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百年好合(短篇小说)

精品 【流年】百年好合(短篇小说)


作者:乔洪涛 举人,4119.3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82发表时间:2019-01-09 21:15:55


   吃晚饭的时候,我们一大家人聚在一起,又商量了半天。爸爸喝了两杯白酒,没敢喝第三杯,他怕喝多了误事。他让我也喝一杯。这是我第一次喝白酒,五十多度的烈酒,又苦,又辣。我一仰脖子喝下去,辣味呛得我咳嗽起来。
   院子里灯火通明,堂哥亲自写了婚联,用奶奶熬好的浆糊,全都贴上了。黑色的行书遒劲有力,双喜字在灯光下散发着紫红色的光芒。爷爷还裁剪了一沓红纸,让堂哥顺着胡同一直贴到大街上去。据说红纸可以辟邪,我以前就多次见过结婚的人家在沿途所有石块和树木上贴红纸,可我们今天绝不是为了避邪,只是为了喜庆。
   夜色渐深,大家打着饱嗝从酒桌前站起来,准备干活。今天,为了给哥哥做一个排场的婚礼,我们全家都过来了。叔叔、婶婶,爷爷、奶奶,包括我大爷爷、二爷爷,还有堂兄、堂嫂,都过来帮忙。哥哥是爷爷的长孙,爸爸的长子,这是我们家孙子辈的第一场婚礼,可潦草不得。
   夜色很好,秋夜的凉风吹在脸上,凉爽爽的。一轮月亮挂在天空,透过高高杨树稀疏的叶子,看上去无比的硕大、丰满。它照耀着我家的小院,也照耀着整个秋天的大地。村庄周围全是庄稼地,玉米和稻子已经成熟,随着凉风吹过来的空气里,充满了粮食的清香。蟋蟀叽叽叽叽地鸣唱着,仿佛乐手,偶尔穿插的一声蛙鸣,如一个骤起的高音,让人浑身一颤。
   爸爸白天杀了一头猪,院子里的八印大铁锅里,猪肉和骨头在沸腾的汤水里翻滚,冒出刺鼻的肉香。锅下的劈柴是松木的,那是给哥哥做家具剩下的一截,如今被塞到了锅底,和着蓬松的锯末,燃烧起高高的火焰。
   咱们走!爸爸扛着一把铁镐,带着我和二叔出发了。二叔手里拿着一把铁锨,一个红红的包袱,我手里提着充满了蓄电的足有三百瓦的手电筒,劈开夜色,朝门外走去。
  
