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微型小说 >> 【流年】烧饼(微型小说)

精品 【流年】烧饼(微型小说)


作者:千层雪 布衣,142.1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44发表时间:2018-12-30 13:26:04

【流年】烧饼(微型小说) 大奎是个孝顺儿子,这点村里人都知道。他是独子,从小丧父后跟母亲相依为命,长大了就知道出力干活。如今快四十了,家里太穷,还是光棍一条,也不会别的营生,每日后山砍柴,攒够几天就绑在小车上推到城里挨街售卖。
   深秋了,天凉起来。城里人开始准备过冬的烧柴。这天,大奎的柴火就卖得快。刚过晌,他就收拾绳子准备回家。突然觉得肚子饿起来,早上出门时老娘给他准备了一块高粱面窝头和一个红薯。但他还是向烧饼摊走去。那烧饼,圆圆的,正放在炉子上翻烤,老远闻见阵阵面香,愈发饥肠辘辘。兜里掏出刚赚到的两个硬币,买下两个烧饼,坐到矮凳子上,旁边叫了一碗豆腐脑,碎香菜梗加了韭花酱,红白相间的小虾米皮点缀其上,大奎迫不及待地两口就咬下一半烧饼,喝下半碗豆腐脑。
   此时,感觉心窝暖洋洋,好一番惬意,不免对自己今天的生意一阵窃喜。
   吃完了,站起身来伸个懒腰,突然想起老娘家里等着他买米熬粥。前几天秋雨连绵,又刮起北风,老娘不让自己上山砍柴,说等天好再去,结果家里几乎断粮。今早出门进城时,老娘特地嘱咐买2斤小米、3斤大米回来,冬天好慢慢熬着,就着瓜干喝米汤。当时大奎答应痛快,可是现在刚花了两个半硬币吃下美美一顿烧饼,剩下的钱哪里够买这么多米?只好盘算起来:这烧饼这么好吃,老娘家里呆着一辈子没吃过呢。我怎么地也让她老人家尝尝。剩下的钱先买俩烧饼捎给她。就这么定了。
   大奎摸了摸口袋,把剩下的零钱给了摊老板,“再来俩,给包好!”
   从城里回村的路三十多里。要在黑天前赶回去,不能怠慢。大奎又不是头回来城,只略微看了看卖米的行情,想着快点赶回去。独轮车的肩盘是用熟麻绳编制的,快要磨破,此时松垮地斜套在大奎的肩上,那车子便很自在愉快地从城关的宽路出来走上了山路。
   其实这山路倒也不陡不峭不难走,这里没有大山,净是些不大的丘陵帽子。山路便在这些鼓包丘里蜿蜒转开。沙土路不宽,倒也平整。马拉的大板车和人力独轮车是主要的交通工具。所以就留下两行深深的车辙。除了雨天,这路干硬结实,还蛮好走。而北方的雨又不是很多。
   大奎的独轮便选在其中的一条车辙中走着。那两个烧饼就绑在车架的上面,正对着大奎的鼻子。透过那层土黄的油纸,还没凉透的烧饼,依然偶尔飘出香味。大奎肚子有底了,也就只想着老娘看到烧饼时高兴的样子。
   离家还剩十里的时候,大奎走得有些累了。便选个平坦处,坐在路边石头上卷纸烟抽。抽得舒坦了,站起来突然觉得烧饼香味那么诱人。馋虫上脑,挥之不去,不由自主解开油纸,看那烧饼已然凉透,但显杠硬,摸一下,顺手抽出一个,心里想,老娘饭量没那么大,给她留一个足矣。我正好吃过,晚上就不吃了。递进口里,嚼了一下,顿觉凉的烧饼别有一番滋味,耐嚼有劲道。停不下来,只几口便吃干净,及到最后的一点饼渣没捧得住掉在沙粒中,引来三只蚂蚁争抢,那抢得的蚂蚁头也不回扛起就走。后面的两个一个在追,一个转圈寻找是否还可捡漏。
   大奎没心思看它们,只惋惜自己不该掉下那一小粒,毕竟烧饼忒得好吃。
   离家五里,太阳就要接近西山的山顶。大奎松了口气。又寻个平坦处抽烟。一边眼里瞅着那个车架上的烧饼。油纸裹得紧,但大奎看得清轮廓,圆圆的,想必现在凉透了变硬。老娘是否咬得动呢?鬼使神差,大奎又从车架子上把那烧饼取下来。揭开油纸,那烧饼似乎要对他说话:不会又要吃我吧,不是说好了要捎给你娘么?
   大奎想了想。今早来城时也没说要给老娘捎烧饼,再说她那牙咬起来也费劲。她要真知道我舍得花这么多钱给她捎烧饼,说不定还得埋怨我不会过日子呢。嗨。不如我吃了它吧。也不对。老娘养大我也不容易,难道不该捎给她尝尝?大奎的脑子和肚子飞快地争论着,最后谁也没占上风。
   或许是良心发现,或许是太阳即将落山,或许还因为有五里路要走,大奎做了一个决定。让老天判断这最后一个烧饼是否捎给老娘。大奎暗自为自己这个决定又高兴了一番。心想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我怎么就这么聪明呢?
   那段小路,没有杂草,光溜溜的,也没有那么深的车辙了,可能因为越靠山里这边的大板车越不怎么来,总之,这段平坦略微带坡的山路特别适合大奎的想法。
   大奎把烧饼在手里掂了掂,沉兜兜的,大如碟子,厚如自己结茧的手掌,那圆圆的外缘平整,特别适合当成一个小轮子在这沙土路上滚动。大奎的赌注开始:他弯下腰来,烧饼从他手里抛出,沿路滚动。他跟自己在心里打赌:如果烧饼滚不动倒下,我就吃掉它!如果它稳稳站住了,没有倒下,我就忍住不吃留给老娘。就这样,上天作证。大奎眼看着烧饼向前滚动,偏离了路中间,向路边山根一侧滚去,足足滚了能有三十步。好嘛!慢下来了。大奎悄悄跟上去。
   大奎的眼睛瞪大了。他死死盯住的那个烧饼居然不动了,不再向前滚动了,被两块小石子正好夹住在中间,立住了,没倒!
   大奎挠着自己的右腮。这结果完全不在他的设想之中。
   有那么一会功夫,大奎不知所措,但很快,他就缓过神过来。迅速弯腰抓起烧饼,然后立起身狠狠地将那两块石子踢飞,直看到它们飞向山下的枯草丛中。
   最后一个烧饼还是被大奎立即吃掉了。嚼着它的时候,舌尖的搅动让大奎感觉世界真美好。他在心里狠狠地说,“你以为找个地儿站住了我就不吃你了,看你还能耍什么花招!”

