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传奇小说 >> 【菊韵】“叫化鸡”传奇(小说)

精品 【菊韵】“叫化鸡”传奇(小说)


作者:谭金土 白丁,23.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66发表时间:2019-01-08 21:45:48

【菊韵】“叫化鸡”传奇(小说)
   第一回:喜宴席等来叫化子,黄泥球引得满座彩
  
   话得从“王记酒家”办喜宴说起。
   清朝末年,那年正月初二,常熟城南琴川河边“王记酒家”的老板王艮,为独生儿子宝儿娶亲在店堂里大摆宴席。
   王艮老板出身贫贱,是城北小王庄人氏,从小就到城里远亲王九开的“王九饭店”打杂混饭吃。王艮为人憨厚,深得王九器重,把独生女儿许配给王艮为妻,后来王九夫妇染疾暴病亡故,王艮就成了王老板,“王九饭店”改名为“王记酒家”。王艮的独养儿子宝儿,这年已经十八岁了,王艮请大媒说了一房媳妇,择定这正月初二为宝儿完婚。
   已近正午时分,酒菜已经上桌,客人也都纷纷落座,只是主席上还空着一个座位。这位尊贵的客人究竟是谁?有人已经不耐烦了,老板娘也在嘀咕:什么大忙人?!不等了,开桌罢。但是王艮老板就是不下令,主人不开口,终究没人举杯喝酒。
   这位贵客是谁?原来王艮家祖辈讨饭,他有一个哥哥叫王金,兄弟俩从小父母双亡,乞讨为生,相依为命,到常熟城王九饭店当伙计是哥哥让给他的,王艮一直想给予报答。一年正月初五,王艮已正式当了“王记酒家”老板,王艮在店内宴客之际,阿哥王金突然带着讨饭家什闯入店内,王艮在客人面前不敢相认,只是掏出大把铜钱让阿哥避一避,那王金也是倔脾气,把王艮递过来的铜钱撒了一地后扬长而去,从此再不踏兄弟家门槛。后来,王金在讨饭途中遇一逃荒女子,前世有缘,竟成了患难夫妻,两人在土地庙里拜堂成亲,不久又生下一个儿子,取名狗儿。狗儿十四岁时,父母双双去世,接继的自然只能是一套讨饭的家当。这年年前,王艮打听得狗儿宿营在虞山脚下的一个山洞里,专程派人给狗儿送去了大红请贴,这狗儿可从来没有听说城里还有一个开饭店的叔叔,满口应承一定赴宴。王老板要当着众人面认下讨饭的至亲,以治愈昔日当众拒认讨饭阿哥的精神创伤。原来,“王记酒家”喜宴等待的贵宾就是讨饭叫化子狗儿。
