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回归(小说)

精品 【看点】回归(小说)


作者:山涧戏水 秀才,1443.1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46发表时间:2018-12-07 13:34:02
摘要:韩朝坐在椅子上吸着烟反问警察,怎么就那么难啊?我不就是想过点清静日子嘛。还整出了那么多是是非非来了。


   一
   韩朝从小时候就喜欢幻想。大了以后,见世面多了幻想就更加多,甚至有些幻想都不着边际,让人听了觉得很可笑。可韩朝不觉得自己幻想可笑。有什么可笑的?人要是没了幻想,怎么还能活下去?韩朝的理论就是这样滑稽。
   小时候,有一次奶奶给韩朝讲了神话马良神笔的故事,韩朝就一天到晚想着,怎么才能弄到一支马良那样的神笔,有了这支神笔,他就可以画出很多自己需要的东西了。韩朝最想要的,当然是钱了。韩朝生活的时代,正好是困难时期,即使是你能有钱,也买不到东西,买东西,需要当时发放的购物票。没有钱,就算你搞到了购物票,用什么去买?
   上初中,有一年,韩朝学校组织军训,说军训,也就是在军人带领下,去北山拉练。北山脚下,有一口泉水,从韩朝住的城市到北山脚下,也就是三十来里路。军训开始,军人一本正经站在学校讲台上,对下面学生说着很多军事术语,韩朝他们学生大多都没当回事。不就是走走嘛。韩朝母亲知道了儿子要出远门,当即给了韩朝五角钱。那时候,五角钱也算是不少了,天热,一根冰棍也就是两分钱,一碗面条,五分。有了这五角钱,韩朝觉得自己成了大款,有钱了,他走在路上也直想着这些钱怎么花出去。那天,天还没亮他们就集合在学校大门口,军人站在门口背着背包等着学生们到来。就在那天,韩朝后来认为自己倒霉透了。走在路上,军人还要模拟敌人飞机空袭,让大家听到哨子声,迅速趴在地上。也就是这么几个动作下来,韩朝兜里五角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丢了。天亮到了北山脚下那座小县城内,军人和带队老师商量,说学生都累了,暂时停下来吃东西。
   韩朝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卖油条的食堂,他很自信也很慷慨地告诉要好同学,一起到食堂买根油条吃,再来一碗豆腐脑。谁知道,到了那里,掏兜,发现钱没了,急得他哭了。韩朝哭,一方面是钱不见了,另一方面,是钱没了,他就吃不成饭了。到了晚上还要走回去,可怎么行啊。
   倒是老师发现了韩朝在哭,问清楚了原因,安慰韩朝,丢了就丢了吧,再哭也找不回来了。说完话,从自己挎包里拿出一张油饼给了韩朝。老师的油饼做的真好吃,可比自己母亲做的好吃多了。
   就这么一件小小的事,韩朝几乎是记忆了一辈子。
   当然,此时的韩朝,不会再有那种马良神笔的幻想了,他就希望自己将来能得到很多钱。
   五十多岁的韩朝,现在幻想是能够找个山洞,做一次仙。这种幻想简直是太令人啼笑皆非了。可韩朝说到这个幻想时,脸上是一本正经的表情。
   一把年纪生出这种不着边际的幻想,连他儿子小韩流都觉得不可思议,他怀疑老爹是不是到了更年期了。韩朝说此话还不止一次,韩流听得耳朵都已经长了茧子。再次听父亲说,韩流就会乜斜老爹一眼。对老爹说,老爸,你这辈子已经折腾的够多了,也应该歇息歇息了。
   他给老爹歇息的建议就是到外面打个牌,钓鱼什么的。韩朝看到儿子说话那眼神,很不舒服,讥嘲,不屑混杂,很明显是在说自己已经到了英雄末路了嘛。是的,道理是这样,好汉不提当年勇,韩朝要真提起来当年,是有很多值得骄傲的地方。
   韩朝脑子是很灵活,当年改革开放来潮,他抓住了大好时机。按照儿子话说,他老爹也就是那时候,钻了政策空子,要是放在现在,估计老爹能把牢底坐穿了去。
   开始,政府提倡大家搞活经济,银行就是贷款也是分配任务。韩朝一个同学,就是搞贷款的部门主任,他的任务完不成,还受到了上面的点名批评,那时,韩朝还在一个不死不活厂里当工人。当工人,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想去就去,不想去了,跟着别人瞎混。
   同学找到韩朝,对韩朝说,贷点款子吧,也算是给我完成了任务。
   韩朝说,我就一工人,贷款干鸟用啊。
   同学给韩朝讲了政策如何如何,韩朝心动了,问同学,贷多少款能完成任务?
