弹啊,这么懒怎么行?”
   “你肚皮上黑线是直的还是弯的?”
   李星知道婆婆想要男孩,干脆直说了:“妈,她们都说我怀的是丫头。”
   婆婆一听这话,证实了自己多日的猜疑,顿时跌坐在沙发上。
   婆婆喃喃地说:“真是个丫头片子?不行,明天请人帮忙去照一下……”李星说:“妈,人家都说性别是男方决定的,你儿子的种是女孩,我这块地能有什么办法,再说照一下又变不了性别,费那劲干什么?”
   婆婆说:“趁着月份小,把女孩流掉,再要一个男孩……”
   李星打断她,说:“反正我不去,不管男孩女孩,我都要。我妈说了,头一胎生的孩子都壮,生下来对母亲的身体也好。如果第一胎就流了,我以后很可能落下一身毛病。”
   见李星不听劝,婆婆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此后,婆婆的态度明显冷淡,饭菜做得不再应时按晌,整天忧心忡忡。没有孙子就是个难解的心结,横在心里过不去,左邻右舍或亲戚朋友谁家生个男孩,婆婆听了便唉声叹气。偏有那更可气的婆娘,生个男孩恨不得让全村人都知道,跑家里来拉着婆婆的手讲感受,说自己的人品好、祖上有德,才有孙子的命……婆婆听完一连几天不开晴,数落儿子不争气,更在背后埋怨他连自己的媳妇都管不了,真是个窝囊废。
   婆婆不是亲妈,有些话不能说。李星回娘家时说了自己的委屈,李星妈一听就火了:“女孩怎么了?女孩就不是她家的骨血了?她不是女的啊?没有我生个女儿,她儿子得打一辈子光棍!”
   李星妈越想越生气,抓起电话和亲家母针锋相对:“亲家,农村都重男轻女,我也理解你,但怀上女孩也不是我女儿的错,你不能拿我女儿的身体开玩笑,小月子是那么好做的?再说了,好好的孩子要打掉,那可是一条小命,不怕遭报应啊!”
   婆婆自知理亏,只能客气地听着,但她心里更加不痛快,对李星的态度也越来越冷。她甚至产生一个想法:既然不听我的话,那就换个人再生,坚决生个小子。
   婆婆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儿子,林吉听了心里一哆嗦。李星很漂亮,两口子除了生孩子的事有分歧,并没有其他矛盾。林吉舍不得李星,就经常趁李星高兴时,劝她打掉孩子,可每次都碰一鼻子灰。
   李星的倔强,让林吉也渐渐心生不满,但林吉没有强拉硬拽去打掉孩子,他心里还残存着一丝侥幸,万一生个男孩呢?
   日子一天天过下去,每个人都不再提及男孩女孩的话题,都在刻意回避着。
  
   三
   产房内传来一声啼哭,孩子生下来了,是个女孩。
   婆婆最后的面具彻底撕下,她转身就走,只撂下一句狠话,“一天都不会伺候!”
   李星如鲠在喉,自己肚里的孩子,活得好好的,没有任何罪过,就被她的奶奶和爸爸判了死刑。如今自己坚持着把女儿生下来,他们却连一眼都不看,一天都不伺候,这样的家庭,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都怪你当初不听我妈的话,就不该要这个孩子,你非得生下来,那你就自己养吧,不要指望我妈帮你。”林吉没好气地说。
   李星撑起虚弱的身体,冲林吉吼:“孩子是我的,你们不要我要,你们不养我养,你给我滚!”
   林吉讪讪地说,“我妈还不是为我们好?你不领情,就不要怪我们无情了。”
   林吉家人的做法彻底激怒了李星的爸妈,他们冲到林吉家大闹了一场。还没出月子,李星和林吉就离婚了。
   李星没要林吉拿抚养费,但孩子以后也坚决不让男方家看,就当这个苦命的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爸爸,没有爷爷,没有奶奶。
   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但很少有人帮着李星说话,很多人责骂李星的爸妈不明事理,千古陋习依然根深蒂固,村里已成是非之地。一年后,李星想去深圳发展,爸妈心疼女儿,带上全部的积蓄,抱着外孙女跟着去了。
   李星给女儿取名李可心。在深圳租房安顿下来,李星就去找工作。深圳有她的朋友,在卖楼,介绍她去干。李星很勤快,从不看人下菜碟,总是热情接待,不厌其烦地带路看房,还别说,真让她做成了几个大单,挣了不少提成。
   李星可怜李可心一出生就没有父爱,特别怕亏欠着她,吃的用的,李星都近乎偏执地挑最贵的、最好的买,一心想给孩子最好的生活。
  