   正午时分,狗儿终于出现在“王记酒家”大门口,只见他穿一身千疮百孔的棉袄棉裤,蓬着头,敞着怀,拖着一双破布鞋,颈项里挂着一条油光黑亮的铁链条,右肩上扛着一块摩砂得光滑亮堂的二十多斤重的青皮石块,左肩上掮着一只鼓鼓囊囊的黑布口袋,细看那口袋,却是一条旧裤子,两条裤管用草绳扎牢,两条裤腿就成了有两个口的布袋,那裤裆的凹部正好挎在肩头上,那特制的布袋里不知装的是什么宝贝。王狗儿正满头大汗,急匆匆、气喘喘地跨上“王记酒家”的台阶,王艮老板立即迎了上去,把侄子引进后门,替侄儿卸下铁链、石块和那裤子布袋,叫妻端来一盆热水,取皂角、梳子、毛巾,帮他一番洗刷,盘好辫子,再换上一套全新的青布长衫、新棉鞋。俗话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狗儿完全变了一个人,一副少年英姿模样,只是长期扛惯了青皮石的右肩总是耸着,长期套着铁链的颈脖子总是向下弯着。
   老板王艮拉着侄子王狗儿登堂入席,当众向客人介绍后,遂高喝一声:“开宴啦,请各位举杯!”,王狗儿霍地一下站起来说:“慢!,快把我的布袋拿来!”
   叔父踏了一下王狗儿的脚背,暗示狗儿不得胡来,狗儿生性没人管教,全不理会叔父的暗示,急急离座去后院拎来裤子布袋后说:“我带了一样菜来,请各位品尝!”
   老板王艮见狗儿大失体统,急得额头冒汗,顾不得情面了,大声喝道:“狗儿,不得胡来,今天你堂弟结婚喜宴,叔父我虽无山珍海味,但各式菜蔬还是齐备的,何劳你带什么菜来,快给我坐下喝酒!”
   狗儿并不理睬叔父,自顾自解开两只裤管,“扑扑扑”从裤管里滚出十几只黄澄澄的泥球儿,引得宾客轰堂大笑。狗儿全不在意,拿起一只黄泥球,向地上一摔,黄泥球裂成了八瓣儿,一股香气弥漫大厅,客人们止住了轰笑,开始注意狗儿手上的黄泥球了。
   狗儿轻轻掰开黄泥,两只手交替地在青布长衫上擦泥,泥穷鸡子现,一只白里透黄、香气扑鼻的鸡子展现在了客人们的面前。当个个看得目瞪口呆时,狗儿大呼:“拿盆儿来!”
   缓过气来的叔父晓得这是好东西,忙找来江西景德镇精制的八寸蓝花瓷盘,将那黄泥球中的烤鸡盛在瓷盘中,倒上虾子酱油之类佐料。狗儿说:“请各位尝尝!”
   客人们将信将疑,大胆的,先伸出筷子尝了一口,啧啧有声,连连举筷,一迭声说:“好吃,好吃!”,将信将疑的,也伸上了筷子,果然好吃,不一会,一只鸡就吃光了。谁知道,那鸡肚子里还有好东西呢,一条条绿油油、香喷喷、油滋滋的菜心更叫食客们美不胜收,说是比鸡子还好吃!
   这一来,一个个酒桌上都来抢这黄泥球,只听得满屋“啪啪啪”的敲打声,此起彼伏的“好吃!好吃”的赞叹声,不一会,十几只“黄泥球”被吃个精光。客人们频频举杯,为王老板儿子结婚贺喜,为王老板侄子狗儿的佳肴称道!
   酒足饭饱之后,人们沏茶叙谈,黄泥球成了谈论的话题,狗儿被大家围在中间,纷纷向他打探这鸡子是怎么做的。狗儿多喝了几盅,脸上红通通的,一个穷叫化子从来没有受到过这么多人的器重,便得意洋洋地说:“这很简单,把鸡头一拧,用黄泥巴一糊,往火堆上一丢就成了。”
  