   一
   今年暑假初中毕业,我没考上高中。妈妈想让我去复读,可我宁死也不去了。坐在教室里,我每次都像听天书。那种难熬的滋味,一般人体会不到。上课的时候老师不允许你睡觉,也不允许你看武侠小说。他们会讲着讲着就朝你掷粉笔头,也会趁你不注意,伸手把小说夺过去,一扬手扔到窗外的楼下垃圾池里去。
   还是爸爸了解我,他说,上个毬!白瞎钱,学不会个鸟!走,下学跟老子学杀猪去!
   爸爸是方镇上的屠夫,已经干了二十多年,据说已经杀了一千多头猪。他是个好把式,只是爱喝酒,喝了酒爱咋呼,有时候也打我们。他一身的膘子肉,最看不上我和哥哥这瘦弱的小身板了。哥哥一米七的个子,才有一百二十斤的体重,爸爸最看不上他。哥哥退学后,没跟着爸爸学杀猪,跟着堂叔去了南方打工。三年后,堂叔回来了,哥哥却没有回来。哥哥犯了事,被抓进去了。据说,是因为吸毒。这事爸爸和妈妈不相信,觉得是别人陷害的,哥哥读书时是三好学生,他怎么会吸毒呢?
   为此,爸爸去堂叔家闹了一场,至今两个人还不说话。但最后也没办法,哥哥在里面蹲了三年才被放出来,如今,哥哥总算回来了。哥哥回来时快三十岁了,自然还没有结婚。和他同龄的男孩子,都已经结婚生子,做了爸爸。爸爸都做了爷爷。但哥哥还是个老光棍。爸爸也就没有机会做爷爷。这让爸爸很恼火,他很在乎这个,这让他觉得在方镇有些抬不起头来。但婚姻的事急不来,爸爸托人给哥哥说媒,媒人托了一个又一个,但人家一听哥哥进去过,就都摆了手。有一次,总算遇上了一个。那个姑娘是张家村的,距离方镇十五里。姑娘看上去长得也还可以,只不过,有些浪。这姑娘也常年在外面打工,据说干过见不得人的生意。回来后,还是改不了,跟着本村的老光棍跑过一回,被本村的一个外姓的媳妇抓烂过脸。哥哥开始不同意,爸爸也不同意,我们全家都不同意。不管怎么说,我们家在方镇还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但后来,实在找不到愿意跟着哥哥的,眼看哥哥真的就要一辈子打光棍了。后来,妈妈先同意了,爷爷叹了口气不管了,爸爸也没有办法,只好同意了。全家人就一起劝哥哥,哥哥也只好同意了。哥哥答应和她见个面,但一见面,哥哥就相中她了。哥哥和她见过两次,第一次的时候,哥哥就把她带了回来,两个人在我家东屋里睡了两天两夜没有出门。第二次,哥哥带着她去了县城的小旅馆,睡了一天一夜,回来后,哥哥眼皮都抬不起来了,走起路来身子轻飘飘的,进门摸到床上倒头睡了一天一夜。
   但这门亲事终究没有成。因为谈婚论嫁的时候,那姑娘又一次失踪了。据说,是跟着一个买树的树贩子跑了。哥哥那时候已经喜欢上了她,哥哥就疯了般地到处去找。找不到,哥哥去她家里闹,爸爸也跟着去她家要彩礼,她家里拿不出来,爸爸和哥哥就砸了人家的电视机。结果,哥哥被那村上的人给打折了腿轰了出来。从那后,哥哥还不死心,又偷偷去过几次,他着了迷一样,我们都拦不住他。后来,哥哥就有病了。他常常自言自语,绝大多数都藏在屋里不出来。白天在家里睡觉,晚上到村上游逛。看到谁家没锁门,他就会推门进去。那个夏天,他闯进过三家堂屋,进屋就把裤子脱了,然后把人家的女人往床上摁,他疯了。像一条发情的疯狗。
   爸爸狠狠地打过他几次,但他就是改不了。实在没有办法,爸爸只好用一个铁链子拴住了他。我害怕哥哥,我不敢到他身边去。有时候家里没人,他就会喊我,让我给他解锁。我没有钥匙,有钥匙也不敢给他开锁。他就更加暴躁,有几次,他仿佛就要挣断铁链子了,我吓得连忙跑到门头上去喊爸爸。爸爸提着一把杀猪刀骂骂咧咧地回来了,只要一看到他,哥哥马上像蔫了的茄子,蜷缩在墙角不说话了。他老老实实地蜷在那里,用眼光偷偷地看爸爸,爸爸骂一顿,扬扬手里的刀子,又走了。
  
   二
   二叔开着农用三轮车拉着我们,我们三个人朝野外走去。女方是李家庄的,距离我们家所在的方镇足足有十公里。三轮车的车把上,挂着两条大红绸子,像两面迎风飞舞的龙。三轮车行驶在乡村公路上,马达的轰鸣格外沉重,爸爸和我坐在车厢里,随着三轮车轻微地颠簸,我的心怦怦地跳着,很激动。这是爸爸带我去干的第一件大事,之前我们父子俩很少这样坐在一起,他瞧不起我,我也瞧不起他。现在,我们挨在一起,并排坐着,背靠着车帮,虽然都一句话也不说,但是我明显感觉到我们的心灵近了不少。我听见他粗重的呼吸,甚至可以感受到他汗渍渍的身体,他的心情一定也不平静。他点燃一颗烟,递给我,我学着他的样子插进嘴里,抽起来。烟头一红一灭,闪闪烁烁,在月光下像一团鬼火。我想起来小时候冬晨上学时,黑蒙蒙的天光中,见到过远处闪闪烁烁的鬼火,心里更增加了几分恐惧。我挨着爸爸靠得近了些,他有些不自在,但也没有躲开。
   秋夜的风有些凉,我后悔没有穿一件厚衣服。半夜时分,野外一个人也没有。道路两侧的高粱像两道屏障,高高细细的高粱秆像一队队士兵。今年是个好年成,高粱穗头沉甸甸的,压弯了高粱秆,两侧的高粱快交叉到一块了,我们从中间穿过去,偶尔有高粱穗头抽打在我的脸上,火辣辣的疼。我想,不久,等哥哥的婚礼完成,我们就要收割高粱了。那时候,满地的高粱铺在地里,该是多么得让人喜悦啊。
  