   四
   转眼间,李可心两岁了。一天,李星妈说最近给李可心洗澡,发现她大把地掉头发,李星赶忙带女儿去医院,医生也没说出个所以然,让回家注意观察。又过一个月,李星在一天早上起床时,突然惊叫起来,她发现,李可心的眉毛、眼毛全没了。
   李星领着李可心到处看,北京、上海、广州的大医院全去了,却没有治疗效果。
   李可心的头发像秋天的树叶,终于在四岁时掉光了,她没有眉毛,没有眼睫毛,看起来是那么地怪异……李星搂着李可心,绝望地抬头凝视着天,她问老天,为什么要如此折磨她小小的女儿?
   老天当然不会回答她。
   道德经里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意思是说,老天爷从来不会仁慈。在它那里,人是草芥,石头、猪狗。
   它绝不会因为你渴望幸福,就对你格外关照。
   它不会因你想好好活着,就对你另眼看待。
   它不会因你深爱父母孩子,就对你手下留情。
   更不会因为你已经足够悲惨,就会放你一马。
   虽然叫天天不应,但李星发誓一定要把李可心的病给治好,只要听说哪里能治,哪怕是个偏远山区的小医院,她都领着女儿去看病。这种说走就走的方式,严重影响了她的工作,李星被卖楼处辞退了。为了攒够给孩子的治病钱,李星四处去打零工。李星爸为了帮衬女儿,去给别人送外卖。一次,李星妈病了,躺在床上昏睡,李星爸只得带着李可心去送外卖,那天,他俩转来转去走丢了,送到时都晚上六点多了。客户一开门就不停地数落李星爸,嚷着要投诉,说是把她的宝贝孙子饿着了。李星爸点头哈腰,不停地说好话,在客户摔门的巨响里,他拉着李可心的小手离开了。李可心问姥爷:“咱们什么时候能吃饭啊?姥爷,我饿……”
   李星知道这件事后,当时就哭了。她什么苦都能吃,但不能让爸妈跟着自己吃苦,更不能让宝贝女儿吃苦!李星坚决不让爸爸再去送外卖,一家人的生活费和孩子治病钱,都由她来扛!打零工挣的钱远远不够,李星一咬牙,去夜总会当了小姐。
   李星在夜总会的小姐里,是最拼的,她什么台都接,经常被灌酒,胆汁都吐出来了,洗把脸回去接着喝。钱好挣,就更好花,小姐妹们经常结伴出去购物挥霍,但李星从来不去。她把挣来的钱,给爸妈留生活费外,全都存上,攒着给女儿治病用。
   每挣够一笔钱,李星就带孩子,坐车赶往下一个号称有偏方的医院。
   李可心五岁了,她的病依然没有起色。把她送幼儿园,小朋友都不和她玩,她也不爱去,只能在家让姥姥、姥爷看着。
   李星总是很晚才回来,她对爸妈说又兼职了夜班网吧的活。她抽烟,喝酒,爸妈以为她是为了孩子的病烦恼,也不去干预,只是劝她少喝点,少抽点。他们可怜自己的女儿的命,更心疼外孙女的病,老两口经常背着李星,偷偷抹眼泪。
   李可心上小学了,才几天,她就很怕去学校,她觉得每个人都在好奇地盯着她。她避来避去想避开同学,可无论到了什么地方,那些眼光,总好像怀了恶意,直射在她光溜溜的小脑袋上。上课的时候,她坐在同学中间,可她感觉很孤独,而且这种孤独,倒比一个人在家里呆着更难受。看看同学们,哪怕比她丑的,都有朋友,人家是正常人,只有她自己,是个怪物。“秃瓢”李可心在心里想着她的外号,伤心地低下了头。
   下课铃响了,同学都如同春来的燕雀,一瞬间就叽叽喳喳,在一起玩乐。只有李可心一个人锁着愁眉,蹲坐在某个角落,摆弄着地上的几块小石头玩。她只能自己玩,她也很希望有同学来对她说句话,然而有疯跑过来的同学,在她身前猛地拐了脚步,大声喊着:“完了,完了,我被‘秃瓢’传染了!”。
   可心非常渴望友谊,她把家里的小塑料凳,在她房间里摆成排,她想像着心中喜欢的几个同学都坐好了,和她一起上课,她站在小黑板前读课文,喊同学的名字让他起立,她又跑回到座位上回答问题……姥爷在门缝中看着小可心,体会着这孩子心中的寂寞,心疼得泪水涟涟。
   姥爷和姥姥是小可心仅有的玩伴了。吃过晚饭,他们会去敬老院门前的小凉亭玩,那里地势高,只有几个老头老太太在那儿抻抻腿,围着小凉亭转圈。人少就清静,空气好,更少了很多探寻的目光。小可心早和老人们混熟了,她在这里无拘无束。她让姥姥和姥爷站好,姥姥是排头,可心喊立正,姥姥就要双手掐腰站直,姥爷双手抬平,小碎步调整着间距。
   “手指伸直了!”
   “姥爷,眼睛往哪瞅呢?要盯着姥姥后脑勺!”
   “齐步,跑!”李可心喊,“手端平!”
   姥姥在前,姥爷在后,沿着水泥道小跑,李可心一边跑,一边随时观察,“姥爷,跑歪了,往左点!”
  