   第二回:醉酒后说破辛酸史,王狗儿卸却链条石
  
   “这黄泥球鸡总该有个名称吧!”有人说。
   “叫化鸡——就是叫化子烧的鸡呗!”王狗儿毫不掩饰,脱口而出,乘着酒性,狗儿当众披露了“叫化鸡”的历史。
   这烧烤叫化鸡的绝技,是狗儿家的祖传技艺。年前,狗儿接到叔父的大红请贴,才知城里还有一位开饭店的叔父,父亲生前可从来没有向自己提起过。城里的叔父不嫌弃叫化子侄儿,狗儿十分激动,但赴宴要送礼,这倒难为了狗儿,除了祖传的一条铁链和一块青皮石头外,狗儿身边别无他物。
   说起祖传铁链、石块,那可饱含着祖上的一段辛酸史啊!原来王家几代人都是讨饭的,这乞讨的全凭别人施舍,到了吝啬的村子,不但要受人白眼,还得饿肚子,肚子饿极了,怎么办?只得东村拔一棵菜,西庄拔一根葱地填肚子。有一年冬天,天降大雪,狗儿的祖父一整天没有讨到一口饭,傍晚回土地庙窝棚的时候,在雪地里捉得一只鸡,奈何没有锅灶,这种活物又不能生吃,怎么办?老祖父对着庙中的香火发呆,忽然心生一计,把鸡头拧了,用黄泥巴将鸡糊成一个泥团,拾来枯枝败叶,取庙里的香火引燃一堆柴火,一边围着火堆取暖,一边翻腾着那裹着鸡子的泥团,烂泥团在火堆中渐渐变硬,又渐渐裂开纹路,一股股香气从裂缝中散发出来,诱得老祖父口水直流,迫不及待地从火堆中拨出泥团,急急敲开泥团,那鸡毛一齐连着焦泥掉了,露出了白嫩喷香的鸡肉,老祖父饱餐了一顿。用黄泥烤鸡,这真是一大发明,从此以后,凡是讨不到饭,或是冬天烤火季节,老祖父就去捉人家的鸡来烤着吃。有一次,老祖父捉鸡时被村民抓住,被扭送到常熟县府衙门。
   这一天,常熟县令升堂审判偷鸡案,传令把偷鸡贼押上堂来,惊堂木一拍:“讨饭的,这四村八社的村民常常鸡犬不宁,这鸡都是你偷的吗?“
   老祖父未见过那场面,赶紧磕头,连声说:“是,是,这鸡都是我偷的!“
   “为什么偷鸡?”县令问。
   “肚子饿得没法子。”老祖父答。
   “唔!偷鸡还有道理哩,来人呀!给偷鸡贼重打四十大板!”县令大怒。
   左右皂隶如狼似虎地把老祖父拖翻在地,一五一十地打了四十大板。
   县令心想,把这老叫化子关进县牢,还得供他一日三餐,羞辱他一下算了,于是下令:
   “给这偷鸡贼戴上一条铁链,叫他把县衙前的顶门青皮石扛在肩上,去四村八社游村!老叫化子听好,这铁链和石块要一直戴在颈上,扛在肩上,你死了要传给你儿子,儿子死了传给孙子,只要子孙是讨饭的,就要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开头几天,还有一个官兵在前面为老祖父鸣锣开道,老祖父则戴着铁链,扛着石头一瘸一瘸地跟在官兵后面念叨:“我是偷鸡贼!我是偷鸡贼!”游了西村荡东村,去了南村到北村,惹得各村男女老少都来围观,老祖父总得吃饭呀,一边说:“我是偷鸡贼!”一边说:“给一口吃的罢!”可能是出于怜悯,老祖父那一副怪模样竟然使他获得意外的收获,讨的吃食比平时多了,偶尔还能讨得几块铜板。后来官兵也不再为他鸣锣开道了,但老祖父还是很忠实地执行县令的刑罚,一直戴着铁链,扛着青皮石块,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多讨吃食。老祖父因祸得福,竟然因此还可以养活一个女讨饭的,并有了二个可以继承担铁链、扛石头的接班人。后来,老大王金金也就是狗儿的父亲承接了戴铁链、扛石头讨饭的衣钵,老二王艮去城里王九饭店当了伙计,后来又当了老板。再后来铁链和石块传到了狗儿身上,当然用黄泥烤鸡的绝技也传到了狗儿手上。当狗儿接到叔父的大红请贴为送礼发愁的时候,突然想起了烤十几只黄泥团鸡子为酒宴添一道佳肴的主意。
   这一次,他作了精心的准备,选用三斤左右黄毛、黄喙、黄爪的三黄鸡,超过三斤半,鸡太老,不足二斤半,鸡太瘦。另外,从鸡屁眼处开了一个小口子,把鸡肠子一齐掏空,免得吃了鸡,丢下一盘臭烂鸡肠子。他还在每只鸡肚子里填入八棵青菜心子,让青菜心吸掉鸡的肥油,城里人腻味肥油。正月初二,他戴着铁链、扛着石头和烤好的十几只黄泥球鸡赶到“王记酒家”时,已是正午时分。
   那一日,待客人散尽,老板王艮把狗儿留下,把宝儿的一套新内衣内裤拿来,叫狗儿去澡堂洗个澡,他要狗儿在店内多住几日,联络一下亲朋感情,慢慢与狗儿商量经营“叫化鸡”的买卖。
   狗儿从澡堂出来,真如脱了胎,换了骨。当晚叔父备下家宴,专请侄儿,唤来宝儿和宝儿媳妇给堂哥敬酒,酒过三巡,叔父王艮开口道:
   “狗儿,为叔的就你一个至亲,眼看你也成人了,总不能长久讨饭营生呀!今天你带来的叫化烧鸡既然如此受众人赏识,不如你就到我店中来烤叫化鸡吧!不出三年,我保证为你讨一房媳妇,另立一个门户,狗儿,你看如何?”王狗儿想,叔父这话有道理,再这样讨饭度日,讨不上老婆,无人接续香火,也对不住死去的父母呀!于是,狗儿点头称诺。
  