   三
   到了。大约半个小时后,二叔在一片玉米地前停了下来。我和爸爸都从车厢里站了起来。二叔下了车,在狭窄的小路上前前后后看了一会,然后肯定地说,没错,就是这里,我白天在这里做了记号。
   我和爸爸从车上跳下来,他从车厢里拿下铁锨递给二叔,自己又拿下铁镐。然后,他把那个大红包袱塞到我手里。我突然有些害怕,双腿禁不住哆嗦起来。他又从怀里摸出一个酒壶来,递给我,说,来,再喝两口,你就不怕了。红林,干完这个事,你就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我喝了两口,压抑着没有咳嗽出来。他又把酒壶递给二叔,二叔咕咚咕咚喝了三口。最后,他自己也喝了两口。
   走。在这里。二叔带头,我们拨开玉米,钻了进去。
   我走在中间,摁开了手电筒的开关。
   对,照着点儿,别弄错了。爸爸说,我听见他的牙齿也在打颤。
   走了大约十几米,随着一条有压折玉米的小路,我们钻了出来。我直起身来,看到在玉米地中央,有一块空地,大约有十几平方米。月亮在头顶上明晃晃地照着,我摁灭了手电。夜色更亮了,一个大大的土堆鼓起来,新鲜的泥土的气息扑鼻而来。土堆上还有一个大大的花环。二叔走过去,围着土堆转了一圈,用铁锨把花环铲了出去。
   挖吧。从这里开始。二叔说。
   二叔是我见过的最大胆的人,在我们村,在我们镇,没听说谁比他胆子更大。今天,我算是见识了。
   等等,爸爸说。他从怀里掏出一沓钞票和一沓纸来,在土堆前用火机点着了,就着火光,我才看清那是一摞冥币和一刀火纸。火苗很快就熄灭了,二叔铲了一锨土压在了上面。
   别怪我,我们这就娶你回去。爸爸朝手心里吐了口唾沫,念叨了几句,然后轮起了镐头。
   三万块,值吗?二叔说。
   值,咋不值?三万块不贵,爸爸说,活着的得十几万。三万块,孩子就算没白活一场,就可以进祖坟了,值得很。
   这闺女长得这么俊,可惜了。二叔叹气。不过,这么俊,成了我侄子的了。二叔笑了起来。
   爸爸也笑了一声,但听上去像是哭声。
   我想起来家里八仙桌上摆着的那张照片,那是二叔通过媒人找来的。那照片上,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白皙,俊美,大大的眼睛,水灵灵的。我看了第一眼的时候,就心里扑通扑通地跳起来。
   对方不想见面,钱由中间人带过去,给准了地方,我们自己去接回来就可以。那天,二叔从远处风尘仆仆到家里来说。他是我们村上的牛经纪,是我们村上的能人,我们村上买的几十头牛,大都是通过他买回来的。可是说媒这件事,他还是第一次干。他很想把这个事干好。
   听说抢手得很,城里有一家当局长的也相中了,想给儿子接过去,但后来那家又觉得不合适,人家领导家庭要求高,当然,人的模样是相中了的,就是……那个也无所谓啊。二叔抽着烟说。
   这事在我们家也有过一点疑忌,但是,大家也都不在意了。姑娘是个大学生,暑假里回家来过暑假,晚上出去散步,就被人拉进玉米地里给糟蹋了。谁知道姑娘性子烈,回到家哭了半夜,一根绳子就走了。家人第二天早上才知道,看了留下的遗书,心疼得昏死过去。
   她很像我中学的英语老师,初三的时候,她刚毕业,分到我们班来教我们。她把我叫到她单身宿舍里给我补英语,她嘴唇里呼出的香气让我浑身酥麻,我浑身大汗淋淋,拔腿逃了出去。从那之后,我就害怕见到她,是不见了想见见了想跑的那种害怕,上她的课不敢抬头,她叫我回答问题我不敢出声。后来,我就学会了失眠,有时候晚上会做很多奇怪的梦,我也开始偷偷摸摸写日记,我毕业离开学校,迟迟不肯走,就是因为舍不得离开她。
   有几次我自己发狠,我下了学要好好混,等我长大了,混好了,一定去找她。也曾歹毒地设想,某一天,我一个人在路上遇到她,我就会把她拉进玉米地里去。想过了,我就狠狠地扇自己几个耳光,疼过去了,我又禁不住要想她。
   哥哥,你就要结婚了,你是幸福的。看着照片,我心里想。
  
