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萌芽作文 >> 短篇 >> 萌芽作文 >> 【萌芽】往者可念不可追(散文)

编辑推荐 【萌芽】往者可念不可追(散文)


作者:丁语萌 白丁,76.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39发表时间:2019-01-07 10:16:18

【萌芽】往者可念不可追(散文) (一)
   三年前,我离开故乡来到杭州求学。偌大的城市像一座迷宫,更像一口铁锅。在烈日的熏蒸下,沥青马路发出烧焦的气味,行人身上冒着油滴似的汗珠。唯一一抹亮色是路两旁的行道树,即使受到残忍的炙烤依旧苍翠欲滴,给人以不真实感,我问母亲:"为什么在这样的酷暑这些树仍不萎蔫"
   她说,因为在我看不见的地方,这些树将它们的根深深扎进了土壤。扎了根的树不用太担心缺水。
   我沉默。我羡慕那些树。在他乡的平野上,我开始小心翼翼地寻找,能让我扎根的土壤。
  
   (二)
   我第一天去那家培训机构上课,只带了笔、水杯和一本《魔戒》。那些天我迷上了西幻,甚至能把扉页那首"天下精灵铸三戒,地府矮人得七戒……"给背下来。所有的课余时间,我只是如饥似渴地看小说。周围的人似乎都早已相识,他们或高声谈笑,或嬉戏打闹,有时一边打游戏一边唾沫横飞,将青春蓬勃的精力一股脑儿倾泻出来,在进入初中前最后的"欢乐时光"中恣意狂欢。这狂欢与我无关,托尔金笔下的魔幻世界承载了我全部的激情与浪漫。我将"灵魂"归依那广袤的中土大陆。
   我的同桌是不像我的。她喜欢说话,即使别人对她不理不睬。无论聊到谁的八卦,她都会以洞悉的神态加以补充;无论在说什么话题,她都能很在行似地应上几句。我心中觉得她有些滑稽——因为每次她一发言,聊天的众人都会马上转移话题。也许是她微胖的身材与不讨人喜的小眼睛降低了她语言的魅力,也许是她扬扬得意的神情激起了众人的不屑,有一天终于有人鄙弃地冲她说:"你懂什么!"
   她知难而退了,转向了我这个"闷葫芦"。
   "咦!你在看《魔戒》啊?"
   "是的。"我心中冒出些聊天的欲望。
   "我没看过书,但我看过电影呢!"
   我兴致大减。《魔戒》原著与电影间有着鸿沟般的差距。剧情的更改,人物性格的过渡简化,让作为原著粉的我对电影无感。即便这样,我还是尽量打起精神说:"那你最喜欢哪个人物?"
   "呃……叫什么名字我忘了,就是那个很帅的精灵王子!"
   我心中聊天的欲望彻底平息。我也挺喜欢莱戈拉斯,喜欢他的勇敢、气度与真诚。可如果让我用一个词来形容他,我绝不会用"帅气"。我甚至怀疑她只是看到过莱戈拉斯的剧照而已。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幸好授课老师进门宣布上课,我心底舒了一口气。
   她很兴奋地还想多聊几句,无奈只好把话咽了下去。
   此后的很多天,她都热衷于跟我聊天。因为我对某些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人的八卦,对时下的任何一款游戏、任何一部电视剧都一无所知。渐渐地我认识到,她其实并不是想在人前卖弄,她只是想要获得认可。我也乐于配合她,适时地露出"不可思议"、"恍然大悟"、"乐不可支"的表情。
   我们成了朋友。像两棵近乎枯干的树,在彼此心中扎根。用自己所剩不多的水分,来将对方滋润。
  
   (三)
   课程的最后一节结束后,她突然递给我一张纸条,然后就匆匆走了。
   我忍着心中的好奇,回家后展开来看。她写道:
   "我听说你以后不来这里上课了。我们可能很难再见到了。"——她和我并非就读于同一所初中,而以我们成绩的差距,高中同校的可能性也不大。
   "这些日子真的要谢谢你,是你的学霸光环保护了我,也只有你这么耐心地和我聊天。"——"我可不是什么学霸。"我嘀咕道,至于她说的保护——我确实在一些男生出言中伤她的时候维护了几句。我虽个子矮,但平时的"寡言"使我显得有一丝"狼戾"。皱眉、瞪眼、抿唇,装一装凶,便没人再来触我的霉头。
   "小学毕业后,你是我交到的第一个朋友。虽然我们相处时间很短,但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觉得好幸运。"我也这么觉得,我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你是我来杭州后交的第一个朋友,我还要谢谢你呢!
   "这是我的微信号,你一定要加哦!"
   我愣住了。感动、欣喜,顿时充溢了我的大脑。
   我下意识地拿出自己的ipad,登陆微信搜索她的微信号⋯⋯
   "咦,怎么是该用户不存在呢?"我不信邪地连搜了七八遍,确认无此号后,我又将大小写字母调整了好几次,但还是"该用户不存在"。
   对着屏幕,我发了好一阵呆,失望、不解取代了欣喜。
   我将纸条夹在《魔戒》里,作为一个书签。
   没有了她,我只能再次将根扎在"中土世界"里。
  