   第三回:翁同龢题字讲古今,叫化鸡佳肴扬美名
  
   “王记酒家”的老板王艮有一套经营之道。他看准“叫化鸡”将给“王记酒家”带来巨额利润,但要打响“叫化鸡”的品牌,还得借助名人威望,于是,王艮想到了曾做过光绪皇帝师傅现赋闲在家的翁同龢,如果能求得翁阁老的墨宝悬于店铺,“叫化鸡”就将天下扬名。
   正月初五日,王艮老板请来翁同龢等常熟城里的一批乡绅名士,让狗儿精心烤制“叫化鸡”请翁阁老等人品尝。翁同龢等人见狗儿敲开焦黄的泥球、露出喷香的烧鸡已是一片惊喜,尝了味道又个个叫好。翁同龢是尝过御厨的,品尝过天下滋味,只见翁阁老大嚼烧鸡后,摇头晃脑起来:
   “叫化鸡,教化鸡,造化之鸡,不用锅镬,不加佐料,黄泥糊就,野火烧烤,合乾坤造化之道,入天地教化之理,好!好!好!”翁阁老文乎乎地说出一番叫大家似懂非懂的道理来,更给这“黄泥球”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王老板见翁阁老雅兴大发,忙叫人端来早准备好的文房四宝,铺平宣纸,请翁阁老赐字。翁阁老也不推辞,接过如篆大笔,写了“教化鸡、叫化鸡、造化鸡”九个大字,端祥再三,在“叫化鸡”三字下署上大名,从腰间取出鸡血章,盖上鲜红大印。王艮老板大喜,嘱人端上银锭二枚,为翁阁老润笔。
   翁阁老这天兴致高涨,又讲述了一段钱谦益与柳如是“吃鸡定情”的故事。
   明朝末年,东林党领袖钱谦益受魏忠贤排挤打击,罢官回乡,在常熟虞山脚下筑了一座“半野堂”,会聚文士,著书吟诗,游山玩水,寄情风月。一日,钱谦益在虞山下信步游玩,忽然闻得一股异香,便寻觅香味的源头,在僻静山崖处见一叫化子正在啃鸡,那香味就从叫化子啃着的鸡上散发出来,钱谦益觉得奇怪,一生吃过几百只鸡,从来没有闻到香味如此隽永的鸡。钱谦益不耻下问,向叫化子请教鸡的烧法,和狗儿说的方法如出一辙,常熟“叫化鸡”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朝末年。钱谦益把烤制“叫化鸡”的方法告诉家厨,让他们反复试验,终于烤出了钱家的“叫化鸡”。一次,江南名妓柳如是慕名从松江来常熟拜访钱谦益,钱谦益十分赞赏柳如是的才貌,在“半野堂”亲自烤制“叫化鸡”招待柳如是,此前,柳如是曾到松江寻觅知音,本想托付终身于松江名士陈子龙,然而陈子龙忙于仕途,又慑于家庭压力,不敢迎娶柳如是,柳如是的心里很不痛快。这次到了常熟拜访钱谦益,吟诗谈艺,十分投机。当柳如是品尝过叫化鸡后,钱谦益询问柳如是“叫化鸡”味道如何?柳如是答道:“宁食终身虞山鸡,不吃一日松江鱼。”松江的四鳃鲈鱼以鲜嫩闻名天下,而柳如是愿终身吃虞山的鸡,除表明向钱谦益托付终身的心迹,也说明“叫化鸡”确实味美。“叫化鸡”为钱谦益柳如是这对才子佳人做了大媒。后来,“叫化鸡”的烤制方法经柳如是悉心研究,大为改进,成了钱府秘制佳肴。大清入主中原,柳如是劝钱谦益自杀拒降,钱不听柳如是劝告,当了清朝的礼部侍郎。从此,柳如是再也不做“叫化鸡”,钱府也不再吃“叫化鸡”了,这一佳肴自此失传。