共 207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烧饼》作为重要线索,串联起与其相关的所有情节。主人公大奎作年过四十,和母亲相依为命。虽家境贫穷,但好在大奎有一把子力气,可以砍柴贴补家用。小说从大奎卖了柴,抵不住烧饼的香味,买烧饼开始写起。最初的两个烧饼填满了饥饿的肚子,后面应该用来买米的钱,被换成了给大奎娘买的烧饼。可三十里的路程呀,原本已经走熟了,可就是因为有这两个烧饼,大奎走得很难。他给自己找借口,吃了一个,又吃了一个。把烧饼吃完了,家也到了。小说没有继续,剩下大奎娘看到空手归来的大奎是何表情,大奎又要如何圆说烧饼,留给读者自由品味。小说中的烧饼,可用以果腹,可送给母亲,也成了亲情的试金石,亦道出这对贫困母子的凄凉生活现状。小说流转自如的情节,给人强烈的画面感,仿佛老电影一般,看着四个烧饼同一归处,而不由感慨人生。佳作,流年推荐赏阅!【编辑:平淡是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101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8-12-30 13:35:14
  编辑小说的时候,也会在想,大奎会吃最后一个吗?看到最后,大奎真的吃了,会为这个家庭感到悲凉,贫穷真的是让他们无力挣脱的束缚。
回复1 楼        文友:千层雪        2019-01-02 09:39:44
  感谢收录
2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8-12-31 12:22:25
  烧饼,考量的是什么?
   微小说,以小见大,细节尤为动人。
   问好雪兄,2018年安好,2019年,喜乐。
网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回复2 楼        文友:千层雪        2019-01-02 09:41:04
  新年或许还有很多新的故事。祝福我们自己活在一个不饿的时代!
3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1-01 17:13:11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3 楼        文友:千层雪        2019-01-02 09:39:23
  感谢文友点评
4 楼        文友:老游湖        2019-01-06 07:19:13
  值得深读的一篇小说。
   只是感觉第一段过于突兀,开篇直接呈现第二段,再将第一段的内容在其它段落零星出现,效果似乎更好!个见个见!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
回复4 楼        文友:千层雪        2019-01-06 14:47:24
  高见!谢谢????
5 楼        文友:康心        2019-01-06 16:54:09
  人要自私,理由借口无穷尽。贫穷的不是钱,而是道德缺失。
用文字记录人生的轨迹,修一条心心相通的小径
回复5 楼        文友:千层雪        2019-01-07 11:28:44
  灼见!感谢评论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