   同学说,起码不贷个二三百万?
   韩朝听了这个数目,差点没昏过去。他拿什么还?到时候,还不上,还不得给政府枪毙了。就算是拿命偿还,他的命也值不了那么多钱啊。
   那次分手后,两天没动静,韩朝觉摸,也就是同学给自己开了玩笑罢了。谁想到,过了几天,同学对韩朝说,贷款批下来了。当然没有那么多,也就是一百多万。
   见到同学,韩朝说话都结巴了,你、你、你真的给我贷款了?
   同学说,谁和你开玩笑?
   韩朝两眼前金星乱冒。他的心已经不在胸腔里了,直接到了嗓子眼。韩朝心想,这下子完了,硬是把死猫给逼到了树上了。真的像是置死地而后生,他经过几天翻来覆去思索,最后,拉来了几汽车服装堆放在一座临时租赁的仓库,等银行同学找他要利息时,韩朝苦着脸说,全他妈赔了。东西就堆在仓库。
   同学不信,问他,那些钱呢?
   韩朝揉了揉眼睛,先让眼睛发红了,这才说,我现在死的心都有了。我被人骗了,东西倒是有,你们银行不行就拿走吧。
   看到东西,该同学昏死过去了。同学不信,到了银行查询,韩朝名下的确没钱。那时候,银行还没有实名制登记,韩朝早就把钱转移到了假名下了。后来,那些钱都成了银行死账,那个时候,银行死账不少,比韩朝多的有的是。等风平浪静了,韩朝看看银行也不会再追究自己责任,又以别人名字开了工厂。这下算发了。韩朝搞了个有限公司,股份占了绝大部分,另外一小部分,是那些有名望人入的股。
   都是当年事情了,韩朝发家史有点下三滥,现在没法提,也不能总挂在嘴上,搞不好,有点风吹草动,会倒霉。到底是老了,韩朝感觉已经跟不上时代了,他把厂子交给了儿子打理,自己做起了顾问。可后来他发现,儿子经营理念完全不按照自己思路来,而且大手大脚,韩朝多少有些心痛。
   往日,不是重要场合,他吃饭很简单。儿子就不同了,讲究排场,他一说,儿子撇着嘴嘟囔,老爹,你那套早过时了。
   韩朝只有叹气的份了。此时,韩朝幻想又来了。
  
   二
   韩朝的幻想源于一次带着职工去武夷山旅游。
   韩朝每年都会在长假时期,分批让员工们外出旅游,为的是提高他们主人公精神,让他们看到自己的希望。来到武夷山下,站在那座桥上,对了,那座桥叫半仙桥?韩朝记不太清楚了,但他知道,导游说,从这座桥上过去,人就可以成为半仙。韩朝在桥上来回走了几趟,发现自己和平时没二样,就在这时候,他听导游在一旁指着对面山上一个山洞介绍说,那个山洞曾经是朱熹讲学的仙洞。
   韩朝立刻来了精神。他很详细打听了朱熹在山洞内的情况。哦,原来,进了山洞修行,可以使自己成仙。
   接着听导游介绍朱熹情况,韩朝对古人朱熹内心很有意见。
   故事是这样的,朱熹在山洞讲学,一只狐狸很崇拜朱熹才学,变成了美女,做了朱熹妻子,每天照顾朱熹生活,可是,朱熹听信了河里一只老龟话,终于在一个晚上识破了狐狸。狐狸露出破绽,是因为那条尾巴。朱熹撵走了狐狸。
   导游也说了,这只是神话传说,可韩朝认定这不是神话,一定是真实存在的。他听人说过,千年狐狸能成精。《聊斋》书上蒲松林都说过狐狸故事嘛,要是没有,古人会津津乐道?