   四
   土堆看上去不小,但其实都是浮土。二叔抽了支烟,我接过来铁锨挖了一会。很快,一个黑色的木头就露了出来。没用全部挖开,我们只把上面的土挖下去,就可以了。二叔和爸爸清理干净了盖子上的泥土,让我重新摁开了手电。不知道二叔从哪里掏出来一个半米多长的铁錾子,他把錾子的尖头塞进木板中间,使劲撬了起来。他撬一下,就沉沉地“嗨”一声,还嘟囔一句,“孩子,躲开。”他就这样围着棺木撬了四五处,然后,他把镐头塞了进去,和爸爸两个人一起“嗨”了一下,只听见“咔嚓”一声,棺木盖板就被撬开了。
   红林,把包袱拿过来。二叔说。
   我哆嗦着把包袱递过去,二叔回头笑我,说,胆小鬼。躲一边去。
   一个小巧精致的骨灰盒被二叔捧出来,爸爸铺开红色的大包袱,二叔放上去,双手合十拜了拜,然后,他提起包袱的四个角,把骨灰盒系了起来。
   再把棺盖盖上,再埋几锨土就行了。二叔说。他把包袱递给我,我没敢接,我在那一刻,非常想念我的英语老师,我的心都成了一团儿。
   爸爸把棺盖移好,又摁了摁,确定严丝合缝了。他拿起铁锨,埋了几锨土。二叔站在那里抽烟,就说,好了,好了,咱不管了,家里还都等着咱们呢,咱们走!
   爸爸又埋了最后一锨土,还回头看了看,就和我们一起钻出了玉米地。我拿着手电筒走在最前面,等上了三轮车,我的心还在咣咣咣咣地跳着。
   就是没能放一挂鞭炮。二叔遗憾地说。
   他“噗”地吐掉烟屁股,发动起了三轮车。我和爸爸跳上去,红包袱就放在我们俩中间,我们都沉默不语,还有一丝羞涩,仿佛坐在我们面前的就是哥哥的新媳妇儿。我抬头看远处,两侧的玉米地渐渐向后跑去,很快就和其它的高粱连成了一片。

共 825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说开篇营造出一幅喜庆的场景。但是,爸爸与二叔和“我”往外走的所带之物,却是令人费解,为小说设下了悬念。小说记叙着哥哥的经历,他打工吸毒蹲了三年,导致婚姻一直不顺,好容易找了个有些浪的姑娘,谈婚论嫁时又被放了鹞子。哥哥疯了般反复去女方家找,被打折腿,后又病态般疯狂作祸,对邻居,甚至家人。疯了的哥哥被爸爸狠狠地打,又被用铁链锁了起来。小说顺叙插叙交错进行,全篇叙述了“我”家为溺水而死的哥哥办阴婚的事,“我”一路的恐惧,加之秋夜的凉风中各种景物描写,更渲染出挖坟时的凝重氛围。全家人很郑重其事地操办着这场婚事,连多年不动剪刀的奶奶都剪了红彤彤的四个大字——“百年好合”。小说以死去的哥哥结婚为行文主线,不断插叙补叙着哥哥的一生经历,将一个悲剧故事和盘托出,鲜血淋淋般呈现于读者眼前,带给人揪心般的疼痛。小说行文缜密,生动的环境描写有力地烘托着气氛,坟地举办婚礼堂哥堂嫂的祝福话语,更反衬出哥哥命运的不幸,活着,尚没能成亲,死去又如何多子多孙?“我”的亲眼目睹加之内心活动,推动着故事情节步步发展,而结尾爸爸的痛哭,将故事的悲恸凄凉气氛推到高潮。百年好合,不过是活着的对逝去者的一种美好祈愿,安慰的是活着的人的心罢了,于死者,已经毫无意义。整篇小说笼罩着沉重的气氛,第一人称的行文,更让读者仿若身临其境,让心情一直沉重,压抑着。读罢掩卷沉思:是谁造成了那个聪明手巧、开朗温和、读书时是三好学生的哥哥的一生悲剧?具有浓重生活气息的文章,内蕴丰厚,令人震撼,推荐赏阅!【编辑:风逝】【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11100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风逝        2019-01-09 21:18:19
  又读到乔老师大作,悲剧读完,心情沉重不已,久久难以走出。乔老师文笔了得!学习了!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2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1-11 20:53:49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3 楼        文友:石语        2019-01-11 21:57:54
  的确令人震撼,佳作!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