   (四)
   初二时学校组织大家去参加一个小竞赛,它是由我当初就读的那家培训机构承办的,地点就在以前上课的地方。那天我匆匆赶到考场时,离入场只有几分钟了。
   几乎是做梦般的——尽管我早有期待和预感——我竟在密密麻麻的参赛名单上看到了她的名字。但在同一间教室里我没有找到她。
   整场比赛我都没怎么专心做题,考试结束的铃声一响,我就迅速理好书包冲了出去!
   可我只看到一个个攒动的人头,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生挡在前面,在许多陌生背影的缝隙中,我只是看到了更多的陌生背影。
   "阿萌!"突然有人叫我。
   是老爸。他来接我。
   见我左顾右盼,他以为我是在找他,更大声叫我的名字。
   我默默地朝他走去。
   "没考好?"他笑着问我。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
   "没关系。"他又笑着安慰我,"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哦。"
  
   (五)
   中考分数出来了。欢喜也好,难过也罢,结果就在那里,由不得你不接受。
   我是保送生,并不在那哭哭笑笑之列。我只觉得惘然。
   毕业典礼与谢师宴接踵而至。三年如电光石火,转眼大家各奔东西。而我,换一所学校又搬一次家,我的《魔戒》遗失了,三年前那张纸条也不知所去。
   仿佛经过了漫长的发酵,汹涌的情绪快要喷发出来。我从来没有那么怀念她,怀念她不善交际的样子,怀念她得意扬扬的神情,怀念她微胖的身躯和狡黠的小眼睛。我和她的交情谈不上多少深厚,可过去的遗憾却日复一日地纠缠着我。
   她一定在手机前等待我向她发出申请等了好久好久。她一定在为我不加她微信而失落。又或许她察觉了自己的笔误,像我一样难过。
   在一种冲动的驱使下,我在毕业群里留言道:"实在拜托大家了,以后能否帮我留意一下,你们高中有没有一个叫葛XX的女生……"
   我终究决定做些什么。我的同学去各所高中的都有,我知道这是我找回她的唯一希望了。
  
   (六)
   有时候造化喜欢弄人,但所幸的是,杭州很大也很小。
   前不久,我初中的一个好友在QQ上跟我说,她在上培训班时遇见了一个叫"葛XX"的女生。"微胖"、"小眼睛"、"脸上有痣"……全部吻合。只有一点,那个女生对我的名字、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印象。
   "但我还是帮你把她的微信号要来了"我的好友说,"我跟她说你初中时是个学霸,她就答应了。"
   我心头五味杂陈,木然地打出一句:"谢谢你了。"
   "谢什么,你真见外!"好友还打出几个轻松愉快的表情,"只是举手之劳。"
   又一次,我望着屏幕出神。那串字母加数字的微信号似曾相似,只是比过去她亲手抄给我的那个号多了一个6。
   不解已解,但无关紧要了,她已经对我没印象了。
   一别经年,我将何以报你?生疏的寒暄?尴尬的解释?
   不需要了。她已经不记得了。
  
   (七)
   我最终没有加她的微信。我已然明白,我要找回的不是那张纸条,不是那个正确的微信号,甚至不是往昔她与我的友谊。也许我只是迷恋那种寻找的滋味,也许我只是想找回过去那个青涩的自己。当我渐渐适应杭州毒辣的阳光,若无其事地揩去自己额上油滴似的汗珠,我觉得我已经不知不觉地在这座城市扎下了根。当初的孤独、无助已离我远去,对未来的迷茫与憧憬压在我的心头。
   轻风吹过,行道树发出"沙沙"的声音。她当年就像那一阵风。我就像那棵欲静不得的树。
   "咦!你在看《魔戒》啊?"她的语气近乎夸张,嘴巴微张。
   "是的。"
   "我没看过书,但我看过电影呢!"她笑得眼睛眯起来。
   记忆在这一刻定格。
   当风走后,树却开始想念。同一阵风不会经过同一棵树两次,因为风每时每刻都在变的。
   树也在变,但树的记忆很好。
   它虽然没有可以追逐风的双脚,但却有一片可以扎根的土地。它有很多的时间去做一个漫长的梦境。
  

共 324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往者犹可念,逝者不可追——一个“念”字触动了你封存于你心底的念想,牵远了一段不曾忘却的记忆。清新的文笔,娓娓的叙说,将让你与初中同桌相识、相依、相离的一幕幕情景如影再现。追随着你的笔踪,也让我走进了你花季雨季,聆听你酸涩心事,欣喜着你与同桌有缘相聚时的欣喜,感伤着你与同桌无缘相离的惆怅,在如歌的行板上,捕捉远逝的梦境,平添一份铭心刻骨的感念与感动。【编辑:心花一瓣】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心花一瓣        2019-01-07 10:37:12
  一抹浅淡美好的记忆,一段如诗如歌的旅程,浅笑回眸间,你拈拣起散落一地的记忆,连缀成一纸友情的文字,曼妙着青春的律动,定格成一道亮丽的风景:扎实于心田上的友情之树已经结出了诱人果实,青苹果的香香甜酸酸涩涩的味道正在文字间弥散……
苏格拉底说,一个没有检视的生命是不值得生存的……
2 楼        文友:立文早页        2019-01-18 13:53:51
  清清浅浅,笑容一瓣,最终未还!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