   五
   夜总会的包房里,几个酒足饭饱的客人瘫坐在沙发上,色眯眯盯着面前一排打扮妖艳的女人。有个胖子用手一指,李星被选中了,她走过去坐下,客人圈住她的肩膀,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宝贝,来,陪哥哥喝一杯!”李星依偎过去,举杯一碰,一饮而尽。客人看着李星笑,突然,他愣住了。他觉得李星很熟悉,她是谁呢?
   客人想起来了,这个女孩和他住一个小区,她的漂亮,让他多看过几眼。对了,她的女儿和他儿子还一个班呢,有一次儿子和她女儿还打过招呼……
   一天,李可心一个人坐在花坛边,看到几个同学在不远处指着她嘀咕着什么,他们竟然走过来了……“他们是要找我玩吗?”李可心激动极了,她的心狂跳起来,不由自主站起来,紧张地看着这几个同学。
   “喂,你妈是做什么工作的?”一个男孩问。
   “我妈妈是卖楼房的。”由于很少和同学接触,李可心回答时还很害羞。
   “别骗人了!你妈妈是一个妓女,她就是一只鸡!”男孩喊道,“我爸爸和我妈妈说话时我听到了,我爸爸说他去夜总会请客人唱歌,看到你妈妈在那儿当小姐!”
   这时的李可心已经上三年级了,懂得妓女是骂人的话,她急忙辩解:“我妈妈是卖楼房的,她不是妓女!”
   “你妈妈天天去夜总会上班,她就是妓女!秃瓢的妈妈是妓女,秃瓢的妈妈是妓女”,几个同学一起起哄着。
   眼泪涌满了李可心的眼睛,她猛地向他们冲过去,他们一哄而散,边跑边喊:“秃瓢的妈妈是妓女……”追着追着,一个男孩转过身,一把将李可心推倒了,李可心坐在地上哭了。
   李可心回家后闷闷不乐,睡觉时,她说再也不去上学了。李星问她为什么,她含着眼泪说:“妈妈,同学们说你是妓女。”
   李星瞬间石化。她深吸口气,努力使自己平复,问:“谁说的?”
   “是前楼的小胖说的。”李可心说。
   李星想了想,明白了。她俯身抱紧女儿,贴紧她的小脸,说:“别听他们瞎说,妈妈是打工的。”李星盯着黑漆漆的窗外,眼里没有泪水,却发出一股渗人的光来。
   一个月后,一个姐妹递给李星一个信封。李星打开一看,七八张照片中,一个胖子赤身裸体和一个女人在包房的床上纠缠……
   “谢了!”李星说。
   “别和自己姊妹客气,帮你报仇是应该的,请我喝顿酒就行。”
   当晚,喝够了酒,李星回家时,把信封塞进了胖男人家门口的牛奶箱。
  
   六
   李星一家回到了东北的山城本溪,爸妈把农村的院套卖了,在市区买了两居室。
   李可心带上假发,粘上假眉毛,假睫毛,上了一所新学校。李星依然在暑假或是寒假,领着女儿去各地治病。她开了家服装店。她的微信朋友圈里,除了衣服广告外,都是她领着孩子在路上,在机场,在动车上,还有一次是领着李可心去迪士尼去玩,李可心带着帽子,胖胖的,笑得挺开心。
   李星特别要强,从不说苦,还总帮助别人,很热心。她自尊心特别强,不许朋友流露出一丝一毫可怜她的样子,那样,她会断交。朋友只能和她平等交往。不管别人如何看待她的孩子,她都用自己的爱为孩子兜底,她是孩子最后的希望。她就是家。她在,家就在。

共 668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陈旧观念依旧在某些地方根深蒂固,生男生女成了悲剧导火线。本来也算慈祥的婆婆,却因重男轻女向媳妇横眉怒目;本来也算是恩爱夫妻,却因妻子生了女孩与之分道扬镳。李星的婚姻破裂,但她没有放弃孩子,只是没有想到孩子竟然生了怪病。为了给女儿治病,坚强的妈妈四处奔波,终无奈做了皮肉生意,当此事被女儿知晓,又是新一轮的打击袭来,无奈李星携老父老母和女儿退居农村。而原来的丈夫在二婚后一直要不了孩子,才想起自己的女儿,却又在知道女儿是个病娃之后逃之夭夭。而李星,这个坚强的母亲,又开始了一边挣钱一边给女儿治病的生活,无论最终的结果如何,生活仍旧继续,母爱,始终在路上。小说字里行间闪现着对女主人公的同情,对母爱的歌颂,对某些丑陋人性的批判。据作者言,这是发生在他身边的真实事件。可是我们多希望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少,最好没有;善良和责任的种子越来越多整个社会越来越和谐。打动人心的小说,推荐阅读。【编辑:兰花悠悠香】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18-12-06 20:39:26
  小说人物塑造成功,情节设计曲折动人。错别字几乎没有。感谢赐稿看点。期待更多精彩。
2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8-12-07 11:22:02
  罪恶的旧观念摧毁了幸福,但母亲没有低头,为了女儿,一直在路上,困境相伴,爱却不变,某些人性丑陋的揭示和批判闪现在字里行间。欣赏老师佳作。
只留阳光
回复2 楼        文友:九品吃货        2018-12-07 13:25:32
  感谢看点平台,感谢一众文友!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