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杂文随笔 >> 【流年】任是无情也动人(随笔)

精品 【流年】任是无情也动人(随笔) ——红楼中人:薛宝钗


作者:芦汀宿雁 举人,5762.7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812发表时间:2018-12-31 17:11:44

【流年】任是无情也动人(随笔) 红楼中,儒家礼教的模范儿媳,不是老祖宗重孙媳妇中的第一得意之人可卿,也不是戏谑笑闹哄老祖宗开怀的凤辣子,也不是淡泊明达的大奶奶,而是德惠兼并的宝钗。
   宝钗姓薛,宝姑娘,皇商之女,任是无情也动人,与黛玉并列红楼第一女主。
   孝顺守礼,博洽多才,世事洞明,是她所依凭的“东风”。
   抽花签时,她掣的是牡丹花。或许,曹公之初衷,意在以牡丹言志,宣示儒家伦理下女性的理想人格与悲情命运。
  
   一、“金锁”里的理想人格
   宝钗,贤孝当先,安分随时,温厚恭良,儒家淑女之典范。
   知人知微,贤孝当先。
   第二十二回,宝钗及笄之年,贾母捐资二十两银子为她庆生。贾母内院搭了个小戏台,上房也摆了家宴。生日宴上,宝钗总依贾母素喜者说了一遍,只点热闹戏文,只挑熟烂甜食,贾母更加欢喜。同一回,元春送来灯谜,宝钗觉得并无甚新奇,却只说难猜,故意寻思,写了灯谜《竹子》。公众场合,善于藏愚守拙,会隐身自己。
   第三十五回,贾母、王夫人、王熙凤、薛姨妈等人,群聚怡红院。宝钗笑道:“我来了这么多年,留神看起来,凤丫头凭她怎么巧,再巧不过老太太去。”以夸为敬,直抵贾母心坎。“提起姊妹,不是我当着姨太太的面奉承,千真万真,从我们家四个女孩儿算起,全不如宝丫头。”贾母不吝美词,是礼节,也是由衷地称赞。
   宝钗尊附贾母,有敬老之礼,也不乏讨巧封建家长的成分。金钏儿跳井而死,宝钗第一时间赶来道慰王夫人。多半他下去住着,或是在井跟前憨顽,失了脚掉下去的……岂有这样大气的理!纵然有这样大气,也不过是个糊涂人,也不为可惜。将自杀事件偷换为不慎溺水而亡的慰情假话,附送新衣做装裹的“及时雨”,不但消解了王夫人的愧疚心,还解了燃眉之急,也展露了宝钗的淑态懿容。有了王夫人的认可,为她入主贾府开启了绿色通道。
   第九十七回,薛姨妈回家将这边的话细细的告诉了宝钗,还说:“我已经应承了。”宝钗始则低头不语,后来便自垂泪。因宝玉失玉昏聩,冲喜,压邪气,成了宝钗的不二“使命”。大婚之夜,宝玉旧病复发,口口声声只要找林妹妹去。于新嫁娘的她而言,夙世前因,却无异于悲音绕梁。她明知其事,心里只怨……金玉良缘,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化解敌意,攻心术。清虚观说麒麟事,宝钗说云妹妹有一个,略小些。探春夸宝姐姐有心。黛玉却话中带刺:“他在别的上还有限,惟有这些人带的东西上越发留心。”一串情景对话,明抑黛玉吃醋含酸,也暗扬宝钗心细如发。
   第四十回,行酒令时,黛玉引用《西厢记》《牡丹亭》的句子,被饱读诗书的宝钗逮了个正着。
   “最怕见了些杂书,移了性情,就不可救了。”宝钗借机示好,诤言私劝。
   “细细算来,我母亲去世的早,又无姊妹兄弟,我长了今年十五岁,竟没一个人象你前日的话教导我。”黛玉心有触动,意生感服。
   第四十五回,送燕窝时,宝钗笑道:“你放心,我在这里一日,我与你消遣一日……你也是个明白人,何必作‘司马牛之叹’?”加小惠,互剖心腹,敌意平息。黛玉还顺势认了干妈,与众姊妹多有互动,并交好起来。
   顺人情,济众散人之德。
   第三十七回,藕香榭里,赏桂花,吃螃蟹宴。贾母道:“我说这个孩子细致,凡事想得妥当。”乐得贾母喜,赢得姨妈心,又替湘云解了围,还不忘送螃蟹给赵、周二位姨娘。宝钗出资做东道,贾府其乐融融。宝钗体恤湘云寄人篱下的苦楚,女工活又多,阻止袭人托她做鞋,还催她早些回去,免被责问。湘云心生敬服,还住到了蘅芜苑,直到宝钗搬出大观园,她才重回潇湘馆。