   桥下有块石头,类似老龟形状,导游说,那就是老龟石化了的。
   韩朝很同情狐狸,他恨老龟,他朝着老龟那块石头上吐了口吐沫,结果,还让罚了五十块钱。不过韩朝觉得即使是被罚款,也值了。因为他吐了老龟一口。
   这么多年,韩朝在商场打拼,也觉得很累了,从武夷山回来,他突发奇想,还是去做仙好。最起码,脱离了尘世喧嚣,能得到清静。这个念头一直环绕在脑海里。
   韩朝无法用过去老观念去定义如今社会。在他眼里,现在有些人看到钱,简直比自己亲爹都亲。韩朝老伴前几年去世,本来,他还想续弦,儿子知道后,极力反对。也有同行说他是老牛想啃嫩草了。听听,这都是什么话?
   有人给他介绍了几个女子,年纪也不算小,根本不能算是嫩草了嘛。接触了一段时间,发现好像不对劲。女子还没结婚呢,提出条件让韩朝不能接受。要把厂里股份算她一半,还有现在住着的别墅,也要签上自己名字。韩朝可不想再掰扯那么多,干脆分手算了。
   这些年,韩朝也许是在老了时,经常反省自己以前的行为,他发现自己最对不起的,就是那位同学了。虽然后来那些账都黄了,可同学也因此背上了处分,从信贷科主任降职成了一般科员。同学从此一蹶不振。后来,韩朝发达,还是给了同学一大笔钱。才算是心安了点。
   韩朝决定,要学习朱熹,躲进深山沟里去,目前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找到能藏身的山洞。韩朝跟着驴友们进过几次山,就是城市北面那座深山,几次下来,他果然发现了在深山老林间,半山腰有个隐隐的山洞,灌木丛遮掩,一般不注意发现不了。这一发现,令韩朝兴奋不已。韩朝为了探明山洞倒底是什么情况,私自脱离队伍,自己爬到半山腰进了山洞,山洞果然不错。很理想,符合韩朝预期。
   那一次韩朝擅自离开队伍,让领队的人很是惊慌了好一阵子,到处寻找韩朝,认为他是在过山崖时掉进谷底了。或者还有更加糟糕的,被野兽给吃掉了。等看到韩朝从逼仄小径讪讪走来,大家这才把心落在了肚子里。
   驴友们问韩朝跑到哪里去了,韩朝缄默不语,只是笑笑,山洞是他内心深藏的秘密,谁也不能告诉。
   连儿子韩流他都没告诉。
   要去的那些天,韩朝准备了进山洞常驻的必须品。这一切,都是悄悄进行的,直到后来韩朝失踪不见影子,韩流才回忆起,他曾经看到父亲拿着野外旅游用的东西。
   韩朝走得悄无声息,他是在儿子和媳妇们都不在家时离开的。韩流通过门岗保安口中得到一条信息。保安说,韩朝走时,背着一个很大的背包,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反正看着像是要出远门似的。
   韩朝走到了门岗,还对着保安笑了笑,保安被韩朝莫名其妙的笑搞得不知所措。
   韩朝直接坐出租车到了汽车站,买好票,上车,坐在座位上,望着熟悉的城市,神情很悠闲。就这样他优哉游哉地走了,奔向了他向往的山洞。
   韩朝可不知道,他这一走,家里可就乱了套了。
   韩流和父亲住在一起,主要是为了照顾父亲起居,头一天,韩流发现父亲没回家。媳妇神情暧昧地告诉韩流,老公公可能出去那个了。
   韩流当然知道媳妇话里的意思,“那个”,明显是种状况,什么状况?不用说,是和女人有关的状况。韩流不满地瞟了媳妇一眼说,不许乱说老爹,老爹不是那种人。
   到了第三天,韩流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怎么也坐不住了。他到处寻找父亲,询问父亲经常交往的朋友,都说不知道。打电话,手机关机。
   父亲能往哪去了呢?