共 10966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喜宴上出现了一道让人称绝的菜肴,由此引出来王艮兄弟二人之间的恩怨情仇。王艮因事得罪了哥哥王金,兄弟二人反目成仇,不再往来。事后王艮追悔莫及,当他得知侄儿下落后,专门在儿子结婚时请侄儿狗儿来。狗儿不计前嫌,在宾客们面前亮出绝活,一道叫化鸡震惊了满堂宾客。黄泥裹着的烤鸡令人称绝,狗儿也不再沿街乞讨,在王艮的酒店做了大厨。凭着叫化鸡的绝活,在城里站稳脚,从此不再扛青石,戴铁链,常熟城里争相传颂烤鸡的美味。时光流逝,王宝儿不思进取,被人欺骗,开始怀疑妻子与狗儿,一场风波让王记酒家陷入僵局,扑朔迷离门口,事情水落石出,叫化鸡名声更加大噪,更有名人提墨留名,一道享誉天下的江南名菜自此流传下来。一道菜折射出人性的善恶美丑,品世间百态人生,而此后叫化鸡也更是走出国门,让众多外国也称赞不已。叫化鸡的故事也就此流传下来。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110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远近        2019-01-08 22:28:36
  小说引人入胜,大有意趣。叫花鸡成了名菜,仿佛闻到了那烧烤的香味。
2 楼        文友:叶雨        2019-01-08 22:42:41
  故事写得一波三折朴素迷离,引人入胜,感谢谭老师为菊韵送来了精神上的“美味佳肴”,品读佳作,受益匪浅!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3 楼        文友:枫魂帝星        2019-01-08 22:44:42
  叫化鸡的美味,人性的拷问纠结在一起。感谢赐稿菊韵问好冬安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4 楼        文友:谭金土        2019-01-09 05:27:07
  常熟叫化鸡是常熟王四酒家一味真实的佳肴,三十代宋氏三姐妹曾到过常熟王四酒家品尝,齐赞味道真格好。传说种种,语焉不详,读《点石斋画报》见肩扛石块颈拴铁炼的叫化子被法国巡捕询问图,我是法律工作者,又是老照片收藏家,便用刑案、摄影串联,铺排成故事……
5 楼        文友:黄金山        2019-01-09 09:08:29
  很精彩!小说富有民俗味道
6 楼        文友:乐歌        2019-01-09 09:31:55
  这是一篇传统的章回体小说,段落整齐,叙事清楚,故事情节一波三折、跌宕起伏,描写细腻生动,史料详实,文学性和趣味性和谐统一,好文共欣赏,佳作收藏。
诗骑人生
7 楼        文友:玉之残泪        2019-01-09 09:47:09
  神奇叫化鸡,迷离故事会,人间善恶报,美名天下扬。品阅老师精彩文字,领略常熟地方风情,赞
8 楼        文友:官平        2019-01-09 10:57:53
  富有传奇色彩的小说,叫花鸡美名传天下。
官平
9 楼        文友:谭金土        2019-01-09 16:36:54
  谢谢各位的精当评论,是鼓励也是鞭策。
10 楼        文友:谭金土        2019-01-09 16:46:18
  这则故事本当还想写续篇,写王狗儿的儿子跟法国人学摄影,开影楼的故事,就叫《影楼故事》,因我是收藏老照片的,搜集了大量照相馆的往事,但愿《影楼故事》能在交友们的在文友们的鼓励下成稿。
共 10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