   第六十七回,“只有黛玉的比别人不同,且又加厚一倍。”先有燕窝,后有土仪,宝钗情理兼攻,有意撮合哥哥与黛玉,也有心机自我成全。哥哥带回的土特产,她顾念人情,一一分派,连不被待见的赵姨娘和贾环也收到了一份。
   第七十七回,王夫人说人参轮到自己用,反到各处求人,心有悔意。宝钗笑道:“这东西虽然值钱,究竟不过是药,原该济众散人才是。”
   燕窝、人参等贵重之物,于笑谈中公开赠予。宝钗济众散人之德,纷落于生活细微处。岫烟寄住迎春处,月银被邢夫人克扣,本就经济拮据,她还时不时要打点下人,不得已把棉衣当了……凤姐送斗篷,探春送碧玉珮,宝钗则追赎棉衣,接济小物件,还送了一车轱辘体贴话,尽心关照。
   跟母亲打点针线,至贾母处王夫人处省候两次,承色陪坐半时,园中姊妹处度时闲话一回……
   上至贾母、王夫人、母亲,下至园中姐妹,礼常往来,合宜得体。贾母夸她“稳重和平”,赵姨娘说她“展洋大方”,连小丫头子们,亦多喜与她去顽笑。宝钗视袭人为言语志量深可敬爱的“人才”,套问,窥察,结为同盟。周瑞家的来蘅芜苑,宝钗让座,一口一个周姐姐,不分等级,应付自如。
   第一一九回,宝钗见王夫人神色恍惚,便问:“太太的心里有什么事?”王夫人将这事背地里和宝钗说了。宝钗道:“险得很!如今得快快儿的叫芸哥儿止住那里才妥当。太太总要装作不知,等我想个人去叫大太太知道才好。”
   王夫人点头,一任宝钗想人,暂且不言。一有困局,宝钗会第一时间援手,出谋划策。宝钗秉承“自己便宜,不得罪了人,大家有趣”的生活信条,贴面贴心,八面来“风”,得到了贾府上下各色人等的称誉。宝钗是微凉的光,是湿漉漉的暖,是惠及众人的白月光。
   然,心有丘壑,不形诸于声色,理至则无情。自处澄然,与人蔼然,处事泰然,是宝钗安分随时、清醒超脱的最佳注释。但,当危及尊严与利益时,宝钗会强势反击,展露出冷血腹黑的一面。滴翠亭外,扑蝶未果,却偷听到了贾芸与小红私相传授事。
   小红非善类,会伺机生事,会连累自己……宝钗故意喊颦儿,我看你往哪里藏?一个金蝉脱壳,宝钗移祸黛玉,这种利己式自保,怎不被人诟病?谈起金钏儿之死,不悲不喜,如言草木枯荣,被帖上轻贱丫头、漠视生命的标签。
   第二十五回,宝玉被魇魔法暗害,得跛足道人救治,慢慢地有了好转。黛玉情不自禁,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宝钗便回头看了他半日,嗤的一声笑。众人都不会意。我笑如来佛比人还忙,又要讲经说法,又要普度众生……又管林姑娘的姻缘了。你说忙的可笑不可笑。半雅半戏的抵词,讽谑了宝黛之情,也流露了青春女子的醋意。这就是宝钗,一逮着时机,就会持“戈”上场,周护自尊。
   第三十回,宝钗道,我怕热,看了两出,热得很……我少不得推身上不好,就来了。宝玉搭讪笑道,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原来也体丰怯热。宝钗登时红了脸,便冷笑了两声。我倒像杨妃,只是没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宴饮场上,宝钗一反持重,反唇相讥,乃宝玉戳中她的痛处了。
   宝钗指她(靛儿)道:“你要仔细!你见我和谁玩过!有和你素日嘻皮笑脸的那些姑娘们,你该问他们去。”借靛儿找扇子,宝钗指桑骂槐地发泄了一通对宝黛的不满。宝钗便笑道,我看的是李逵骂了宋江,后来又赔不是。半是奚落,半是冷讽,让宝黛情何以堪?殊不知,儒家传统文化中,少女少男的恋情是隐晦的。克己复礼的宝钗,却借了李逵骂宋江和“负荆请罪”典故,将一双小情侣的斗嘴,一股脑儿捅到了台面上。
   大热天的你们谁吃了生姜?凤姐一句问话,谑而不虐,稀释了“生姜”味,也为二玉救了场。
   第四十八回,香菱学诗,她非但不教,还打趣并教训香菱“女子无才便是德”。呆香菱不得不舍近求远,拜了黛玉为师,还炼出了“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的新巧诗句。