  
   三
   韩朝觉得自己很像是个间谍。他为自己保密工作做得好而得意。
   韩朝认为自己有先见之明,这种自信来自很多年前,那次银行查他账,银行想不到他早就猜想到会有这么一出。最后没法子,银行只能将那些衣服收走了事。那些钱的去向,甚至老婆都不知道。
   他历来认为,有些事是不能让女人知道的,女人胆小,再说,女人知道了,也可能会连累到她本人。他可是个男人,说什么也不能因为自己连累自己女人。果不其然,老婆知道了他竟然有那么大一笔钱,着实吃惊,然后是哭泣,问这笔钱怎么还?再后来,就是让他去自首,赶紧把钱还给银行,以免人家打官司,使得韩朝去坐牢。
   韩朝对老婆说,坐牢就我一个人?那么多死账,要坐牢的人可就多了。再说,我有那么多东西抵账。
   他没告诉老婆,还有个秘密,即便是自己坐了牢,那些钱,也足够他们娘俩生活用了。他在工厂上班,一辈子都别想挣到那么多钱。
   那天,从家出走,来到了山脚下,韩朝沿着早就看好了山间小道走去。走在蜿蜒山路上,他突然有种很舒服的感觉,城市的喧嚣被山林静谧给代替了,喧嚣声,在这里听不到,能听到的,是山林鸟鸣。
   简直就是种境界,这是一般人能有的吗?除了我韩朝,谁还能做到?韩朝走在路上想。
   韩朝出来时,想得很周到,他买了所有能用上的工具。为了不至于在夜晚没电,韩朝准备了一块太阳能充电板。来到山洞口,韩朝观察了洞内情况,好像比那次来时有了点变化,主要是洞内有人来过的痕迹。仔细想,也没什么奇怪,就在山洞下一里地那个山坳,有个小山村,从山洞口,能清晰看到,山村住家不多,看样子有些破旧,村庄旁边,有一条清澈河流,山洞口能看到,但听不到河水流动地声音。村庄隐藏在茂盛的树林间,可比城市高楼耸立的场景要吸引人的多。你能说这不是仙境?韩朝很得意地笑了。
   首先,韩朝砍来了酸枣树枝,为的是做一道门,用这道门能防止山里野物偶然窜进洞内来。韩朝拿出绳索,将酸枣树枝捆扎在一起,放在洞口比试了比试,觉得很合适,才放心。
   韩朝身上出了汗,倒底是老了,干这么点活,身上就感觉到了疲乏。韩朝慵懒地坐在洞口,丢下东西,眺望着山下风景。点上一支烟,猛吸一口,韩朝立刻来了精神头。他想,饮血茹毛地生活,其实不难嘛,只要你真想让自己变成野人就行。

共 9684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小说向读者讲述了韩朝渴望宁静躲进山林却惹出了一系列是非,无奈回归的故事。韩朝是一位幻想主义者,心思活络,很有经济头脑。改革开放初期,他在银行主管信贷工作的部门主任同学,信心满满地帮韩朝贷了一百万贷款,希望他干件大事。谁料?韩朝却将大部分钱财转移,只用少许的钱买了一批衣服堆放在仓库。等那位同学来要贷款利息时,他却说,做生意赔的就只剩那堆衣服了。经核实,韩朝的帐面上的确没钱后,银行只好将那一百万做为坏帐处理了,那位给他放款的同学也因此被降职。风声一过,韩朝却启用那笔被他转移的资金投资办厂,赚的盆满钵满,摇身一变成了企业老板。成名后的韩朝,却觉得没意思,决意远离尘嚣,远离城市,只身来到武夷山下的山洞里生活,由此引起山民们的误会,从而引发许多故事出来。红尘生活久了,也经历了是是非非对对错错,到了老年,渴望从嘈杂的城市中摆脱,可是哪里又有人间仙境呢?哪里不是红尘呢?回归,其实这是一个社会命题,是众多城市人内心的一种渴望,本文的标题,有两重含义,既是想回归宁静,又是无奈中回归城市。引人思考。顷情推荐赏阅!【编辑:五色鲜人掌】【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8121100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五色鲜人掌        2018-12-07 13:43:21
  小说构思巧妙,情景铺设到位,人物形象饱满,寓意深刻。佳作!学习了。期待老师更多精彩!小说解读不到之处,敬请见谅!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