   第四十九回,宝琴刚来贾府,贾母便赏了一件野鸭子毛做的斗篷,还派人叮嘱宝钗:别管紧了琴姑娘,由着她,爱怎么着就怎么着,要什么东西只管要,别多心。宝钗当即说道:“你倒去罢,恐怕我们委屈了你!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一串排揎之语,释放出不甘人后的傲气和醋意。可,宝琴一出场,贾母的偏疼与喜乐,就让宝钗回过味了。她拼力赢得的,乃是礼节性的认可和虚应。
   第九十八回,因新娘不是黛玉,宝玉越发昏聩,有时糊涂,片时清醒。不如腾一处空房子,趁早将我同林妹妹两个抬在那里,活着也好一处医治服侍,死了也好一处停放……宝玉讲情,讲生死之恋。已为人妻的宝钗,心痛,却任人诽谤,只窥察宝玉心病,暗下针砭。
   你便要死,那天也不容你死的,所以你是不得死的……实告诉你罢,那两日你不知人事的时候,林妹妹已经亡故了……老太太、太太知道你们姐妹和睦,你听见他死了自然你也要死,所以不肯告诉你。一通实话猛灌宝玉,棒喝,狠绝,势在根除心病,非宝二奶奶不可为。
  
   二、诗才、博知的“佳人”
   知命知身,识理识性,博学不杂,庶可称为佳人。甲戌本批语如是说。
   诗才黛玉略高一筹,若论学问之博,则是宝钗,当得起“佳人”之誉。
   第八回,梨香院小宴会,宝钗笑道:“宝兄弟,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的,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若热吃下去,发散的就快,若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以五脏去暖他,岂不受害?从此还不快不要吃那冷的了。”作为小东道主,劝慰宝玉不喝冷酒,理之昭昭,令人信服。果然,宝玉放下冷酒,命人暖来方饮。
   第十八回,宝玉题诗“怡红院”,宝钗建议将“绿玉春犹卷”中“绿玉”换“绿蜡”,还搬出“冷烛无烟绿蜡干”典故(唐朝韩翊《咏芭蕉诗》)为佐证。“蜡”字一出,诗境翻新,也讨了着黄袍者元春之好。宝钗,一字之师。宝钗懂禅机。宝玉首次“禅悟”,就是她念叨《山门·寄生草》。
   第四十二回,工笔画行乐图,惜春不得要领,宝钗则以非凡的识见,把关乎材料、工具和技艺等绘画之道,娓娓道来。
   第七十六回,不知“棔”字是何植物,湘云想查一查。宝钗说:“不用查,这就是如今俗叫做朝开夜合的。”湘云一查,果然不错。
   第七十回,咏柳絮词时,宝钗自纾“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的心志与豪情,摹写的柳絮也尤见爱怜,潜涌着一脉奋发向上的气流。不动声色的博知背后,隐藏的是宝钗青云直上的心志与自洁式净化的骨格。红楼中,除了宝玉,吐槽官场、讽刺赃官的唯有宝钗。宝钗的诗词,有对弱小者的怜惜,有女性命程的自咏与心志,也有对政治掮客的“不屑”。
   第三十七回,红楼儿女第一次结诗社,限题限韵,咏白海棠。“珍重芳姿昼掩门”的自信自爱,“欲偿白帝凭清洁”的自励自誉,“淡极始知花更艳”的艺术辩证法……宝钗七律《咏白海棠》,虽以“含蓄浑厚”夺冠,却暗隐着封建贵族少女雅洁与凄寒的心境。
   第三十八回,秋爽斋里,众钗初拟菊花诗,再题螃蟹咏。《忆菊》《画菊》,凭忆和画隐写小女儿心声,虽“隔”着细赏,但也有“谁怜我为黄花病”的自怜、哀叹与无助,也有“聚叶泼成千点墨,攒花染出几痕霜”的狂放与自慰。宝钗《螃蟹咏》,以诗讽和,素描官场赌棍的画像,惟妙惟肖。宝玉高呼“写得痛快”,众人也称说是食螃蟹绝唱。封建礼教像紧箍咒,缚住了宝钗少女的心魂。她唯有借了诗词,偷露心曲,形诸声色。不过,弄悲含怨,偶一为之。
   作为儒家宗法思想的代表,宝钗认为,男人读书仕进,为官作宰,光耀门楣,辅国治民,走经济仕途之道。因此,她最欣赏,且九死而不悔的训诲对象,便是宝玉。一有时机,她就以“姐姐”的身份,“混帐话”连篇,警醒宝玉,甚至当头棒喝——勤读书,谈讲经济,应酬世务,多结交为官作宰之辈,不做“禄蠹”之徒。不过,她的骨血里也流露出一些孤愤之情、反叛精神。
   第三十二回,贾雨村升任“兴隆街大爷”,又跑到贾政处作客。“这个客也没意思,这么热天,不在家里凉快,还跑些什么!”宝钗语有不快,稍带出对谄媚者贾雨村之流的厌烦。
   第四十二回,“这是书误了他,可惜他也把书糟蹋了,所以竟不如耕种买卖,倒没有什么大害处。”宝钗视祸国殃民的“禄蠹”为有“大害处”的坏东西,针砭时政,毫不讳言。
  
   三、持家理财的“女丈夫”
   蒋和森《红楼梦论稿》说,黛玉的一生是做诗,宝钗的一生则是做人。宝钗是持家理财的女丈夫,更是家族复兴的担当者。宝钗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应以针线女红为重,从善如流。她不以书字为事,只留心针黹家计等事,每夜灯下女工必至三更方寝……当宝姑娘时,小小年纪,她帮忙妈妈打理家业,于商场中周旋,连招待伙计等琐事都要亲力亲为。
   第四十七回,薛姨妈意欲告诉王夫人,遣人寻拿柳湘莲。宝钗劝导:“况且咱们家无法无天,也是人所共知的……自然备个东道,叫了那个人来,当着众人替哥哥赔不是认罪就是了。”处理哥哥被打事件,不带私情,公允有信,合情合理。
   第四十八回,宝钗力劝母亲,大胆让哥哥出门做生意。他若是真改了,是他一生的福。若不改,妈也不能又有别的法子。一半尽人力,一半听天命罢了。宝钗是娘家的主心骨,左右母亲的决定,里里外外打理得滴水不漏。

共 846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金陵十二钗中,唯有薛宝钗德才兼备,堪称模范儿媳。薛宝钗孝顺谦让,知书达礼,世事洞明贤孝当先,是淑女的典范。她又能说会道,善解人意,善待每一个人,深得贾府上上下下的称赞。也深得贾母、王夫人以及贾府核心人物的欢心,是贾府中儿媳的首选。薛宝钗长相靓丽,又识理识性,可称为是个佳人,也是持家理财的“女丈夫”。薛宝钗一直追求贤孝才德,相夫教子的理想生活,可是,她却嫁入了没落的贾府,嫁给一个痴痴呆呆的丈夫,得到的是一具空壳的婚姻,一步步迈向了“金玉良缘”的悲情结局。薛宝钗心志最高,却命运最苦。这也许就是天意吧!美文立意新颖,主旨鲜明,语言优美。作者熟读《红楼梦》,剖析书中人物,深入简出,有理有据,并用诗一样的语言,阐述了薛宝钗这个模范儿媳。佳作,编者推荐阅读!【编辑:五十玫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0108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8-12-31 17:22:41
  喜欢这种文章,也喜欢红楼中的人物。雁子的文章,造诣颇深,对了解红楼、解读红楼中的人物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感谢分享!
五十玫瑰
回复1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9-01-01 10:50:40
  谢谢姐姐,为了雁子十二月不挂空。辛苦,编审,上茶。
2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8-12-31 17:24:56
  今天是2018的最后一天,新年即将来临,祝福新年快乐!
   让我们在2019继续携手前行!
五十玫瑰
回复2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9-01-01 10:51:14
  元旦快乐。
   2019,携伴而行,文字路上,有你不孤单。
3 楼        文友:风逝        2018-12-31 17:57:51
  真真用心读书,读到精髓,把《红楼梦》中的宝钗这个人物可谓吃透了,如此精读,令人望尘莫及。
   雁子妹妹,新年快乐,阖家幸福!
   祝2019,佳作迭出!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3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9-01-01 10:52:08
  风姐姐,元旦快乐。
   姐姐的文字有生活气息,也有诗意芬芳,雁子才是真正儿的敬佩。
   2019年,跟随姐姐,一起上进。
4 楼        文友:上官风        2019-01-02 10:15:55
  说起薛宝钗,她是一个很复杂的人物。她既有大家闺秀的雍容典雅,又不免凡尘俗世的圆滑媚俗。
   喜欢她的人会说,“任是无情也动人”;不喜欢她的人会说,“任是动人也无情”。
   说实话,我不大认同作者的某些观点……但我喜欢各种对《红楼梦》的讨论,每个人都不同,每个人都正确。
   读完这篇文章,小风强烈的感受到,要向雁子姐学习,读书的认真;观点的独到;作文的严谨。
   美文佳作,小风学习了,问好雁子姐,新年快乐,佳作频出。
回复4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9-01-03 12:59:19
  是啊。宝钗是个矛盾人格。
   任是无情也动人,任是动人也无情。然,是儒家礼教的枷锁,滋养了她,也扭曲了她。
   唉。谢谢小风留评。
5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1-02 21:50:56
  我真是佩服了,雁子,你这红楼迷。
   薛宝钗一举一动,一词一语,经你细细数来,越发活灵活现了。
   宝钗有领导才能,善于捕捉人心,情商极高。一般女子如何斗得过?心智虽高,只可惜命苦!
   但这个人物我还是喜欢的。
回复5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9-01-03 13:07:06
  曾经最讨厌的是宝钗。有了阅历,对世事和人性有了更多体会,才明白,宝钗,有她的可爱,可恨,更有可怜。
6 楼        文友:石语        2019-01-03 22:14:37
  牛牛雁,你太牛????了!红楼我只读了两遍,未着一字,有很多想写的话,却总是无从下笔。这样的文字很劳心费神的,花儿膜拜中。流年红学家,大赞!
回复6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9-01-04 08:17:25
  别用红学家来折煞雁子了。
   我只是瞎看,然后瞎写而已。
   还有待努力。谢谢花儿
7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9-01-03 23:17:21
  宝钗知书达理,温柔贤淑,应该是大部分男人心目中理想的妻子形象。
   记得读书的时候,对宝钗并无好感,大概是受当时的红学研究的影响吧,
   那时主旋律是扬黛贬钗,说黛玉是封建制度的叛逆者,而宝钗是封建卫道士。
   及至自己心智慢慢成熟,才有自己的一些判断,才喜欢宝钗比黛玉多一点。
   尽管黛玉和宝玉的爱情悲剧值得同情,但她的小性子总是让人不舒服。
   宝钗虽然世故圆滑,但她大气、宽容、乖巧,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这正是曹雪芹塑造人物形象的成功之处。不概念化、脸谱化,人物饱满、
   多维、复杂,让人无法一眼望穿。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回复7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9-01-04 08:19:54
  宝钗的博知,大气,宽融,豁达与圆融,是真性情的黛玉无法比拟的。
   初厌宝钗,减经人世,对她多了一份怜爱和悲惋。
8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9-01-03 23:21:17
  雁子由红楼迷,慢慢变为红学专家了。
   如此细致入微,一一梳理其中的人物,
   将人物的方方面面揭示出来,并做出适当的评判,非一般人可为。
   真心佩服。期待下一篇。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回复8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9-01-04 08:20:59
  梳理一个复杂的人物,果真损耗精力。
   然,乐在其中。
   谢谢姐姐鼓励。
9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1-08 17:25:57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9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9-01-08 18:17:56
  哈哈,虽是复审。
   但,新年再见流年的温馨评论。好开心。比精品本身更温暖。
   谢谢流年。
10 楼        文友:千层雪        2019-01-24 09:35:49
  宝钗如此明理洞察,却受不得原欲的驱使,仍旧爱了不该爱的风情另类,她该知道以她的内敛和守道,无法督出一个仕途二爷,却仍不离不弃,没有另择人生方向。或许这就是那个时代女人的命运。圈子封闭,环顾皆是更不入眼的肮脏之流。无奈?唯一?除了出家。
   曹雪芹的理想其实是个过于完美的世界。他知道这个理想简直就是蠢得不能再蠢的梦想。所以有了红楼梦。
   红楼梦的伟大之一,就是那些咋眼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诗词,皆是人物之语,而非作者之作。
   芦汀宿雁之文将此做了更入理的阐述。
   宝钗的性格形象更是借助诗词达到完美呈现。
   海棠萌放递冬雪,“淡极始知花更艳”。
   该文是为对宝姑娘的深入解读,已具深厚的学术价值了。非常值得收藏品赏。感谢美文分享,向作者致敬!
回复10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9-01-24 12:46:24
  仕途二爷,哈哈。宝姑娘,一意仕途经济,一心女子无才便是德,难为她了。
   谢谢雪兄,你的美誉,雁子铭记,加油读写。
共 10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